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車看着遠處不斷進出大門的車輛,還有一堆堆圍起來交流的人們,劉明是鬱悶無比:“不回市區過年吃飯,你帶我來這裏幹什麼?”

“你要是不想跟着我來,就在車上呆着去,反正你都和哨兵混熟了,不需要我多弄些什麼。”秦朗丟衛生眼越來越熟練,懶得繼續多說些什麼,自己就朝着前面走去。

酒廠的變化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雖然外面的那些破舊不減,但是人氣卻不是以前能夠相比較的。

特別是一輛有一輛的大卡車把東西往外面運,無不在顯示這座作坊式的酒廠其生命力。

“纔多久沒有來,變成這樣子,得好好的去盤問盤問。”秦朗在往酒廠內行走的時候,打定主意,一會兒要好的問問。

已經被拋下的劉明鬱悶可想而知,他自己倒是沒有閒下來的習慣,充分發揚他是一塊磚隨便往哪兒搬的角色,cosplay一次記者同志做調查。 選擇cosplay記者的舉動,是劉明對秦朗多年以來了解的行動總結後的一個方式,從側面去了解情況。

而他的選擇是無比正確的,拉住看起來不錯,很和氣的一個大腹便便的人就問道:“誒誒,這位大哥等等。”

聞言被叫住的胖子轉過身來對着其不解的問道:“你是?有什麼問題嗎?”

“是這樣子的大哥,我剛纔纔到這地方來,看你們一堆人圍在這裏就覺得有些奇怪,想要問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恍然的表情出現在胖子臉上,然後笑着說道:“小兄弟你是剛回來吧?這你就不知道了,在前段時間酒廠子生產出來一款新的啤酒,味道極其好喝,每個品嚐過的人都被它給征服了。”

“這不,趁着過節可以有新品促進銷量,咱們就一起過來採購。”

“可惜啊,廠子規模不是很大,雖然每天都能夠生產出來一些,但是一出來就被人給打走,搶都搶不過來。”

“不行了,有一批貨要出來,我得快點去搶,要不然錢就得飛了。”

說完在劉明懷疑的眼神中飛奔而去,絲毫看不出來這傢伙是個胖子,比起瘦子來速度一點都不差。加上身上的一身肥肉,哎喲喂,直接就是一個人肉炸彈進去,把那些幾乎所有人都給炸開了。

“啤酒?嘖,能有那麼好?”劉明依然帶着懷疑嘟噥一句,再秦朗都已經走遠的情況下,他是來不及追上去,所以乾脆的放棄一起了解情況的想法。

可是秦朗進入到酒廠裏面,那麼是否一切的發生都和他有所關係?或者說都是他搞出來的?

對秦朗的好奇是與日俱增,真不知道這位好兄弟究竟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有那麼多的變化。

進入到酒廠內的秦朗,瞭解到的情況可就比其劉明來要詳細的多,直接就是一份財務報表放到他的面前,可以隨意的取出來進行閱讀了解。

“酒廠截止到目前爲止銷售已經達到二十萬左右,且不需要做宣傳工作,在本地已經打響名頭。”

“可以說整個城市百分之五十左右的市場都是咱們的,加班加點的去趕工都還滿足不了市場需求,老闆你看是不是擴大生產?”

相比於離開之前所看到的牛塵封,現在的他眉飛色舞,完全就沒有把自己當成臨時打工仔,更重要的是臉上的表情無不在顯示他此時此刻狀態有多麼的興奮有多麼的激動。

“你還是先擦擦自己額頭上面的汗水吧。”秦朗沒有在乎那麼多細節上面的問題,心中也還是有些糾結,最終還是決定擴大生產。

要是不進行擴大生產那可不行,他購買酒廠的目的是爲了能夠把位面平臺上面的需求給滿足了,結果位面平臺需求沒有滿足,反而是多出來一個酒廠的需求。

真的是有心插柳柳不成無心插柳柳成蔭。

所以在對方擦乾額頭上面的汗水之後,秦朗自己起身說道:“事情我已經知道,找個時間我會叫人來送設備的,你自己做好擴大廠房的準備就行了。”

他也不便留下來繼續打擾,說起來還是和他當甩手掌櫃的決定有關,再說外面還有一個劉明在等着,不能夠留在太久。

抱着兩箱啤酒,自己一個人從酒廠裏面走出來。 我的伯爵夫人 百無聊賴的劉明注意到情況,下車來幫忙分擔一個重量,然後說道:“兄弟,這酒廠和你什麼關係?”

“酒廠我的,你有意見?”秦朗都懶得和這傢伙說太多的東西,丟個衛生眼過去,直接道出關係。

他也不怕被盤根問底,是沒有太多隱瞞的心思,反正該有的藉口已經是張嘴就能夠倒出來的了。

“我去,你丫的牛啊。不聲不響就弄出來這個,我說你小子之前根本就是在騙我的,實際上已經成爲唐家的女婿?”

“你不說我還忘記有這麼一回事兒,扯淡吧你。”秦朗又是沒好氣的說道,哨兵自動駕駛讓他可以騰出手來狠狠地在劉明頭上來一下子。

“切,那你怎麼給我解釋?”

“解釋你個大頭鬼。”

被秦朗給無視掉的劉明,自覺地無任何的趣味,所以很乾脆的自己就把放在車廂內的啤酒給打開,拿出那很富有特色的外包裝。

評頭論足:“啤酒外包裝都這麼的有特色,我看純粹的就是劣質產品吧。我看你還是快點把酒廠關上,然後老老實實和我做遊戲公司,那還有些前途。”

“少在扯淡,都拿出來自己嚐嚐再說。”

秦朗從牛塵封那邊瞭解到的情況是,啤酒火的太過於突然,以至於他們都沒有任何的準備,然後就消耗的生產出來立馬被拉走。

想要進行生產包裝,都有心無力。所以很乾脆的就使用這麼富有特色的包裝,卻沒有想到如此一來更加受到城市裏麪人的歡迎。

就拿現在的劉明來說吧,一口啤酒下去,哪怕現在是冬天,通體的舒暢,整個人都徹底放鬆的坐在副駕駛位置上面。

也還好沒有讓這傢伙開車或者做些什麼事情,要不然就該小心這傢伙現在的狀態,一個徹底放鬆的人可不知道會有危險。

“回神了,別傻不兮兮的。自己說說這酒如何?”秦朗表情無任何的變化,早有預料似得問道。

“神了,你丫的哪裏弄來的技術,簡直就是神了。我敢說一點都不虧,放到外面不火你把我的頭砍了都沒有任何的問題。”劉明雙目瞪得滾圓,對着身邊的秦朗不吝嗇自己的讚歎。

巧合的是,他們兩個人開車路過地方剛好是一個啤酒批發商從酒廠進貨出來,然後把啤酒擺放銷售的環節。

擡頭望過去,用火爆來形容一點不爲過。

兩個人開車路過,看過去差幾分鐘的時間,直到他們離開超市的範圍,就已經全部銷售出去,彷彿颱風過境一樣一罐啤酒都沒有剩下,重要的一點還是標價爲五元一罐,比起運動飲料都不成躲讓的價格。

還能夠引發如此的轟動,是紅透半邊天呢?還是要紅遍華夏呢? 半邊天、整個華夏那是誇張的想法,並且之前發生的場景還只是一方面的展現,不能夠就說全市就火了。

看到的少說出去秦朗自己還是不太相信,偏偏那二十來萬的資金數據就躺在他剛纔看到的賬本上面,由不得他不相信。

還僅僅是開始沒有多少天,二十來萬就足夠讓人受到驚嚇,他也沒有管那麼多,路上決定先回家再說。啤酒廠的事情自己發展,就是苦了他自己還需要找其他的地方調貨。

剛回家趕上吃飯時間,在老媽的招呼下坐在餐座上面屁股都還沒有坐熱,邊上的老爹就來一句:“小子,你到處跑,野了啊。”

“哪有的事情,就是真的有事情賺些小錢。”秦朗自己清楚老爹的性格,丫的準沒有好事兒。

這不,剛想到老爹張嘴就來了:“嘿,外面跑也沒有什麼。就是你跑,邊上是不是劉明那小子也在?正好他們家的那啤酒最近很火,我搶都搶不到,到時候你再拿回來一些,價錢照給到時候我補你。”

“你說的就是這個?”秦朗迷惑的望着老爹,一副很不相信的樣子。

“就這個,沒別的。”老爹用極其肯定的語氣回答他。

老半天,秦朗才反應過來,有些心虛的摸摸鼻子說道:“可以是可以,不過那啤酒就那麼好喝?還搶都搶不到。”

“那可不,好喝的緊。剛巧前兩天你不在家,我朋友那些來家裏面玩兒聚會,結果啤酒一下子都沒有了。外面你看看,那絕對是上貨就能夠被搶走的。你那些叔叔阿姨們,還說委託我幫忙買些。”

“老爹...”秦朗沒有直接答應下來,而是眯上眼睛湊過去賊賤賊賤的:“該不會你想要做渠道商,趁着咱們有渠道小賺一筆吧。”

沒想到老爹直接一巴掌拍到他頭上:“你混小子說什麼,你老子我還沒有那麼心黑。就是那啤酒很不錯,幫忙弄些給他們。”

停頓了一下子,然後繼續說道:“再說你個混小子,我可幫你和那幫叔叔阿姨們說了,讓他們幫你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女朋友啊!!!還有你那小說我也給他們說了,幫忙看看有沒有渠道幫你給出版。你說你老子我好不好?”

“額...老爹,後面的幫忙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女孩子還是主要的吧?”

“扯淡,到底弄不弄?”

“弄。”秦朗可也沒有忘記老爹最後說的出版事情,趕忙:“小說的事情不用你操心,網站公司那邊已經幫我規劃好,過段時間我還要去上海一趟。”

“去幹什麼?”這個時候老媽也湊過來,和老爹一起尋求答案。

“小說準備進行大規模宣傳,開個新聞發佈會把我推出去。”

“你小子那什麼樣子,這樣還不好?唉聲嘆氣的像個什麼樣子。”老爹很沒有好氣的說道。

對於一直關注自己兒子小說的他,對於小說方面的事情也是有那麼一些瞭解。加之小說討論區上面還有不少的討論,可以說最近網絡上面最火的東西,莫過於自家兒子的這些小說、漫畫。

心中難免就有些得意,也還好當初沒有阻止自家兒子朝着這方面發展,看樣子今後也是能夠成爲大作家的嘛。

也正是如此,前兩天的同學聚會上面,纔會大肆的幫忙宣傳。想起當時有那麼一兩個喜歡看小說的人,聽到小說是秦朗寫的表情,那叫一個好玩兒那叫一個自豪。

他還準備過段時間家裏麪糰年時候,給其他的親戚朋友們宣傳宣傳。以前的那些沒出成績說起來沒多大的意思,但是現在很不一樣,不怕不能說。

秦朗對此也不是很在意的樣子,至於他唉聲嘆氣原因:“老爹,這個你不懂,不說那麼多。你要的酒過一兩天就給你拿回來。”

吃完飯,坐在電腦前面。說句老實話,有小熊貓在幫忙進行更新操作,他一點都不操心,更也沒有去關注小說的數據成績,還有動畫片漫畫的那些數據。

可以說比其他的項目還要甩手掌櫃,還要輕鬆。

要不是剛纔老爹在那邊說,他都快要忘記還有這麼一回事兒。既然提起了,那麼閒着左右無聊到網絡上面看看吧。

“小熊貓,給我把所有數據彙總,顯示到桌面上。”

有小熊貓的幫助,秦朗自然就不需要一個一個的去查看,那是真的很麻煩,所以直接選擇最簡單的方式來進行查看。

“好的主人,目前爲止您獲得關注度已經達到三億人,並且已經呈現出向國外擴張的趨勢,有意進行吸引國外的關注。”

“其次,根據您的要求全面授權給網站進行操作,在版權及本身上面,獲取收益達到一百萬左右。”

“全部匯到我銀行卡里面了?”

“是的主人。”

秦朗也就是稍微問一下,錢在擁有位面終端後成爲次要,而關注度影響力已經成爲全部。大大的出乎他的預料,關於這些東西出現在網絡也不過是一個月的時間不到,都已經有三億人的關注度。

記住,這還不是三億人次。也就是說全華夏有四分之一左右的人在關注這樣的東西,堪稱最具價值的ip之一。

頓時,對於自己的小說漫畫動畫片來了很大的興趣。

“嘿,倒是給了一個大驚喜。”秦朗的臉上說話都帶着笑容,看着電腦形態的光腦:“調出來一些評論,還有相關的熱帖新聞。”

他想要從這些方面來對小說漫畫動畫片來一個詳細的瞭解,畢竟都是自己的東西,曾經最希望得到的發展的就是這幾個方面。

以前沒有成功的,現在居然一下子就成功了,怎麼能夠不讓他感覺到高興?

更加讓他意外的是,首先被展現出來的是龍空山網站上面的一個帖子,看着上面的id名字,瞬間秦朗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爆料最近最火熱的作者鹹魚生的資料,副標題:一個太/監帝出宮採辦走向神座的路程。” 試想一下自己的一些小祕密,曾經不堪回首的經歷,就那麼赤果果無保留的全部給放出來,幫你進行回憶了一次,該是多麼痛苦以及不笑不得的事情。

秦朗就面對這樣的情況,那id的主人他還是認識,臉上無奈的笑容浮現,快速打字把自己想說的文字發上去:“你丫的給我等着,被收拾吧。”

看着已經回覆留言成功的消息,他開始把自己的即時通訊軟件給登陸起來,把其他認爲無關緊要的消息給忽略掉,直接進入到一個小說羣內。

進去就看到那幫傢伙正在無節操的發送消息,還就在說關於龍空山上面所發表的帖子。

“我突然覺得你們的節操已經被人給掘地三尺埋了,要不然怎麼會找不到你們的節/操。”秦朗用自己寫小說多年所練就出來的打字技術,在上面快速的編輯出一條消息,點機回車給發送出去。

原本還挺熱鬧的聊天羣,詭異的彷彿有什麼可怕的東西進來一樣,停頓了有那麼兩三秒的時間,一幫子人開始瘋狂的刷新消息,幾乎是一秒鐘一條。

可比以前他還經常出現在羣裏面的時候,還要瘋狂得多。眼睛還算是可以,看着上面熟悉的一些名字,有種懷念的感覺。

更讓他詫異的是,上面還出現不少大神的名字,比如說碧海藍天我老婆、中秋明月這些。

“嘿…以前沒有見到過冒泡幾次的傢伙,現在被炸出來了啊。”秦朗輕笑一聲,又有些頭疼的看着上面瘋狂刷新的消息,只得再編輯一條消息出去:“你們能不能消停點,慢些,我都快看不清楚你們說的什麼了。”

“哇,鹹魚大神都發話了,你們還不快點慢些。畢竟鹹魚大神最近很忙,幾乎都看不到人。”

“還別說,鹹魚大神,你是不是成神了就忘記我們這些老夥計?加入大神羣忘記我們的存在了啊。”

“大神跪求抱大腿…”

與之前相比起來稍微速度上面慢了不少,可以看清楚他們發的消息,不至於還要快速的往回滑動來一條一條的看消息。

“得了吧你們,別再捧殺我了。什麼大神,我還是一個小撲街,求不要殺我。”秦朗發消息連連告饒,他可不相信這些無節操的傢伙繼續發消息下去會有什麼事情出現,最好的辦法就是趕快制止住。

索性還是有那麼不少的人聽他的話,管理員可不是開玩笑的,再說他自己威望還是有的。

碧海藍天我老婆:“鹹魚啊,你可是成爲貓神之後第二位被推廣的大神,嘖嘖,再過不久就要上超級大推薦的人…”

“得了吧,真的別捧殺我,就是運氣好而已。”秦朗繼續告饒,他心中眼前的纔是真大神,低調些纔好。

倒是有那麼一個人悄悄的冒泡出來,讓他一時間氣不打一處來,光腦鍵盤被他敲擊噼裏啪啦的,發出消息:“你丫的算是感冒跑出來了,把老子什麼事情都給扒拉出來,信不信明天你丫的家門被拆?”

他的話還真的有幾分可信度,別忘記他所購買的保鏢機器人、工作用機器人,還有變形金剛哨兵。

幾者組合起來,那就是專業的小分隊,可以幫助秦朗幹任何的壞事情。

“小說、動畫片、漫畫都趕上了,我還聽消息說你過幾天還有個新聞發佈會被隆重的推薦。太羨慕你了,咱們這些老傢伙都沒有享受過這些待遇,算是一書封神?”中秋明月趕着冒泡似得,發出一條充滿羨慕味道的消息出來。

“切,那些東西。動畫片、漫畫都是我自己做出來的,要是你們想,把版權授權給我,我來幫你們做都可以。”

“好啊,免費授權給你,就當是打廣告了。”

等等,雖然說自己所使用的那個設備不是很可靠,但是自己位面終端內可是擁有不少的位面幣,購買一個專業來製作的軟件設備那都不是問題。

高級點的,還可以再購買一個光腦來進行。

也就是說他無意中打開了一個未知的寶庫,只要他去進行挖掘,沒有什麼是不可以挖掘出來的。

“我說的是真的,不是假話。”秦朗爲了確認,還鄭重其事的在發一遍消息出去。

說到底還是這幫傢伙以前的作爲起到的反應,謹慎起見還是多發一遍確認比較好。

心中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性去做到,不自覺的心跳加速不少。羣內的大神不少,優質的作品更是不少,運用起來那真的就是地上撿黃金...

“只要你能做到,我們沒有什麼不好的,反正拿在手中也沒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再說我們也相信你那技術水平,可以的話過來拿授權吧。”

“等等,現在談不是好時候。我覺得可以先拿你們的一個小說進行改編,合適的話後面我們再深入的談,在上海…”

激動地秦朗說道這裏的時候,打字都有些語無倫次。目前小說網站公司所進行的泛娛樂計劃在提出後,就是他腦袋裏面一直都想的。

曾幾何時,他自己都說過:我的夢想是做一名漫畫家,做出最好看的漫畫。

結果,無意間似乎有實現的可能,如何不讓他激動,如何不讓他興奮。

唯我笑靨如花 卻沒有想法羣裏面那些話根本就是沒有多少人在意,他們是不相信秦朗單獨能夠拉人出來把東西給製作起來的,堅持的認爲那是集團公司的行爲,而不是秦朗個人。

開玩笑,你的版權都已經授權給小說網站公司,要是沒有集團公司的龐大資金參與,在華夏是不可能做出那麼牛叉的東西來,更不會的到推薦的。

所以當秦朗很認真的找到其中一名大神之後,對方詫異無比的回道:“你丫的說真的?沒開玩笑。”

鬱悶可想而知,秦朗還是回覆:“不然還有假話?快點說同意授權,我截圖開工。”

“額…我同意授權。”

“行了,做好我把片子發給你看看。”

“….” 在一個圈子裏面是沒有多少祕密可言的,就拿此刻的聊天羣裏面那就更是如此。

秦朗選擇下線進入到位面平臺購買處理事情,那麼授權版權的事情同時被傳到羣內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