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昨天晚上的那個C級直播間,又漲了不少。

「我的課程的宗旨是生存,只有保障了自己的生存,才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其他東西。」鷹眼的聲音在教室中回蕩著,嚴肅認真,「聽說你跟校長要求,自己成立了一個小隊,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意味著什麼?」傅塵好奇。

「這意味著,因為你一個人的決定,將徹底打亂了我嘔心瀝血研究好的人員搭配,所有的小隊都要拆散!重組!」

鷹眼就像一根點燃的爆竹,瞬間變得面目猙獰,「這意味著他們之前的所有配合訓練都變得沒有任何意義!甚至要改變之前的習慣,重新去接納一個自己不熟知的隊友!現在距離考試還有不到是一天的時間,他們要在這短短的時間裡重新去磨合訓練!這一切的源頭,都是因為你這個隨便的決定造成的!」

這麼嚴重嗎?

傅塵都被他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我走?」

「……」鷹眼頓時語塞。

讓他走?

校長不得扒了自己的皮!

「我只是希望你明白因為你的到來造成的影響。」他的語氣明顯有所緩和。

傅塵掃視了一圈講台下的眾位冒險者,緩緩道:「我認為你教的不對。」

「什麼?!」

「我說,我認為你教的不對。」

鷹眼一拍桌子,剋制著自己的憤怒情緒,「你,這是在質疑我嗎?」

「你太注重當下資源的分配了。」

傅塵搖了搖頭,直言不諱,「你要清楚一點,這裡每一個冒險家都是擁有自己的思想的,你這樣做反而是在害他們。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想必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吧?人們想要提升自己,看中的不能只是當前的利益結果。」

鷹眼皺起眉頭。

所有的人,目光焦點都匯聚在了傅塵的身上。

「他們用當下的能力進行了最完美的搭配,這樣或許在短時間內會起到很好的效果。但同時,這也會因此局限住他們。你身為教官,教給他們的應該是隊友之間相互配合的方式方法,而不是圖省事,直截了當的讓他們去享受成果。這樣在考試完了以後,他們選擇了別的軍團,還會明白如何去跟其他隊友配合嗎?拜託,他們根本不明白方法是什麼。」

鷹眼緊緊握起的拳頭,鬆開了。

「或許你說的有幾分道理,但是你需要清楚一點。」

他上前一步,湊近傅塵,眯起眼睛,「第三軍校本就是能力較差的人才會來的地方,你讓他們拿著那些方式方法,如何去跟第一第二軍校的人抗衡?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取得最大的成效,你認為會有軍團願意選擇他們嗎?」

說到這裡,他背著手再次向前走了一步,那張冷峻的臉幾乎要撞到對方的鼻尖。

傅塵甚至能聞到他的口臭。

「如果去不了軍團,B級直播任務就會是他們的上限!那你認為他們學習那些所謂的方法,還有什麼意義嗎?」

「這種教育體系還真是悲哀啊,教官哥哥。」

「叫我鷹眼教官!」

傅塵訕訕笑著,「我只是不知道他們在學校學習這麼多年,都學到了什麼。您有您的教育方式,我不應該指手畫腳。」

算了。

這種教育體制,有利有弊。

自己過於理想化。

說到底,在這個末世里,生存才是最基本的。

「你不應該質疑我。」

鷹眼深深地看著傅塵,「香香!飯小樹!」

「到!」

「到!」

香香和飯小樹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這就是你私自成立的小隊人員,讓我看看你們的實力。」

說著話,鷹眼又重新站回了講台,「準備一下,給你們三人一天時間,完成A級直播的進階任務。其他人,五分鐘時間,3號訓練場地集合。」

「轟隆隆……」

教室里的人面帶恐慌的開始準備起了東西。

一直趴在地上不敢起身的修必成,連滾帶爬的沖向自己的座位。

他們每一個人的心裡,都同時冒出這樣一個想法:教官瘋了。

跟低級直播任務不同,A級和S級這種高級直播間,必須要完成相對應的進階任務才有資格進入的。

A級直播的進階任務,就難度上來講,雖然不如傳統的A級任務困難,但也要比B級任務要高出太多了。

那是天落城,甚至這個世界大部分人都無法跨越的分水嶺。

「教官,這……」香香充滿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們可以選擇放棄。」

鷹眼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而是將目光重新放到了傅塵的身上,「但是往後你們要嚴格服從我的安排,不管是小隊人員的組成,還是一系列考試應對戰略,都要完完全全聽從我的指揮!」

「我們接受。」傅塵平靜的說道。

這一瞬間,教室里的所有人都如同被定格在那裡一般,不約而同將目光放在了傅塵的身上。

這傢伙才是真的瘋了吧!

他到底知不知道A級進階任務意味著什麼?

搞不好小命都會搭在裡面。

「確定嗎?」鷹眼皺起眉頭。

他原本就沒指望這三個人真的能同意自己的要求,只不過是想用這樣的方式,來逼迫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服從自己罷了。

「香香,別同意!」修必成大喊一聲。

開什麼玩笑?

那個足療師想死也別拉著別人啊!

「你閉嘴!」

香香冷冷地掃了他一眼,然後抿著嘴來到傅塵的身邊,表情複雜,「傅小狗……你是認真的嗎?」

「早晚都要去做的不是嗎?」傅塵笑。

「阿塵,我聽你的!」飯小樹也來到了傅塵的身邊,大義凜然的指著鷹眼的鼻子,「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什麼!」鷹眼被這傻子指著鼻子,頓時火冒三丈。

這小子,還沒完成任務就這麼囂張了!

「好吧……」香香點頭,「我們接受。」

她莫名其妙相信,身邊這小狗應該是有辦法的。

「很好!」

鷹眼看著目光堅定的三個人,被氣笑了,「那我等你們的好消息。」

說完,一甩袖子走出教室。

而其他人,也都開始慌張的收拾起了東西,陸陸續續出門。

修必成惡狠狠地盯著傅塵的背影,拳頭捏的青筋都爆出來了。

他心想,香香為什麼如此順從這小子?

哪怕是去那麼危險的直播間里……

可惡啊!

氣沖沖的離開教室。

嫉妒使他面目全非。

看著教室里的人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傅塵隨便坐到了一個凳子上,吐槽道:「那刀疤臉口氣太重了,貼那麼近,一點都不尊重人的害……」

香香則是面帶凝重的看著他,「我們快點準備一下吧。」

「嗯。」

傅塵贊同的點了點頭,「你們先跟我說一下,這個A級直播進階任務……是個啥?」

香香:「?????」

小樹:「?????」

…… 第九十一章調查

秦洛笙有一絲猶豫,秦家也有他的心血。

「交上去,以後再想辦法抹平。」

殷自華看著江晨曉一夜未歸的空床鋪,心裡有些不好的預感。

「大雪天她能去哪裡?不會是受不了罪逃跑了吧。」

「檔案都在這裡她能跑去哪裡。」

白寒帶著人從單位開車出發到第三大隊用了將近三個小時,到地方都快中午了。

佑寧一直時不時的關注著知青院,當看到有車開進來就拎著江晨曉站在門口。

「看到了嗎?這就是想害人的下場。去吧,親眼見證一下壞人都是怎麼受懲罰的。」

江晨曉現在根本不想回去,她害怕有什麼事會牽扯住無辜的自己。

佑寧很盡責的送江晨曉回知青院,聽到動靜出來看熱鬧的村民已經把知青院給圍住了。

楚沛又坐在樂韻屋裡烤火,順帶著圍著小煤火爐烤紅薯吃。

「諸妹子,你感覺她們的下場會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