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她可以肯定變異生命樹和變異玫瑰花樹肯定承受不住火海的熱度。

不僅是夏初雪,躺在樹下奄奄一息的少女鳳凰也震驚,她一直知道這顆梧桐樹早就有了靈智,也能說話,但是,它們相處了九百年,它說話的次數寥寥數幾,基本都是她說,它聽,現在破天荒的和剛見面的小鬼說話,下意識的把剛才偷偷凝聚在手中的火劍放下,暫時打消殺人的念頭。

而夏初雪也暗自鬆了一口氣,她早就感覺到鳳凰對她有淡淡的殺意,不知出於什麼遲遲沒有動手,也幸好自己之前沒有莽撞的想要契約或者殺掉鳳凰,要不然現在的自己應該是一具屍體了吧?

「你是誰?」

又是這句話,讓夏初雪如夢初醒,對著大樹深深施了一禮抱拳說道

「晚輩夏初雪前輩!」

「夏初雪?」

夏初雪,夏初雪…

大樹嘴裡一直喃喃自語,細細咀嚼著陌生的名字,似要在悠遠的記憶中尋找到一絲關於她的蹤跡。

但自從有靈智以來就在這片火海中修鍊,除了旁邊那隻鳳凰之外,再也沒有見過任何生物來過。

梧桐樹確定,他們之間沒有見過面,可為什麼自己在簡單這女娃娃第一眼開始就有種似成相識的感覺?冥冥之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牽引著。

「你…很熟悉,很…」親切!

「晚輩也感覺前輩似曾相識,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好像前世就認識一樣!」夏初雪依舊恭恭敬敬,並沒有露出任何討好的神色,說出了實情。

她知道,剛才身後懸著的火劍被悄悄放下,和梧桐樹開口說話有很大的關係。

夏初雪的說法剛好和梧桐樹心中所想的一樣,事到如今,要說它們之間沒有一點關係,它自己都不相信。

梧桐樹不知道在想什麼,之後就再也沒有開口說話,她也不好隨意搭訕。

眼睛直勾勾盯著腳下的紅色土地,先前是無意,越盯著,就越覺得厚厚紅色泥土下面有很重要的東西,如果不取出來,就會永遠與它失之交臂。

這種想法一旦產生,怎麼都揮之不去,而且越來越強烈,另她好幾次都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挖紅色泥土。

這時,識海中莫名一痛,心悸的感覺愈發強烈。

「咚…咚咚…咚咚…」她聽到了自己心臟狂跳的聲音,右手手心的空間印記猛然發紅,手心也如同被火灼燒的疼痛。

空間變動!

不知為何,夏初雪就是知道空間內部肯定在變動,之前修為從練氣期十一層直接跳至築基期大圓滿,空間都沒有任何動靜,難道空間現在才開始變大?

沒等夏初雪多想,腳下稍微晃動,一個不明物體破土而出穩穩漂浮在她面前的火海中。

那是一塊黑漆漆不知什麼材質的『石頭』,隨著『石頭』破土而來,那種想要擁有的它的衝動更加強烈,仿若它本就是她的東西。

「啊…」

『石頭』剛飛出來,梧桐樹就響起慘烈的叫聲,回頭看去,它精神面貌比剛才萎靡不少,時間一點點過去,它樹上的葉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變軟,然後變成枯葉,化為灰燼消失在漫漫火海之中。

這還不要緊,關鍵梧桐樹的樹枝也開始急劇變黑,變黑的地方也如同剛才梧桐樹葉一樣化為灰燼。

照這樣的速度,恐怕不過五分鐘,整顆參天梧桐就會從世間消失。

夏初雪傻愣愣的,鳳凰也傻了,眼看著自己最後生的希望將要破滅,伸出手就要去抓剛才破土而出的黑漆漆石頭。

到現在為止還不明白梧桐樹之所以能夠在火海中生存這麼久,在她第一次涅槃的時候給予很大的幫助,和這不知來歷的石頭有很大的作用,就白活這麼多年了!

鳳凰想要將石頭重新埋進土裡,可手剛一碰到石頭,就被石頭表面無影的屏障給反彈回去,本來就受重傷的她,更是硬生生吐了幾口血。

夏初雪也趕緊去抓石頭,本以為會和鳳凰一樣被彈出去,結果出乎意料的穿透石頭外表的無形屏障,直接雙手抓住了它。

觸手冰涼,很舒服。

「快,快把它埋起來!」藍鳳凰虛弱急切的聲音傳來,夏初雪趕緊要將黑漆漆的石頭埋到原來的地方。

可那東西就像粘在手上,甩都甩不掉,她只能把手放在裸露的樹根上。

「呼…」

她明顯聽到梧桐樹鬆了一口氣,抬頭看去,剩下的梧桐樹樹榦重新抽條嫩綠的枝椏,小小嫩嫩的葉片從枝椏中生長,很快長大

不一會兒,剛才還一片死寂的梧桐樹重新展開一片盎然,只是大樹卻矮了一半。

可還沒等梧桐樹說話,就又驚慌失措起來。

因為它發現身上能夠吸收黑色石頭的能量越來越少,彷彿它正在被另外一種物質在吸收。

不用想,現在能夠吸收這東西都只有眼前的小鬼。

夏初雪很無辜,也非常震驚,因為她發現石頭的能量整源源不斷被自己空間吸收,有種…全身酥麻的感覺,這感覺…好像和之前空間與黑色板磚融合給她的感覺差不多。

念頭一閃,她終於抓住了事情都重點

這黑色石頭可不就是和黑色板磚一樣的顏色,一樣看不懂材質的嗎? 答案呼之欲出

空間碎片!!

隨著實力的增長,夏初雪識海中對於空間有了不一樣的認知,甚至一些關於空間都事情會莫名出現在腦海,比如說空間碎片。

「主人…饒命」

事到如今,梧桐樹終於知道為什麼這小鬼身上有不一樣的熟悉感

氣息!

沒錯,就是氣息

到現在才發現夏初雪身上居然有和它生命來源的石頭一樣的氣息。

梧桐樹自打有靈智以來就生長在這片火海中,長年累月完全是靠埋在樹根下的黑色石頭而活,可以說它是它孕育出來的。

御史不好當 一年復一年的生長,按正常植物吸收天地精華早就應該化為人形,可他遲遲不能,就知道黑色石頭不是完整的,它應該有主人,缺少天地萬物精華中的某種部分。

剛有靈智的時候,梧桐樹還天天盼望著或許自己好運能碰到這石頭的主人認他為主,這樣自己就又化形和進階的可能,但時間太久遠了,久遠到連他都放棄了,仍然一個生物都沒有見過,後來有隻鳳凰前來,生活於此,它慢慢的歇了那種心思。

所以,和石頭同樣熟悉的氣息出現,驚喜來的太突然,梧桐樹才沒有第一時間發現。

別看梧桐樹不知活了多少年,聽著聲音似乎已經年近古稀,可沒見過外人,心性非常直,不會拐彎抹角,它認為石頭的主人是那小鬼,而自己正是石頭孕育出來的,自然和石頭一樣,認她為主。

其實要是沒有剛才的黑色石頭從土裡飛出來主動認主,現在讓梧桐樹認主也是不可能的,它活在時間無數年,最起碼的驕傲還是有的。

只是,再驕傲也比不過死亡的恐懼,經過即將死亡的絕望,再生的希望,梧桐樹怎麼會放過夏初雪這唯一的救贖?

再說,他也看出來了,黑色石頭在主動強行認主,那小鬼想甩都甩不掉(其實人家根本沒想甩掉),它之前那些將寶貝佔為己有的想法瞬間沒有了。

按照梧桐樹的修為,查探夏初雪身上有什麼寶貝非常簡單,可從開始到現在,不光身無一物,就連鳳凰說過人類修士都有的儲蓄戒指都沒有,還能另其認主,想必有些真才實學。

「吾願認您為主,吾為仆,終身任您驅使!」

梧桐樹彎下來從來都筆直的樹榦,一根尖銳的樹枝衝破樹榦,從樹心中毫無預兆的伸出,刺破夏初雪的手臂。

「咕嘟,咕嘟…」

它竟然在吸血!

夏初雪只覺一陣天旋地轉,那是失血過多的徵兆。

我靠,這老樹居然還能主動契約!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失血過多而暈倒時,梧桐樹終於停下了吸血的動作,冥冥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牽引著他們,使它們之間有了聯繫。

一聲輕微的倒地聲,夏初雪在進行空間融合和梧桐樹強行契約的雙重作用下終於體力不支摔倒,好在這石頭沒有之前板磚對空間都作用,否則她不止暈倒這麼簡單了。

禍福相依,和梧桐樹契約的瞬間,夏初雪只感覺身體內因為進階太快而虛浮的境界穩固了許多,好像她本來就在築基期大圓滿沉浸了多年,隨時都有可能突破。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我…我靈力回來了,哈哈哈…禁制解除了?」

「主人,這是吾常年吸收空間碎片領悟出來的能力,之前把火海變成那樣,主要是出於自我保護,現在您是吾到主人,自然可以解除,而鳳凰有隻經過我同意才能使用靈力。」

夏初雪嘴巴張成圓形,果然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被人強行契約的淡淡不悅也消失不見。

她撿了個大便宜不是嗎?

看著剛才萎靡的梧桐樹因為和自己契約而重新振作起來枝繁葉茂,眼中冒著小星星。

以後戰鬥的時候先把地獄吞天猊放出來施展吞天沒日戰技,然後放出梧桐樹的戰技,再加上玫瑰和自己,她幾乎能在戰鬥中立於不敗之地。

黑色石頭終於和空間融合完畢,哪怕現在沒進空間,她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裡面肯定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啊…」

隨著一聲低吼,把夏初雪所有的思緒拉回現實,只見鳳凰蜷縮在梧桐樹下,痛苦的緊咬牙關。

「梧桐前輩,幫幫我…」

她強撐著力氣飛身至梧桐樹上,卻被梧桐樹晃了下來,語氣淡漠的道

「你傷勢嚴重,就算在我這變異梧桐樹上涅槃,成功率也是零,倒是我們只會一起下地獄!第一次涅槃靠的是不屈不撓的意志力和我的變異功能輔助才成功,但現在…」

話說道這裡,還有什麼不清晰的?就是鳳凰不會涅槃成功,不要再連累他人了。

夏初雪淡淡的看著,之前鳳凰對她就有殺意,現在自然不會多說什麼,相比較沒關係的鳳凰,她當然站在梧桐樹這邊。

「我…不…甘心…」鳳凰痛苦的縮著身體,咬牙支撐。

梧桐樹深深嘆了一口氣

「除非傳說中的生命之水和各種天材地寶,否則你必死無疑!」

鳳凰苦笑一聲

是啊,明知死路一條,為何還要拉別人去死?

想到大仇未報,父母生死未卜,她始終不願認命!

「啊…我命由我不由天…」終於,鳳凰忍不住仰天大喊。

我命由我不由天嗎?

夏初雪被這句話震的渾身一顫,彷彿觸碰到了她的某個神經,竟然對她同情起來。

不過…生命之水是空間里的秘密,她不會為了就她,而暴露空間,除非…

「我有生命之水」

一石激起千層浪,藍鳳凰愕然回頭,眼中盛滿了驚喜震驚,高傲的眸子定定望著她,就像看到了最後的希望。

「什麼?主人您有生命之水?那…能不能…」

「不能!」

沒等梧桐樹說完,夏初雪就冷冷拒絕,然後又接著說道。

「你們也知道生命之水的珍貴,剛才她還想殺我,我怎麼知道涅槃之後會不會過河拆橋?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你願認我為主…」

「不可能!」

還沒等夏初雪說完,藍鳳凰滿口拒絕。

她是鳳凰,她有她的驕傲,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哪怕死,也不會認一個低賤人類修士為主。 「鳳凰,你忘記你的仇恨了嗎?你忘記你的父母了嗎?你忘記鳳族那些對你仇視踐踏的長老就嗎?你忘記你小時候是如果被同齡小鳳凰欺辱的嗎?你有驕傲,有仇恨,難道這些都不要了嗎?」

梧桐樹知道鳳凰的一切不甘心,相伴九百多年,她無聊時說的最多的話就是在鳳族被欺壓被當成不祥徵兆的遭遇,和後來被追殺的絕望,她所有的一切,它都知道。

現在重活的機會就在眼前,就看藍鳳凰能不能把握住。

已經和夏初雪契約成功的梧桐樹知道她有空間,雖然不知空間里的模樣,但就是有種直覺,主人沒有說謊,裡面肯定有生命之水。

藍鳳凰真正的實力絕對遠遠超過夏初雪,除非和梧桐樹一樣心甘情願的主動認主,否則只會讓其主人遭到反噬。

梧桐樹還在藍鳳凰耳邊說著,今天所說的話比之前九百多年加起來還要多。

藍鳳凰剛才堅定的心也開始動搖。

邪獵花都 想到以前有化身修士想要契約自己,她都拒絕,難道現在要屈居一個築基小鬼?

藍鳳凰實在不願,可心中萬分糾結,梧桐樹說得對,她被趕出鳳族被追殺的那一刻就發誓日後要強勢回歸,將那些看不起踐踏她尊嚴的所有鳳凰踩在腳底。

到底是仇恨重要?還是尊嚴重要?

尊嚴?

呵呵呵呵…

藍鳳凰突然想通了,自打出生起,她可曾擁有過『尊嚴』這種東西?

被同類扔進糞坑,被踩著臉吐口水,被指著鼻子罵恥辱……

它們不當她是鳳族,她又何必苦苦支撐所謂鳳凰的尊嚴?

對,尊嚴和仇恨之間,她選擇了仇恨。

「…行,不過…我要平等契約,否則…就是死也…不會…」

「好」夏初雪爽快答應。

能讓一個七階甚至八階妖獸實力的神獸鳳凰結成平等契約,真的很難得!

關鍵有契約的壓制,藍鳳凰不可能再對自己心生殺念。

「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