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失魂落魄的離開了這裡。

蘇慕玉看著秦鈺的身影走遠。

「皇上……」

「怎麼了?捨不得?」

「不是。鈺世子看見你的腿了,這樣沒關係嗎?」

南宋風煙路 原本心情不悅的皇帝嘴角上揚:「你擔心的是這個?」

「不然呢?這件事情不該擔心嗎?你不是一直隱瞞著眾人嗎?現在卻暴露了。要是被別人發現了怎麼辦?」

皇帝捏了捏蘇慕玉的臉頰:「既然不想朕暴露,為什麼這麼不聽話?」

「我……」蘇慕玉這才想起自己還在皇帝的懷裡。她連忙說道:「皇上放我下來吧!我可以自己站穩的。」

皇帝沒有聽蘇慕玉的話,而是抱著她走進房間里。

陳公公裝作沒有看見。

他守在門口,將房門合上了。

雪兒從外面端著糕點進來。

見到陳公公,雪兒嚇得一顫,連忙行禮:「見過公公。公公,奴婢剛才是去給蘇姑姑取糕點了。蘇姑姑現在在裡面嗎?」

陳公公甩了甩手裡的拂塵,笑眯眯地說道:「不用這樣緊張。皇上沒有怪罪你。你先下去吧!叫你的時候再過來。」

房間里,蘇慕玉被皇帝放在了椅子上。

蘇慕玉的視線停留在皇帝的腿上。

皇帝彷彿沒有察覺,任由她看著。

「看夠了?」皇帝將茶具端過來,在蘇慕玉面前坐下,開始烹茶。

蘇慕玉不好意思地說道:「雖然知道皇上的腿在恢復之中,只是沒想到已經恢復成正常人的樣子。那皇上打算什麼時候召告天下呢?」

「不急。」皇帝淡道:「該暴露的時候,朕也不會小氣。倒是你,男女授受不清懂不懂?怎麼能讓鈺世子抱你?莫不是想嫁給他?」

「不是的。」蘇慕玉連忙擺手。「皇上不要胡說。鈺世子也是一番好意。」

「手裡抱的是什麼?」皇帝嘴裡說著,從蘇慕玉的手裡搶過盒子。

「皇上,那是朋友送給我的。你不能這樣。」蘇慕玉搶著盒子,但是沒有搶到。

她眼睜睜地看著皇帝打開盒子。

只見盒子里放著一根發簪:「這種發簪,也沒有什麼稀奇的。」

「天底下的寶物千千萬萬。不是越貴重的便是越好的。有時候朋友的心意更重要。更何況我覺得這支發簪很適合我。」

「適合嗎?」皇帝取出發簪,插在蘇慕玉的頭髮上。「還行吧!」

一時間,房間里沒有了聲音。

蘇慕玉有些不自在。

「皇上,時間不早了,要不……你回去吧!」

皇帝涼嗖嗖地看著她:「這麼想我回去?」

「就是覺得你挺忙的。我不能打擾你批閱奏摺。」最主要的是他坐在這裡,讓她有些不自在。 在古代,依照葬制,不同等級的人下葬,葬制也不同,風水寶地的配置也不同,面前這可是王爺級別的,不論是葬制還是風水寶地,幾乎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偏偏,這傢伙竟然還僅僅是個黃眼殭屍。

殭屍戰力劃分和鬼魂不同,不是依據魂火,而是依照眼睛顏色,一般情況下,殭屍的眼睛分爲紅綠藍黃白灰六色。

而屍紋三道,則是殭屍修煉過程中,顯露出來的實力印證。

正常情況下,殭屍剛剛成型的時候,其實神智和只知道殺戮的屍煞差不多,隨着等級提升,神智纔會漸漸恢復,到達黃眼殭屍後,才能徹底恢復神智。

有最高葬制下葬,也有風水寶地孕養,這殭屍卻還僅僅是個黃眼殭屍。

就這速度,他們山裏那些隨便找個坑一躺的殭屍,進階的都比這殭屍快!

垃圾?

這話一出,遠處的宋楠楠他們全都不淡定了。

天吶!這殭屍一招都秒了蒼龍天師了,白小鳳怎麼還好意思鄙夷人家是垃圾?

這殭屍要都是垃圾的話,那蒼龍天師算什麼?

這殭屍也怔住了,身爲古代王爺,他在世之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何曾被人如此辱沒過?

所以,他怒了!

“嗷吼!”

這殭屍仰天發出一聲咆哮,磅礴的血氣洶涌而起,兩顆屍牙如同竹筍一樣從上顎上頂了出來。

“給本王死!”

下一秒,這殭屍猛地擡手抓住了胸口上插着的桃木劍,登時桃木劍泛起紅光,滋滋冒起了濃煙。

但這殭屍彷彿不知道痛一樣,輕易的就將桃木劍拔出。

然後,全力朝着白小鳳投擲了出去。

嗖!

桃木劍被血氣包裹着,破空朝白小鳳飛來,發出刺耳的嗡鳴聲。

這速度,已然不弱於子彈的速度了,毫不懷疑,一旦刺中,白小鳳肯定會被洞穿!

“啊!白小鳳小心!”

宋楠楠早就嚇得臉色蒼白,急得尖叫起來。

躺在地上的蒼龍天師此時卻狠狠的一抹嘴角的鮮血:“死鄉巴佬,看你死不死!”

然而。

就在桃木劍即將刺中白小鳳的時候,他忽然一擡手,輕易的就將這桃木劍抓在了手中。

靜。

工地上戛然死靜下來。

所有人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這麼強大的一劍,擡手就給抓住了?

蒼龍天師剛把嘴角鮮血擦掉,身軀一晃,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特麼的,這小子到底強的還有沒有譜了?

剛纔這一劍,即便是他,也擋不住啊!

這時,白小鳳嘴角勾勒起一抹冰冷的笑容,眯着眼睛,緩緩地舉起桃木劍晃了晃:“你一劍,我一劍,本大爺這一劍殺不了你,算我輸!”

這王爺殭屍已經恢復了神智,見白小鳳輕易接住桃木劍時,他深黃的眼睛登時一縮,顯然沒料到面前這傢伙能這麼輕易的就擋下他一擊。

但,白小鳳後邊這話,登時撩起了他的洶洶怒火。

一劍?

當本王是什麼了?

身爲黃眼殭屍,他在地底躺過了漫長歲月,才進階到這個地步。

霸道總裁:前妻很搶手 總裁,情深不淺! 剛纔那個天師都被他一掌拍翻了,這個小子,哪來的底氣說出這樣的話?

侮辱!

不,這已經是在赤果果踐踏他身爲黃眼王爺殭屍的屍格了!

“天師小子,今日本王誓要殺你!真當剛纔那一劍,就是本王的全力嗎?如此張狂,你,該死!”

“嗷吼!”

萌妻來襲:前夫惹不起 這王爺殭屍仰天一聲怒吼,露出恐怖的獠牙,磅礴的血氣洶涌而出。

他腳下砰的炸裂,宛若離弦之箭就朝白小鳳衝了過來。

剎那間,狂暴的腥風撲面而來,吹動的白小鳳衣服噗噗作響。

但,他,依舊執劍傲然而立。

神情,卻漸漸地冰冷下來。

wWW¸ тTk ān¸ Сo

這一刻。

遠處的宋楠楠他們全都渾身發涼。

白小鳳的話就跟重錘一樣狠狠地砸在了他們的腦海中。

一劍殺了這殭屍?

怎麼可能!

連蒼龍天師都被秒了,這殭屍的雷霆一擊,仿若夢魘一樣縈繞在他們的腦海中。

白小鳳再強,能強到什麼地步?

眼見着王爺殭屍衝向白小鳳,所有人都緊握起了雙拳,身子緊繃起來,渾身發涼。

宋山河不忍的眯起了眼睛,無奈嘆息。

宋楠楠美目泛起了淚水,貝齒緊咬着紅脣。

而鶴髮童顏的老人則搖頭嘆息道:“唉……老夫看錯了,此子張狂無比,甚至不自量力,怕是要涼了。”

同時,一股強烈的絕望席捲了衆人的全身。

一旦白小鳳被這殭屍殺了,那等待他們的,也會是死亡。

但,這殭屍這麼強,強到讓他們連逃跑的**都沒有了。

根本跑不掉!

“哼哼……死鄉巴佬,還敢裝比?本天師定要親眼看到這殭屍將你撕成碎肉!”蒼龍天師再次狠狠地抹掉嘴角的鮮血,獰笑着轉頭看向宋山河他們:“即便這殭屍要殺人,但,有這幾個人擋刀,本天師想跑也易如反掌!”

然而。

白小鳳神情無比冰冷,猛然將桃木劍豎在胸前,眯着雙眼,一股恐怖凌厲的殺意爆發而出。

感受到這股磅礴的殺意,衝過來的王爺殭屍登時瞳孔再次一縮,彷彿面對了一頭擇人而噬的猛獸一般。

甚至,讓他有些恐懼!

轟!

下一秒,白小鳳身體裏的磅礴陰力轟然爆發而出,化作幽光龍捲風沖霄而起。

“陰陽破魔劍,百劍破魔!”

隨着一聲厲喝,白小鳳操控陰力灌注到桃木劍中,悍然的朝着近在咫尺的王爺殭屍斬落下去。

砰!一聲炸響,桃木劍承受不住陰力灌輸,當空炸得粉碎。但漆黑妖異的陰力幽光依舊化作了一道五米長的漆黑劍芒,轟然斬向王爺殭屍。

“給本王破!”

王爺殭屍也不躲閃,雙目中迸射兩道黃光,磅礴血氣渲染半邊天空,包裹着雙臂直接朝着劍芒格擋上去。

然而!

就在即將碰觸到劍芒的瞬間,五米長的巨大劍芒毫無徵兆的分裂成百道漆黑劍芒,漫天飛舞,瞬間包裹住了王爺殭屍,如同一個巨大的絞肉機似的,瘋狂絞殺起來。

“啊!”

王爺殭屍當場慘叫起來,無數血氣爆發出來,盡皆被劍芒絞滅消失。

一道道劍芒掀起颶風,瘋狂絞殺在他的身上,他甚至連半點反抗之力都沒了。

僅僅一秒鐘時間,砰的一聲巨響,王爺殭屍被絞殺的爆體而亡,魂飛魄散!

百柄劍芒驟然消散,地面掀起的灰塵朝着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天地,隨之死靜下來。

宋楠楠等人全都駭然地看着灰塵捲起的中心,心跳嘭嘭加速着。

剛纔百劍飛舞的一幕太過震撼,但灰塵掀起,他們也只是聽到殭屍慘叫和最後的那一聲炸響。

漸漸地,灰塵消散。

當他們看到空空如也的地面的瞬間,腦子裏轟隆一聲巨響,變得一片空白。

“死,死了?”

“白小鳳,殺了,殺了那個殭屍?”

“此子竟然恐怖如斯?!他之前的張狂,並不是不自量力,而是真有這個實力!大幸,大幸,老夫,老夫或許有救了!”

緊跟着,衆人全都驚呼狂喜起來。

“噗!”蒼龍天師身軀一晃,再次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駭然地看着灰塵中那道若隱若現的人影,恐懼瘋狂的蔓延。

回想着剛纔他面對白小鳳時的傲慢姿態,他的身軀不受控制的顫抖着,汗水滲出,打溼了全身。

mmp啊!你特麼這麼強,早點亮出來啊!

扮豬吃老虎,要不要這麼喪心病狂?

完了,這下本天師徹底完了!

可就在這時,白小鳳無奈地看了看空蕩蕩的右手,嘆息道:“唉……尋常桃木劍果然承受不住我的力量,都已經壓制到一半了,還是爆了。”

“噗!”

蒼龍天師再次一口鮮血吐出來,眼中登時泛起了淚光。

契約剩女 好痛苦!

裝比真的好痛苦啊!

這次不是踢到鐵板了,特麼是踢到坦克了啊!

緊跟着,他忽然發現,遠處灰塵中那道人影爬出了大坑,正緩緩地朝着這邊走來。

“你,你要幹嘛?”蒼龍天師登時驚呼起來,下意識地雙手撐着地面往後退。

白小鳳冰冷的臉上勾勒起一抹冷笑:“咱倆不是在賭命嗎?你又拿兩個徒弟擋刀害死了他們,現在,本大爺給你算算總賬!” 皇帝再次看她一眼。

見她一臉無辜的表情,不知道為何輕嘆一口氣。

皇帝走後,蘇慕玉總算是放鬆下來。

雪兒走進來,說道:「姑姑,你是不是又惹皇上不高興了?為什麼奴婢覺得他的臉色很難看呢?」

蘇慕玉哀怨地看著雪兒:「你也覺得皇上的心情不好?」

「是啊!」雪兒點頭。「太明顯了。」

「我總覺得自己早晚會死在宮裡。」蘇慕玉說道:「突然好想姐姐啊!大姐見不著,二姐總能見著吧?我要見二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