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行駛的時候,劉明看了下坐在自己旁邊似乎還沒有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的老鼠,問道。

“怎麼,你怎麼辦,要離開麼?”

“不了,我這條命是你救得,我老鼠沒什麼文化,但是我知道知恩圖報,所以我想跟着你混。”老鼠堅定的說道

“好吧,那你先去舞動街情誼幫總部那裏,找一個叫慕容南的,就說我讓你去的。”

“嗯,我知道了。”老鼠迴應劉明。

“司機,麻煩停下車。”

看着下車的老鼠,和劉明坐在一起的李海誠笑着問道。

“怎麼,他很值得你去幫助他麼?”

“不是值得不值得,一個社會的底層人民而已,一個被社會拋棄了的人,你們大人物當然體會不了很多人的艱辛。”劉明苦笑了一聲

等到車子到達綠海小區的時候,劉明直接跟着李海誠上了十二樓,他這次和李海誠回來就是爲了說一些他憂慮的事情的。

開門的是李月瀟,一看是劉明回來了,連忙有點開心的叫道。

“劉明,你沒事啦,太好了。”

劉明眼睛有點離不開李月瀟因爲興奮而大力跳動的胸部,眼睛不受控制的向下瞄了兩眼,看到那雪白的兩團肉擠出來的深深的事業線,拼命的嚥了口口水,眼睛仍然沒有離開,在那36D的胸部上來回掃視。

李月瀟感覺到了劉明的目光,又想到剛纔看到劉明的興奮,頓時小臉一變,羞紅狀態的小臉強做出那股冷意來,讓人怎麼看怎麼不和諧。

“色狼,怎麼沒把你槍斃了,向你這樣的敗類,死了纔好。”李月瀟冷聲說道。

劉明見李月瀟迅速變臉,只懂自己被識破,想到身邊還站着人家的老子呢,頓時覺得有點臉上掛不住的說道。

“月瀟小姐太漂亮了,純屬欣賞,不要想歪了啊。”

“哼…….”留給了劉明一個颯爽的背影。

劉明看着李月瀟故作生氣離開的妖嬈背影,突然覺得這個小警察也蠻可愛了,要是來了制服誘惑就更有愛了。

“呵呵,劉公子,過去做吧。”李海誠看到女兒離開方纔笑着對劉明說道,似乎對劉明剛纔的眼淫自己的女兒沒放在心上。

“青幫這次是想玩了我?”坐在沙發上的劉明沉聲說道。

劉明自從被帶到省裏就再也沒有發現那個所謂的要替兒子報仇的歐霸天,他懷疑青幫是故意的要把自己支開,所以纔會這樣問。

李海誠似乎也知道劉明會這麼問一般,但是卻並沒有回答他,而是自顧自的沉聲說道。

“你們這些黑幫其實華夏是禁止的,但是也知道這種東西是禁止不了的,所以洪門成了地下龍頭,算是約束你們的吧,可是SH這個地方太亂,所以有了青幫的存在。前幾天其實我和其他幾個軍區的老傢伙以及政界的幾個人商量過了,讓你和青幫鬥,但是不會扶持你,能斗的過最好,畢竟新型勢力我們更好掌控,鬥不過也只能讓青幫繼續存在下去。”

李海誠並沒有隱瞞劉明,將他們軍方的計劃完全暴露給了劉明,只是劉明聽了卻是心裏憋着一股火,敢情自己的拼死拼活,卻只是這些人的一個棋子而已。

不過隨即也就釋然了,他自己也明白黑幫的性質,一個陰暗的組織,本來就不能想着讓國家可以支持,能夠對自己做到不管不問已經很不錯了,只是劉明自己這個新型的勢力最後會不會給國家掌控就說的早了點了。

劉明看着李海誠笑了笑。

“謝謝李叔叔了,我這就回去計劃一下。”

“劉明,你真的要現在對付青幫,你要知道,以你現在的勢力對付青幫真的很麻煩的。”李海誠聽到劉明的話皺眉提醒道。

“但是你也知道,首先他們不會放過我,其次,對付這種勢力,何必以卵擊石,有時候腦子更好用的。”

劉明自信的笑了笑,然後轉身離開,留給李海誠自信的身影。

“哎,希望如此吧,京城那個老傢伙還是很惦記你的,你可別沒機會啊。”李海誠嘆了口氣。 冬天的天氣總是會給人帶來一種發自內心的寒冷,出門的劉明裹了裹自己的上衣,看着外面異常擁擠的人流。

劉明覺得自己似乎還是處在這個城市的最底層,在別人看來的勢力,只是見不得光的犯罪而已,當有一天有一尊大人物看自己不爽的時候,自己照樣會被連根拔起,所以一切的實力必須要是明面上的權力,再次擡頭看着這些人羣,劉明似乎想通了什麼。

劉明知道昨晚一晚沒回家,又想到今天貌似自己的母親上班了,於是爲了避免母親的擔心和嘮叨,直接打了電話給王韻讓她告訴自己的母親,自己有事,晚上再回去。

看看天色,一天的時間又過了有大半了,當下也不磨蹭,直接在綠海小區的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就向着情誼幫大本營趕去。

在車上劉明不斷的思考自己到底應不應該徹底和青幫撕破臉皮,畢竟自己的實力還不足以威懾青幫這一點他是明白的,然而當劉明去到情誼幫的時候,所有的猶豫全部轉變爲一個決心了。

下了出租車,劉明來到大廳發現幾乎呆在清平市的首腦都在,但是每個人的臉色都顯得有點陰沉,劉明預感到應該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劉明,你回來了,昨晚我們在HF,HN還有MJ市的地盤全部被襲擊,儘管我昨天覺得事情不正常,撤離了一部分人,但是還是沒有來得及,剩餘的人幾乎全部被俘虜,受傷,還有不少死亡。”慕容南看到劉明回來,來不及問他是怎麼出來的,直接帶着他聲音中的特有陰柔味道衝着劉明說道。

在慕容南剛剛說完,劉明頓時身上涌出一股冷冽,他低估了青幫的速度,更低估了青幫想要佔領H省的決心,此刻在劉明身邊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感覺到這股透體而出的氣勢。


“既然青幫欺我,我們 就去青幫討點債回來。”劉明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這句話,而且每個字裏面都有劉明壓抑的怒火,他劉明最重的是兄弟情義,而青幫既然傷他兄弟,這是劉明不能容忍的,所以先前從李海誠家出來後的疑慮早已被他拋棄了。

然而雖然發怒,想要青幫爲自己的兄弟付出代價,但是劉明卻並不是毫無理智之人,當下壓抑住自己因爲憤怒而怒發的血腥之氣,然後看着慕容南問道。

“其他的地方兄弟,告訴他們撤離回清平市了麼?這裏我們的勢力過於密集,青幫一時應該不敢有動作的。”

“嗯,現在幾乎除了清平市,其他地方的兄弟基本都撤離了,只留下幾個看場子的,我也告訴他們見形勢不對就離開了。”

劉明似乎很滿意慕容南的做法,隨後又看了眼退到一旁的老鼠,臉上的冷色稍微收了收平靜的說道。

“老鼠,想好了麼,和我混時刻要面臨着死亡,而且和我混別再告訴我你不想殺人,我不需要不殺人的人。”

老鼠站在一旁,沉默了一會,然後眼神堅定着看着此刻與昨天完全不同的劉明,在他身上老鼠感覺到了讓人信服的力量,就好像自己小時候上學的時候相信自己的老師一樣相信他。


“嗯,我知道,我的命是你救得,我沒有選擇,我也願意跟着你。”

劉明沒有再問老鼠其它的問題,而是看向大廳裏面所有的人。


“既然青幫想玩我,我們也去給青幫來個狠的。兄弟們,你們大部分都是陪我從情誼幫那個毫不起眼的幫派走過來的,自然也知道我們奉行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想法,但是今天又有人欺負到我們的頭上,殺了我們的兄弟,我是不能視而不管,我不想我的兄弟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失去,即使他們是青幫又如何,我劉明照樣要他們給我兄弟陪葬。”劉明沉聲說道。

“今天這場仗可以說比上次對付青蛇幫難了不下十倍,我必須承認我們的實力和青幫相差真的不止一點半點,所以如果說你們想要退出的我不會阻攔,我劉明依然把你們當兄弟,因爲你們也有自己珍惜,自己要保護的人。”

劉明的一番話下來,有激情也有諒解,並沒有阻攔任何一個兄弟做他不想做的事情,然而這羣人大部分都是從開始就跟着劉明的,當時他們還是微不足道的時候,也有着抗衡青蛇幫的勇氣。

如今面對青幫雖然情勢更加嚴峻,但是他們早已經將情誼幫的每個人當成了兄弟,當成了一個可以用命去珍惜的東西,所以當劉明說過這段話之後,沒有一個人移動腳步,向劉明顯示着他們的決心。

“好,你們每個人從你們手下挑選10來個身手敏捷而且忠心的兄弟,其中一半的人流在情誼幫,另外一半跟着我去SH,我們直接去掀了青幫的總部。”劉明語氣森冷的說道

這些人沒有一個說話,全都看着劉明,在他們心中,他們認爲劉明會給他們帶來奇蹟的,所以他們要見證情誼幫的輝煌。

不過看着自己的這些兄弟,劉明還是猶豫的掏出了自己的電話,撥通了那個神祕小姨的電話,想要獲得她的幫助。

“小姨,可以幫助我麼?”劉明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他內心相信他的小姨應該知道自己的事情。

“你的路你自己走,我不會幫你,青幫如果去你情誼幫總部搗亂的話,他們會有來無回的,這點我可以向你保證。”蘇瑞語氣淡淡的說道

似乎這個結果劉明已經很滿意了,知道自己小姨性子的劉明,也就沒在和自己的小姨討價還價,掛了電話之後就和兄弟們說道。

“你們去挑選兄弟吧 ,晚上還是在這裏集合,到時候我再來。”

吩咐完了的劉明就離開了這裏,留下的人看到劉明離開也各自的忙碌了起來,只有老鼠一人不知道該幹什麼。

一個神祕的小島上,蘇瑞掛斷了電話,似是喃喃自語的說道。

“你的命我也會保護,但願有一天你能夠站在巔峯之上。” 劉明等到晚上的時候,看到父母工作都回來了,直接再次找個理由搪塞着父母,他回來主要是爲了取創龍的那三枚特製子彈的,那東西帶着防身也許能夠救自己一命,所以劉明覺得離不開它。

晚上劉明來到情誼幫的時候,看到人已經齊了,也沒有再廢話,直接從中挑選了一半人左右就離開了,冬天的夜晚雖然比較冷,但是情誼幫的人沒有一個感覺到寒冷,反而全身都是熱血沸騰,臉帶怒氣,應該都是知道青幫昨晚對自己兄弟的行動了。

慕容南和老鼠自然跟着劉明一起去了,剩餘的人則留在了情誼幫,白天有自己小姨的承諾,所以劉明並不擔心呆在情誼幫總部的這些兄弟。

SH離清平市並不是太遠,劉明大概是6點出發的,大概在夜裏十一點左右到達了SH,幾輛麪包車已經全部抵達了SH,由於劉明的車還在警局,因此自己和這些兄弟一起坐在了麪包車中。

看着SH市這個如不夜城一般的城市,永遠散發着一種奢華以及瘋狂,即使是冬天,夜晚街上行人也是處處可見,彷彿對於SH這個地方,根本沒有夜這個名詞一般。

感受着車上氣氛的壓抑,劉明笑着說道。

“這個地方漂亮吧,以後這裏就是我們的地盤,我們要告訴青幫,我們情誼幫不是好惹的。”

沒有人答話,全都臉色緊張着看着路邊一排排倒退的路燈,感受着越來越接近青幫而帶來的激動以及謹慎。

終於在十二點不到的時候,幾輛麪包車駛向了一處郊區停了下來,劉明一羣人從車上跳了下來謹慎的看着四周。

前面就是青幫了,雖然說如今青幫的大多精銳都被歐霸天帶出去了,但是劉明依然不會自大的認爲青幫毫無防守,而直接帶人衝進去。

慢慢的接近青幫的時候,劉明發現青幫的總部是一個工廠的模樣,但是很大,門口還站着幾個人,應該是守夜的人。

“有辦法不知不覺的幹掉那幾個人麼?”劉明看着身邊的慕容南低聲說道

“嗯,我三個,你一個。”慕容南自信的點了點頭

劉明直接握上手上的創龍,而慕容南也取出一把小巧的消音手槍,每次慕容南握上槍的那一霎,就連劉明都會被慕容南身上釋放出的那強大的自信所吸引,這是一種巔峯的自信,一種無可匹敵的自信,與慕容南平時的懶散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極端。

“準備開槍。”慕容南冷靜的說道

咻咻……

僅僅瞬間四枚子彈已經開槍打出,在擡頭看的時候只見那四人已經倒地了,瞬間完事,這種自信是來自與實力。

“走,進去看看。”劉明拍了拍慕容南的肩膀說道。

話音剛落,劉明帶頭向着青幫走了進去,然後老鼠跟着劉明的後面也衝了進去,至於慕容南則吩咐了幾個人呆在門口看着,然後帶着剩下的人跟着劉明的後面向裏面衝。

由於門口的四人是在門外面,在加上慕容南兩人的是消音手槍,所以並沒有驚動裏面的人,而劉明衝到門口,仔細的聆聽了裏面偶爾傳出的聲音,知道里麪人不多,所以直接一腳踹開了青幫的大門。

進門的劉明當下也沒猶豫,看着站在大廳裏面人數不多的人,劉明直接箭步衝過去,猶如野蠻的人形機器一般,拳拳入肉,一拳打在最前面那個還在驚愕之人的下巴之上,咔嚓聲還沒響起,劉明又是一拳砸在此人胸膛之上,隨後當咔嚓聲響起的時候,那人已經倒下了,不知死活。

老鼠此時表現出了他殺過人的狠辣,由於手上功夫一般,也就是憑藉着一股狠勁,剛進來就直奔一個大漢,完全不顧那大漢恐怖的拳頭,當拳頭招呼到他身上的之後,手上的匕首也準確無誤的插入大漢的心臟處,大漢臨死的時候眼神還帶着不可思議,他不明白自己怎麼這麼容易就死了。

等到慕容南進來的時候,以劉明帶過來的這幾十精英,對付這裏的不到二十人的散兵隊伍自然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五分鐘過後,看着被解決的衆人,劉明有點不相信青幫總部就這麼容易的就被自己攻破了麼?


在劉明懷疑的時候,慕容南靠過來說道。“那邊,有個門,進去看看。”

慕容南的話,讓劉明也注意到了左邊的門,於是又是留下了十幾人,帶着剩餘的十幾人,直接一腳踹開了左邊的門,再次首當其衝的衝了進去。

進入之後劉明才發現,這青幫果然不想表面上看來的那麼寒酸,門後面這是別有洞天啊,面對的完全不是工廠的模樣,而是一個偌大的別墅,總共也是兩層,但是那裝飾的程度,就連劉明看到也免不了生出奢華的感覺。

劉明眼睛掃視了一下,沒有發現危險,然後再次掃視,根本沒有什麼死角或者捷徑讓自己進入這棟別墅,於是遲疑了一秒鐘,但還是直接奔着正門而去。

依舊是粗暴的直接一腳踹開了房門,房間裏面聚集着不少人,聽到踹門聲,全都同一時間的轉過身了,面對着闖入青幫的這些不速之客。

這些人估計有劉明人馬的兩倍左右,而且這些人身上的氣勢明顯是外面那些人無法比擬的,當下心中的警惕更勝,皺了皺眉頭看着這一羣人,卻並沒有立即行動。

“你們是誰,這裏是青幫總部,在我生氣之前你們給我趕快離開,或許我會仁慈一次。”一個高壯的漢子說道

“呵呵,走,我們既然來了,就沒準備不收點利息就走的。”

劉明收起心中的警惕,一個冷笑過後,直接左腳借力,一躍而起,一腳踢在了說話那人的胸堂之上,猝不及防之下那人只能出拳抵擋。

劉明知道這些人不簡單,但是既然被發現,自然 不會輕鬆的離開,所以劉明纔會瞬間發起攻擊,想要對方的人不戰而敗,然而顯然,他還是嘀咕了青幫這些人的實力。

劉明的腳上力道很大,出手擋住劉明這腳的高壯漢子接連推出了好幾米遠,最後藉着伸手抓住了客廳一處大理石會議桌才停了下來,眼神警惕的看着前方上來就動手的劉明。 “你到底是誰,來我青幫幹嘛?”爲首的大漢怒道。

“呵呵,真的要說嘛,是來收了你們青幫的。”

高壯漢子甩了下發麻的手臂,臉色不悅的看向劉明,但還是故意抱拳的說道。

“我青幫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我暴龍道歉,還請兄弟冷靜下,不要做後悔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