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刺激不!」

陸嬈嬈一愣,全然無法理解這男人的腦迴路。

明明停車場里有那麼多空位,可是他卻是偏偏要挨著他們。

你的仇家?陸嬈嬈已經習慣了秦琛到處是敵人的境況,回身直接朝秦琛丟去了一個小眼神。

男人心領神會,悠哉的用指紋鎖鎖車,慢條斯理的打開收納盒,從裡面摸出兩個墨鏡。

「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有這麼遜的仇家。」

「走吧,把墨鏡戴上,不然被認出來了可就不好玩了。」

秦琛親手將眼睛給陸嬈嬈戴上,看也沒看那個嘚瑟的路虎車主一眼,男人本來只是想裝個逼,可一透過車窗看到陸嬈嬈運動短褲下那兩條完美的長腿,沒有絲毫的贅肉。

白嫩如雪,腳腕之處還扣著一個粉紅色的腳環。無比的靈動。

再回頭,雖然自己旁邊坐著的小模特身材也算是不錯,可是那厚重的妝容,忽然怎麼看,怎麼都覺得讓人厭煩呢。

陸嬈嬈自是不知道自己無意間的出場又壞了某個妹子傍土豪大計,此刻正跟著秦琛在商場里亂轉,不知道該幹什麼才好。

兩個人都不是那種愛逛街的人,秦琛慣常來在商場視察,也都是要帶著助理,此刻沒了目的性,看什麼都提不起來興趣。

不過有著陸嬈嬈在身邊,倒是讓他十分的愉悅。

這種手牽手遊盪的感覺,是他二十八歲的年華里,從未存在過的愜意。

然而沒想到……

還是碰上熟人了。

粉色的襯衣鬆鬆垮垮的套在身上,鎖骨之處風騷的裸露著幾個粉紅的唇印。一隻塗滿墨綠指甲油的手跨在他的臂彎處。

正是冷斯諾同學,哪怕是秦琛帶著墨鏡,換了衣服風格,他也能從人群中一眼之中認出來。

「哥……」

「又換人了?」秦琛也打算否認,熟悉到他們這個地步,再裝下去也就沒意思了。

冷斯諾無所謂的攤了攤手,倒是臂彎里的小模特紅了眼。

雙目里閃著紅色的星芒,一副恨不得把人吃了的模樣,可偏偏又是在商場,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忽然展顏了。

「斯諾……這就是你常跟我提起來的大哥吧,這位是嫂子嗎?我叫安吉拉。」

小模特說著,有些不舍的鬆開了冷斯諾的手臂,三步並作一步走到了陸嬈嬈面前,伸手就要去拉陸嬈嬈的手。

陸嬈嬈素來對於這個冷先生沒有什麼好感,可處於禮貌,他卻是覺得自己應該伸手接一下……

「不認識。」秦琛一步檔在陸嬈嬈面前,嫌棄的將女人的手推到了一邊。

是什麼人都可以碰自己媳婦手的么?

某男忍不住在心裡吐槽著。

「斯諾……」安吉拉尾音拖得老長,踩著高跟鞋又跑回了冷斯諾的身邊,那甜膩的聲音,驚得陸嬈嬈一身雞皮疙瘩。

「唔,怎麼了?」冷斯諾淡然道,不著痕迹的將女人的手從自己身上拿開,並未有幫腔的意思。

一雙冰藍色的桃花眼獃獃的上下打量著對面的陸嬈嬈。

兩人的情侶裝,怎麼看怎麼礙眼。

要知道,自己都沒和哥哥穿過同款的衣服呢,因為秦琛身份的特殊,在黑網的日子裡,他所用的東西都是獨一無二的。

而且……

外界一直都傳哥是GAY的,這個陸嬈嬈到底是有什麼魅力?

「你看看你哥他……」安吉拉也算是陪了冷斯諾比較的久的床伴了,冷斯諾一直沒嫌棄她也是因為她的不找事和好打發。

「那是我哥……」冷斯諾一語雙關道。

隨即沖著陸嬈嬈說道:「馬上就中午了,不如一起吃飯?」

「哥,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和陸小姐下毒的,地方一挑。」

冷斯諾一抬手,身後的小強立刻冒了出來,手裡舉著厚厚一摞的宣傳紙,擺在了陸嬈嬈面前。

這……

這冷斯諾的腦迴路真是越來越清奇了。

那麼有錢,還愛好收集宣傳冊,並且還隨身攜帶,這簡直是……

秦琛挑眉,悄悄看了一眼陸嬈嬈臉上那精彩的表情,很生動。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挑個喜歡的,不用給他省錢。」

秦琛淡然開口,沖著陸嬈嬈說道。

嬈嬈一怔,聽話的在那裡翻看起來,只是那冊子真的是太多了,沒看一會,她便覺得眼花繚亂,簡直是逼瘋選擇恐懼症。

而且……

她忽然有些自責,都這麼久了,秦琛知道她的喜好,可是她卻是不知道秦琛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

糾結了片刻,她從中抽出了一張冊子。

王品牛排,不算是很貴,卻剩在品質,一頭牛最多只供應給六個客人……

她不知道秦琛會不會喜歡,不過他在國外呆了那麼久,應該是會比較喜歡吃西餐的吧。

「那就這裡了。」

秦琛開口,轉身便拉著陸嬈嬈上樓。

至於冷斯諾同學,則是巴拉巴拉的在那裡教訓著自己的助理小強,為毛不弄點跪的餐廳,這才人均幾百,怎麼能彰顯他的誠意。

然而讓他氣憤的,他的坑爹助理並不買賬。

而是十分淡定的從懷裡摸出了一個老古董計算機,在那裡戳著:「少爺,您忘了您來華洛國之前說了什麼……鋪張浪費不好。」

「你……」

拿著商場頂級VIP的卡,幾個人直接跳過了排隊的階段,坐進了卡座里,這家店每一處都是分開的,便也就沒有設立包間。

陸嬈嬈並不知道什麼好吃,便直接照著秦琛的菜單點了一杯。

冷斯諾將嬈嬈的拘謹看在眼裡,越發的覺得嬈嬈配不上他的好哥哥秦琛,心中的鄙夷更甚,臉上卻是一點也看不出來。

這些偽裝,都是在黑網中生存的必備的生存法則。

哪怕是你痛到骨子裡了,面對別人,你卻是依舊是要笑的無比燦爛。

只因,這個世界從來都不會同情弱者。

冷斯諾叫小強取了自己放在旁邊酒庄的酒,安其拉依次給眾人倒著。

正要拿陸嬈嬈的杯子,卻是被阻止了。

「她不喝酒,來一杯鮮榨的果汁,不加冰。」

眾人皆是一愣,目光匯聚在陸嬈嬈身上。

暖黃色的燈光柔柔打在女人的不加修飾的臉龐上,像是為她平添了一份天然的妝容。

冷斯諾看著那一臉嬌羞的嬈嬈,心中越發的不爽了。

劫愛記 憑什麼!到底是憑什麼!秦琛為何什麼事情都要想著她。 冷斯諾挑眉,暗中捏了捏自己女伴安吉拉的手,到底相處了多年,還是頗有一定的默契的。

放下酒杯,安吉拉看著捧著果汁小口啜飲的陸嬈嬈,輕聲道:「這麼熱的天,嬈嬈真的不來點冰的么?」

陸嬈嬈一怔,有些的迷茫的看著她。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為何總感覺自己對面的兩個人對自己有著莫名的敵意呢?

尤其是這位姐姐,嘴角掛笑,可是那黑色的眼眸里卻是濃郁著濃濃地試探。

「嗯,體寒,所以不能碰涼的。」陸嬈嬈說完,便有端起碗筷吃了起來。

幾度安吉拉想要開口試探,都被陸嬈嬈不咸不淡給擋了回去,以至於到了最後,竟然還落了下風,倒是自己說出來了不少資料。

鬥智是一件很消耗腦細胞和體力的事情,陸嬈嬈越發的覺得這個圈子裡的人都活的很累,明明幾句話能解決的事情,偏偏要繞那麼大一個圈子,簡直是太喪心病狂了。

一時間她看向秦琛的眼神也變得柔和了不少,暗自決定在以後要稍微對他好一些……

秦琛自是不知道自己的小嬌妻已經在心底給自己的印象分又加了幾分。

只是覺得陸嬈嬈今天很溫柔,讓他覺得很舒服……

難道是因為有外人在的情況下?

那這麼說,自己以後得多帶她出來吃飯,見見外面人才行。

最後一道甜品被擺在了陸嬈嬈面前,雲朵般蓬鬆的外型,金色的酥皮散發著濃濃的奶香,只聞了一口,就讓人覺得無比滿足。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已經有些發脹的肚子,小臉上寫滿了糾結。

「想吃就是,我不會嫌棄你的。」

秦琛驀然開口,再次繞起了這曖昧的氣氛,冷斯諾捏著茶杯的手不住顫抖,低垂的眼眸中飛速閃過一道危險的光芒。

「是啊,陸小姐,我哥養得起你,放心……」

陸嬈嬈被他們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加上著實也想嘗嘗,就拿起了勺子。

然而勺子剛剛碰到那層酥皮,整個點心就開始融化了,一股榴槤特有的氣息撲面而來。

「嘔……」胃部傳來強烈的刺激感,讓陸嬈嬈直接從座位離席奔了出去。

一抹流光在秦琛黑色的眼眸里迅速劃過,他猶豫了片刻,按捺著沒有追出去,有些後悔自己今天為什麼出門沒有帶助理……

滿心的擔憂,化成握緊的拳,秦琛面無表情的坐著,心思卻已經被陸嬈嬈帶走了。

陸嬈嬈跑進洗手間,趴在水池邊緣乾嘔起來。

一旁的保潔阿姨看到她那難受的樣子,心下大驚,還以為是飯店的食物出了什麼問題,可又仔細一瞧,她的除了不停的乾嘔似便沒有其他的癥狀,當下瞭然。

報告皇叔,皇妃要爬牆 跑到開水間接了一杯溫開水遞了過去。

「姑娘,喝點睡吧,是胃不舒服嗎?」

陸嬈嬈接過水抿了幾口,又洗了一把臉,總算是緩了過來。

「謝謝大媽,不是的,我只是有些反胃。」

體修之祖 「哦,看你的樣子,和我大女兒懷孕的時候一樣,也是這般乾嘔……」大媽接到,又從一旁給陸嬈嬈拿了紙巾。

只是看這小姑娘的年紀,似乎還很小啊……

這會不會就是那個電視劇裡面演的那種小三啊……

「不,不是的,我只是受不了榴槤的味道。」

「謝謝大媽,我先走了。」懷孕兩個字讓陸嬈嬈警鈴大作。

她說著話,慌忙的就朝著外面走去,秦琛還在那裡,要知道他速來是不喜歡等人的。

而且不管是秦琛,還有秦奶奶,都讓她在外面注意,不要輕易讓別人知道自己懷孕了。

陸嬈嬈前腳剛出去,暗自躲在拐角中的安吉拉就走了出來,裝模作樣在水池邊上洗著手,將大媽拉到了一旁的儲物間里。

清潔大媽看著眼前這漂亮性感的女人,有些摸不著頭腦,正欲開口,一疊足足有她半個月工資厚的的錢已經放在了她的手心。

「別怕,我沒有惡意,我就是想問幾句話,問完就走。」

總裁的棄婦小三 手裡的錢,散發著那特有的銅臭味,清潔大媽挪了挪身子,站在監控的盲區中,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拘謹的手在自己那厚重的保潔服上來回翻動著。

「你問吧,如果我知道的話。」她並未將錢收起來。

安吉拉有些嫌棄的瞥了她一眼,這才小聲說道;「我就想知道你剛剛和那個在這裡吐的小姑娘說什麼了?」

「只問這個?你們什麼關係?」

「你別管我們什麼關係了,一個問題就1500快,你東東嘴唇的事情。」安吉拉不耐煩的說著,要不是冷斯諾她會和這種人說話嗎?簡直是浪費時間。

「哦,也沒什麼,我就是看著她在那吐,然後就隨口問了幾句,看她那個樣子像是懷孕的孕吐,我就問了她一句,然後她就有點慌張的走了。」清潔大媽如實說著,腦海里自動浮現出陸嬈嬈那張不施粉黛的臉,想著那清澈的目光,竟然生出了一點點內疚來,像是做壞事被人發現一般。

不過很快,在數著那摞錢時,她心中的愧疚也就隨之消失了。不過就是說了幾句話而已,能對人造成什麼影響。

「懷孕?你確定嗎?」安吉拉漫不經心的說著,心中卻已然是掀起了大浪,如果陸嬈嬈真的懷孕了,那孩子得多金貴。

QID的股價可是如日中天啊。

「這個,這個。」清潔阿姨搓了搓了手,又探出頭偷偷看了一眼附近,眼瞧著沒有人注意到她們,保潔阿姨又道:「我也不能十分確定,畢竟我也不是醫生,不過瞧著那樣子是真的像,而且我家裡女兒剛懷孕的時候也是這樣。」

安吉拉沒有再問下去,又從小皮包里摸出了一疊錢來。

嫌棄的拍在了保潔阿姨手中,又交代了幾句,便回到了座位上。

陸嬈嬈的反胃,讓秦琛沒了轉街的慾望。

吃完飯便不顧冷斯諾的邀約直接帶著陸嬈嬈走了。

一輛規規矩矩的切諾基,應是讓秦琛開成了跑車一般,等陸嬈嬈回過神來時,她已經被秦琛拽進了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