萬族盛典,只是來了幾千個種族而已,還有很多種族,並未前來參加。

例如地冥族!

各大戰艦高手,紛紛走出來,雙手結印,打開一座時空門,將他們傳送到地冥界。

時間一結束,再打開時空門,接引他們回來。

眨眼間的功夫,數百尊半步窺天境同時出手,很快撕開一道空間縫隙,架設一座時空門。

類似於星域傳送陣,維持的時間有限。

通過這座時空門,可以抵達另外一個世界。

各大種族,紛紛飛向時空門,很快消失不見。

「無邪,一切小心!」

龍長老走過來,拍了拍柳無邪的肩膀。

點了點頭,柳無邪消失在戰艦上,進入時空門。

一團強烈光澤湧出,柳無邪仿若置身另外一個世界,隨後沉入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

當身體恢復自由的時候,四周很是昏暗,從腳底下噴射出來一團團火焰。

低頭朝腳底下看去,這裏的地面跟外面完全不同,是由無數蜂窩狀組成。

那些火焰就是從這些蜂窩之中冒出來。

稍有不慎,就會被火焰燒到。

這是地冥之火,威力極強,只要有所防範,倒沒有危險。

地冥界最危險的可不是這些地冥之火,而是地冥族。

地冥族是一個很詭異的種族,聽說他們掌控了幽暗之力,可以控制所有陰暗的東西,甚至能喚醒你的心魔。

這是一個很可怕的種族,就算是柳無邪,也不願意招惹。

柳無邪心臟部位,還有一縷黑氣,心魔一直被府主贈送的丹藥壓制住。

當丹藥能量耗盡,心魔還是會爆發。

用地冥界的藥材煉製丹藥,難度非常之大。

如果是普通的煉丹,自然也失去了觀賞性,很難分辨出勝負。

畢竟人人都懂得煉製丹藥,幾十萬人要是一起煉製出來,光鑒定,一年半載也無法結束。

這就好比進入祖符之中一樣,雖然符道天才很多,未必人人都能湊齊符文。

提升難度,將那些普通人自動淘汰掉。

ps:煉丹環節結尾更爽,就不劇透了,大家猜測一下,最終如何確定丹藥排名第一,絕對不是鑒定,猜對有獎,僅限三天,大家可以關注《鐵馬飛橋》的公眾號,將你們的答案告訴我。

(本章完)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

手機請訪問:

推薦: 這裡曾經發生激烈的打鬥,暗翼心下一緊,試探著輕聲叫:「蘇簡?是你嗎?」

蘇簡屏息靜氣聽著他們的動靜,她此刻的情況不宜再戰,唯一的依仗是槍里的四顆子彈,可他們不止四人,希望他們趕緊救人離開,她才有機會不陷入苦戰。

冷不丁的聽到華紀國的語言,還叫出自己的名字,既驚且疑,這會是誰?不敢貿然回應,怕是追兵的誘敵之計。

暗翼等了好一會,沒有回應,不死心的繼續說:「蘇簡,我們是陸少派來營救您的陸家暗衛,如果你在,請出來一見。」

蘇簡聽到是陸家的暗衛,想到臨別陸盛翰的唇語,知道他肯定會派人救她,心下已有幾分相信,謹慎起見,手握著槍,謹慎的貓著腰悄悄探頭出去看向來人,雖只看到側面,但服裝確實和柬國的不一樣,身高體型也不像柬國人。

用槍瞄準他,決定搏一把:「別動,把槍扔了!」

在暗翼以為自己料想錯誤的時候,終於聽到女子的聲音,在夜色中清冷冷的響起,一直提著的心,終於放下了一半,服從的把槍扔到遠處,靜靜的等著下一道命令。

蘇簡見他扔了槍,繼續問:「憑什麼證明你是陸家來人?」

聽到這話,暗夜百分百肯定自己找到少夫人了,慢慢轉身向著聲音來源:「憑這個!」指著衣服口袋上的圖徽,把它向著有月光漏下的地方,好讓對方能清楚看到。

蘇簡見到了熟悉的雙葉如意徽章,陸盛翰的人終於到了,自己不再是一個人孤軍奮戰了,一直緊張的心終於放了下來,慢慢借力站起來,走出與來人見面。

暗夜和隊員也終於見到了少夫人的廬山真面目,一身髒兮兮不合體的男裝,滿身血腥味,臉也花了,看得出她滿身疲憊,只有一雙閃著光的靈動大眼,撲閃看著標徽,流轉著像看到了親人一樣的光華。

暗翼見過陸盛翰手機上二人的合影,也看到了蘇簡手上的婚戒,陸盛翰給他看過男款的,確認眼前是自己要找的人無疑:「少夫人,你有沒有受傷?還能走嗎?我們要儘快撤離!」

「可以,不過,有乾糧和水嗎?」蘇簡一整天以野果果腹,不敢獵殺動物生火以免被發現行蹤,剛才又經歷一場惡戰受傷,實在是餓的不行。

「有,有!」暗翼忙不迭的拿出牛肉乾和壓縮餅乾遞給蘇簡,把水壺也解下給她。

蘇簡絲毫不客氣的接過,喝了口水潤潤幹得發燒的喉嚨,再倒了些水清洗乾淨手上的血,拿起牛肉乾大口咬著,一整塊牛肉乾下肚,人才有了點實在感。

暗翼趁著蘇簡吃東西的時候,用暗碼先通知陸盛翰已經找到人,準備撤離,再聯絡了其他隊員,通知行動結束,執行撤退方案。

「走吧!」蘇簡知道,這裡不是停留的地方,再稍微吃了幾口餅乾,喝過水,就讓暗夜帶路撤走。

剛才一直隱藏的隊員走在前面,暗翼帶著蘇簡跟在後面,向著叢林出口方向走。伽汐已經被暗夜帶隊引到溪流對岸,這後面一路跟著暗翼走輕鬆了許多,除了胸口的傷外,其他還好。

。 柿子要放一陣子才能變軟,現在還都是硬的,我隨手拿起來一個扔著玩兒,嘆了口氣。

「再說吧,反正還不到那個時候。」

孫潔也沒再多說什麼,我摸了摸脖子上掛着的黑色玉佩,入手冰涼的觸感讓我稍微冷靜了一些。

「我們不用急着進山,最主要的還是做好準備,要不然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孫潔摸了摸下巴,突然遞給我一張紙。

「你看這上面的東西,能在這個地方買齊全嗎?」

我看了一眼,有糯米和黃紙,以及小的桃木劍等……

「應該可以吧,不過要這些做什麼?」

我好奇地問。

孫潔對我眨了眨眼,表情十分可愛。

「還能幹嘛?當然是做準備了,我有我自己的辦法。」

我這才想起來,孫潔可要比我厲害多了,她也是學這個的。

「明天再去找,今天不要出門了。」

孫潔對我說,簡單把她的背包收拾了一下。

「這次我帶了不少東西,希望可以能幫得上忙。」

我點點頭,我又何嘗不是呢,這段時間只要是我拿到能救命的東西全帶上了。

我們兩個忙完又一塊兒看了會兒電視,雖然電視都是黑白的,但能看看一些狗血電視劇打發時間。

很快到了晚上,我們除了上午出了一次門之外就沒再出去過,晚上隨便吃了點壓縮餅乾對付。

「今天晚上還會有人敲門嗎?」

孫潔在要睡下的時候擔憂地看了一眼門口,我只打開了床頭的一盞小燈,也看了一眼。

「應該吧,沒道理不敲。」

孫潔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呼了口熱氣。

「那我可能要睡不着了。」

我也不太困,一時半會兒肯定睡不着。

「沒關係,那我陪你聊聊天。」

我們兩個隨便聊著,到了晚上一點多的時候都有些困了,說話聲音也小了,有一搭沒一搭地說着。

就在我們兩個快要睡着的時候,敲門聲驚醒了我們。

咚咚咚!

這次的敲門聲急促了不少,我和孫潔立馬坐了起來,看着對方瞪得大大的眼睛,表情一模一樣的驚慌。

因為這次敲的門好像的確是我們房間的門!

「不會吧,這次敲的是我們的門?」

孫潔多少有點害怕,緊緊地抓住了我的胳膊靠在我身邊,聲音很小還在打顫。

我安撫地拍了拍她的後背,同時眼睛緊緊盯着門口,咕嘟咽了口唾沫。

很快門又被敲響了。

咚咚咚三下就好像在我們耳邊一樣。

這次可以確定了,敲的就是我們的房門。

這到底是為什麼?不應該是隔壁才對嗎?

孫潔眨巴著大眼睛,咬着下唇輕聲說。

「要不要過去看看?」

敲門聲一直不間斷,而且聲音還越來越大。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點點頭,下床穿上了上衣。

「你在床上等著,我去看看。」

她一把抓住了我的袖子搖搖頭,隨後也跳下床來。

「不行,我陪你一起。」

我點點頭,我們兩個躡手躡腳來到了門口,敲門的人好像知道裏面的人過來了一樣,聲音更大了。

「是誰?」

我對外喊了一聲,敲門聲戛然而止。

過了一會兒才有回應。

「是我,老闆娘,我有些事情找你們。」

從聲音上來聽沒什麼問題,的確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