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卿,原來是你的一絲殘神在作怪,只可惜了這八寶玲瓏如意黃金寶塔被污穢之氣所污,靈力己不勝當初……」清源妙道真君的聲音竟通過韓星分身的巨口傳了出去。

剎那間,韓星腦海中傳來清源妙道真君關於后卿的大量記憶……

后卿本為天帝手下的一員大將,他的頭顱在荒古大戰中被蠻神斬下,曝屍荒野,魂魄更是在四周遊離。

這等魂魄乃是妖魔二道可遇不可求的神物,比天材地寶更加具有吸引力。

隨後,后卿的魂魄便被強悍無匹的神獸犼所吞噬,他藉助八寶玲瓏如意黃金寶塔才逃脫了一絲殘魂,化為殭屍始祖。

只是連清源妙道真君也搞不明白,何以昔日這三十三層寶塔變成了十八層金塔?

清源妙道真君傳音道:「此塔與天庭大有淵源,收之可重新煉化,定會大放異彩!」隨後便再沒有了任何聲息。

重回兒時拐男神 在這兇悍攻勢之下,韓星的千丈分身閃爍著耀眼光芒,一對漠然的眼睛中並沒有任何畏懼。

他的分身在青銅天棺上一步跨出,身體前傾,猛然張嘴暴吼:「既是送上門來,那麼韓星收下便是了!」

此刻,韓星迎風而立,衣袍被滾盪,眼底厲芒涌動,千丈天地分身法像似有無盡殺氣相輔,全力爆發,絕對堪比修真界的巔峰強者!

分身有如此戰力,難怪他會有如此自信!

「是你……」殭屍始祖后卿如遭雷擊,似乎在他的殘神中尚留有天庭第一戰將清源妙道真君的印象。

他錯把韓星誤認為是清源妙道真君,整個身子一下子僵在了那裡,靈魂近乎潰散,連手中斬魂滅魄刀發出的絕世的殺機都遲鈍了一下。

便在此刻,韓星轟然間一拳向前轟出!

韓星使出逆天九印中的「催伏諸魔印」!

他現在分身乃眾多魔神陰魂轉化的精純靈力所聚,拳掌印訣中帶有六道輪迴之力。

一拳出手,天崩地陷!

嗚呼……

拳刀碰在一起,發出一聲大響,宛如九天霹靂炸響,斬魂滅魄刀凝聚的百丈刀芒被生生擊潰。

「轟隆」一聲,韓星呼吸窒堵,被那氣浪所掃,震的倒飛。

他臉露驚色,沒想到斬魂滅魄刀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后卿那一團黑霧幻化成的魔體在這一擊之下,非但沒有潰散,反而更加強勢,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他的體表生出黑色鱗片,周身瀰漫濃鬱黑煙,煞氣蒸騰。

后卿不退反進,其右手抬起,一道井口粗的百丈刀影頓時呼嘯又出,唰的一聲,直接向韓星當頭斬來。

同時,他的左臂揮舞,有魔氣席捲而出,瘋狂的凝聚,化成一隻山嶽般大的一隻血色手掌,朝青銅天棺抓下。

殭屍始祖要徒手收了青銅天棺!

一刀一掌全力鎮壓而下,凌厲無匹的狂暴氣息肆虐開來,整個大陣的空間都變得扭曲。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更加凶煞的氣息從青銅天棺上釋放了出來……

青銅天棺豁然一震,這股恐怖的氣息直接轟在了后卿的身上。

后卿的身軀被直接炸化作了一團血霧。

驟然之間,青銅天棺打開,翻轉過來,從天而降……露出了它可怕的一面,棺中乃是一方巨大的地獄世界!

」鎮壓!」

轟隆一聲,青銅天棺連天都遮住了,直接蓋落而下……

天棺一出,誰敢爭鋒? 「轟!」

青銅天棺如一座山嶽一般壓落,從棺底「葬地」二個字中射出一片閃電汪洋,宛如億萬把天刀橫斬而下,將這片「困魔封神大陣」打的破敗不堪,陣紋很快消失不見。

殭屍始祖后卿當場鮮血飛濺,千丈屍身被碾壓成了齏粉。

他的身軀被直接炸成作了一團血霧。

令人詭異的是在後卿爆炸開來的一瞬間,這一團血霧陡然化為一股巨大的藍色魔氣,能量衝天。

報告!萌妻要離婚 「不對,竟然還沒有死!」韓星神識掃過,臉上頓時露出無盡駭然……

那道藍色能量是后卿的魂力神念!

它正在快速集聚……

「六道歸源,永劫長存,殭屍始祖,復活重聚!」從那道藍色能量中傳出一聲長嘯,如龍呤虎吼。

一道橙芒瞬間閃現,后卿宛若荒古神祗臨凡,高達六丈,偉岸如山,氣勢狂霸無匹的本源之像,瞬間出現。

后卿不愧曾為神祗,竟能以一縷殘念,凝聚出一個虛幻的本像法體出來。

「我還沒死,后卿決不會輸!八寶玲瓏如意黃金寶塔,祭……」后卿的魂力在嘶吼。

雖說后卿只是以一絲殘神凝聚而成的虛像,沒有實體,而能表現出來的力量與青銅棺相比,也極其微小,但在韓星意識中,卻覺得這道虛影充斥著無盡暴虐的殺機!

哪怕是這萬古前的神魂以他甚微之力,召喚而來的神器,也足以轟殺他這個區區地聖境界的修士!

從玄天殿上空,一座寸許高的黃金寶塔衝天而起,那黃金寶塔上閃爍出璀璨的光華,與「困魔封神大陣」的陰森氣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豁然間,黃金寶塔在空中自行旋轉舞動,越來越大……瞬息間,竟龐大到堪比星空,將這方天地都塞滿了!

一時間,天地變色,風雲倒卷。

韓星駭然!

在這樣的威勢之下,自己若沒有青銅天棺,根本不可能擋住,會立刻被鎮壓成為飛灰!

「塔鎮蒼穹!」

后卿暴吼一聲,從黃金寶塔的十八層空間中,猛的爆發出一股力壓天地的氣息。

同一時間,從塔中射出了十萬道金芒,每道金芒都化成一條天河般的黃金戰戈!

「噹噹當!」

黃金戰戈傾瀉而下,劈在棺蓋上,連青銅棺體都打的動搖了……

噗……從青銅天棺上升起了一團氤氳,繚繞在韓星身上,斷而又瀰漫出一片。

每一桿黃金戰戈都足以裂穿天地,但卻穿不透青銅天棺發出的這團有著絕世凶煞的眩光能量。

「轟!」

青銅棺蓋突然掀開一角,黑漆漆的像是驟然現出的一方宇宙黑洞……

刷刷刷,十萬黃金戰戈猶如千軍萬馬在呼嘯奔騰中,衝進古棺內,再無聲息。

「不可能!」后卿充滿了震驚之色,大叫一聲。

他將所有的神識都集中到了雙目之上,要探查棺中的秘密。

荒古神祗的神識,就是一絲也是強大無比。

神識在他的強行催動之下,像兩道巨大的光束射出去,終於可也看到棺底下有一個宛如用黑色粉筆劃成的模糊輪廓……

那是一個頭戴平天冠,身穿滾龍袍萬劫不朽的虛無身影。

這道身影,躺在棺材底下,就像永恆的靜止一般,亘古長存的定格在那裡……

驀然間,后卿元神劇烈的顫抖……

他強大的精神念力感覺到了,那是一張由星光組成的臉!

讓他出無法置信的是,這張臉上的雙眸突然張開,射出了刺目的無限神光!

「啊……!」

在這神光射出的一剎那,后卿身子踉蹌後退,但卻猛的愣在那裡,隨後慘叫了一聲。

他雙手下意識的抬起,似要去阻擋射來的神光……

饒是如此,后卿神識聚起的本源之像,雙眼也差點被刺瞎,開始滴血……

「令爾億劫生無窮,九轉成真位仙王……」一段大道神音從青銅天棺中傳出,響徹天地,化成無限大道神紋,一下子將后卿定在了空中。

便在這時,韓星身上在靠近心臟方位的那道刺青圖騰,突然動了!

恍惚間,他好像回到了第一世的輪迴……身上的荒古身脈沸騰。

在這一剎,自己的神識如一道流光與青銅天棺棺底那道虛無的身影發出的神祗念碰到了一起……

「怎麼與我一模一樣?」他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

同一時間,黃帝伏羲睥睨天下,傲視萬古的身影在韓星身上一閃而過。

后卿頓時感到了一股讓他恐懼的氣息,從這棺中黑洞傳來,讓他全身汗毛豎起。

這種感覺,他已經萬古沒有體會……

他全身顫慄,震驚的叫道:「你……怎麼會是他?」

「無色無相,他中有我,我中有他,這是我的道……也是我劫中的斬道……鑄道……」這暗藏大道天機夢幻一般的聲音,又從棺內傳了出來。

后卿聽罷,業己明白了七八分……這是天帝的聲音,這個人他絕對招惹不起!

他心驚膽顫,一片驚慌恐懼之色,伸手召喚回了金塔,再也顧不得其它,身子一晃中,腳下出現了大量的黑氣,就要迅速消失在虛空。

無奈,他被定住了,腳下動彈不得……

而且,韓星己經擋在了他的前面……

此刻,有大量的血光從韓星胸口那道刺青中閃爍而出,血光湧向他的指尖,凝成了一滴鮮血。

后卿眼睜睜的看著,那空中的相貌與天帝有些相似的身影,抬起右手,伸出帶血的中指向著自己元神頭頂上,一指按下。

他驟然覺的,從自己元神中陡然憑空出現了無數道血色鎖鏈,全力鎖住了自己的魂力,接著湧向全身。

后卿藍色魂力拚命掙扎……

但,這滴鮮血化成的血色鎖鏈太厲害了,僅僅掙扎了一會,他的魂力就被血色的無形法則給束縛住了。

后卿通體藍色的能量光芒頓時消失不見。

那滴鮮血瞬間衝進了他的靈台元神中。

「滴血認主!」

「啊………………!」后卿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慘叫過後,身體驟然又重綻放出耀眼的藍光,只是裡面滲透了一絲絲的荒古血脈。

韓星的心意頓時與后卿的元神緊緊相連。

「我乃荒古神祗的殘念,雖曾與你前世份屬主僕,但現今你己輪迴,不復當初,我也算與你身份相當,你雖以滴血手段讓我讓主,但讓我屈服於你,卻是萬萬不能!」后卿口中發出驚怒之聲。

「后卿,你的意志能戰勝我的意志?哼,即已滴血認主,就算你是古神,也得臣伏,否則,我心意一動,以大帝精血將你徹底煉化打殺,讓你徹底消失在這天地間!」韓星冷哼一聲。

愛上風流妖孽少爺 后卿心神失守,知道靈台至深處已烙印下韓星的氣息,如今生死己被他所掌握,略微思慮,隨即答應認主。

「你即己失去軀體,我這有七條大地靈脈雕刻成的石人元胎,本來是八個,其中一個在龍槽下面被我斬殺,但它爆開的太古石妖之體卻被我修補好了,石人身上有無數歲月前黃帝遺留的意志……你的元神進去融合,再合適不過了……」

「待以後找到上好的煉器材料再祭煉成石人,把那七個元胎打上操控印記,便可成為傀儡戰神,布成七星石人大陣……而你,便是這些傀儡戰神的首領!」

韓星手掌晃動,瞬時間,一隻獨眼嵌在頭的中間,通體發出碧綠色的光,身軀足有五十餘丈高的巨大石人落於地上。

韓星面色平淡,道:「現在我將你收到裡面,需要你的時候我自然會讓你出來!」

后卿的元神化為一道流光融合了進去,一股難以想象的可怕氣息,自石人體內鋪天蓋地爆發出來。

石人後卿額頭上那井口大的獨眼,璀璨若皓月,顧盼之間,便有浩瀚威壓灑落,他垂頭看了看這具軀體,十分滿意。

突然,他似在韓星身上發現了什麼,伸手將寸許大的金塔扔給了韓星:「主人,此塔大有來頭,以後你自然知道,只是此塔雖然強大,但己被六道冤魂血污,經此一役,更是已成廢物,非有玄黃之氣加以滌盪,修復不了……玄黃之氣乃百年不遇之物,十分難得,我適才感到你身上有玄黃氣息,也許你能修復它……」

韓星哈哈大笑,他沒想到這八寶玲瓏如意黃金寶塔這麼容易就到手了。

當下他也不客氣,逐將石人連同金塔一併收進了丹田的吞噬世界中。

只是須臾間功夫,「困魔封神大陣」己破,只剩下了玄天殿尚且高聳在前方。

「該結束了。」韓星笑聲停止,他眼睛中射冷寒的光芒,全力催動全青銅天棺,向玄天殿撞了上去……

…………

韓星破陣的一幕幕盡皆浮現在申屠的腦海中……

他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知道自己給韓星準備的「困魔封神大陣」己經化為了烏有。

而迎向他的則是,散發出無盡的黑氣從高空撞入,猶如一座黑色神山降臨似的青銅巨棺!

嗡嗡嗡……

青銅巨棺劇烈的抖動起來,射出一道道熾熱的煞氣光芒,交織成一片絢爛的光幕,掩向申屠。

巨大的青銅天棺重逾萬鈞,具有雷霆之威,壓的申屠腰都彎了下來,讓他的身體劇震。

他心中一緊,催動法力,探出一隻大手,一陣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打在那熾熱的煞氣光幕上,頓時泛起一道道漣漪,巨大的青銅棺竟沒有一絲波動。

「焚天爐,給我煉化!」申屠低沉的了吼了一聲,咆哮中猛然揮手,祭出了一尊正方型的火爐。

轟!

突然間,整個陰暗的天空徹底變成了火紅,這尊不起眼的火爐起在空中宛如炎日爆發,有無盡火浪從虛空中呼嘯湧出,翻滾間竟是直接將那巨大的青銅天棺吞沒。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