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羿,我到底與你有何血海深仇,值得你不顧灰飛煙滅,強出輪迴來找我復仇?”

燕九天心有不甘道。

“你真想知道,好,我讓你死個明白!”

秦羿手心在燕九天頭上一拂,上一世的慘烈記憶,排山倒海的涌入了燕九天的天靈。

燕九天朗聲大笑了起來:“哈哈,上一世我滅你全家,難怪你如此恨我,只可惜上一世你報不了仇,這一世還是奈何不了我。”

“啊!”

“我以我血敬蒼天,恭請神尊賜我法!”

“武神降臨!”

燕九天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

鮮血化爲氣霧,在空中竟然凝聚成了一道血色的符咒!

符咒古老蒼茫,便是秦羿、孫天罡也識不得。

不過,所有人都清楚這道符咒散發出來的詭異,絕對非同凡響!

除了九陽神通,燕九天在夢中得到神仙指點的還有這道武神符,乃生死關頭纔可用。

咵啦!

血符一現,秦羿知道大意不得,舉起斧頭就要削了燕九天,哪料天際罩下一道金柱,籠罩在燕九天周身,天命魔斧竟被金光反震了回來。

冷心首席保鏢妻 於此同時,天穹之上竟然閃爍着一道道金雷,陡然間數道金雷砸向天上的明月與紫微星,天際猛然一震,但見明月潰散,紫微星瞬間墜落消散。

在天道大法面前,人間的任何力量都是渺茫的。

燕九天爲金光所罩,懸浮半空之中,一道道金色的符咒化作鎧甲一點點在他身上組合着,最後一把方天畫戟在手中成形,儼然天界神將下凡。

吼!

燕九天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洪荒之力在體內激盪,渾身光芒萬丈,手持畫戟,狂吼衝着秦羿奔了過來。

“鬼王又如何,天助我燕九天,誰能奈我何,哈哈!”

燕九天畫戟一指,劈頭斬下。

秦羿渾身幽冥真氣激盪,一股前所未有的戰意急劇高漲,這是來自天界的神力!

尤其是手中的天命魔斧,像是受到了某種感應,爆發出無比的仇恨、滔天怨力,黑焰暴漲。

唪!

兩人戰成了一團,每一次揮動畫戟、魔斧,都是凡間難以想象的力量爆發。每一次碰撞都會引來一陣山崩地裂,天山之巔隨着兩人的激戰,硬生生崩塌陷落了數丈!

孫天罡等觀戰的人,也是命懸一線,但誰都不想錯過這場天界、地獄在凡間有史以來第一次正面的碰撞。

這一次大戰無論誰輸誰贏,都將成爲武道界決不能公開的祕聞,而他們三人亦成爲唯一的見證者。 兩人都是不遺餘力,兇猛如虎,恨不得下一招就劈碎了對方。

秦羿是出於對九天之上那位干預他復仇之人的憤怒,萬年血仇眼看就在眼下,卻又橫生枝節,他心中不甘。

燕九天則是爲了保命,維護自己的武神地位,註定是不能敗的。

這一斗,便是沒完沒了。

金身與神力在天山頂上一斗就是三天三夜,白天燕九天會佔優勢,到了晚上秦羿又會挽回頹局,奮起反擊,直到第四天,金身幽冥之力與天賜神力都消耗了七七八八!

兩人知道決戰一刻就要到來了!

“秦羿,你不是想殺我嗎?”

“來吧,咱們賭上一把,一招之下,看誰生誰死?”

燕九天狂笑道。

“好,我成全你!”

秦羿傲然應允。

“啊!”

燕九天仰天狂吼,運足了最後的神力,畫戟向着秦羿一往無前的刺了過去。

“誅!”

秦羿眼中寒芒急閃,魔斧掄圓,萬年的仇恨與魔斧的憤怒融爲一體,瞬間迸射出無窮之力,迎了過去。

轟!

畫戟、魔斧終極碰撞。

摩擦出璀璨的煙雲與電光!

在驚天巨響中。

兩人都是咬緊牙關,怒吼強推,形成了對頂死局。

“嘿嘿,上一世被我殺盡你全家,你的女人,被迫跳樓,你的兄弟爲我所殺,你的親族爲我所驅,這種滋味不好受吧。”

燕九天口中開始溢血,猙獰狂笑。

“無妨,這一世,我殺了你的犬父,今天宰了你後,再滅你燕家。”

“你我唯一不同的是,我可呈天意重生,而你終將灰飛煙滅。”

“你敗了,你的神力正在潰散,縱使你有天界高人庇佑,極限之數也就三天!”

“而我,萬年金身,不死不滅,不俱日月風雷,定要滅你。”

秦羿與燕九天面貼着面,森然冷笑。

“這話你蒙三歲小孩還行,蒙我,絕不可能。”

“你的真身跟我一樣早已乏力,到了極限。若真可以不死不滅,你早就憑藉真身殺上崑崙了,何須等到今日?”

燕九天狂笑道。

他說的沒錯,開金身對秦羿來說其實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哪怕是生死關頭,他也極少用。

一是開金身對本體消耗極大,他的金身在地獄是前五級別的高手,若能隨意在人間現身,早就亂了天道。

每開一次都會消耗掉他的本元與真氣,而且是那種很難恢復的損耗。

若非是魔斧的怨氣、殺氣以及復仇的意志,他早就支撐不住了。

與燕九天一戰,本就是人間不允許存在的。

兩股異界之力的碰撞,帶來的損傷就更大了。

他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肉身本元已經快被抽乾,魂魄震盪,帶來的那種衰弱!

這一戰過後,無論他是勝了還是敗了,至少也得休想一年甚至十年纔有可能恢復。

但誰也沒有退路了,哪怕是魂飛魄散也要致對方於死地。

“你鬥不過我的,你鬥不過我的,嘿嘿!”

“那好,就看咱倆誰先金身潰滅!”

秦羿與燕九天兩人面容扭曲的強撐對峙着。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兩人身上的光澤漸漸的黯然了下來,燕九天身上鎧甲一點點碎裂化作華光消逝,畫戟也正在縮短。

秦羿也好不到哪去,身上的幽冥紫光潰散,魔斧的火焰漸漸虛無。

一直耗到了第四天子夜,天空開始響起了一道道湛藍的雷電,每道雷電都有碗口粗,如同蛟龍般在天際憤怒的盤旋。

兩人都知道,這是天譴要來了。

上天是不允許有這種大悖凡間規矩存在的,即便是天上的高人,敢在天道之上搞些小動作,也不敢再三挑釁。

天雷這是在警告!

一旦落下以兩人現在的狀態,必定是金身潰散,魂飛魄散。

“天雷來了,秦羿,咱倆不如各退一步,待下一個十年論武再戰,如何?”燕九天眼中閃過一絲惶恐。

“你怕了?”

“不,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要非取你命不可。”

秦羿咬牙切齒道。

“吼!”

他發出一聲怒吼,肉身陡然吐血,七孔鮮血泉涌,最後一絲本元涌入了真身之內,身上光芒暴漲,魔斧火焰再起,憤怒達到了巔峯。

死!

斧出!

咔擦!

燕九天的畫戟碎裂成煙,眼中驚現死亡恐懼,那霸殺天地的一斧,完全鎖死了他,似乎避無可避了。

“出劍!”

絕望之際,燕九天發出一聲驚天怒吼。

一道黑影飛出,嗡!

手中的長劍,乃是一把黑色的玉劍,散發着可奪魂魄的死亡殺氣。

劍名斷情!

是當年天下第一世家楚家的絕世名劍!

劍招爲誅神!

是神仙所傳!

僅此一劍,斗篷人苦練了半年,楚家的名劍在她手中,天生便與她血脈相通,可迸發出無窮的神通與殺氣。

誅神劍招,在她的天賦之下,劍出半年只此一招,獨霸天下,戰無敵手。

斷情,便是無情無義!

羿哥,對不起了!

劍招一出,斗篷人眼中便只剩劍,再無往日的恩怨情仇。

秦羿聽到了風聲,知道對方是奔着他本體去的。

本體本元雖然損耗一空,但只要補丹藥,活命不是問題,只要孫天罡保他,他就能安然下山。

但如果被人斬殺本體,金身無依,只怕等不及天雷,就會潰散。

這一劍來的太快,來的太霸道!

讓秦羿不禁想到了,當年劍奴在雲海刺他那一劍時,充滿了淒涼。

秦羿本能的返身揮舞就要斬殺刺客!

唪!

魔斧劈散了刺客的斗篷!

現出了斗篷下那張冷豔無雙的俏臉。

是你!

秦羿大驚,本能收住了斧頭。

唪!

劍招無情,沒有絲毫的停留,貫穿了早已奄奄一息的本體,帶走了最後一線生機。

嗚!

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 秦羿悶哼一聲,手中的魔斧一點點化作雲煙消散,金身漸漸變得透明起來。

“爲什麼,爲什麼是你?”

秦羿金身化作一絲流光飛入了本體,帶着最後的一絲意識,緩緩睜開眼,望着那張冷豔的臉,悽然笑道。

他萬萬沒想到,眼看着便可以手刃仇敵,報了這萬年的血仇,到頭來卻敗在了自己心愛的女人手上。

命運真諷刺,昔日在雲海這個女人替他擋了一劍,如今又一劍結束了他的一生。

也罷,一命償一命!

蒼天不佑,我命無果,何如? 刺殺他的正是傅婉清!

當劍貫穿秦羿的胸口,斬碎他的心脈時,傅婉清能清楚的聽到秦羿心碎的聲音。

同時,她也清醒了過來,從斷情劍的殺氣中抽離了出來,不敢相信的看着滿臉悽苦的愛人。

“羿哥,對不起,對不起!”

寵溺成婚:傅先生請上坐 傅婉清跪在秦羿腳下,用力抱着他。

她無法向他解釋,這本就是一個選擇命題,她從選擇出劍起,就註定了兩人的無果。

“其實你早就醒了,對吧。”秦羿道。

“是的,從拿到無相劫丹開始我就醒了,後來法皇用天神之力爲我洗禮後,我就突破了神煉。”

“你不該告訴我胸口圖騰的真相,你不該爲了我孤身血戰北林寺救我的。”

“你應該早就讓我死了的,爲什麼,爲什麼,這都是你!”

“秦羿我愛你比誰都深,但我恨知道真相,我恨……”

“對不起,羿哥,對不起!”

傅婉清用力把秦羿攬在懷裏,埋在他的發間,痛苦的哭泣。

“我明白了……”

秦羿虛弱的點了點頭。

“當年,你爲我擋一劍,如今再刺我一劍,婉清,咱們扯平了。”

“從現在起,你我無牽無掛,各安兩心,一切隨風去吧。”

秦羿看着她,微笑了起來。

他並不想恨這個女人!

他的意識飛回到了初識時,傅婉清驚人的冷豔是那麼的迷人,獨鬥苗乾那倔強不屈的英姿就那麼定格在他的心裏了。

他們從相知、相識,再到表白在一起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第一次牽手,第一次親吻是那麼的美妙。

雲海那驚天一刺。

傅婉清捨身相救,此後秦羿便欠了她一生。

如今兩清了,心裏反而解脫了。

“羿哥,都是我的錯,一旦我完成了使命,便赴黃泉與你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