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池的腦海里盤旋著一個問題:建國以後,不是不允許成精了嗎?系統你不要騙我!

「小精靈,可以解釋一下,周海媚身上發生了什麼嗎?」

玩笑歸玩笑,正事還是要辦的,畢竟自己花了一個億,不得不成為一個財迷的趙小池,對這個數字很敏感!

「請主人對該對象施展鑒定術,以供系統判斷!」

鑒定術還能這麼用?

趙小池的臉色有些發黑,早知道……自己就不要升級了,白白浪費了一個億,這可是一個億啊!

「叮,不是我小看主人的智商,就算您知道了使用鑒定術,您會分析嗎?」

這是第一次,在趙小池沒有主動發起對話的情況下,系統小精靈主動發起溝通。

當然了,這個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喵的這是看不起自己嗎?

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你怎麼能侮辱我的智商!

雖然自己不是很聰明,可是好歹也是青田村裏走出的高學歷份子,況且,自己這個主人的身份……

「小精靈,是你飄了?還是覺得我拿不動刀?」

「呵呵」

呵呵是什麼鬼?

如果小精靈現在能現出人形,趙小池一定會分分鐘教他做人!

太氣了,哪怕你說的是事實,難道就不知道給自己的主人留一點面子嗎?

趙小池的心中怨念四起,也不知道……升級系統是否是正確的……

「阿彌陀佛!上帝保佑!」

……

今天,是周家老爺子逝世的第三天,嚴格來說,這件事情來的太過突然,很多應該有的習俗都沒有照辦了。

更何況,周家現在只有周海媚和小萱兩個女孩,一來,二人年輕,對這方面不懂,二來,人丁單薄,也確實沒有這個人手。

事出突然,周海媚不得不聯繫了一幫叔伯,也就是那些留下的周家旁支。

周徵才離世的消息,就如同一顆深水炸彈,一時之間,整個周家都是人心惶惶。

有些人的地位,看似不顯,實際上,只要仍舊存在,就是一根定海神針!

如今,周家的定海神針倒了,這些旁支豈能無動於衷?

若不是周海媚早就表現出了支撐起周家大旗的能力,恐怕這個在江南市流傳百年的家族,真的要發生一場動、亂了。

周徵才,到底還是高瞻遠矚的。

此前一役,不僅收回了周家旁支的大部分權力,甚至將一些反對周海媚的人員勢力,全部從周氏集團中清除了出去。

周海媚的地位,可謂是四平八穩,順理成章。

也是這一次,得知了周徵才出事,而周氏集團仍舊井井有條運行的原因。

如今的周海媚,才是周氏集團的核心,周氏家族的掌門人。

正是因為承認了周海媚的位置,承認了她作為一個獨立的家主,在沒有得到周海媚通知以前,眾多周家旁支都只能按捺住內心的焦急,在家中等待消息。

周徵才去世,正是一個敏感的時刻。

周家的旁支,經歷了之前那一次的挫折,並不願意在背負上什麼誤會……

作為江南市赫赫有名的周家,傳承百年,關係遍佈江南三省,上一代家主周徵才的逝世,自然不可能是默默無聞的。

此刻,得知這一消息的人還有很多,只是眾人都十分默契的等待着那位主事人的通知。

必定是要大操大辦的,哪怕只剩下骨灰,追悼會之類的儀式,也必不可少!

對於這些,周海媚都已經做好了打算。

她會從周家旁支的老人當中,選一位長輩來主持這一系列的事情。

父親忙忙碌碌,鞠躬盡瘁,為周氏集團奉獻了一生,也輝煌的度過了一生,更要讓老人家走的風光一些!

……

完成升級之後,趙小池就在房間裏面等待着,等待着對美女總裁施展鑒定術的機會。

伴隨着太陽從地平線升起,眾人一起吃了一個早飯。

令周氏姐妹奇怪的是,剛剛吃完早飯,趙小池打了一個招呼之後,就立刻溜回了房間,好像有什麼十分重要緊急的事情……

「小精靈,鑒定術的結果如何?」

趙小池的心情,可以用激動、忐忑、興奮等等一系列辭彙形容,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叮,主人,經過鑒定,在鑒定對象的身體中,發現了一種慢性的劇毒物質。」

。:

嘻哈中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你們先打住,是不是其中有什麼誤會?這樣,我做東,我們邊吃邊聊?」鄭明明覺得在筱筱的公司大吵大鬧,對誰都不好。

鄭明明看了看當事人雙方,她們都沒有言語:「既然都不說話,那就這樣決定了,誰也不準再胡攪蠻纏?」

對着莫曉輝道:「曉輝哥,回味你的豆腐鑽泥鰍,不如……」

鄭明明自從在莫曉輝家吃過那頓飯後,就盼望着能吃到那樣的美食,所以這一舉兩得的事,她樂意為此浪費一點寶貴的時間。

莫曉輝當然懂起了鄭明明的意思,既然人家願意當和事佬,為何又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搞清楚呢?

於是答應道:「好啊,就到我家,給你們做……」豆腐鑽泥鰍還沒有說出來,筱筱就打斷道:「我才不去那骯髒的地方!」

這不是挑事嗎?

「這是什麼意思?你究竟想要怎樣?」楚洛對鄭明明道:「明明,你看她的態度?」

「筱筱,連我的面子也不給嗎?」鄭明明知道筱筱心高氣傲,但多少還是會給自己面子的,可此刻,她有點搞不懂,筱筱到底為那般,這麼厭惡眼前的另外三個人。

「不是我不給你面子,是無法給,反正去他們那裏,我絕對不去?」筱筱想到三人那些不堪,就忍不住的噁心。

「不去就不去,我們還不歡迎你去呢?」楚洛看出筱筱的厭棄,不悅的回應着。

鄭明明知道楚洛是賭氣話,她這個中間人,此刻可不能火上澆油:「好啦,你們一人就少說一句不成?」對筱筱道:「筱筱,既然你不願意去他們那裏,那就去你那裏如何?」

筱筱一聽,急了:「怎麼可以讓他們去我那裏,可別弄髒了我的家?」

這不是找茬是啥?

楚洛正欲發飆,被鄭明明阻止道:「筱筱,過分了吧?」

「過不過分,到時候你自然知道,我暫且給他們留幾分薄面。」筱筱說的有理有據的,似乎委屈的是她自己。

難道其中另有隱情?

筱筱從來沒有這樣對待過鄭明明,鄭明明當然覺得奇怪,一反常態的筱筱讓鄭明明猶豫起來。

「這樣吧,到我一個剛出國旅遊的朋友家?」

對於這個折中的辦法,在場的人都沒有提出異議。

「那就這樣,曉輝哥,你和朱宏偉先去買菜,我送楚洛她們先過去,待會兒我把地址發給你?」

莫曉輝和朱宏偉聽此一說,均無異議。

「那就這樣,我和朱宏偉去買菜,鄭總,拜託你照顧好楚洛?」此種狀況,其實莫曉輝有些不放心讓楚洛留下來,但楚洛帶着孩子,東奔西走不是很方便。

「你放心,曉輝哥,楚洛姐不會有事的。」鄭明明保證道。

莫曉輝看着筱筱,想要打探軍情。

筱筱知道他看自己的意思,沒好氣的道:「你就放心去吧,我還沒你想的那麼不堪?」

莫曉輝雖然鬆了一口氣,但還是有些不放心:「楚洛,你小心點,如果有事,立馬給我打電話,再不然就打110?」

搞的跟生離死別一般。

鄭明明看着莫曉輝對楚洛的關切,心裏好生感動:如此情真意切,真讓人羨慕嫉妒恨!

取笑道:「好啦,真肉麻,她要是有什麼,把我陪給你總成了吧?」

取笑話中流露出心中的絲絲想法,雖然是不經意,但又有點真情流露。

要是有人這般對我,該有多好!

。 「娘,你能帶我看看你是怎麼弄的嗎?」

章建軍笑眯眯的說道。

「好。」

鄭老太慢悠悠的在前面走到了廚房裏,這是早上吃剩下的稀飯,再混和一點玉米面和蔬菜就可以了。

看着倒是不怎麼樣,不過營養倒是挺豐富的,畢竟這用到的是五穀雜糧。

「這些就可以了?」

「對呀,這些就夠了,我們餵雞哪裏有這麼多的講究,你看我這喂出來的小雞子不是也挺好的?」

家裏的這幾隻都餵了很久了,個頭確實大而且不生病。

「是挺好,娘你這用的就是玉米面和大米嗎?」

「對,這是喂成年母雞用的,小雞仔吃的肯定要注意一點,要是不煮熟的話也吃不下去,別看一個個活蹦亂跳的,到時候死的也快。」

章建軍嗯了一聲,想不到餵雞還有這麼多的講究。

既然要大批的餵養,光靠這一點飼料是不夠的。

他索性去鎮上批發了一些。

這裏有各種各樣的飼料,有混合好的也有單個的。

章建軍選擇的是單個的,打算自己混合。

「這是什麼?」

章建軍看到一些人也在弄飼料,還買了不少的油。

「油,這也是餵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