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秦夢蝶的屍體,秦天正突然想起一件事來:“小蝶,有件事我們一直沒跟你說……”他把最近尋找年輕女孩屍體的事跟她說了一遍。

“不行,這樣沒用的,扶搖說……”秦夢蝶把扶搖之前的話跟秦天正重複了一遍,這才知道他們一家人想到一塊去了,真不愧是一家人。

張素雲知道自己最後的希望都破滅了,本來就還沒止住的眼淚流的越發肆無忌憚,但哭聲卻小了下去,只是埋頭在秦天正的懷裏抽泣着。

秦天正垂着腦袋又溼了眼眶,暗罵上天殘忍無情,連他們最後的希望都給剝奪了,他們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事,上天要如此懲罰於他們?

看着父母如此傷心,秦夢蝶不禁也跟着默默流淚,雖然生離死別是在所難免的,但她留下來真的是對的麼?這樣只會讓他們更加難過吧?

聽着外面的一波接一波的哭聲,扶搖終於出來了,對他們道:“夢蝶的身體你們還是先想辦法保存幾天吧,也許我有辦法讓她活過來。”

離開朱雀城之後他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如今纔算是想通了,只是讓她復活的代價是什麼,他絕不會告訴他們,想必他們也不會在意吧?

◆ ttkan◆ C〇

秦天正夫妻聞言霍然擡頭看向扶搖,一開始是激動,慢慢就變成了責備,張素雲直接就說了:“既然你有辦法,爲什麼不早告訴我們?”

“是啊,害我們傷心了這麼久。你最近是怎麼回事兒?小蝶她可是爲你而死,你怎麼還能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秦天正也不悅的責備。

秦夢蝶睜大眼睛看着扶搖,難以置信的問道:“真的麼?我還有機會復活過來?我還能繼續做人陪着我爸媽?甚至是穿上婚紗做新娘?”

“嗯,應該可以吧。”扶搖的目光變得悠遠深邃起來,“但不是現在,至少要等我恢復了力量才行,所以請你們再等幾天,我會盡快。”

“沒問題,只要能讓小蝶復活過來,別說是等幾天了,就是等幾個月都行。”張素雲破涕爲笑,激動的拉着秦天正的手,“老公,你聽到了嗎?我們女兒能活過來了。”

“聽到了,這樣真好。”秦天正也勉強笑了笑,“那我們就先把小蝶的身體保存好吧。如果她能復活過來,我一定立馬給她找男朋友。”

“爸爸你在說什麼呢?”秦夢蝶嬌嗔,“我看你們還是先給我向學校請假吧,你們說的萬事都要以學業爲重,可不要自己先壞了規矩。”

“呵呵,好好好,我們給你請假。”秦天正這會兒終於笑得畢竟正常了,不再是強顏歡笑的樣子,看來他的心結已經被打開。

扶搖很快又再次回到房間去了,安靜的在牀上躺下,秦夢蝶跟了進去,在他的身邊坐下:“扶搖,爲什麼不早告訴我們你能讓我復活?”

“剛剛纔想到的。”扶搖低聲回道,“這幾天你哪也別去了,就在這裏陪我睡覺吧,等醒來之後應該就差不多有力量讓你起死回生了。”

“好,那我去跟爸媽說一聲,免得他們進來打擾我們。”秦夢蝶說着便出去了,跟秦天正和張素雲打完招呼之後就回來在扶搖身邊躺下。

秦天正和張素雲歡歡喜喜的給秦夢蝶請了幾天假,然後又租來冰棺保存她的屍體,只等扶搖讓她起死回生,還他們一個完好無損的女兒。

房間裏,扶搖雙眼微闔,似乎已經睡着了,秦夢蝶側目默默地看了他一眼也閉上眼睛,很快就進入了夢鄉,然後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裏的她一開始是在市中心的小公園裏散步,明明是陽光明媚的早晨,但周圍卻沒有一個人,連那些晨起練太極的老頭老太太都沒看到。

小公園裏安靜的詭異,連風的聲音都能聽得清楚,她不禁覺得這地方有點嚇人了,心下害怕便想要回家去,結果一轉身卻撞到了一個人。

這是一個長髮飄飄的男子,而且穿的還是一襲白色的古裝,樣子很好看,突然的出現雖然有點詭異,可卻讓秦夢蝶不害怕,因爲他的身後還有很多的人,正是之前她沒看到的老頭老太太,他們正在練太極呢。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秦夢蝶忙不迭的道歉,低頭看了看自己稍顯肥胖的體型,又小聲弱弱的問了一句,“沒撞疼你吧。”

“沒有,你不要如此緊張。”古裝男子嘴角輕輕一勾,扯起一抹淺淺的笑容,“那你呢?有沒被我撞疼了?需要到旁邊去休息一下麼?”

他的笑容像是一縷春風,輕輕的從秦夢蝶的心尖拂過;他的聲音異常輕柔,柔的就像是紛飛在春日裏的柳絮,看的,聽得秦夢蝶呆住了。

這個男人長得可真好看,笑着說話的樣子就更加迷了人,他應該是個演員吧,否則怎麼會留着長髮,穿着這麼奇怪的古裝出現在這裏呢?

“姑娘……”見她半天沒有反應,男子輕輕喚了她一聲。

他喊得是姑娘,這年頭可沒人會這樣稱呼一個女孩子,他不會是入戲太深了吧?秦夢蝶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失了的魂才終於回來了。

她尷尬的搖頭:“不……不用了,我沒事。”說着她不禁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這麼肥的自己,全身除了肉還是肉,誰能把她給撞疼了。

“沒事就好。”男子又是輕輕一笑,柔聲道,“我叫扶搖,很高興遇見姑娘,能冒昧請問一下姑娘的芳名麼?芳齡又是幾何?”

“我……我叫秦夢蝶,今年二十一歲了。”面對一個彬彬有禮又好看的男子,她感覺舌頭都不是自己的了,一直在打結,話都說不利索。

“你好,夢蝶姑娘。”扶搖繼續對她微笑,那雙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中泛着粼粼波光,像是要把秦夢蝶拉進裏面沉溺致死。

“你是在這裏拍戲麼?”秦夢蝶徹底暈了頭,舉目四望開始後知後覺的尋找攝像頭和工作人員,最終除了那些老頭老太太什麼都沒發現。

“不是,我該走了,有緣再見。”扶搖笑着往前走去,一晃眼便不見了蹤影。

秦夢蝶伸手揉了揉眼睛,前面的確沒有扶搖的身影,難道她剛剛是在做夢麼?不可能啊,她明明就在小公園裏散步,旁邊還有很多人呢。

“小蝶,該起牀去上學了,再晚就要遲到了哦,我們可不會等你的。”就在此時,耳邊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卻是張素雲在叫她起牀。 她迷惑的睜開眼,看到的赫然是自己的房間,再看一下時間,果然是要遲到了,她連忙爬起來換衣服,快速的洗漱之後和父母去了學校。

這一天她正常上學,放學後回來玩手機,玩電腦,對於夢裏的事她隻字未提,因爲她根本就不記得自己昨晚夢見過一個穿着古裝的男子。

然而就在這天晚上,她卻再次做了一個有扶搖出現的夢,這是她第二次見到那個穿着古裝的長髮男子,而他的打扮和之前也沒任何區別。

還是在那個小公園了,彼時是傍晚,夕陽染紅了半邊天,她正坐在長椅裏低頭看着一篇關於唐朝的文獻,一個巨大的陰影突然籠罩過來。

她不滿的擡頭,便看到一個頎長是人影立在她面前,身着一襲雪白的衣裳,他身後還有潑墨般的長髮,不是昨天早上看到的男子又是誰?

“是你?”秦夢蝶驚訝的張大嘴巴,第一次遇見是意外,第二次遇見是巧合,若是再有第三次相見,她一定會直接歸於上天註定的緣分。

“是我,夢蝶姑娘,我們又見面了,請問我能在這裏坐下嗎?”扶搖依舊是帶着一臉溫柔的笑容,修長的手指了指秦夢蝶身邊的空位子。

秦夢蝶環顧四周,雖然現在只是傍晚時分,太陽都還沒下山,但公園派的廣場舞大媽大爺們已經戴着白手套登場了,正在踩着節奏跳舞。

旁邊有這麼多人在,而且前面的小路上還時不時的有人經過,可大家誰都沒有把目光投向扶搖,難道是他經常來這裏大家見怪不怪了麼?

不過衆目睽睽之下,他再怎麼奇怪也不至於能把她怎麼樣吧?如此想了一下,秦夢蝶便點點頭讓扶搖在旁邊坐下,兩人很快便開始聊天。

扶搖看到她手上拿的是關於唐朝的文獻,猜知她可能喜歡唐朝,便跟她講了不少唐朝時期的事,只聽得她津津有味,看着他眼睛都不眨。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難道你也是學考古的麼?不對,你應該是學歷史的吧?在哪個學校上學呢?”秦夢蝶饒有興致的看着扶搖笑問道。

“不是,我來自唐朝。”扶搖表情很認真,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

秦夢蝶有點說不出話來了,她只不過是出來遛個彎,怎麼就遇到一個來自唐朝的人了?天方夜譚還是她在做夢?對了,可不就是做夢麼?

一想到這裏,秦夢蝶立刻就釋然了,笑着對扶搖道:“呵呵,那我知道了,你肯定是穿越時空過來的吧?不知你是來自唐朝哪一年呢?”

穿越小說看多了,做夢都想着能穿越時空做女主呢,而且這又是在夢裏,秦夢蝶還有什麼接受不了的?若是在現實中她倒是要懷疑一下。

這真是個奇怪的夢,她明明在夢裏,卻不僅知道這是做夢,還清楚的記得昨天的夢境,所以才認得眼前這個男人,但醒來後卻完全忘記。

“你相信我?”扶搖反倒被秦夢蝶的回答給震住了,這個女人的思想沒問題吧,只是簡單的一句話,都不帶任何解釋的,她就真相信了?

秦夢蝶撇撇嘴:“爲什麼不相信?現在不但小說是這麼寫,電視裏也這樣演,你這個叫做反穿,古穿今的,我沒事的時候也看過幾部。”

對於她的解釋,扶搖幾乎聽不懂,但這沒關係,只要她相信了就好,他最擔心的是她不相信他,然後再也不理他了,那計劃還怎麼進行?

既然相信扶搖是來自唐朝,那作爲對唐朝歷史非常着迷的秦夢蝶自然就要趁機多問他一些關於那個朝代的事了,他可要比歷史真實的多。

扶搖也沒有拒絕秦夢蝶,幾乎不管她問什麼,他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唯一模糊的是關於太平公主李令月的事,他不想說她便沒多問。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中天就黑了,張素雲打來電話叫秦夢蝶回家吃晚飯,她自恃這是夢裏不肯回去,結果被張素雲狠狠的訓了一頓。

本以爲這樣便沒事了,不料就在她掛了電話想繼續聽扶搖現場講解歷史的時候,一陣鬧鈴聲響了起來,又到起牀時間,再美的夢也醒了。

醒來之後她依舊是遺忘了夢裏的一切,正常起牀去洗漱,和爸媽一起聊天吃早餐,然後再搭爸爸的車去學校,最後在學校裏分道揚鑣。

可忘記歸忘記,這天晚上睡着之後她依然夢見了扶搖,也依舊記得他是來自唐朝的穿越者,至少她一直是這麼認爲的,否則還能是什麼?

不過這次她沒有再纏着他講什麼歷史,他也沒有主動講唐朝往事,只是帶她去了個安靜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問了一些關於她自己的情況。

秦夢蝶雖然看着生活很開心,可畢竟是個女孩子,也有很多不足爲外人道的心事,就比如這不苗條的身材,又比如她至今還沒談過戀愛。

扶搖是一個很好的聽衆,她訴苦的時候他不會打斷,等她說完了之後他又會及時安慰,溫暖的笑容加上溫柔的話語,她還有什麼不滿的?

兩人這不過是第三次見面而已,可不知不覺中有人的心卻動了,那便是秦夢蝶,當她再看向扶搖的時候,眼神已經不自覺的溫柔了很多。

她活了二十一年,遇見過成百上千的男生,可從來沒有一個會像扶搖這般溫柔體貼,傾聽她的心事不但不笑話,還會溫言細語的安慰她。

感情本就是很微妙的東西,說不清也道不明,有句話好像是這麼說的:愛上一個人只需要一秒鐘,忘掉一個愛過的人卻需要一輩子時間。

秦夢蝶對扶搖不是一見鍾情,但也算是三見定情了,她的心還從來沒跳的這麼快過,像是有一羣小鹿在心間奔跑,小鹿亂撞的情竇初開。

這一晚的時間過得好像特別快,她不過是向他傾訴了一下心聲,天就亮了,先是鬧鐘吵個不停,她沒有理會,後來又有張素雲在外敲門。

她是很不想醒來的,奈何她不醒夢也已經醒了,鬧鈴聲早已把她的美夢給驚醒,就算賴在牀上不起來,閉着眼睛強迫自己再睡也沒有用。

夢境雖美卻被遺忘,並且留下一個後遺症,上課從來不睡覺的她這幾天幾乎每堂課都在打瞌睡,甚至有好幾次還睡着了,被老師點了名。

有認識她父母的老師後來還告了她的狀,一回家她就被訓了,秦天正說她每天睡得太晚,只顧着玩電腦,張素雲則說她肯定是在看小說。

於是最後的結果就是,她的筆記本和手機之類的在九點之前便被沒收了,連書都不許看,非逼着她必須早點睡覺不可,免得上課再睡覺。

她也如他們所願了,在別人夜生活還沒開始的時候就爬上牀,乖乖的關燈睡覺,以期明天上課的時候不會再打瞌睡,不會再被老師點名。

可他們一家人從一開始就弄錯了,導致她白天沒精神,上課睡覺的是那連續了三天的夢境,而不是因爲她睡得晚,所以這一切註定無果。

這天晚上她照樣夢見了扶搖,她一入夢就看到一片美麗的花海,他微笑着站在花海之中,朝她張開了雙臂,然後她迫不及待的撲了過去。

他不僅給了她一個寬闊而溫暖的胸膛,還給了她倚靠的肩膀,他們就相依相偎的坐在花海之中,她跟他講現代世界,他爲她講唐朝往事。

縈繞在鼻尖的是花香,吹在身上的是溫暖的和風,這裏就像是一個人間仙境,秦夢蝶感覺自己聞到了愛情的味道,比這花香更沁人心脾。

她問扶搖道:“扶搖,爲什麼我能連續夢到你?爲什麼我能記得之前的夢?爲什麼我明知道這只是在做夢,卻還是忍不住要沉溺其中?”

扶搖只給了她一個簡單的答案:“因爲我們有緣,上天註定的。”

“可我覺得很不真實,只要夢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秦夢蝶並不知道現實中的自己會忘了這個夢,可她至少知道夢醒之後是什麼樣子。

“那你想美夢成真嗎?”扶搖問道,“如果你想,我可以幫你。”

“是真的麼?”秦夢蝶驚喜眼睛都發亮了,追問道,“怎麼幫?”

扶搖很認真的道:“你若明天再來,那我便告訴你,你會來麼?”

秦夢蝶忙不迭的點頭:“當然會,可要怎麼來呢?繼續做夢麼?”

“嗯,做夢即可。”扶搖笑笑,“那我在這裏等你,不要失約。”

這次還沒等到鬧鐘響,或者張素雲的喊叫聲,扶搖就突然消失不見了,空氣中只留在他的一句話:“夢蝶,我會在這裏等你來。”

秦夢蝶在夢裏找了他很久,找到鬧鐘終於響起來都沒找到,然後她就這樣醒了,最後繼續遺忘一切正常生活。 雖然醒來之後她會遺忘夢裏的一切,可一旦睡着入了夢,她就能想起那個美麗的夢境,然後又忘了現實的世界,這幾天她的生活就在夢境與現實之間不斷的轉換,卻又渾然不知。

這天上課的時候她毫無疑問的又打瞌睡了,她一方面請求坐在旁邊的同學提醒她,一方面不斷的掐自己,最終才總算是沒讓自己睡着,如此一來老師也就沒有再去向她的父母告狀。

可是白天強撐着不睡,下午放學之後回到家她卻直接坐在沙發上打起了盹,害的張素雲還以爲她是生病了,風急火燎的要帶她去看醫生。

她知道自己沒病,只是沒精神犯困而已,自然不願去醫院,後來醫生是沒有去看,她不過是連晚飯都沒吃就回房睡覺了,然後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一進入夢裏她的記憶就全回來了,第一件事便是找扶搖,而他如約定的那樣,站在昨日那片花海之中等着她,臉上的笑容像是三月暖陽。

“扶搖,我來了。”她張開雙臂朝他飛奔而去,一頭扎進他懷裏。

“今天你來的很早。”扶搖低頭看着她,嘴角盪漾着春風柔軟的笑意,“這麼急,是想我了麼?”

“當然想了。”秦夢蝶一點也不害臊,回答的理所當然,而事實上她一旦醒來就連這個夢都不記得,又怎麼可能想他呢?只是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很想他罷了。

“我也想你。”扶搖擁着她漫步在花海中,偶爾還有蝴蝶飛過,兩人互訴衷情,說着各自的想念。

秦夢蝶問他:“既然這麼想我,那爲什麼不來找我呢?你不會只能在我的夢裏出現吧?”

扶搖輕聲笑,帶着一絲陰謀的味道:“你希望我去現實中找你?”

秦夢蝶飛快的點頭:“是啊,雖然我每天都要睡覺,可我還是更希望能在現實中遇見你。”但隨即她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不過,現實中有那麼多好看的女孩子,我怕到時候你就會不理我這個小胖子了。”

“你擔心這個?”扶搖笑了笑,看秦夢蝶連頭都底下去了,連忙轉移話題道,“我又不是見異思遷的男人,這個你不用擔心,人間的美女子數不勝數,我難道還要見一個愛一個麼?你太多慮了。”

秦夢蝶一喜:“真的麼?那你爲什麼還是不來找我呢?雖然我爸媽不讓我談戀愛,而我也很聽他們的話,但這不代表我會放棄幸福的,我沒有違揹他們的意思不是太乖,只是因爲沒有遇到讓我心動的男人。”

好在這話是在夢裏說的,否則要是被秦天正和張素雲聽到了,估計心都要碎了,他們一直引以爲榮的乖乖女,原來並沒他們想的那麼乖。

“你真的這麼想在現實中看到我?”扶搖停下腳步,認真的看着秦夢蝶,鄭重其事是問,“你確定在現實中看到我不會害怕的跑掉麼?”

“我爲什麼要害怕?而且還要跑掉呢?”秦夢蝶很是疑惑,眨巴着大眼睛仰頭看着扶搖,等着他的解釋。

雖然扶搖從穿着打扮,到一言一行都非常奇怪,可朗朗乾坤之下她也不至於被嚇得要跑吧?好歹她的膽子不是很大,但也不會膽小如鼠。

“沒什麼,既然你認爲自己不會害怕,那我便如你所願了。”秦夢蝶興致盎然的等解釋,結果扶搖卻避開了話題,一句話就把她打發了。

她眨了眨那雙大眼睛,仰着臉很認真的對視着扶搖的目光,猶豫了一下才滿目疑惑的問道:“扶搖,你真的是來自唐朝麼?”

扶搖摟着她腰肢的手一僵,表情也有點愣愣的,似被她這句話給怔住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反問道:“怎麼?你現在又不相信了麼?”

秦夢蝶搖頭否認:“那當然不是,我只是突然覺得你更像神仙。”

“是嗎?我這樣說兩句就像神仙了?你的想象力可真豐富,呵呵……”扶搖的神情恢復了正常,輕聲笑着,“既然你這麼看得起我,我應該還能滿足你其他的願望,你想不想夢想成真?”

“想,當然想了?你是真的要讓我們在現實中相遇麼?”秦夢蝶激動的抓着扶搖的手,“爲什麼對我這麼好啊,害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因爲我喜歡你,這個理由可滿意?”扶搖伸手捏了一下秦夢蝶的鼻子,她居然被他一句話說的紅了臉的,而他又問,“你喜歡我麼?”

“喜歡。”秦夢蝶垂下腦袋,不敢直視扶搖,只感覺臉燙的像是被火燒一般,聲音也低的細若蚊吟,這可是她第一次對男人說這兩個字。

“你說什麼?我沒聽到。”扶搖故意問道,她的聲音再小,離她這麼近的他也不至於聽不到,他不過是犯了孩子氣想要戲弄她一下罷了。

“我說,我也喜歡你。”秦夢蝶鼓起勇氣將聲音提高,然後咬着脣擡起頭,目光灼灼的看着扶搖,“我是說真的,我已經喜歡上了你。”

扶搖什麼也沒說,只是笑着低下頭,輕輕的在她臉上落下一吻,然後與她久久的對視,秦夢蝶覺得這也許就是傳說中一眼萬年的感覺了。

“對了,我剛剛說要滿足你其他的願望,你可猜到了是什麼?”當他們終於結束這種深情款款的對視之後,扶搖便牽着秦夢蝶繼續漫步。

“不是來現實中找我麼?”秦夢蝶偏頭看向扶搖,見他搖了搖頭才注意到一個詞,他剛剛說的是其他願望,那自然不是指她說的這個了。

低着頭想了好一會兒,她說了好幾個都不是扶搖想要的答案,她最後實在想不出來,便扯着他的手撒嬌,要他告訴她,讓她也開心一下。

“你不是很喜歡唐朝麼?我準備帶你去一趟長安城,想去麼?”扶搖看她想的眉頭都擰在一塊了,便不再跟她賣關子,滿足了她的要求。

“想,太想了,我真的能去嗎?”秦夢蝶激動的差點跳起來,“對了,你自己就是穿越來的,一定也有辦法穿回去的,太好了,我能去看真正的唐朝了。”

她歡呼雀躍的就像個孩子,看的扶搖不禁暗自搖頭,這都已經二十一歲的女人了,在唐朝該是幾個孩子的母親了,可她自己卻還沒長大。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秦夢蝶歡呼了好一會兒才消停下來,一臉的迫不及待,“我要不要帶什麼東西呢?相機,手機,哦,還要移動電源,唐朝那會兒都還沒有電呢,我得多帶幾個移動電源去充電才行。”

“不用了,我只能帶你一個人過去。”扶搖打斷了秦夢蝶舉着相機拍照拍視頻的遐想,“我需要先準備一下,明天依舊在這等你,你可千萬不要失約。”

“還要等明天啊?”秦夢蝶的熱情冷卻了下去,她多想馬上就看到那座繁華的長安城,看看在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唐朝啊,可是扶搖說他需要準備,那她能有什麼辦法,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道理她還是懂的。

“你這麼急?難道是寧願看長安城也不願看我麼?”扶搖皺了皺鼻子,擺出一副拈酸吃醋的樣子,“與我相比,你是不是更喜歡唐朝?”

“不是,當然不是啦,怎麼會呢?我肯定是更喜歡你,不要懷疑我的感情,尤其不要質疑我的取向。”秦夢蝶連忙解釋,“我只是知道你能帶我去唐朝激動過頭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生我的氣可好?”

“念在你是初犯,我可以不生你的氣,但你要做一件事。”扶搖眼裏飛快的閃過一絲狡黠之色,“你若是做到了,那我就原諒你這次。”

“什麼事?你說,我一定想辦法做到,只要你真的不生氣了,肯原諒我就行。”秦夢蝶很怕扶搖真的生她的氣,因爲她太在意他了,他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牽動着她的情緒。 扶搖看着秦夢蝶,好一會兒都不說話,讓她不禁緊張了起來,手心都開始冒汗了,心裏越發的惴惴不安,像是有十五隻吊桶在打水一樣。

“吻我。”扶搖一本正經的看着她,卻氣定神閒的說出這樣兩個與他淡然氣質完全不符的字來,“就像你們現代人經常做的那樣。”

“啊?不是吧?”秦夢蝶直接就愣住了,扶搖剛剛說的是吻他?怎麼會突然冒出這麼出人意料的要求來?他這是把自己當霸道總裁了麼?

“怎麼?你不願意麼?”扶搖不悅的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擺起了一副威脅的樣子,再怎麼淡然的他此時看起來也有了霸道總裁的影子。

“沒……沒有,我願意。”秦夢蝶越說聲音越小,好歹這也是她的初吻啊,一直期待有交付出去的一天,可怎麼會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

扶搖又不說話了,只是看着秦夢蝶,顯然不想再聽她說什麼,而是要她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的話,實踐才能代表一切,這麼簡單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秦夢蝶尷尬的看着扶搖,心裏忐忑不安,因爲她什麼都不懂,技術完全是生疏的,萬一沒做好反而讓他更加生氣了那又該如何是好呢?

以前聽過一首歌,叫《愛一個好難》,當時聽的時候沒感覺,現在卻充分體會到了知己誒五個字的真諦,這個夢中男子提出來的要求可不是很難麼?她還是更喜歡被動的。

奈何這是扶搖的要求,她已經惹他生氣了,還能不滿足他麼?於是在猶豫了半晌之後,她終於咬了咬脣,踮起腳尖將小心翼翼的柔軟的雙脣覆了上去。

扶搖低着腦袋,一隻手纏上她的腰肢,另一隻手按住她的腦袋,默契的配合着她的動作,用舌尖撬開了她的輕咬的貝齒,然後長驅直入在她嘴裏開啓了攻城略地模式。

秦夢蝶也伸手攬住了他的腰,抱着他仰起頭下意識的啃噬着他溼潤的脣瓣,不斷的吮吸着,丁香小舌輕輕在他牙齒上劃過,甚至還在不知不覺中翹起了一隻腳。

她以前只聽說過接吻的時候有人會幸福的翹腳,卻不曾想到自己竟然也有這麼一天,而這個莫大的驚喜卻是扶搖帶給她的,難道他真的就是她命中註定的真命天子麼?

胡思亂想中,她吻得越發的激烈,從最初被迫的主動,再到後來青澀的被動,最後成了此時欲罷不能的配合,她已然忘要去長安城的事。

一場纏綿悱惻的長吻過後,她含羞帶澀的把這事兒告訴了扶搖,以此證明她之前沒有說謊,比起唐朝和長安城來,她最喜歡的確實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