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慢點吃。”

陳天不由一笑。

吼!

香味引得兇獸蠢蠢欲動,一頭野狼撲來,卻被陳天一掌拍飛百丈遠,驚得其他兇獸低聲嚎叫,四散逃逸。

烤魚吃完,虛空中再次有光華閃動,泛起了大量漣漪。


兩道人影出現在上空。

“悠閒自在,好興致啊!”

“我們大老遠跑來,你卻在這烤魚吃。”

陳天衝着迎面而來的兩人抱拳一笑:“師姐,宗主,有勞兩位親自來了!”

來者正是江熠痕和海東青。

江熠痕一襲暗金色道袍,神色淡然,劍眉深目,越發的深不可測。

海東青一身白紗薄裙,美輪美奐,散發着寧靜自然的無爲氣息,風華絕代,出塵脫俗。

暗處。

“回去稟報主上,情況有變,今日仙冥體殺不得。”

“撤。”

“是!”

幾道隱匿在虛空的人影突然消失。

不止是他們,有無數強者都在暗中隱匿,隨時都有可能突然出手強勢抹殺陳天。

…….

“還好早來一步,否則你小子命都沒了。”海東青輕嘆,微微舒了一口氣。

方纔她感覺到有好幾股強橫的氣息在靠近陳天,甚至有幾道不弱於她的氣息。

“不管是誰,膽敢出手,一律滅殺!”

江熠痕雙眸精芒爆閃,陳天現在可是香餑餑,乃打破詛咒的萬古仙冥體,這可是宗門復興的希望,說什麼都不能讓他出事。

“多謝師姐和宗主相救。”陳天抱拳謝道。

“見過兩位前輩!”祁樂躬身恭敬道。

“這位是?”江熠痕疑惑的打量了祁樂一眼,問道。

“這是我在俗世中尋得的一位弟子。”陳天如實答道。

“又是一位弟子?”海東青聞聲眼前一亮。

“師姐,這次不是給你的!”

WWW tt kan C〇

……

很快夜晚來臨。

“陳天,你不回宗派,還是要去歷練嗎?”江熠痕凝眉說道。

“嗯,這次在青家小島上見識了太多天驕,深知自己的渺小,若不盡快提升實力,遲早會被同輩的強者超越。”


江熠痕聞言一嘆,失笑道:“這番話要是讓別人聽到了,豈不是要羞愧的自盡了?你打破詛咒也才一年有餘,就能力戰兩名候補聖子,這等戰績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

“與一些頂級天驕還差得很遠。”

海東青莞爾一笑,很是欣慰,道:“你能這樣想很好,切記不可驕躁,這是修士的大忌。”

“你現在得罪不少人,獨自去歷練恐怕有太多危險。”

江熠痕沉吟片刻後,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哈哈,放心吧,當日老祖曾給我留了兩具化身,全都有聖元境的戰力,我足以自保。”

“看來還是老祖考慮周全,你的確可以放心歷練。”江熠痕笑着點了點頭。

“只是我不放心我這新弟子,所以師姐你先幫我帶回逍遙峯好生照料着。”

“好。”

三人聊了一會,便自此分離告別。

陳天拿出傳送陣圖就此遠去,而祁樂則跟隨在海東青的身旁,暫爲照料。

“宗主,你感覺到了嗎?”

海東青麗眸一閃,朝着北方望去。

江熠痕雙目掠過一絲殺機,冷笑道:“這麼快就有人不安分了,居然派了兩名聖元境強者截殺陳天。”

“兩名初入聖元的小修士也敢這麼囂張,真當我們仙聖劍宗軟弱可欺嗎?”

“哼!”

海東青動了殺機,捲起祁樂,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江熠痕微微一笑,也同時消失。

轟!

千里之外,一道巨大的劍光斬下,攜帶着斐然的偉力,切斷虛空,劍光橫掃,阻斷住兩名聖元境修士。

這兩名修士俱都一襲黑衣,身上的氣息無比陰沉,當巨大的劍光橫掃而來,他們本能的往後倒退。

這時,虛空中忽然落下一隻巨大手掌,攜帶着滔天聖威狠狠壓下!

將兩名修士握於手中,只是一瞬,兩名修士連慘叫都沒發出便神形俱滅。

虛空崩潰,天地震動,聖威蓋世!

江熠痕微笑道:“海師妹修爲越發深厚了,逍遙一脈有你坐鎮必能安然無恙。”


海東青收起滔天妖氣,笑道:“宗主客氣了。”

江熠痕目光深邃,望向無邊的南海,淡淡道:“這裏畢竟是青家的地域,我們貿然出手算是破壞了規矩,還是快離開吧。”

“青家也應該知道我們出手的原委,就算他們問罪,我也不懼。”海東青淡淡一笑。

兩人隨後迅速離開。

…… 兩人剛走片刻。

又有兩名強大的人族至聖從遠處而來,腳踏虛空,速度極快,只是一步邁出,便已跨越千萬裏,須臾間就來到了剛纔戰鬥的地方。

“很強大的妖聖,只是一招而已,就能輕易斬殺主上的兩名親衛。”其中一位中年修士眯着眼睛,聲音淡漠。

“仙聖劍宗真是放肆了,這裏可是我們青家的地域,江熠痕他們居然敢動手。”

另一位至聖冷哼,剎那間虛空崩塌,可怕的殺氣瀰漫而開。

“主上太心急了,陳天可不是那麼好殺的。”

“荒古世家不可欺,仙聖劍宗當真是無視我們的尊嚴,必須嚴懲。”

“他們的三位老祖還活着,暫時忍一忍吧,而且家主也批評了主上,他不該擅自派人去殺陳天的。”

“哼,什麼仙聖劍宗,早晚會要他們滅門。”

兩位人族至聖逗留片刻後,便遠遁而去。

……

夕陽西下,殘陽如血,一片山脈被照的通紅,羣山縱橫,飛禽兇獸奔騰而過。

這裏是南域的一個試煉之地,綿延百萬裏,隱藏着無窮無盡的兇禽猛獸和野生妖族。

專供修士歷練。

這個地方每年都會有無數修士殞命,充斥着殺戮氣息,是廝殺磨鍊的好地方。

陳天從南海出來後,一路悄悄換了許多地方,確定沒有人跟蹤之後纔來到這裏。

“歷練開始,希望這裏千萬別讓我失望。”

陳天一身戰意盎然,毫不在外逗留,直接衝了進去。

這裏的殘酷遠超陳天的想象,有着千丈長的劇毒大蟒,也有萬丈高的棕熊,還有指爪鋒利的野狼大妖,甚至有堪比玄天境的天妖。

有好幾次陳天差點出了意外。

他的真氣越發的磅礴深厚,尤其是成功修煉‘暴雨劍訣’後,他的戰力飛速增長。

“砰!”

陳天被一頭天妖拍出千丈,渾身骨頭全斷,撞裂了大地。

十天後,他再來一戰。

依然是重傷而退,這次撐住了五十招才敗退。

每一次近乎是戰死的代價才換來的經驗。

……


半年後,這頭雄獅成精的天妖被他斬殺。

陳天成功步升靈元境六重天。

休整半個月後,他向山脈深處走去。

很快,他又遭遇了一頭蜥蜴巨精,達到了天妖三重天,相當於玄天境三重天修士。

這一場殘酷的戰鬥,足足激戰三天。

最嚴重的一次是陳天的半個右肩都被撕裂,劇毒蔓延,他果斷的將整個右臂都切掉,以大毅力腳踩玄冥步逃脫。

那一次重傷讓他足足休養了一個月,幸好不滅心訣有着非凡的奧義,神祕莫測,可斷肢重生。

世人皆知仙冥體天賦非凡,哪知在這背後的刻苦磨練,若沒有這一場場艱苦的慘戰,縱然萬古仙冥體也無用。


又是半年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