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第五世的殘魂一消失,恐怕之後想要尋找飄蕩在世界中的剩餘的第五世的殘魂恐怕就沒有那麼順利了。

第一世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以後要花費更大功夫要去尋找其它殘魂,心中些煩躁。

不過同時由於沒有了第五世,空間靜止也消失不見,周圍的時間再次正常的運轉起來。

嗖嗖嗖嗖~

第五世一消失,其他剩餘的五道輪迴者殘魂齊齊奔向趙小川,繼續想要搶奪他的身體。

然而雖然他們的速度夠快,可還是比不上已經到達了趙小川身前的第四世。

“第十世的身體是我的了!”

第四世感覺到時間恢復正常,心中狂喜。

原本他伸出的手指驟然加速,竟然在這離趙小川眉心的兩寸距離中劃出了一道道殘影。

“完蛋了!”

周圍的輪迴者們看到第四世手指的殘影,眼中露出了絕望,這是趙小川根本也無法躲避的攻擊!

手指穿透了趙小川的腦袋,深深沒入其中,所有輪迴者都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這一世歸第四世所有,他們所有人最後翻身的希望都破滅了。

第一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輪迴蠱術,舉世無雙,爲的就是防止出現像趙小川這樣的輪迴者背叛自己而專門創造的魂術,不僅可以抹殺對方意識,還可以接替這一世輪迴者本身的力量。

如今第四世佔據了趙小川的身體,接下來就是尋找並且吞噬其他輪迴者的殘魂。

等到最後九世輪迴者所有的殘魂都被吞噬,自己再吞噬第四世,將十世的輪迴積累的底蘊全部煉化。

到時候他就可以輪迴逆轉,重組六道輪迴,然後逆天斬聖,打破這天地牢籠,完成自己曾經未完成的心願。

不過就在第一世正在遐想時,第九世突然衝上前去,手中的玉笛吹響,坐下黃牛裝向第四世。

“第九世想要做什麼?先發制人吞噬第四世麼?哎~沒用的,第四世已經得到了第十世的身體,開啓了體內寶藏,成爲了這一世的主人,除非第一世出手,否則憑藉着我們這些殘魂根本沒有絲毫贏得勝算!”

第七世的殘魂身上星星點點的光芒逐漸消散,看到第九世的舉動,幽幽的嘆息道。

其餘的輪迴者殘魂們身體也在逐漸消散,聽到第七世的話,心中生出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也嘆息一聲。

“等等,你們看,第十世是不是沒有死?剛纔第四世戳中的是第十世的殘影?”

正當衆多殘魂絕望時,第二世開口道。

第二世實力不凡,是除了第一世之外,最強的輪迴者。

衆多殘魂聽到後,連忙望去,看到趙小川的身體漸漸變淡,消失不見,同時第四世的手指也再次顯現出來。

“啊!第十世,你在什麼地方?給我滾出來!讓我殺了你!”

第四世功虧一簣,鬚髮飄動,一雙噴火的眼睛繃得和牛眼一樣大,不斷掃視着四周,尋找着第十世的身影。

“他失敗了!第四世沒有奪舍成功,讓第十世逃跑了!”

“哈哈,我們還有機會,我們還有機會!”

輪迴者殘魂們看到第四世氣急敗壞的模樣,欣喜若狂,激動的喊道。

隨即他們各自喚出屬於自己的九龍印虛影和第九世一樣,衝向第四世。

他們要仔細檢查第十世消失的那片空間,趕在其它的輪迴者殘魂之前找到趙小川,並且奪舍他的身體。

第九世是牧童,他衝到趙小川消失的地方,看到第四世暴跳連連,眉頭微微皺起,落在他眉心的天眼珠上,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天眼,開!”

第四世看到第九世趕來,臉色一變,顧不得再生氣,連忙打開了天眼。

天眼珠,九龍印之一,可以上至九天,下至九幽尋找任何生靈的蹤跡。

雖然第四世現在還是沒有搞明白趙小川是如何在他的眼前消失的,但是他相信憑藉着天眼珠,他最終還是最後的贏家。

眉心光芒閃動,一道綠線出現在白髮蒼蒼的第四世額頭。

身上星光浮動,第四世眉心發出一點綠芒,將整片空間染成一片綠色。

“只要你還在這裏,我就可以找到你!”

第四世心中冷笑,其餘的輪迴者們則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若是輪到找東西和逃命的功夫,沒有人會是第四世的對手,這下子我們還是輸了!”

有人嘆息,認爲趙小川逃脫不了第四世的追蹤。

就在此時,距離第四世的牧童眼中殺機暴漲,手中的一根玉笛刺向第四世。

第四世大驚,出手抓住牧童的玉笛,怒道:“第九世,你瘋了麼?再沒有奪取第十世的身體之前,我們可不是敵人!”

“不是敵人?那是什麼?難道要等你找到第十世,吞噬掉他,然後讓我們一個一個消失在這天地間麼?”牧童冷笑道:“你生我死,我死你生!我不想死,所以你就去死吧!”

“哞~”

牧童話音剛落,在旁邊的大黃牛驟然閃現,出現在第四世背後,然後狠狠地向着第四世的屁股撞去。 冥王大廈,三十三層。

秦穆然走到秦霜面前,親自為秦霜號了一下脈搏,脈象雖然虛弱,卻並無異常。

「小姑,你身體恢復的很不錯,不用太擔心。」

秦穆然安慰說道。

「我沒事,有霍爾頓和史蒂文醫生照料,我沒有什麼不放心的……」

秦霜笑道。

臉上還帶著几絲憔悴。

秦穆然神情一愣,微微一笑。

「小姑,聽你的語氣,你似乎很欣賞那個史蒂文醫生,他的醫術怎麼樣?」

秦穆然問道。

秦霜若有所思幾秒鐘后,回道;「我感覺史蒂文醫生的醫術確實很厲害,他是西方醫聯會的榮譽副會長,醫術確實厲害。」

醫聯會的榮譽副會長?

「看來,這人還有些來頭兒。」

「我這次回冥王殿就是見見他,我有個朋友患了血癌,希望他可以幫我找到治療方案……」

秦穆然言道。

「血癌?」

「這種病可是不好治癒,雖然史蒂文醫生醫術了得,不過,你還是需要有個心理準備。」

秦霜說道。

這一點,秦穆然心裡很清楚,血癌這種病,即便華佗在世,恐怕都不敢打保票能治好。

但是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儘力而為。

秦穆然沒有再過多談論關於莫輕舞的病情,多說無益,只會讓自己更擔心。

「小姑,上次情況緊急,我沒來得及細問,有些問題我還沒有搞清楚,想問一下。」

秦穆然言道。

他在布朗家族的地下角斗場救出秦霜后,因為秦霜傷勢嚴重,所以有些事情,秦穆然還沒有來得及了解。

趁現在探望秦霜的機會,他想具體了解一下情況。

秦霜柳眉一挑,沉思片刻。

「你是想問,我和雙曲星是如何落在維特家族手裡的嗎?」

秦霜言道。

「不錯,憑雙曲星的戰力和咱們冥王殿的勢力,你們怎麼會落在區區一個維特家族手裡?」

秦穆然問道。

「區區一個維特家族,確實奈何不了我們,是維特和布朗兩大家族聯手,將我和雙曲星引入了他們的陷阱里,所以我們才被抓,求救消息又發不出去,冥王殿根本不知道我們的下落……」

秦霜解釋說道。

「原來是這樣,小姑,我記得你曾經說過,你懷疑咱們冥王殿出了內鬼,這又是怎麼回事兒?」

秦穆然驚奇問道。

「很簡單,我和雙曲星在格蘭塞堡城的行蹤,屬於機密,但是卻全程被布朗家族掌控,也正因為這樣,我和雙曲星才著了別人的道兒……」

秦霜言道。

聽秦霜說完,秦穆然才恍然明白,難怪自己小姑和雙曲星,會落在一個二流家族手中,原來對方不僅有布朗家族做外援,冥王殿內部還有眼線。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任誰也防不勝防。

「小姑,你去格蘭塞堡城的消息,都有誰知道?」

秦穆然問道。

秦霜回想片刻,感覺有些頭暈,可能是傷勢落下的後遺症。

「我一時想不清楚了,估計也只有幾個冥王殿高層知道,至於是否他們無意間走漏的消息,那就很難說了……」

秦霜回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默然起身,眼神中掠過几絲深邃的目光。

陰影之中,他感到几絲不安。

當然,這几絲不安,並不是來自於布朗家族,而是那個至今沒有線索的內鬼。

他很清楚,世界上最堅固的堡壘,往往都是從內部被攻破的。

憑藉冥王殿的防禦和實力,無懼於任何外部實力,即便是其他四大神殿,他也絲毫不懼。

但是,一個內鬼,很有可能會給整個冥王殿帶來滅頂之災。

秦霜和雙曲星遇險,就是最好的一個例子,如果不是有內鬼,秦霜絕不會落在維特和布朗家族手中。

「小子,你說咱么冥王殿的內鬼,會不會是維特或者布朗家族安排進來的,否則他們怎麼會得到情報?」

秦霜猜疑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沉思片刻,微微搖頭。

「不會,區區一個布朗家族,還沒有這個能力將眼線安排進咱們冥王殿內部。」

秦穆然說道。

作為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之一,想要加入冥王殿,絕對要經過層層考核。

別說一個布朗家族,即便是格蘭塞堡城四大家族聯手,也絕對沒有這個能力在冥王殿眼皮子底下安排眼線。

畢竟,冥王殿的情報網不是吃素的。

「既然這個內鬼,不是布朗家族插入的,那布朗家族為什麼能得到情報?」

秦霜詫異言道。

「我說這個內鬼不是布朗家族安排進來的,但並不代表他們之間沒有關係。」

秦穆然說道。

「我懂了,你是懷疑,布朗家族和這個內鬼,或許不是上下級關係,而是平級關係,他們都是一枚棋子,背後有著同一個主人?」

秦霜驚訝道。

如果這樣解釋的話,那一切就都說的過去。

布朗家族和冥王殿的內鬼背後是同一個主人,所以,布朗家族雖然沒有實力在冥王殿安排眼線,卻可以通過自己的主人,獲得有用的情報。

「如果真是這樣,那你冥王的身份,會不會也已經暴露了?」

秦霜擔心說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几絲微笑。

「小姑,我想我的身份,格蘭塞堡城還沒人知道,至少,布朗家族的人不知道。」

秦穆然笑道。

如果自己是冥王的身份已經暴露,那布朗家族根本沒有膽量招惹自己?

而且,自從他回到西方,除了霍爾頓和少數冥王殿高層知道,消息並沒有公開。

所以,即便是那個藏在冥王殿里的內鬼,也未必知道這件事情。

「小子,你還是小心點兒好,畢竟,有實力在咱們冥王殿安排眼線的人,絕非一般勢力。」

秦霜叮囑說道。

「哈哈……小姑,放心好了,你安心養傷,這些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秦穆然言罷,寬慰幾句后,轉身走出秦霜的房間。

霍爾頓和雙曲星,已經在門外等候多時,見到秦穆然走了出來,立刻迎了上去。

「老大,霜姐情況如何了?」

曲天馳和雷凱問道。

「放心,我小姑現在的身體已經沒什麼大問題了。」

秦穆然回道。

言罷,秦穆然目光看向霍爾頓,繼而言道:「霍爾頓,你安排一下,明天我想見見那個史蒂文醫生。」

「明白。」

霍爾頓回道。

言罷,秦穆然在霍爾頓陪同下,徑直上了冥王殿頂層。

那裡,是整個冥王殿許可權最高的地方,放眼整個冥王殿,只有三個人有許可權上去。

一個是秦穆然,另外兩人就是霍爾頓和秦霜。 “啊~”

第四世被大黃牛鋒利的雙角刺中屁股,慘叫一聲,然後一揮手將打飛了出去。

大黃牛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後,輕飄飄的落在了第九世的身前,雙目赤紅地站立在第九世的面前,口鼻中滲出鮮血,喘着粗氣望着周圍虎視眈眈的輪迴者們。

第四世鬚髮怒張,一手捂住自己的屁股,一手指着第九世罵道:“第九世,你莫不是想要魚死網破不成?”

“真是白癡!”牧童淡淡道:“生與死,第一世已經交給了我們做選擇。難道讓我們眼睜睜地看着你奪取第十世的身體,然後被你吞噬麼?”

周圍原本還被眼前一切弄的一頭霧水的輪迴者殘魂們聽到第九世的話,微微一愣,隨即眼中兇光乍現。

第四世臉色一變,越發氣憤道:“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我……”

“第四世,我覺得第九世說的對,你所掌控的九龍印太強大了,所以你還是去死吧!”第七世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