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李靈兒還覺得九叔很溫和,沒有想到九叔發起飆來還真是嚇人。

李靈兒問道:「楊大哥,這畫符很難嗎?」

楊風懶洋洋的躺在院子里的藤椅上看著李靈兒道:「畫符這種東西主要是看天賦,如果是我的話不用半天就學會了,不過文才、秋生、家樂三個笨蛋肯定比不上我這種天才,所以他們只能靠後天的努力了,不過只要不是傻子,時間久了自然可以學會,以前他們三個人是太懶了,所以才一直沒有學會,這一次我師弟徹底發飆了,他們就沒有好果子吃。」

聽到楊風的話語,李靈兒的臉頓時通紅了起來。

這個楊大哥在打擊秋生等人的同時,還不忘記自戀一番。

不過李靈兒也明白了,畫符這種東西熟能生巧,所以努力非常的重要。

李靈兒滿臉崇拜的道:「楊大哥,你是修道天才,秋生等人怎麼可以跟你比呢?」

聽到李靈兒的話語,楊風整個人都飄飄然了起來。

楊風輕嘆一口氣道:「我是修道天才的事實已經隱藏的很深了,沒有想到被你給發現了。」

李靈兒一臉無語道:「楊大哥,你還真是自戀啊!」

楊風咳嗽一聲,滿臉尷尬的問道:「對了,你師父去哪裡了?」

從昨天晚上回來,楊風就沒有見到戒色和尚。

李靈兒抱怨道:「師父昨天晚上就出去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李靈兒一臉的怨氣。

楊風笑著道:「可能你師父有什麼急事吧!」

說完這話,楊風拿起一本書看了起來。

民國時代有點比較操蛋,那就是現在的書全部都是繁體字。

好在繁體字大部分楊風都認識,要不然他就要成為文盲了。

……

在九叔的嚴厲教導之下,文才、家樂、秋生三個人進步很大。

短短几天的時間,三個人就學會了畫符。

在這段時間,楊風也開始忙碌了起來。

楊風買了一大堆畫符的材料,練習畫符。

隨著楊風的等級提高,他畫符的成功率不斷的提升。

與此同時,白鶴道長也帶著小貝勒離開義莊前往京城。

白鶴道長看著楊風跟九叔道:「兩位師兄,你們不要送了,回去吧!」

九叔點頭道:「白鶴,那你一路要多保重。」

楊風道:「白鳥,記得早點回來,我的黃金棺材還等你處理呢。」

白鶴道長一臉心累的道:「楊風,我準備換個名字,省的你以後叫我白鳥。」

楊風好奇的問道:「白鳥,你準備換什麼名字啊?」

白鶴道長想了想道:「我準備把白鶴改成長鶴!」

楊風翻了翻白眼沒好氣道:「白鳥,你是不是有病?你以前不就是叫長鶴嗎?後來你嫌棄長鶴這個名字不好聽才改成白鶴的,你現在又改回原來的名字有意思嗎?而且你改成長鶴,我以後叫你長鳥更加的不好聽。」

白鶴道長滿頭黑線道:「算了,我還是叫白鶴吧!」

說完這話,白鶴道長就一臉漆黑的帶著小貝勒去京城了。

一旁的九叔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這個師兄實在是太毒舌了。

在白鶴道長離開之後,楊風就開始瘋狂的畫符。

短短几天的時間,楊風就畫了三十多張符紙。

這些符紙有的是中級火球符,有的是中級雷符。

楊風自己留了一部分,剩下來的就交給了九叔處理。

因為楊風之前答應了白鶴道長、四目道長、戒色和尚三個人,將畫好的符紙送給他們。 楊風準備多畫一些符紙,因為他畫的符紙都是有價無市。

現在道家可以畫中級符紙的人已經不多了,因此楊風多畫一點就多賺一點的錢。

如果不是楊風不缺錢,他都想專門畫符紙去賣。

不過真的讓楊風坐在家裡天天畫符,他也不會去干。

不去降妖除魔,楊風哪裡來的功德值?

沒有功德值的話,楊風的實力就不能得到提升。

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楊風除了修鍊就是畫符。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楊風一個生意都沒有接到。

看著自己的功德值,楊風無奈的輕嘆了一口氣。

「師兄!」

也就在這個時候,九叔走了過來道。

楊風好奇的問道:「師弟,怎麼了?」

九叔道:「麻麻地剛才來信說要請我去任家村幫忙,我想了想還是覺得讓你去一趟。」

麻麻地是九叔跟楊風的師兄,不過九叔跟麻麻地的關係不是太好。

但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雖然關係不太好,但麻麻地有事情求助,九叔也不好意思拒絕。

正好現在任婷婷在任家村,所以九叔就讓楊風去一趟。

麻麻地?

聽到九叔的話語,楊風頓時一愣。

麻麻地好像出現在電影《音樂殭屍》裡面,難道要開啟音樂殭屍的劇情嗎?

不過對於麻麻地這個名字,楊風頓時覺得有點蛋疼。

任家村就是任婷婷的主家,在主家派人過來幫助任婷婷管理家產之後,任婷婷就沒有回來,一直呆在任家村。

我靠!麻麻地,那個傢伙該不會把音樂殭屍給弄出來了吧?

本來楊風還閑的蛋疼,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有事情做了。

楊風立刻點頭道:「好,我去!」

本王不吃軟飯 楊風這一次去任家村主要是為了賺取功德值,當然還有去看一看任婷婷。

不過這個音樂殭屍好像並不怕法術,而且連雷電都不怕,但就只怕打針。

這個音樂殭屍也是奇葩,估計是生前被護士給虐待了經常給他打針,讓他有了心理陰影。

神醫兵王混都市 所以楊風準備這一次去任家村帶一大堆的針筒過去,只要碰到音樂殭屍就好好的給他打針。

一想到幫音樂殭屍打針,楊風的臉上就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楊風在收拾了一下東西之後,就啟程前往任家村。

或許等到楊風下次回到義莊之後,家樂跟李靈兒兩個人就離開了。

畢竟家樂跟李靈兒兩個人不可能一直住在義莊,而且去任家村有幾百里的距離,等楊風回來也不知道需要多少時間。

楊風在準備好東西之後,就開始趕路了。

本來楊風還以為路上能碰到幾個殭屍的,結果他想多了。

很快,楊風安全的來到了任家村。

普通人恨不得一輩子不要碰到殭屍,楊風倒是希望殭屍可以天天出現。

「這任家村還挺大挺熱鬧的啊!」

等到楊風來到任家村之後,發現任家村雖然叫做村,但是比起一個小鎮更加的熱鬧。

楊風沒有任何的耽擱,直接就前往了任家。

任家是整個任家村最大的大戶人家,所以楊風很快就找到了。

「站住,你是什麼人?」

等楊風來到任家的時候,他被攔在了大門口。

兩個看大門的下人一臉不善的看著楊風!

畢竟任家是任家村最大的大戶人家,所以就算是看門的也都眼睛長在頭頂上。

楊風懶得跟這兩個看大門的人一般見識,他淡淡的道:「我是過來找任婷婷的!」

楊風決定先去找任婷婷,然後再去找自己那個笨蛋師兄麻麻地。

「你是過來找婷婷小姐的?」

聽到楊風的話語,看門人頓時一愣。

要知道任婷婷在任家的地位不低,在仔細的打量了楊風之後,看門人道:「你在這裡給我等著,我進去通報一下。」

說完這話,看門人就轉身進入任家。

看到這裡楊風不禁撇了撇嘴,這大戶人家就是規矩多啊!

此時在任家的大廳,任婷婷正在跟自己的堂妹任珠珠聊天。

「堂姐,你就不能多留下來一段時間嗎?」

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任婷婷跟任珠珠的關係非常的不錯。

任婷婷笑著道:「你都在國外留學回來了,我也要去好好讀書啊!」

任婷婷一直都在省城讀書,而任珠珠前幾天去了南洋留學,前段時間才回來的。

任珠珠一臉不滿的道:「南洋根本不好玩,我想去歐洲,只是我爸不讓我去太遠。」

南洋比起歐洲確實落後,尤其是在這個年代,歐洲的那些列強基本上吊打了整個世界。

本來任珠珠準備去大不列顛一段時間的,結果家裡出了事情所以無奈的回來了。

說起來這段時間任家也是倒霉,先是任婷婷的爺爺任老太爺屍變,現在任家村又出了問題,如今整個任家村都是人心惶惶。

任珠珠看著任婷婷笑著道:「堂姐,我看你不是要去什麼省城讀書吧?我看你是要去找你的情郎!」

任婷婷滿臉羞紅的道:「珠珠,你不要亂說!」

現在任家的人都知道任婷婷跟楊風的關係,本來任家是反對的,但是任婷婷一再堅持。

而且任婷婷只是任家的分支而已,你主家就算再反對也沒有辦法。

任婷婷的父親死了,現在她這一脈基本上就她做主了。

就在這個時候,看門人急匆匆的走了過來道:「珠珠小姐、婷婷小姐,外面來了一個道士,說是要見婷婷小姐。」

「道士?」

聽到這話,任婷婷立刻站了起來。

任婷婷大叫一聲,然後滿臉興奮的沖了出去。

「楊大哥!」

任婷婷在看到楊風之後,直接撲在了楊風的懷裡。

楊風抱著任婷婷笑著道:「好久不見怎麼跟一個小孩一樣?」

任婷婷紅著臉問道:「楊大哥,你怎麼過來了?」

楊風道:「我的笨蛋師兄麻麻地遇到了麻煩讓我過來處理一下,所以我就順便過來看看你了。」

楊風看了一下任家大門前的白色對聯,好奇的問道:「婷婷,怎麼任家出事情了嗎?」

任婷婷有些生氣的道:「都怪幾個臭道士,在弄法事的時候出了一些問題。」

任婷婷的叔公在外地去世了,所以請了幾個道士帶著屍體回來。

結果人在半路上失蹤了,而且還屍變了,咬死了不少的人。 也就在這個時候任珠珠跑了出來,只見她滿臉好奇的打量著楊風。

任婷婷介紹道:「楊大哥,這是我的堂妹任珠珠,剛剛從南洋留學回來。」

「南洋?」楊風驚訝的道:「那個地方的土著茹毛飲血有什麼好留學的?」

不是楊風看不起南洋,雖然現在民國時期華夏也是貧窮落後,但南洋那個地方更加的鳥不拉屎,就算是要留學,也要去發達國家,例如米國、大不列顛這些地方。

聽到楊風的話語,任珠珠頓時哭喪著一張臉。

任婷婷無奈道:「楊大哥,就算南洋落後你也不能當面說出來啊!」

楊風一臉尷尬的道:「不好意思,珠珠小姐,我一不小心說錯話了。」

任珠珠一臉的不高興,她回來之後逢人就說自己在南洋留過學,給人一種高大上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