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滿臉無奈地看着葉塵,然後說道:“有勞蒙將軍大駕光臨,但我和小徒收拾一下,便跟將軍進宮面見麗妃娘娘!”

蒙恬點頭,隨即坐在一邊,靜靜等待。徐福用眼神示意葉塵,讓他去後堂等着。

“臭小子,我說什麼來着,那個鬼靈精果然找到了我們。蒙恬將軍堵在門口,我們現在想走都走不了了。”

葉塵也很無奈,看着自己的師父,沉聲道:“師父,你不是總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如果我和小雪命該如此,那麼除了面對,還有什麼好方法嗎?”

聽到葉塵的話,徐福無奈地嘆息道:“臭小子,你說的不錯,既然這都是命,那我們也只能往前闖。那個小丫頭片子,真是不簡單啊!”

於是乎,葉塵就跟在徐福的身後,在蒙恬的帶領下,進入了皇城。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葉塵,羋雪先是喝退衆人,然後說道:“兩位恩人,請起來吧。”

葉塵扶着徐福起身,他看着光芒四射的羋雪,看着自己想念許久的人,竟然說不出話來。

“小葉子,你想我了嗎?”

葉塵微微一愣,看着高高在上的羋月,輕輕點頭,卻沒開口說話。

有些愛,還是藏在心裏比較好! “那日匆匆一見,你救了我之後,卻逃之夭夭,小葉子,你膽子不小啊!”羋雪裝作生氣的樣子,嬌嗔道。

葉塵一聲苦笑,看了看自己的師父,無奈地說道:“麗妃娘娘,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的你,已是大秦麗妃,我一介庶民,豈敢造次?”

“小葉子,你不要喊我麗妃娘娘,就和以前一樣,喊我小雪!”羋雪有些吃驚,葉塵的話,讓她感覺到了一種生疏。

葉塵搖頭,輕聲道:“麗妃娘娘,你我身份有別,不能亂來。否則的話,我跟你都不會有好下場。這裏是皇城,是人心詭譎的地方。”

羋雪輕輕點頭,她頓時就明白了葉塵的話,當即說道:“既然你我身份有別,那我現在就讓大王下令,讓你做我的貼身侍衛。”

此話一出,徐福第一個出來阻止,他跪求道:“麗妃娘娘,小老頭就這麼一個徒弟,你可不能將他從我身邊奪走啊!”

聽到徐福的話,羋雪立即起身,然後走到徐福的面前,嬌笑道:“老頭兒,我跟你兩個選擇,要麼讓葉塵當我貼身侍衛,要麼讓他進宮當太監。”

一聽這話,葉塵頓時慌了,急忙說道:“小雪,這可萬萬使不得啊!”

“哈哈哈,小葉子,還是喊我小雪了!哼,想跟我玩,你們還嫩!”羋雪大笑不已,就像一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一樣。

“麗妃娘娘,你可真的不能這麼玩了,我們的小心臟受不了。”葉塵摸了一把汗,心有餘悸地說道。

他寧願進宮當侍衛,也不想進宮當太監。

“小葉子,我剛纔的話可是認真的。上一次是我失約,這一次,我可不想再讓你離我而去。況且,這裏是秦國皇城,想殺我的人多了去,有你在身邊,我會感到很踏實。”

聽我羋雪這麼一說,葉塵頓時有些心軟,他看了看自己的師父,然後說道:“麗妃娘娘,你會將我師父怎麼安排?”

“他藝術高超,就留在皇城裏當個御醫什麼的就好。況且,他也會煉丹術,大王肯定會重用他的!”

如今的局面,已經完全超出了兩人的預料。徐福無奈一嘆,只好說道:“既然如此,一切就都聽從麗妃娘娘的!”

看到自己師父答應,葉塵也不再猶豫,答應了羋雪的請求。而這個要求,羋雪傳達給蒙恬,再由蒙恬彙報給秦王嬴政。

“蒙將軍,麗妃突然從民間給自己找了一個貼身侍衛,你覺得怎樣?”嬴政的寢宮內,他看着前來彙報的蒙恬,神情淡漠地問道。

此時的秦王嬴政,正值壯年,英氣逼人,眉宇之間無不顯露帝王之霸氣。

“回陛下,據臣調查,這個徐福和葉塵,是一年前剛從楚國搬到這裏的。此二人經營一家藥鋪,平日裏給人治病療傷,非常老實本分。麗妃娘娘說,這兩人在楚國時救過她一次,所以對兩人比較信任!”

嬴政微微點頭,沉聲道:“麗妃剛從楚國過來,這皇城裏的習慣,多少有些不適應。她想找個本國人當侍衛,孤王也能理解。蒙恬,就按麗妃的要求,認命那個叫葉塵的當麗妃的貼身侍衛,將徐福招進御醫院!”

“諾!”

於是,秦王嬴政一聲令下,便決定了葉塵和徐福今後的命運。

得償所願的羋雪,雖然身處異國他鄉,但有葉塵的陪伴,她也不感到孤單。只是,時間久了,她心裏的不安和渴望越來越強烈。 正所謂,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又三年過去,羋雪已經育有一子,名喚公子扶蘇。

而這三年,葉塵一直沒有出現。羋雪去找過徐福,問他葉塵的下落。

只是,徐福沒有對她說實話,一句“不知道”便堵住了她的嘴。

無奈,這件事便成了羋雪心裏最大的困惑。嬴政的禁衛軍巡守皇城,被人發現,也在情理之中。

“三年了,小葉子,你到底怎麼了?”羋雪拉着一個兩歲的孩子,行走在皇城之中。她看着遠方的天空,眉宇間有種揮不去的哀愁。

而此時此刻,葉塵正在邊塞戍邊,這三年,是他對自己的自我放逐。由於聰慧能幹,他很快就得到了蒙恬的賞識。

只不過,他的心裏卻始終記掛着羋雪,他知道自己欠她一個解釋。

邊關時常傳來咸陽城的消息,所以葉塵當然知道羋雪的事情。他遠在邊關,只能默默爲她祈禱,希望她一切順利。

這一天,葉塵和蒙恬正在喝酒,喝到盡興時,蒙恬問道:“葉塵,你在麗妃娘娘身邊當貼身侍衛不是很好,爲何要來邊關戍邊?這裏生活艱苦,你就不怕受罪?”

葉塵大笑,然後說道:“蒙恬將軍,三年的軍旅生涯,讓我看到很多以前從未看到的事情,也讓我明悟了很多。如今七國分天下,戰亂不休 ,受苦受難的始終都是老百姓啊!”

聽到這,蒙恬一聲嘆息,接着說道:“葉塵,你說的不錯。陛下有宏圖大志,更有統一天下的決心。我大秦厲兵秣馬這麼多年,在不久的將來,便會逐一滅亡其他六國。”

聞言,葉塵微微一嘆:“天下歸於一統,的確是天大的好事。只是這中間,必會伏屍百萬,血流成河!”

“葉塵,這就是統一天下所付出的代價,誰都無法避免。你小子,一直在跟我打岔,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葉塵苦笑一聲,輕嘆道:“蒙將軍,伴君如伴虎,麗妃娘娘的貼身侍衛也不是好當的。更何況,她與陛下成親,皇城中敢對她下手的人便少了。”

說完這些,葉塵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腦海中卻浮現出那個熟悉的身影。

蒙恬也沒多想,大笑道:“看你長得秀氣,一開始我還擔心你堅持不下去。沒想到你小子挺有骨氣,不得不讓人刮目相看。”

“軍營是個鍛鍊人的地方,我不後悔前來戍邊。蒙將軍,大秦的國土有我們去打,自當由我們來守護。”

“說的好,你小子的脾氣很對我的胃口,跟我那弟弟蒙毅差不多。等着吧,陛下很快就要開啓征服天下的戰爭。到那時,有我們打仗的時候。”

葉塵重重點頭,大喊道:“誓死效忠大秦,誓死追隨將軍!”

又一碗酒下肚,葉塵終於堅持不住,倒在了地上。恍惚間,他看到自己奔赴戰場殺敵,他的手上沾滿了鮮血。

公元前238年,嬴政剷除丞相呂不韋和長信後嫪毐的勢力,開始親政,周密部署統一六國的戰爭。

之後的十三年時間,秦國先後滅掉韓、趙、魏三國,即公元前225年,嬴政統一六國的夢想已經實現了一半。

然而,嬴政滅趙、破燕並魏後,緊接着便大舉進攻楚國。這個時候,葉塵想到了羋雪。

“陛下開啓六國戰爭之時,我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只是沒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葉塵暗歎,他看着對面的楚軍,滿臉的無奈。

一聲令下,戰鬥打響,兩軍對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葉塵無所顧忌地殺死敵方士兵,心卻在滴血。

“如果這就是通往和平與統一付出的代價,我化身惡魔又有何懼?小雪,你會原諒我嗎?”

這場廝殺持續了兩天兩夜,最終以秦軍的慘勝而告終。這一戰之後,蒙恬帶着衆將士回到了咸陽,準備下一步的對楚作戰。

回到咸陽,呼吸着這裏的空氣,葉塵感覺恍如隔世。

“十六年了,我這一走便是十六年啊!”葉塵輕嘆,跟在蒙恬的身後,進宮面見秦王陛下。

如今的秦王,雖然不復壯年,但其智謀卻讓人無法捉摸。比起年輕時候,此時的嬴政,更讓人恐懼。

葉塵努力尋找那個熟悉的身影,卻搜尋未果。直到蒙恬開口,葉塵才明白髮生過你了什麼事情。

“陛下,攻打楚國之時,臣突然想到了麗妃娘娘。她爲您生下公子扶蘇,臣害怕她想不開,對您不利!”

聽到這,嬴政頓時來氣,大聲吼道:“蒙恬,你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我就來氣。扶蘇的確是個好兒子,各方面都好,就是喜歡與我對着幹。統一六國是我的夢想,可他小小年紀卻非常反對,更搬出孔孟之道反駁我。”

蒙恬不由一笑,公子扶蘇的性格他早有耳聞,是個溫文儒雅的好人。

“那麼,麗妃娘娘呢?對於攻打楚國之事,她怎麼看?”

嬴政微微沉吟,接着說道:“蒙將軍,此次你凱旋而歸,就是想與你商量此事。麗妃是楚國人,朝中大臣也有親楚一派,最要命的是,扶蘇的體內也有楚國人的血!所以,對於他們母子,我不得不防!”

聞言,葉塵和蒙恬同時一驚,對視一眼之後,蒙恬急忙說道:“陛下的意思是,他們母子二人,您不打算放過?”

嬴政微微一嘆,然後說道:“扶蘇還小,尚不足以構成威脅。至於麗妃,我怕是無法留她。蒙恬,後天我會帶她出宮,你挑一些人假裝行刺孤王,趁機將麗妃殺死!”

嬴政的話,將葉塵和蒙恬驚呆了。兩人萬萬沒有想到會接到這樣的命令,一時間難以接受。

“陛下,難道就只有這麼一個辦法嗎?公子扶蘇要是日後知道了這件事,他肯定不會原諒陛下的。”蒙恬試圖勸說嬴政放棄這個打算,但徒勞無用。

“蒙恬,當初與楚國聯姻,就是想聯合楚國對抗其他五國。而今,我大秦崛起,曾經的強楚已經不復存在,楚國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況且,麗妃的存在,對孤王來說是個很大的威脅!”

話說到這個份上,蒙恬也很知趣地不再說下去。

葉塵努力平復自己的心緒,暗歎道:“小雪,十六年後再相逢,老天爺卻讓我親手殺了你啊!” 嬴政的命令在葉塵看來,已經決定了羋雪的命運。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無奈之下,只好去找自己的師父。十六年不見,徐福依舊活得好好的。

看着一身戎裝的葉塵,徐福大笑道:“臭小子,多年不見,我還以爲你不認我這個師父了呢?”

葉塵微微一笑,輕嘆道:“當年的事情,雖然對你有所怨言,但我知道你是爲了我好。正如師父所說,這就是我和羋雪的命!”

徐福微微點頭,輕聲說道:“你這次來找我,所爲何事?我想,你不僅僅是敘舊那麼簡單吧?”

葉塵一愣,隨即解釋道:“果然什麼事都瞞不過您老人家的眼睛!師父,我剛從陛下那裏過來,他已經下令,要處死羋雪。”

徐福一驚,隨即輕嘆道:“自從陛下開啓六國戰爭,這一切就已經註定了。麗妃是楚國九公主,而今,大秦已對楚國開戰。陛下要殺她,也在情理之中!”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葉塵不解,他不想看着羋雪就這麼死去。

“臭小子,死人才是沒有威脅的!這個道理,你不懂嗎?”徐福輕嘆,拍了拍葉塵的肩膀,轉身進了屋。

葉塵心如刀割,他急忙離開,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準備了一套黑衣。

“羋雪,十六年前我沒有帶你走,這一次,我不會再錯過了!”

是夜,葉塵身穿黑衣,悄悄地潛入了皇城。

他早已打探到羋雪的位置,以他如今的實力,想要在不驚動禁衛軍的前提下安全進入,雖然有些難度,但還是能夠做到的。

麗妃早已被嬴政打入冷宮,但今夜似乎和往日有所不同。葉塵飛身爬上屋頂,靜靜地看着下面的一切。

“麗妃娘娘,陛下有令,讓我們前來服侍你。後天,他要帶你出宮遊玩。”

葉塵看着面無表情的羋雪,一時間感慨萬千。

此時的羋雪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小女孩了,現在的她,優雅中透露着高貴,縱使身處冷宮,也有一股難言的威勢。

“帶我遊玩?”羋雪一聲冷哼,接着說道:“他派兵攻打楚國,將我打入冷宮,如今又來這麼一招,真不明白他的心裏在想什麼!”

不多時,幾個宮女便退了下去,而羋雪似乎也有就寢的打算。就在這時,葉塵從房頂上跳下來,瞬間捂住了羋雪的嘴,然後做出噤聲的手勢,讓她不要說話。

“麗妃娘娘,我是來接你出宮的,不然的話,你會有性命之危!”葉塵故意改變聲調,不讓羋雪知道自己的身份。

“你是何人,深夜來此,究竟想幹什麼?”羋雪迅速恢復鎮定,兩眼直視葉塵,輕聲問道。

“麗妃娘娘,情況危急,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後天,陛下帶你遊玩是假,取你性命纔是真。我這麼說,你還不明白嗎?”

聞言,羋雪微微一愣,隨即冷笑道:“我就知道,他怎麼會那麼帶我出去呢?原來是早就謀劃了一切,想要置我於死地。”

“麗妃娘娘,現在趕緊跟我走,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葉塵大急,他生怕再晚一些,就走不了了。 葉塵的出現,驚動了整個皇城。

嬴政親自來到羋雪的寢宮,看着淚眼婆娑的麗妃,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麗妃,你沒有受傷吧?”嬴政低聲問道。

羋雪沒有說話,繼續拿着自己的玉墜,痛苦不已。嬴政無奈,只好轉身離去。

看着嬴政離去的背影,羋雪終於回過神來,嘆息道:“嬴政,你處心積慮地想殺我,無非就是想製造一場意外,好對扶蘇有個交代。念你還有點人性,我就陪你演完這場戲,但願你能善待扶蘇!”

話音一落,她再次看向手裏的玉墜,臉上露出笑容。

“能在死前得知你還活着,真的太好了。如果能夠再看你一眼,我就更加沒有遺憾了!”

另一邊,葉塵回到自己的府邸,迅速處理掉黑衣,將一切痕跡盡數銷燬。

“小雪,對不起,我終究還是不敢面對你!”葉塵輕嘆,看着皇城的方向,心緒起伏,難以平靜下來。

皇城禁衛軍徹夜調查,依舊沒能找到刺客,只好作罷。蒙恬被連夜召進宮,似乎有要事相商。

“蒙將軍,今夜之事,你怎麼看?”嬴政看着蒙恬,淡漠地說道。

蒙恬臉色一變,苦笑道:“陛下,臣只知道行軍打仗,這些問題,我還沒有頭緒。陛下,您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嬴政微微一笑,然後說道:“蒙恬,這兩日你將朝中一些親楚派系的大臣給孤王控制住,密切注意他們的行蹤。一旦有異變,格殺勿論!如果他們沒有異心,等麗妃死後,孤王會找個理由將他們全部發配邊疆。”

聽到這,蒙恬有所醒悟,急忙說道:“陛下的意思是,今晚潛入皇城的刺客,是來帶麗妃娘娘離開的?”

“孤的確是這麼猜測的,但讓孤意外的是,麗妃竟然沒有離開。現在想來,她應該是想保住扶蘇的命!”

蒙恬微微點頭,雖然不是很明白,但多少能夠理解一點。

“陛下,微臣一定按照陛下的要求去辦。另外,微臣斗膽問一句,您準備如何處置公子扶蘇?”

嬴政微嘆,沉聲道:“留他性命,一切照舊!”

聞言,蒙恬終於鬆了一口氣。說心裏話,他非常喜歡扶蘇那孩子,不希望他遭此厄運,年少夭折!

隨後,蒙恬來到葉塵的住處,將自己和嬴政的淡話說了出來。

“葉塵,事情就是這樣,這幾天咱們可別閒着,好好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務!雖然有點殘酷,但陛下願意放過扶蘇,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

葉塵的臉色看不出悲喜,只能無奈地點頭:“一切聽從將軍號令!”

接下來的時間就變得有些難熬了,葉塵知道嬴政要對羋雪下手,卻想不出萬全的解救方案。而他也終於明白,羋雪爲什麼不願意跟他一起離開。

“小雪,爲了救扶蘇一命,你選擇自我犧牲,真是難爲你了!”葉塵輕嘆,他知道羋雪必死無疑。

哪怕葉塵將她救走,她也不會開心,因爲那樣一來,嬴政便不會放過扶蘇。

如此兩難的抉擇,讓葉塵糾結不已。但她站在羋雪的角度一想,便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小雪,我會幫你好好照顧扶蘇的!”葉塵輕嘆,不由流下兩行清淚。

這一天,嬴政帶着麗妃出遊。一路上,嬴政和麗妃沒有半句話,而羋雪的手裏緊緊地握着葉塵的玉墜。

行至一片山林之時,羋雪似乎心有所感,她突然轉過身看向嬴政,冷冷地說道:“嬴政,希望我死後,你能善待扶蘇。否則的話,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嬴政臉色一變,正要說話,馬車外卻傳來一陣廝殺聲。見狀,羋雪卻突然走了出去。

身穿黑衣的葉塵看着站在馬車上的羋雪,無力地嘆息道:“小雪,我來送你最後一程!”

“我知道你們是來殺我的,也知道是誰派你們來的!現在,我就在站在這,你們動手吧!”

羋雪的話,頓時讓蒙恬和葉塵非常意外。

看到這一幕,蒙恬突然遞給葉塵一把弓箭,沉聲道:“葉塵,你曾是她的貼身侍衛,也在楚國待過,就由你來送她一程吧!”

葉塵一驚,雙手顫抖地接過弓箭。他看着羋雪,心裏暗道:“小雪,對不起!若有來世,千萬不要生在帝王家!”

“咻”的一聲,箭矢劃破半空,直接射中了羋雪的心口。這一刻,葉塵的心也跟着碎了。

羋雪應聲倒下,眼神中沒有悲傷和痛苦,反而有種解脫。

“小葉子,如果有來生,我想變成一隻蝴蝶,隨你一起蝶舞天涯!”

看着羋雪倒下的身影,嬴政一聲嘆息,隨即說道:“麗妃,我會好好照顧扶蘇,你安心地去吧!”

緊接着,蒙恬摘下面罩,來到嬴政的面前,跪拜道:“陛下,麗妃娘娘的遺體如何處置?還有,我們要如何昭告天下?”

“蒙將軍,死人有死人的用處!將麗妃的屍體帶回皇城,風光大葬,並昭告天下,就說楚人意圖行刺孤王,麗妃捨身救了孤王一命。如此一來,我大秦將士的怒火便能被點燃,面對楚軍,他們便所向披靡!”

蒙恬瞭然,葉塵隨之走上前來,合衆人之力將羋雪的遺體運了回去。

葉塵整個人都在顫抖,蒙恬見狀,輕嘆道:“葉塵,這和在戰場上殺敵不一樣,我知道你很難過!我之所以讓你下手,是因爲我做不到!”

葉塵沒有說話,他愣愣地看着羋雪的遺體,整個人已經麻木了。

緊接着,麗妃遇刺身亡的消息傳遍了整個秦國。大秦將士覺得這是奇恥大辱,一個個叫囂着要滅了楚國。

秦軍將士的怒火被點燃,嬴政立即下令,全力進攻楚國,誓要滅亡楚國,替麗妃報仇。

這一次,葉塵沒有跟隨蒙恬出征,而是主動請纓,想跟隨公子扶蘇,成爲他的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