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素問和蘇離赫對視一眼,蘇離赫拿出一份資料遞給秦浩然,「你先看一下吧,這上邊是你親生女兒從小到大的經歷。」

秦浩然聞言,連忙伸手接過資料,翻開看了起來。

看到資料首頁上的那張照片,秦浩然愣住了。原來在清涼寺遇見的那個女孩,真的是自己的女兒,難怪他會對她產生那種感覺。

隨著資料被一頁頁翻過,秦浩然的眼眶也漸漸紅了起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從小到大吃了那麼多苦。何慶芳那個狠毒的女人,竟然那樣對待他的女兒,而他和妻子卻拿仇人的女兒當做寶貝。

合上資料,秦浩然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看向蘇離赫和林素問,「我想見她!」他以後一定要好好的補償自己的女兒。

「你狠得下心送走現在的女兒嗎?如果狠不下心,那還是不要見的好,不然那對於她是一種傷害。」林素問道。要是龔曉雲和秦浩然夫婦相認了,可是卻要天天看著自己的父母疼愛別人的女兒,那對她絕對是一種折磨。

「我可以的。」秦浩然點了點頭,眼中有著一抹堅定之色。瑤瑤的母親那麼對他的女兒,他有什麼狠不下心的?

「你回去和你的妻子商量一下,不過你們只有三天的時間,三天後是你女兒結婚的日子,如果放不開現在的女兒,你們還是不要相見的好。」林素問道。

「她要結婚了?」秦浩然驚訝道。

林素問點了一下頭,「你回去考慮吧,我們等你的消息,資料後面有電話號碼。」

秦浩然站起身,對著蘇離赫和林素問感謝道:「謝謝你們!」從林素問剛剛的那些話,他就知道林素問很關心他的女兒。

方淑儀看了看時間,見秦浩然還不來,心裡有些著急,正要拿出大哥大給秦浩然打電話,就看到秦浩然向著她們走了過來,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你爸爸過來了。」

「爸爸!」秦夢瑤站起身,向著秦浩然迎上了去,伸手想要挽住秦浩然的手臂,卻被秦浩然躲開了。

秦夢瑤收回手,難過的看著秦浩然,「爸爸,你是討厭我嗎?我做錯什麼事了嗎?」以前爸爸最喜歡她挽住他的手臂跟他撒嬌了,可是今天他卻躲開了。

看到秦夢瑤難過的模樣,秦浩然有些心軟,不過想到因為她的母親,讓他和自己的女兒分離了整整二十二年,臉就沉了下來。

方淑儀走上前,看到秦夢瑤難過,她伸手握住秦夢瑤的手輕輕地拍了拍,看向秦浩然,「浩然,你怎麼了?」

「我們不去京城了,回家吧。」秦浩然淡聲道。他今天要和妻子好好的談談,有關於親生女兒的事。林素問只給了他三天的時間,若是他們不做出決定,就參加不了女兒的婚禮了。就算以後再與女兒相認,那也會讓他們留下遺憾的。 秦浩然皺了皺眉,「我還要趕時間,實在不好意思。」他已經買好了票,馬上就要坐車去京城了。

「秦先生,對方想跟你談的是二十二年前的事,錯過了,你或許會後悔的。」年輕男子說道。

秦浩然聞言,立即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你等一下!我去跟我的妻子和女兒說一下。」二十二年前的事,那肯定就是他親生女兒的事,不管對方是不是騙他,他都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走到正在說話的方淑儀和秦夢瑤面前,秦浩然將手裡的火車票遞給方淑儀道:「淑儀,我遇見了一個朋友,我去跟他聊了一會兒,火車票你先拿著,要是火車來了我還沒回來,你就先將火車票退了。」他現在還不想讓瑤瑤知道她的身世。

方淑儀接過火車票,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年輕男子,點了點頭,「我等一下打你電話。」

「好。」秦浩然點一下頭,向著年輕男子走去。

「爸爸,我和媽媽在這裡等你,你快點回來哦!」秦夢瑤笑著對秦浩然揮了揮手。爸爸這兩天對她的態度有些不一樣,讓她的心裡很不安。

秦浩然跟著年輕男子坐車來到了一座小院,走進院子,只見院子里坐著一對中年夫婦,從兩人身上的氣質就可以看出,他們不是一般的人。

「秦先生,請坐!」蘇離赫微笑著對秦浩然點了點頭,做了個讓秦浩然坐下的手勢。

秦浩然點了下頭,走到蘇離赫和林素問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你們讓我來是談二十二年的事?」他直入主題的問道。

「想必你已經知道,你現在的女兒並不是你的親生女兒。」蘇離赫也不會拐彎抹角。

「你知道我女兒在哪?」秦浩然有些激動。對方既然知道的這麼清楚,肯定也知道他的親生女兒在哪裡。

「你想和她相認嗎?」林素問問道。她看得出,秦浩然很在意自己的親生女兒。

「當然想,你們告訴我她在哪裡?」秦浩然急切的問道,眼中滿是期盼之色。他已經暗中讓人去尋找女兒的消息了。

「秦先生,在我告訴你你女兒的消息之前,你能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嗎?」林素問問道。

秦浩然用力的點了點頭,「你說。」他現在只想知道,自己的女兒在哪兒?現在過的好不好?

「如果你的親生女兒,沒有你現在的那個女兒優秀,甚至連學都沒有上過,你會認她嗎?」林素問問道。這個問題她當初也同樣問過自己,不過她的答案是肯定的,無論女兒變成什麼樣子,她都不會不認她。她沒有盡一個母親該盡的責任已經是錯誤了,有什麼資格去嫌棄自己的女兒?

「當然會!」秦浩然毫不猶豫的回答道。就算女兒變的再不好,那也是和他骨肉相連的女兒。

林素問滿意的一笑,繼續問道:「那你的妻子呢?她也和你一樣的想法嗎?」

秦浩然有些猶豫,許久,他不確定的點了點頭,「應該會。」妻子和瑤瑤的感情很深,瑤瑤若是哭鬧的話,妻子肯定會心軟,站在瑤瑤的那邊,畢竟瑤瑤是妻子養大的。而她和他們親生的女兒連面都沒有見過,更別說有感情了。

林素問和蘇離赫對視一眼,蘇離赫拿出一份資料遞給秦浩然,「你先看一下吧,這上邊是你親生女兒從小到大的經歷。」

秦浩然聞言,連忙伸手接過資料,翻開看了起來。

看到資料首頁上的那張照片,秦浩然愣住了。原來在清涼寺遇見的那個女孩,真的是自己的女兒,難怪他會對她產生那種感覺。

隨著資料被一頁頁翻過,秦浩然的眼眶也漸漸紅了起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從小到大吃了那麼多苦。何慶芳那個狠毒的女人,竟然那樣對待他的女兒,而他和妻子卻拿仇人的女兒當做寶貝。

合上資料,秦浩然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看向蘇離赫和林素問,「我想見她!」他以後一定要好好的補償自己的女兒。

「你狠得下心送走現在的女兒嗎?如果狠不下心,那還是不要見的好,不然那對於她是一種傷害。」林素問道。要是龔曉雲和秦浩然夫婦相認了,可是卻要天天看著自己的父母疼愛別人的女兒,那對她絕對是一種折磨。

「我可以的。」秦浩然點了點頭,眼中有著一抹堅定之色。瑤瑤的母親那麼對他的女兒,他有什麼狠不下心的?

「你回去和你的妻子商量一下,不過你們只有三天的時間,三天後是你女兒結婚的日子,如果放不開現在的女兒,你們還是不要相見的好。」林素問道。

「她要結婚了?」秦浩然驚訝道。

林素問點了一下頭,「你回去考慮吧,我們等你的消息,資料後面有電話號碼。」

秦浩然站起身,對著蘇離赫和林素問感謝道:「謝謝你們!」從林素問剛剛的那些話,他就知道林素問很關心他的女兒。

方淑儀看了看時間,見秦浩然還不來,心裡有些著急,正要拿出大哥大給秦浩然打電話,就看到秦浩然向著她們走了過來,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你爸爸過來了。」

「爸爸!」秦夢瑤站起身,向著秦浩然迎上了去,伸手想要挽住秦浩然的手臂,卻被秦浩然躲開了。

秦夢瑤收回手,難過的看著秦浩然,「爸爸,你是討厭我嗎?我做錯什麼事了嗎?」以前爸爸最喜歡她挽住他的手臂跟他撒嬌了,可是今天他卻躲開了。

看到秦夢瑤難過的模樣,秦浩然有些心軟,不過想到因為她的母親,讓他和自己的女兒分離了整整二十二年,臉就沉了下來。

方淑儀走上前,看到秦夢瑤難過,她伸手握住秦夢瑤的手輕輕地拍了拍,看向秦浩然,「浩然,你怎麼了?」

「我們不去京城了,回家吧。」秦浩然淡聲道。他今天要和妻子好好的談談,有關於親生女兒的事。林素問只給了他三天的時間,若是他們不做出決定,就參加不了女兒的婚禮了。就算以後再與女兒相認,那也會讓他們留下遺憾的。 「說了。」張媽點頭。

「那她怎麼可能不見我?你再去跟她說一聲,我今天來是有重要的事要找她的。」龔二妹道。她今天必須要見到小妹,不然大姐沒錢住院就要瘸了。她從小和大姐的感情最好,在飢荒的時候,大姐為了不讓她餓死,將食物都讓給了她,她自己差一點就餓死了。所以她心裡一直都記著大姐的好,不然她也不會跑這一趟了。

張媽皺了皺眉,「那你等一下。」說完,她再次向著樓上走去。

秦浩然走下樓,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龔二妹,有些詫異,「你是誰?」

龔二妹連忙站起身,有些拘謹的搓了搓手,「我叫龔二妹,是來找瑤瑤的。」

秦浩然眯了眯眼,笑道:「瑤瑤身體有些不舒服,你有什麼事跟我說吧。」原來瑤瑤和龔家的人一直有聯繫,看來她並不是那麼無辜。資料上除了龔家的地址沒有,別的都很詳細,所以他一聽到龔二妹的名字,就知道了對方是誰。

龔二妹搖了搖頭,「我還是等瑤瑤吧。」她是沒讀過幾年書,但是她又不傻,這男人的年紀一看就知道是瑤瑤的爹,他要是知道她是瑤瑤的二姐,那瑤瑤的身份不就被他知道了。

秦浩然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瑤瑤是我的女兒,她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有什麼事儘管開口,我能幫的一定幫忙。」

龔二妹看到張媽還是一個人下來,就知道瑤瑤不會下來見她了,想了想,對秦浩然道:「我來找瑤瑤,其實是想問她借點錢的,我大姐腿骨折了,醫生說要住院,我拿不出那麼多錢。」只要她不告訴瑤瑤的爹自己是誰,應該就不會有事吧。

武道霸主 「要多少?」秦浩然眼中有著一絲怒火,不過他的臉上還是帶著淺淺的笑意。 帝后兇勐:陛下請下榻! 想到瑤瑤那天見到龔曉雲的情景,他心中已經全部瞭然了,難怪那天瑤瑤會那麼驚慌,原來她早已知道了龔曉雲的存在。果然是好手段,這些年他倒是小看她了。

「五…五百。」龔二妹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對方會不會將她趕出去啊?

「可以,不過你得告訴我,你什麼時候認識瑤瑤的。」秦浩然忍著怒氣問道。一開口就是五百,看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想不到自己身邊竟然養了一頭狼,果然是一家人,都是一個德行。

龔二妹想了想,「應該有十幾年了吧。」

秦夢瑤趴在床上哭了很久,她突然想到了龔二妹,心中有種不安的感覺。不知道張媽有沒有打發她走了,萬一沒走,遇到她爸爸媽媽怎麼辦?那不就都知道了嗎?

想到這裡,秦夢瑤連忙爬起身,快步向著樓下跑去。千萬不要讓爸爸媽媽見到龔二妹,不然她就真的完了,到時她就算狡辯也沒有用,因為龔二妹就是證據。

還沒跑下樓梯,就看到了正在客廳里聊天的秦浩然和龔二妹,秦夢瑤頓時感覺有種墜入深淵的感覺。完了!一切都完了!

「瑤瑤,你下來了。」看到秦夢瑤,龔二妹開心道。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瑤瑤了,怪想她的。

「你給滾!滾出我們家!」秦夢瑤如瘋了一般的對著龔二妹大吼道。她現在連殺了龔二妹的心思都有。

龔二妹愣住了,許久,才回過神來,「瑤瑤,我是龔二妹啊。」她可是她二姐,瑤瑤怎麼能這麼對她?

秦浩然冷笑一聲,對著從廚房裡跑出來的張媽說道:「你去叫淑儀下來。」今天他就要讓她看看,他們養了二十幾年的女兒的真面目。

「爸爸!」秦夢瑤害怕的喊道。

「我不是你爸爸。」秦浩然冷聲道。現在他聽到她喊自己爸爸,都覺得噁心。

「不,你就是我的爸爸,永遠都是,爸爸,你不能不要我,我知道錯了,以後我會改的,我再也不見他們了,我保證。」秦夢瑤害怕的哀求道。她離開了他們,就什麼都沒有了。

「瑤瑤,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龔二妹有些不明白的問道。

秦夢瑤憤怒的看向龔二妹,「都是你!要不是你,爸爸怎麼會不要我,我要殺了你。」說話間,她已經沖向了龔二妹。

龔二妹看到秦夢瑤扭曲猙獰的面容,害怕的退後了一步,只是她的身後就是沙發,根本就沒有退路。

秦夢瑤衝到龔二妹面前,伸手就揪住了她的頭髮,在她身上使勁的打著。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打死龔二妹。要不是龔二妹過來,事情怎麼會到這種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龔二妹見秦夢瑤真打,心裡也升起了怒火,伸手一把抓住了秦夢瑤的頭髮,另一隻手向著秦夢瑤的臉上招呼過去。打架她龔二妹可沒怕過誰。

兩人撕扯著,扭打著,龔二妹在家可是干農活的好手,力氣豈是秦夢瑤這個養尊處優的千金大小姐可以比的,很快秦夢瑤就被龔二妹壓在地上暴揍了起來。

秦浩然冷眼看著扭打在一起的兩人,臉上全是譏諷和嘲弄的表情。

「這是怎麼回事啊?你給我住手!」方淑儀從樓上下來,看清楚秦夢瑤正被龔二妹壓在地上打,連忙上前拉開龔二妹。

龔二妹早已打出了怒火,被方淑儀拉開,腳還在地上的秦夢瑤身上踢了一腳,「你這個臭丫頭,敢打老娘,我告訴你,今天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我非打死你不可。」她窮是窮,可也不是任人欺負的。

方淑儀拉著龔二妹的手一頓,「你說你是瑤瑤的姐姐?」瑤瑤難道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我是她二姐…」龔二妹說完,同時反應了過來,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完了說漏嘴了,這下該怎麼辦呢?

「媽媽!」秦夢瑤看到方淑儀委屈的大哭起來。從小到大,她還從來沒有被人打過。

方淑儀想要走過去拉起秦夢瑤,手卻被秦浩然拉住了,「你難道現在還沒明白真相嗎?」如果妻子現在還選擇站在瑤瑤的那一邊,那他真的太失望了。 方淑儀看了看滿臉傷痕,哭的可憐兮兮的秦夢瑤,又看了看一臉懊惱的龔二妹。想到龔二妹剛剛的話,她的心中已經有了一絲瞭然。

「浩然,我們還是先弄清楚再說吧。」方淑儀看向秦浩然道。龔二妹是瑤瑤的二姐又怎麼樣?說不定她和瑤瑤剛剛才相認呢。她最了解自己的女兒,她絕對不是心機深沉的人。要是瑤瑤早知道自己的身世,肯定不會瞞著自己的。

從秦浩然手中抽回手,方淑儀走上前,將秦夢瑤從地上扶起來,看著秦夢瑤臉上那一道道被指甲抓出來的血痕,方淑儀心裡滿是心疼,看向一旁的張媽道:「快去拿藥箱過來。」

「好!」張媽應了一聲,瞪了龔二妹一眼,向著裡面走去。這個女人真是不知輕重,將小姐傷成這個樣子,要是臉上留下了疤,那可怎麼得了!

龔二妹低著頭,眼珠子不停的轉著。現在錢也沒要到,還把瑤瑤和她的關係給捅了出來,現在這個場面,她該怎麼弄?

「說吧,你什麼時候知道自己身份的。」秦浩然目光冷然的看著秦夢瑤。現在他心裡對她已經沒有一點父女之情了,有的只有厭惡。她如果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以後或許會給她一筆錢,畢竟這二十二年來的相處,說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但是她明知道自己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還假裝不知道,暗地裡卻和自己的家人來往,他是絕對不會原諒她的。

傅先生的情深時光 「媽媽!」秦夢瑤流著眼淚,可憐兮兮的扯了扯方淑儀的袖子。她現在就只能靠媽媽了,只要媽媽肯要她,爸爸就不會不要她。

方淑儀輕輕地拍了拍秦夢瑤的手,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轉頭看向秦浩然,「浩然,瑤瑤現在還受著傷,你不能等一會兒再問嗎?」

看到張媽已經將藥箱拿了過來,方淑儀接過藥箱打開,從裡面拿出酒精棉,小心翼翼的幫秦夢瑤將臉上的傷口消毒。

秦浩然抬手用力的拍了一下身旁的桌子,「現在就給我說清楚,什麼時候知道的?若是敢隱瞞,現在就給我滾出去!」之前龔二妹已經說了,她認識瑤瑤已經十幾年了。 寵妻之老公太霸道 也就是說瑤瑤十幾年前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竟然瞞了他們這麼久,可見其心機。如果她早就告訴他們,他們或許早就和自己的女兒團聚了,女兒也不用受那麼多苦了。

秦夢瑤嚇的打了一個激靈,往方淑儀的懷裡鑽去,「媽媽,我好怕。」她該怎麼辦?爸爸這次好像是動真格的了。

方淑儀看到秦夢瑤害怕的樣子,責怪的看著秦浩然,「浩然,你嚇到瑤瑤了。」

秦浩然沉著臉,看著方淑儀,「你給我閉嘴!若是再敢幫著她,你就跟她一起滾出去。」都到這個時候了,她的心裡還只有瑤瑤,她真的是讓他太失望了。

龔二妹見眾人的注意力都不在她的身上,悄悄的向著門口移去。她還是快點離開這裡的好。

「你站住!今天不把話說清楚,別想離開這裡。」秦浩然目光冰冷的看著龔二妹。這件事他今天一定要弄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龔二妹嚇得冷汗直冒,哆哆嗦嗦走回到沙發坐下,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她真的不該聽大姐的話,來這裡要錢。

秦浩然再次將目光轉到了秦夢瑤的身上,「到底說不說!」

秦夢瑤抬起頭看向方淑儀,方淑儀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說吧。」事到如今,再隱瞞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只是她心裡對那個龔曉雲越加不喜歡起來,人還沒有回來,就已經把家裡弄的一團亂了。從結婚到現在,浩然從來沒有對她說過一句重話,而現在卻因為那個龔曉雲,浩然竟然要將她趕出家門。都是那個龔曉雲不好。

秦夢瑤咬了咬唇,緩緩開口道:「我也是剛知道不久的,前不久有一個中年婦女,到我的學校門口等我,她告訴我,她才是我的親生母親。因為她怕我跟著她吃苦,所以在我剛出生的時候,就將我和一名女嬰掉換了。我當時是不相信的,可是她說的有板有眼的,我就漸漸相信了。我們見過幾次,除了龔二妹,我還有一個大姐和大哥。」

其實她九歲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那時龔老太每個星期都會去學校看她一次,給她帶一些小零食。她很討厭龔老太,但是更害怕她會將自己的身世說給她爸爸媽媽聽,那樣她就沒有爸爸媽媽了。

秦浩然的臉陰沉的幾乎滴出水來,「真的是剛知道不久?」要不是他之前已經問過了龔二妹,他就被她這番話給騙了。

秦夢瑤看向龔二妹,難道龔二妹已經告訴了爸爸?還是爸爸故意套她的話?

龔二妹感覺到秦夢瑤正在看自己,抬頭看了她一眼,又快速的低下頭去。她現在只想早一點離開這裡。

秦夢瑤惱怒咬了咬牙,恨不得再和龔二妹打一架,「是的。」只要能度過這一次,她以後絕對不再與龔家的人來往,反正現在爸爸媽媽已經知道了真相,她也沒什麼好怕了的。

「砰!」秦浩然再次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那你什麼時候知道龔曉雲的?」就知道她不會說實話。

「我只是聽龔老太說過龔曉雲,我沒有見過她,真的!」秦夢瑤一臉保證道。龔二妹今天來,不知道是不是為了龔曉雲的事來的,她真的很希望現在龔曉雲已經被那個狠人帶走了,最好是已經被對方殺了,只要龔曉雲死了,爸爸媽媽就不會不要她了。

秦浩然冷哼一聲,看向龔二妹,「你說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瑤瑤的。」

「我…我忘了…」龔二妹結結巴巴的說道。

「你之前不是跟我說,已經認識了十幾年了嗎?」秦浩然看著龔二妹,犀利的雙眼中滿是讓心驚膽寒的陰鷙。

秦夢瑤聞言,恨恨的瞪著龔二妹。這個該死的女人,她的幸福全毀在她的身上了。

「我真的忘了…」看到秦浩然的目光,龔二妹感覺渾身一陣毛骨悚然,慌亂的收回自己的目光。之前她說過什麼話,她早就忘的一乾二淨了。 方淑儀看了看滿臉傷痕,哭的可憐兮兮的秦夢瑤,又看了看一臉懊惱的龔二妹。想到龔二妹剛剛的話,她的心中已經有了一絲瞭然。

「浩然,我們還是先弄清楚再說吧。」方淑儀看向秦浩然道。龔二妹是瑤瑤的二姐又怎麼樣?說不定她和瑤瑤剛剛才相認呢。她最了解自己的女兒,她絕對不是心機深沉的人。要是瑤瑤早知道自己的身世,肯定不會瞞著自己的。

從秦浩然手中抽回手,方淑儀走上前,將秦夢瑤從地上扶起來,看著秦夢瑤臉上那一道道被指甲抓出來的血痕,方淑儀心裡滿是心疼,看向一旁的張媽道:「快去拿藥箱過來。」

「好!」張媽應了一聲,瞪了龔二妹一眼,向著裡面走去。這個女人真是不知輕重,將小姐傷成這個樣子,要是臉上留下了疤,那可怎麼得了!

龔二妹低著頭,眼珠子不停的轉著。現在錢也沒要到,還把瑤瑤和她的關係給捅了出來,現在這個場面,她該怎麼弄?

「說吧,你什麼時候知道自己身份的。」秦浩然目光冷然的看著秦夢瑤。現在他心裡對她已經沒有一點父女之情了,有的只有厭惡。她如果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以後或許會給她一筆錢,畢竟這二十二年來的相處,說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但是她明知道自己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還假裝不知道,暗地裡卻和自己的家人來往,他是絕對不會原諒她的。

「媽媽!」秦夢瑤流著眼淚,可憐兮兮的扯了扯方淑儀的袖子。她現在就只能靠媽媽了,只要媽媽肯要她,爸爸就不會不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