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沫兒愣了愣,迅速的點頭:"這倒是真的,那我們趕緊走吧,走廊盡頭的那個窗戶,是我們最好的逃生之道,必須快點,弒天幫的人在樓下找不到人,馬上就要上來了!"

秦未央點點頭,跟許沫兒快速的從衛列斯房間出來,直奔走廊盡頭。

她們倆都是經過訓練的,對於從二樓這麼高的高度跳下去,那基本都是小意思。

她們跳下樓之後,弒天幫的人,剛剛上二樓。

秦未央和許沫兒一起沖向後院的牆,等到她們倆翻上牆,成玉已經走到了二樓的窗戶處。

看到牆上兩個還沒有來得及跳下去的人,成玉想都沒想,直接拿出槍,對準其中一個。

秦未央轉身看了一眼後面的情況,老遠就看見那個黑漆漆的槍口對準許沫兒。

千鈞一髮之際,她根本來不及多想,直接一把將許沫兒推下牆。

就是這麼短短的一點時間,成玉的槍口,已經對準她,開了槍。

秦未央聽到子彈入肉的聲音,只覺得肩膀猛地一疼,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向著牆上栽下去。

許沫兒本來跳下去,是能站住的,結果,被秦未央一把推下去,直接崴了腳。

她生氣的剛要罵人,就看見秦未央自己栽了下來。

她還沒來得及開口問秦未央為什麼,就聽見秦未央開口道:"快點走,我中槍了,對方已經知道我們從這裡走了!"

許沫兒一愣,瞬間明白了什麼。

感情剛才她推自己,是為自己擋子彈了!

她之所以什麼都沒察覺,只是因為對方用的是消音槍吧。

許沫兒的心裡,瞬間甚是複雜。

她是真的沒想到,她還在怪秦未央,對方卻默默的救了她。

她不得不承認,她很感動。

秦未央剛才救自己的時候,一定沒有考慮,那顆子彈會打入她身體哪個部位。

成玉那個心狠手辣的女人,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

這樣的救命之恩,讓許沫兒羞愧自責到沒法形容。

她顧不得崴腳的疼痛,快速的開口道:"你哪裡受傷了,我背你,我們馬上離開這裡!"

秦未央搖了搖頭:"不用了,我只是肩膀受傷了,不是腳,我們快點走,不然,就真的走不了了!"

秦未央雖然這樣說,可是,許沫兒卻清楚的感受到,她很虛弱。

她伸手扶起秦未央,秦未央也沒有拒絕,兩個人快速的消失在牆角。

等到成玉趕過來的時候,她們兩個人已經沒影兒。

成玉心有不甘,本來是打算去追的,但是,想到她們可能聯繫了路彥昭,自己這樣貿然追上去,可能遇到路彥昭,她便退縮了。

最終,她還是撤了。

秦未央和許沫兒跑出去好一段距離之後,許沫兒的手,便摸到了秦未央的肩膀。

感覺到秦未央的肩膀粘粘的,熱熱的,很明顯是鮮血流出來了。

她知道,秦未央這個樣子,怕是撐不了多久。

她帶著秦未央,在一個角落裡藏起來:"你等等,你不能再跑了,我發消息聯繫老大和林彬,讓他們來接應我們,不然,你等到回去,怕是要失血過多而亡了!"

如果此刻有燈光的話,許沫兒一定鞥看到,秦未央的臉色蒼白的跟鬼一樣。

秦未央虛弱的點點頭,開口:"恩,你聯繫……他們吧!"

許沫兒快速的撥通電話,跟路彥昭說了一下情況,以及他們現在的地址。

路彥昭聽到地址,直接掛了電話。

許沫兒知道,路彥昭肯定是擔心死了,正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呢!

看著身體一側靠在牆上的秦未央,許沫兒自責的開口道:"秦未央,多餘的話我就不多說了,大恩不言謝,今天的救命之恩,我記著了!"

秦未央難受的皺了皺眉:"不用記著,別說廢話就……行了,我……我現在沒多餘的力氣……力氣說話!"

聽著秦未央喘氣困難的樣子,許沫兒自責難過。

她當然知道,秦未央這樣,都是因為自己。

她自責的咬著牙,開口道:"你別說話了,你說的我都懂,我們好好等著,老大很快就來了!"

秦未央恩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路彥昭來的時候,秦未央已經快昏迷了。

路彥昭將她抱上車,她只說了一句:"你……你終於來了!"

然後,她便暈過去了。

林彬迅速的開車回別墅。

別墅里,已經安排好了手術台,就等著秦未央回去了。

至於秦未央的傷口,路彥昭在車上,幫她做了簡單的消毒止血。

看著秦未央蒼白的小臉,路彥昭前所未有的心疼。

他看著坐在前面的許沫兒,沉聲道:"許沫兒,今天的事情,到底怎麼回事,你跟我解釋一下!"

許沫兒這會也冷靜下來了,路彥昭和林彬來了,她基本算是找到了主心骨,也不像是剛才那麼慌亂了!

她平靜的開口道:"你讓我們保護衛列斯,衛列斯怕是看出來,你是個記仇的性格,再加上,他怕我們不會全力幫助他,所以,他肯定是在得知今晚成玉的人妖來找他麻煩的情況下,自己溜走了,留下我跟秦未央,成為成玉的活靶子,衛列斯的如意算盤打的很好,他是打算讓成玉傷了我跟秦未央,當然,最好是殺了,這樣我們暗夜組織,肯定要對付弒天幫,這樣的話,他也不用再苦苦哀求你幫助他對付成玉了!"

路彥昭的臉色陰沉的可怕:"他難道就不知道,他這麼做,會得罪我,他難道不知道,得罪我會是什麼下場?"

許沫兒嗤笑了一聲:"你知道衛列斯這個人,到底有多陰險歹毒嗎?他把自己所有的保鏢,都沒有帶走,留下來給成玉當靶子了,只是不惜讓你跟成玉反目而已,他能這麼狠辣,他會承認自己一個人溜走嗎?到時候,他肯定會說,他只是臨時有事,不得已偷偷離開,哪裡會想到發生這樣的事情,他肯定還會為自己辯解,他要是早知道成玉要來,就帶著自己的屬下都走了!"

路彥昭聽著許沫兒的話,臉色更加陰沉了:"這筆賬,我記著了,衛列斯!我會讓他好看!他以為我會聽他的什麼破解釋嗎?"

許沫兒聽到路彥昭這樣說,總算是鬆了口氣。

路彥昭看著自己懷裡重傷的秦未央,眼神格外的陰沉:"那未央呢?是誰傷的她?"

許沫兒想了想,開口道:"在黑夜裡,能有這樣的槍法,想必不是成玉,也是她的手下,要知道,當然了,就算是她的手下,也是她下指令開槍的,不然的話,一般人不會這麼針對我們的!"

路彥昭沉沉的點了點頭,手下意識的攥緊:"這件事情,我不會這樣善罷甘休的! 大叔別想逃

許沫兒想到當時的情況,一下子緊緊的咬著牙:"我也不會善罷甘休,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討回一個說法的!"

林彬差異的看了一眼許沫兒,一邊開車一邊開口道:"沒看出來啊,你現在這麼關心秦未央了,我可是記得,你對她的態度很差勁的,一起呆了兩天,終於改觀了?"

許沫兒轉過頭,看了一眼林彬,情緒有些激動:"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林彬有些懵逼:"我該知道什麼?"

許沫兒死死的咬著牙:"剛才緊急情況下,是她救了我,本來在牆上中槍的那個人應該是我,是秦未央一把將我推下去,讓我逃過一劫,結果,她自己替我受了一槍,這是我欠她的,我為之前對她的種種態度抱歉,我自己會對她道歉的,不用你來說我對她什麼樣子!"

聽到許沫兒差點中槍,林彬抓著方向盤的手,瞬間握緊。 泰山之巔,無數秘境小世界高手的見證下,一道冷喝從林楠口中爆喝而出。

不,從當代人皇爆喝而出。

我為人皇!守護地球人族!

這是林楠的原話,第一次主動在所有人面前提前提及人皇之名,並且要做地球人族之皇,庇護地球!

甚至,對整個秘境小世界各方下達了最後通牒。

動則,覆滅之禍!

周圍,一位位秘境小世界高手臉色那叫一個難看,臉上除了駭然外還是駭然,這就是人皇,和之前的林楠不同,渾身上下充滿了霸道之意,沒有任何商量餘地,比之前更恐怖,更強。

一出現,便直接奠定了自己人皇的位置。

全世界各地,無數人聽到林楠的這道聲音,彷彿冥冥之中有著一種特殊魔力,哪怕是相隔上萬里之遙,但凡那些口中呼喊人皇林楠的地方,便有著林楠的聲音。

人皇開口,哪怕是漢語,但在世界各地人耳邊,甚至是心底響起,竟然能夠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下一刻,無數人更為虔誠恭敬了。

地球人族之皇,很多人並不介意這一點,因為人皇會守護他們,認可人皇沒什麼不好。

而今,這位人皇好像手段通天,哪怕是身在萬里之遙,竟然依舊能夠將聲音傳遞到。

「見過人皇大人!」

一道道呼喊聲再度爆發而出,從華夏大地,再到世界各地,無數人虔誠而稱呼一聲人皇。

這是對林楠的回應,對他這位人皇的一種認可。

頓時,無數的皇道之氣再度湧現而來,環繞在林楠身上,顯得更為神聖,皇道之氣加持下,林楠猶如一尊神祗,變成了一尊真正的皇者。

鳳凰山上,老猿靜靜看向這裡,微微點頭,臉色頗為不錯。

「這小子,還真成了,禍福相依,果然如此!」老猿淡笑,林楠身陷古皇朝秘境,這一點他早已知道,但他沒有出手,只是一直在等待著。

人皇,不是那麼容易成功的,需要一定的磨鍊,這次便算是。

關鍵時刻,林楠破關而出。

歐洲兩大神庭內,兩位神使眉頭微皺,隨即將消息傳遞迴兩大神族,一時間讓兩大神族沉默許久。

人皇誕生了!

這對他們而言,不是好消息。

包括華夏各大秘境小世界在內,地球上的各大秘境小世界超過五十座,此刻所有的秘境小世界都得到了人皇林楠的這句話。

三日後去江南異境報道,否則結果便是覆滅。

此刻,沒人懷疑人皇這句話。

人皇未出,便能覆滅強大的古皇朝,現在人皇現身了,實力暴漲,再加上之前掌握的力量,哪個秘境小世界能夠抵抗?

崑崙深處,崑崙一脈聖主昆天臉色充滿了凝重之意。

身邊,兩位崑崙宿老出現,同樣臉色略顯不自然。

作為最強霸主實力,哪怕是古皇朝他們也不在意,但此刻這位人皇的出現,讓他們有些難以接受。

「當代人皇,已成!」一位宿老看向泰山之巔方向,如同能夠看破虛空一般,開口沉聲說道,帶著感嘆之意。

「太快了!」另一位也開口說道。

系統末世巨賈 從林楠身上冒出皇道之氣,再到此刻自立為當代人皇,前後也就一個月左右,快的讓人不可思議。

以往幾位人皇,哪一位不是要經歷許久,甚至是征伐。

但林楠這裡,速度快的嚇人。

「兩位宿老,我們崑崙當如何?」昆天看向兩人,開口問問道。

林楠已然發下最後通牒,此去前往,目的很顯然,他們崑崙一脈何去何從,讓他們臣服顯然不可能,但林楠不會允許一個自由的強大霸主存在,這是一種巨大的威脅。

兩位宿老沉默許久。

「崑崙終究是祖星人族,具體你來安排即可,但我崑崙絕不臣服任何人!」一位宿老沉聲說道。

他們無法再繼續動手,連通神境的古皇都奈何不得林楠,他們也難。

而且,此刻的林楠是化靈境,已然初步成了人族之皇,在這地球之中,堪稱無敵,只能退而求其次。

認可人皇身份,但崑崙不可能臣服。

這一幕,此刻在各大秘境小世界內上演,有些實力稍弱的秘境小世界主事者根本沒有任何選擇的可能,連古皇朝都被滅,劍宗和宇文一族也都被滅,他們更是不低。

唯獨的選擇,是臣服,認可人皇領導統帥。

三日後,他們需要趕往江南異境口,等待林楠的安排。

不去的話,後果會很可怕,眼前的古皇朝便是例子。

一位位華夏大軍從秘境小世界內出來,但是古皇朝之中卻好像沒有其他的動靜。

顯然,滅了!

堂堂傳承無數載的霸主皇朝,滅了!

一個小時后,泰山之巔周圍,一位位秘境小世界高手退走了,留下的大都是和林楠有關係的。

祁赫老何二人沒有離去,林楠的那些僕從們也沒有離去,還有泫勃派和九黎族的高手沒有離去,他們想走但又不敢走。

秘境小世界沒封了,門戶毀了,他們回不去了,而且整個秘境小世界無數人的命都掌握在華夏手中,他們也不敢走,生怕突然間華夏動手,他們數以百萬計的族人徹底煙消雲散。

此刻華夏數十萬大軍也差不多都退了出來,整個秘境小世界顯得更加不穩固了,隨時都可能徹底爆碎,徹底連同整個古皇朝一起徹底葬送。

「轟隆!」

終於,一聲悶響,大軍才剛出來沒多久,一聲悶響在泰山之巔響起,隨即一股強大的空間波動滲透而出,看的讓不少人心中一片駭然。

再然後,原本存在的古皇朝小世界門戶消失了,之前泰山之巔出現的一些秘境小世界投影也消失了。

整個泰山之巔位置,徹底沒有了秘境小世界,整個泰山也重新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不過這一瞬間,泰山周圍的天地之氣瞬間濃郁不少,甚至在泰山的最深處,悶響聲不絕於耳,一道道巨峰拔地而起,整個泰山群山都在巨震。

隨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大!

古皇朝秘境小世界此刻終於徹底消亡了。

伴隨著一起去秘的,還有足足數百萬的人口。

這讓無數人駭然的同時,也不由感嘆林楠等人的狠辣,一次性葬送數百萬人。 許沫兒咬著唇,對後面的路彥昭說:"老大,不管你什麼時候對付成玉,只要是為了這件事報仇,一定要記得喊上我,不報此仇,我誓不為人!"

路彥昭沉沉的"恩"了一聲,沒有再說話。

回到了別墅,秦未央開始緊急搶救,路彥昭在外面著急的走來走去。

許沫兒坐在一邊,沉默的攥著雙手,手都快被她摳破了,她自己都毫無知覺。

林彬有些看不下去了,他走過去,伸手拍了拍許沫兒的肩膀:"好了,你別擔心了,秦未央會好起來的!"

許沫兒看了他一眼,保持沉默,什麼都沒說。

過了將近一個小時,醫生才推著秦未央,從手術室里出來。

看著路彥昭幾人,他緩緩開口道:"你們不用擔心了,我已經幫她將子彈取出來了,只要別讓傷口感染,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了!"

聽到這裡,路彥昭終於鬆了口氣,許沫兒也終於將攥緊的手放鬆下來。

路彥昭轉身看了一眼許沫兒和林彬:"好了,既然未央沒有什麼事情,你們也不用擔心了,回去休息吧,至於衛列斯和成玉那邊,我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許沫兒聽到路彥昭的話,固執的站在原地不肯走,她開口道:"老大,你跟林彬去休息吧,我今晚守著秦未央,萬一她有什麼狀況,我也能及時讓醫生給她治療!"

聽到許沫兒這樣說,路彥昭無奈的搖搖頭:"行了,你的腳還崴了,別再固執了,我會看著她的,如果她有什麼情況,我肯定會讓醫生第一時間治療,絕對不會耽誤,你跟林彬回去吧!"

許沫兒有點不開心,她還想再說點什麼,林彬伸手拉了拉她的胳膊:"沫兒,別再倔了,老大比任何人都擔心秦未央!"

聽到林彬這樣說,許沫兒一愣,最終,她緩緩點頭:"那好吧,老大,我去休息,如果秦未央有什麼情況,你一定要記得告訴我,畢竟,她是因為我,才受傷的!"

路彥昭慢慢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看著路彥昭跟著病床,向著秦未央的房間而去,許沫兒鬆了口氣,轉身回自己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