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柄劍,簡直可以說是暴殄天物了。但即便是如此,那柄劍,不過是六品凡器!甚至於在六品之中,都算不上極品!」

「而我煉製的這一柄,雖然用料上,差了好幾分!可實際上卻要高出它一個檔次!乃是七品靈器!甚至都不算是最差的七品!」

「七品?!」

唐玉聽了一驚,要知道,先前殿靈告訴他,殿靈煉製的能力,是跟唐玉的靈氣修為有直接關係的,而如今唐玉修為不過武官。照理說只能夠打造出五品的靈氣來,可這七品是如何而來的?

殿靈似乎看穿了唐玉的疑問一般。「煉器和煉藥一樣,靈氣只是決定了大部分,可卻不是死的規則! 修仙從沙漠開始 萬事萬物,總有一些特別的東西!這便是天道!」

「特別的東西,天道!」

唐玉似乎突然被點化了一樣,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口中不斷的重複著這兩句話。

「打破尋常的規則,特別的東西,天道!」

只見唐玉靈魂之力乍起,陰陽淬魂大法在心頭開始浮現。

「天地分陰陽兩道!」

「陰陽便是尋常的法則,生者為陽而死者為陰!可陰陽之間,只有一種東西能夠從陽到陰,從陰化陽!」

「那便是靈魂之力!」

「時空之力,都是藉助於天地之間,並不算是人體本來的力量!」

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 「而這靈魂之力,便是天地陰陽之間,那一種特別的東西!」

「那一種,遊離在規則之外的力量!」

「原來如此!」

唐玉突然之間的明悟,讓靈魂之力瞬間提升了一個境界!

「這便是,陰陽淬混大法的第四重境界嘛!」

唐玉感受著暴漲的靈魂之力,先前靈魂之力只能短距離的散發,而且消耗極大。

可如今,唐玉肆意的將靈魂之力在煉神殿之中散開。

發現根本沒有消耗,而且面積極大,已經達到了數千米開外!甚至保持這個狀態,連一點疲倦的意思都沒有!

而在煉神殿周圍的四座立柱之上。

那白色的閃電,也不想以前那麼難以琢磨。

能夠通過靈魂之力,捕捉到更多的信息了!

煉神殿之中的白芒之光,那是原生的,裡面蘊含這大量的時間之力。

唐玉稍許用靈魂之力感受了下,就感覺到了大量的消耗。

「時間這種存在,還不是我目前的實力能夠強行感知的啊!」

唐玉定了定心神,連忙收起靈魂之力。

收起那柄七品長劍,別過殿靈,離開了煉神殿。

「這劍我該如何送給她呢?」

唐玉想到了江靈那冷若冰霜的神情,以及那種奪夫之恨般的眼神。

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心道:「原來,鍛造出一柄不錯的武器不難,難得是如何送給她啊!」 賀豐收一看,是王曉娜的母親,連忙把她拉起來,說道:「阿姨,你起來吧,今天遇見了和我一樣血型的人,也是緣分。抽的血不多,我就當是獻血的。」

「恩人,你救了我們一家。 冷情總裁的獨寵 我怎麼謝你呢?」

「起來吧,阿姨,誰家沒有遇見過難處呢?大爺做手術,就你一個人陪護?」

老太太在眾人的攙扶下起來。說道:「一個兒子,腦瓜子不大好使,不敢讓他來,來了怕他找不到回去的路,一個女兒,說好要來的,現在還沒有來。孩子,你是哪裡的?在哪裡住?」

「我家也有病人,暫時在外面的一個小賓館住,這是我的房間號。」賀豐收掏出賓館的鑰匙,讓老太太看了。

「好,你剛抽了血,回去歇一會兒吧。我們一定會宗旨感謝你的。」

醫生也說,要吃點好的,好好歇息,父親哪裡有胖丫他們兩個在,就直接回賓館了。休息一陣,覺得和以前沒有什麼兩樣,就起床準備往醫院去,這時候聽見有人敲門,會是誰?一定是胖丫回來了,胖丫在尋找機會俘獲自己,要當心這個心寬體胖的女孩,她是挺有心機的。

打開門,賀豐收愣了,竟然是王曉娜,王曉娜也是愣了,想不到恩人會是賀豐收。王曉娜看見是賀豐收開門,扭頭就想跑,賀豐收一把抓住,把她拉到房間。

「咋就見了我就跑?」

「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爸,我還有事,欠你的情我一定會還的。」王曉娜站起來還想走。

賀豐收哪裡會讓她走,自己千里迢迢的回來,就是要找到她。幾句話就想走?沒門。於是就把門堵上。

「王曉娜,我們以前在紅溝見過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們是老鄉。」

「你是老闆的座上賓,我只是一個打工的,就是知道也不敢貿然相認你為老鄉。郝氏集團的人說你是那邊省城大人物的公子。你就不怕我在公司里亂說,有損你的光輝形象?」

「少說廢話,你為什麼不辭而別?」

「我寫過辭職書的,給劉梅花阿姨放到了桌子上。」

「就是辭職,為什麼帶走了郝氏集團的一些記賬憑證?」

「你胡說,我什麼都沒有帶走。」王曉娜說道。

「不要狡辯了。趙鐵什麼都說了。何必呢?你在郝氏集團當會計,也是一個小白領了,公司待你不薄,何必跟趙鐵攪和在一起。你把那些資料交出來,我可以保證你沒有事,你願意在郝氏集團干就繼續干,不願意幹了,我可以通過關係介紹到其他的企業。繼續做你的會計。」

王曉娜忽然的一笑,說道:「賀豐收,你才去紅溝幾天?你知道紅溝的過去,今天,以及未來?你還通過關係給我介紹工作,你自己有正當的工作嗎?不是梁滿倉有事了,郝德本有事了,誰會看得見你?他們不過是把你當做槍手使用的,一旦紅溝平穩了,有你的位置嗎?了你會得到什麼?充其量是哪一個有良心的傢伙賞你幾口狗糧就打發了。趙鐵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你的明天肯定不會有趙鐵的好。趙鐵是一個教授,給郝家帶來了巨額的財富,你呢?他們原來就是把你作為保安培訓的,培訓好了,就是一條看門狗,培訓不好,連狗都不如。讓你衝鋒陷陣當打手,用完了就扔了,你要是捅出來大事了,說不定連狗命都不保。咱們是老鄉,我比你去紅溝的時間早,按年齡應該是你姐,有時候我就可憐你,被郝蔓喝來喝去的,少不了訓斥謾罵,有一點尊嚴嗎?你千里迢迢的來找我,不就是為郝蔓賣命的嗎?郝蔓一旦坐穩了位置,你就得滾蛋,排場了賞你幾個小錢打發,不排場了,痛打一頓,讓你自動離開紅溝,要是反抗,梁滿倉,郝德本還有老田叔就是你的榜樣。」王曉娜一口氣說道,想不到平時沉默寡言的王曉娜也是很有心事。

「趙鐵不少給你上課吧?他很喜歡給女孩講課。」

「我說的與趙鐵無關,都是我自己看到的。」

「你的說辭和趙鐵一模一樣。要不,我讓你聽聽趙鐵是怎樣看待郝氏集團的。」

「我不聽,我相信我的判斷,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王曉娜說。看來這個姑娘中了趙鐵的毒,而且中毒很深。

「趙鐵一定不少在你面前吹噓如何如何的給郝氏集團貢獻,幾乎郝家的江山都是他趙鐵一手締造的。我問你是趙鐵成就了郝氏集團還是郝氏集團成就了趙鐵?」

王曉娜沉默了一陣,說道:「沒有趙鐵就沒有郝家這麼大的產業。」

「我實話告訴你,郝德本沒有學問,但是他很有心計,把趙鐵舉出來是要樹立郝氏集團高大上重視人才的表面形象。趙鐵就是一個嘴皮子,其他的啥都弄不成,你給我說,酒店是他建的嗎?商場是他建的嗎?鶴鳴湖二郎山是他打造的?他最多就是郝德本利用的形象代言人,是郝德本的一個吹鼓手,一個吹喇叭的能夠打造數億元的實業集團?沒有趙鐵就沒有郝氏集團這麼大的產業,這是你說的。我問你,沒有郝氏集團會有一個八面玲瓏一身光彩的趙鐵?」

「趙鐵就是不在郝氏集團,在學校也會是一個有名的教授,甚至可以更有成就。」王曉娜說。

「哈哈哈······」賀豐收笑的眼淚就要出來了。說道:「他在學校會有成就?他就是一個禍害女生的禽獸,在學校一天就是高校的恥辱,你知道他是怎樣離開學校的,是把女生的肚子搞大了,學校要開除他,人家女生家長要報警告他,不是他一把鼻涕一把淚,給這個磕頭,給那個下跪,早就進監獄了。恬不知恥,還把自己打扮成一個敢於在風口浪尖弄潮的時代驕子,他除了會哄騙女孩子,還會什麼?我見過他的東西,到處剽竊拼湊,用一些時髦的語句,別人搞不懂的洋文哄弄郝德本,哄弄上上下下,很多人是看著郝德本的面子才沒有揭穿他。」 思前想後的,唐玉還是決定在大戰之前,把這柄武器送到江靈的手中。

畢竟江靈也算是一個主要的戰鬥力,若是多了這柄武器,必然是增色不少。

唐玉雖然不擅長用劍,可也知道,用劍的人,一定要用自己熟悉的兵器,一來二去有了感情,熟悉了劍上的每一個細節之後。對於劍技的把握,才能更上一層樓。

「什麼,你要找江靈師姐!」

謝曉峰滿臉驚異的看著唐玉,「你不會是傻了吧,她不來找你的麻煩就算了,你還敢去尋她,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添堵?」

唐玉也不解釋,只說要謝曉峰告訴他,江靈在何處。

在唐玉的百般堅持之下,謝曉峰才指明了道路。

「你可千萬別做傻事,江靈師姐凶起來,真的會殺人的!那劍,她看的比她男人都重要,雖然她沒有男人……」

「放心吧,謝大哥,我心裡有數!」

唐玉暗道。

「就算是男人,我換個更好用的給她,她不說感激萬分,也不至於當場翻臉才對!」

唐玉想來想去,覺得江靈雖然蠻橫,可也不至於太過分。

便按照謝曉峰所指引的方向找了過去。

一片寧靜的湖水旁邊。

淡淡的霧氣瀰漫,蟲鳴鳥叫聲不絕於耳。

自然之間,一派和諧。

而距離老遠,唐玉就看到了那個手提長劍,在湖邊練劍的高挑女人。

江靈的動作優美而熟練。

穿的也是十分幹練的短衣短裙,結實的肌肉,流暢的線條,搭配上舞劍的動作,看的人更是心曠神怡。

一時間,唐玉竟然看的痴了。

以至於都忘記了原本的目的,傻傻的站在那,看著。

又是兩個動作之後,江靈突然察覺到身後有人。

反身一跳,躍到唐玉面前,一劍橫在唐玉胸口。

「原來是你!」

江靈說話中,怒意已經湧上眉間。

貼身武器被毀,江靈恨不得將唐玉碎屍萬段!那股恨,簡直從心底里散發出來,由內及外,強烈無比。

「玉劍仙子……我此番前來,是想要送你一柄劍,上次的事情實在是不好意思!」

唐玉開門見山的道出了他此番前來的目的。

可江靈的神情絲毫沒有好轉。

「你送的劍,可是遠古前輩留下的神兵利器?」

「不是!」

「你送的劍,可是你雲夢閣所出的珍品利器?」

「並不是!」

「你送的劍,可是那當世十大名將親手鍛造?」

「也不是。」

「那你來作甚!我看你是自尋死路!」江靈三問之後,臉色驟變,直接將手中的長劍,指向了唐玉的咽喉。

唐玉此時,神經已經綳勁,靈魂之力更是全部就緒。隨時打算爆發救命!

江靈畢竟不是什麼熟人,萬一暴起傷人,唐玉不得不防範。

「玉劍仙子,是這樣的,這柄劍乃是我這幾天抽空煉製,雖然可能比不上你原來的利器趁手,可也不弱……」

沒等唐玉把話說完,江靈便開口打斷。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煉的劍,能用?」

「我原先的那柄溪谷,乃是我神劍山排名第五的鑄劍宗師,幫我量身定做的一柄!歷時三年不說,僅僅是所用材料,就多的你數不清!賠償不起!」

「我真恨不得吃你的骨血,生嚼你的筋肉!」

江靈這樣俊美的女子,此刻卻顯得猙獰而恐怖。

唐玉強擠出一點笑臉,「仙子,是是是,我知道你的武器值錢,可我鍛造的也不差,你要不先試試看……若是不趁手,我好給你改改……」

唐玉自問已經做到了仁至義盡,強擠笑臉,更是做出了極大的讓步。

畢竟這事情,唐玉也有錯在先,雖然當時的情況談不上誰錯……可唐玉覺得,一個男人,在這種事情上,還是應該讓道一下女人。

而且還是個大美女。

可唐玉沒有想到的是,江靈不僅沒有好臉色回應,而且,直接就動了手。

一腳就踢在了唐玉的胸口之上,見唐玉沒有她預想中的倒下,便連續的踢去。

雖然這種程度的攻擊沒有什麼殺傷力,可唐玉真的就是任人蹂躪的軟柿子嗎?

顯然不是。

在江靈又一腳踢在唐玉胸前的時候。

唐玉伸手就抓住了江靈的小腿。

「江靈,我給你幾分面子,不要太過分!」

唐玉眼睛一咪,淡淡的說道。

「哼!」

江靈冷哼一聲,根本沒有答話,而是暗中用力,想要繼續踢上去。

唐玉感受手中小腿上的力量,心一橫,直接將手中的小腿抬高。幾乎掰到了面前,而此時江靈的兩條腿已經呈現出了負角度。

瞬間,江靈變招,身子在一扭,暗中發力。

原本支撐在地上的那條腿也旋轉著踢了上來。

可,神劍山的近身戰鬥,如何能夠比得上唐玉。

下一刻,江靈的兩隻腳踝,都被唐玉抓在了手中。

「放我下來!」

江靈一聲嬌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