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啊…..哎!」

此時的秦衛國看著自己最為驕傲的孫兒,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別人或許都在羨慕秦穆然在這個年紀獲得了成就,可是只有秦衛國知道,秦穆然到底經歷了多少才有了今天肩膀上的那顆將星。

一人深入敵後,滅殺一個武裝村寨,一人入敵國,面對一個師的兵力,解救被挾持的科研人員,平安歸來。

現在更是一個人摧毀了H國在星樂高爾夫球場部署的馬德導彈系統,這一件的一件,換做任何一個平常的人都難以做到,可是秦穆然都完成了!

那顆將星看起來星光閃耀,但是其中卻是蘊藏了無數的鮮血和戰火。

一將功成萬骨枯,即便是和平年代,戰爭依舊無時無刻出現在身邊。

「爺爺,你就別擔心了,我心裡有數。」

秦穆然對著秦衛國笑了笑道。

「穆然,等會兒你跟我回去一趟。」

秦衛國看著秦穆然,長嘆一口氣,心中似乎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回去?我不是還要指定選拔計劃嘛,就不回家了吧。」

秦穆然想了想道。

「你跟我走,我帶你見一個人,至於選拔計劃,難道其他人就沒有辦法完成了嗎?軍隊是少了你,就運轉不了了嗎?」

秦衛國見秦穆然想要拒絕,立刻冷聲道。

「老龍,那選拔計劃你就按照穆然說的進行選拔,至於我孫子,我要帶走了。」

秦衛國難得強勢了一把,道。

「老秦,你是要帶他去見那個人?」

龍天正看著秦衛國這個樣子,似乎猜到了些什麼,問道。

「是。」

秦衛國點點頭。

「他不是不見任何人了嗎?你確定他會見?」

龍天正皺了皺眉頭。

「他欠我一個人情,他會見的。」

秦衛國肯定地說道。

「他的情況,現在也就只有他有辦法了。」

秦衛國看了眼秦穆然,道。

「爺爺,你要帶我見誰?」

秦穆然聽到秦衛國這話,頓時愣住了。

「一個人,等你見到了你就知道了。」

秦衛國淡淡地說道。

「嗯?」

聽到這話,秦穆然開始考慮了,一個以自己爺爺和龍天正這樣地位的人都要忌憚的,到底會是誰呢?

「還有事嗎?沒有的話,你就跟我走吧!」

秦衛國看了眼秦穆然,說道。

「我寫下選拔科目和要求給老龍,然後我們過去。」

說完,秦穆然便是走到營帳里的桌子旁,拿起桌子上的筆和本子,開始將自己關於東皇特種部隊隊員的選拔要求和科目寫了下來,一行一列,涉及到了方方面面,都寫的詳細清楚。

「老龍,把這個交給韋武,讓他來進行選拔!」

秦穆然將手中的紙遞給了龍天正說道。

「滾!我的人給你選拔,你當甩手掌柜,真的好意思!」

龍天正沒好氣地說道。

「現在這個時候分那麼清楚幹什麼,你別忘了,我也是炎黃的隊長好不好,再說了,炎黃又不是紅軍,到時候打也跟炎黃扯不上什麼關係,東皇小隊只不過是炎黃的小弟而已。」

秦穆然笑了笑。

「這還差不多!你小子別不知道孰輕孰重,炎黃才是你的娘家人!」

龍天正提點了下道。

「是!是!是!訓練的事情還請龍老多多擔待了!」

秦穆然看著龍天正臉上露出笑容道。

「知道了!我就是個操心的命!」

龍天正有些無奈地說道。

「老秦啊,你這個孫子真的啊….」

龍天正看著秦衛國,搖了搖頭。

「老龍,你蠻橫了一輩子,也就我這孫子能夠治得了你!哈哈哈!」

秦衛國看到龍天正吃癟似乎特別的開心,他笑了笑,說道。

「穆然,人家龍老還有要事要操心,我們就先走吧!不要打擾他了。」

秦衛國對著秦穆然說道。

「好嘞,爺爺,咱們先走,老龍,你先忙啊!回頭喊你喝酒!」

秦穆然對著龍天正挑了挑眉毛,隨後便是跟著秦衛國走出了營房。

龍天正看著這氣人的爺孫兩,那叫一個氣啊!

欺負人可以,可是也不帶你們兩個這樣氣人的。

尤其是秦穆然最後一句話,有空喊你喝酒,喝酒,喝什麼酒!你小子又不是不知道我滴酒不沾,還故意說這樣的話,這不是擺明了不想請自己嗎?

太壞了!

果然有什麼樣的爺爺就有什麼樣的孫子,一樣都是狐狸!秦家二代三代就沒有一個不是狐狸的! “舟舟,你這麼忽然間臉上吊了兩饅頭?還有怎麼喜歡扮熊貓了?”

醫務室中,郝大寶看着鼻青臉腫,頂着兩個烏青眼圈的蔣舟舟,哈哈大笑道。

“大寶,不要笑了!”

趙小川憋着笑容,看到蔣舟舟幽怨地看着他們,立刻用手肘頂了一下郝大寶,提醒道。

“小川,你個沒良心的!人家可是爲了你才變成這樣的,你.。。”

蔣舟舟一說話,趙小川和郝大寶驚異的發現蔣舟舟的前面的兩個門牙都掉了,再也忍不住大笑起來,而蔣舟舟終於再也忍受不住兩人的嘲笑聲,臉上佈滿了怒容。

“呀!你們兩個壞蛋,人家跟你們拼了!”

蔣舟舟尖叫一聲,立刻和兩人廝打在了一塊。

“哈哈,好了,舟舟,我們錯了!我們錯了,還不行麼?”

趙小川一邊笑着,一邊躲避着蔣舟舟的拳頭。

“就是,舟舟,你補牙的錢就包在我身上,絕對沒有問題!”

郝大寶大聲笑道,調侃着蔣舟舟。

三人鬧了一會兒後,都氣喘吁吁的倒在了醫務室中。

“對了,舟舟,照顧你的醫師呢?到哪裏去了?我們這麼鬧沒有關係吧?”

趙小川似乎想起了什麼,忽然問道。

“不知道,在你們來之前出去了!具體做什麼不太清楚,不過看他們神色似乎很緊張!”

蔣舟舟迴應道。

“對了,舟舟,之前我們遇到的那個美女護士姐姐在什麼地方啊?”

郝大寶猛然間從牀上爬了起來,兩眼亮晶晶的說道。

“哦?你說沈菲兒啊!她剛纔也也出去了!”蔣舟舟不經意的說道。

趙小川微微一愣,一個鯉魚打挺從牀上翻了起來,驚聲道:“舟舟,你說誰?沈菲兒?”

蔣舟舟摸摸腦袋,疑惑的打量着趙小川說道:“對啊!就是沈菲兒,那可是一個大美女啊!”

“怎麼可能?”趙小川喃喃自語道,然後立刻抓住蔣舟舟的胳膊,急聲道:“舟舟,沈菲兒在什麼地方?你快點帶我去!”

“小川,你這是怎麼了?”蔣舟舟感受到趙小川手上的力量,皺着眉頭說道。

郝大寶臉色一變,分開兩人,然後嚴肅地說道:“小川,你還記得我之前的話麼?”

“話?什麼話?”趙小川神情一愣。

“什麼話?就是讓你好好對待李若曦的話,李若曦那麼好,你絕對不可以辜負她!”

“就是,就是!李若曦可是個好女孩,小川你可不要做陳世美啊!”

蔣舟舟雖然不明白兩人之前說了什麼,但是聽到郝大寶的話,也立刻附和道。

趙小川瞬間明白了郝大寶的意思,甩開郝大寶的胳膊,無奈地說道:“我自然是會珍惜若曦的,不過我找沈菲兒是有重要的事情,並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重要的事情?什麼事情?”郝大寶好奇的問道,而蔣舟舟也好奇的看着他。

趙小川剛張開嘴巴,想要說些什麼,一陣喧譁聲從門外傳來。

“讓開,讓開!那個叫做趙小川?給我滾出來!”

“別,你不要硬闖,這裏可是醫務室!這裏可沒有你說的趙小川。”

三人聽到門外的吵鬧聲,不由神情一震。

郝大寶和蔣舟舟好奇的看向趙小川,眼中充滿了疑惑的神情。

“小川,你是不是又闖禍了?”郝大寶問道。

趙小川皺起了眉頭,搖搖頭,然後從站在了地上,冷靜地看着門口的方向。

門口的吵鬧聲越來越大,隨即‘砰’的一聲,醫務室上的木門驟然飛了起來,向着趙小川飛來。

“糟糕,躲不開了!”

趙小川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木門,感到一陣勁風向着自己撲來,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就在這時,一股寒氣從他的心臟處瞬間竄到了他的雙眼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我眼前的物體移動速度怎麼變得這麼慢?”

趙小川心中閃過一絲驚異,但立刻頭一低,木門擦着他的髮絲向着身後飛去。

“臥槽,疼死了我了!是誰拿大門砸小爺?”

“嗚嗚,媽媽說的太對了!學校太危險了!”

趙小川身後傳來一陣霹靂哐啷的響聲,木門將郝大寶和蔣舟舟壓在了下面,兩人立刻發出一陣慘嚎聲。

趙小川卻並沒有回頭,而是面色凝重地看着出現在門口的中年男子。

“你們誰是趙小川?”中年男子怒氣衝衝的暴喝道。

趙小川感受到中年男子身上的強力的壓迫感,臉上的凝重更加的沉重,可是當他的目光掃過男子身邊的護士時,臉上凝重瞬間變成了錯愕。

“沈菲兒?你怎麼在這裏?”趙小川驚叫道。

“我在這裏上班,自然在這裏了!”

沈菲兒聽到有人叫她,沒有氣的說道,但立刻疑惑的看着趙小川問道:“你是什麼人?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趙小川啊!沈菲兒,原來你還活着,我以爲.。”

趙小川激動地衝到沈菲兒面前,抓着她的胳膊剛說了半句,但腦中又是一片空白,忘記該說什麼了!

“呸呸呸,什麼叫我還活着?”沈菲兒氣呼呼的說道。

“我.”

趙小川臉色驟然一變,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浮現在心頭。

他猛然轉頭,看到中年男子揮舞着碩大的拳頭向着自己砸來。

心臟處那股冰冷的感覺再次出現,趙小川立刻看清了中年人的拳路,微微一側身,躲過了對方的拳頭。

中年男子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但隨即一套組合拳瞬間打出。

趙小川躲避片刻後,也被中年男子打出了火氣,藉助眼睛的奇異和中年男子對打起來。

“啪啪啪!”

兩人的拳腳在空中劃出一道道殘影,激烈的碰撞聲不斷地響起。

“天,天啊!舟舟,剛剛我看樣子砸的挺重的,居然出現了幻覺!”

“這不是幻覺我也看到了,沒想到小川竟然這麼厲害!”

蔣舟舟和郝大寶長大了嘴巴看着兩人的打鬥,眼中佈滿了驚訝的神色。

同時一旁的沈菲兒看着兩人則皺起了眉頭。

“僅僅只憑藉執念境的精神力就可以對抗已經處於生死境的李文淵,這叫做趙小川的新生可真是不簡單啊!”

正當沈菲兒心中充滿了驚異時,一個胖胖的中年婦女出現在了醫務室門口。

同時當她看到房間中的情景時,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暴喝道:“是那個小王八蛋弄壞了醫務室的門?” 秦穆然跟著秦衛國離開了營房以後,換了身常服后便是開著車,離開了營房。

「爺爺,你要帶我去哪裡?」

秦穆然坐在車上,看著身旁的秦衛國問道。

剛才從他和龍天正的對話之中,秦穆然已經感覺有些不對勁了,似乎是見一個他們都不太願意提起的人。

「你先別問,到了就知道了。」

秦衛國依舊有些神秘地說道。

既然秦衛國這麼說了,秦穆然只能夠看著沿途窗外的風景,不再言語。

汽車急速向著京城郊外駛去,大約過了一個小時,車速才逐漸緩慢了起來。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進入了京城的山區。

這裡樹林茂密,靜謐無聲,如今已經是深冬,所以並沒有過多的鳥鳴,但是秦穆然完全可以想象,當春天到來的時候,百鳥齊鳴的那種壯闊場面。

「難道爺爺要帶自己見的人就在這裡?」

秦穆然心裡頓時生起了好奇。

在如今的快時代節奏里,能夠堅守住本心,隱居在這裡的,絕對是一位世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