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爺子端好了姿態,想聽王東擎親口跟自己道歉,可沒想到,他張口就說要回東歐那邊!

「你要回東歐?」

「是。」

王東擎面無表情的說。

王老爺子也顧不得教訓王東擎了,焦急的問:「還在跟我置氣?」

「爺爺,我一個做晚輩的,怎麼會跟長輩置氣?再說了,當初爺爺找我回來時,我就跟爺爺說了,我這輩子不怎麼喜歡爭權奪勢,只想一個人留在東歐,平靜的度過餘生。若不是爺爺再三邀請,我也不會回國內。現在爺爺不信我,我留下來的唯一理由也沒了,索性回東歐了。」王東擎一板一眼的回答,句句話里透露出他對老爺子的失望。

王老爺子擰著眉頭,敲打著桌子,沒有回話。

王東擎沒多給他思考的時間,深深的鞠了一躬說:「行李我已經打包好了,機票也買了,今天中午十二點鐘的飛機,差不多要出發了去機場了。」

王老爺子見他動了真格,終於沉下了臉色:「東擎,我之前說話是重了一些,可你難道真的跟景炎、子謙的死一點關係都沒有?」

王東擎扯了扯唇角:「爺爺覺得我害死了三伯和景炎,那便拿出來證據吧。拿的出來,我會承擔起相應的法律責任;拿不出來,那我就走了。」

說罷,他沒有絲毫留戀,轉身往外走。

王老爺子霍地站起來,「你給我站住!」

王東擎頭也不回,繼續往前走。

王老爺子又急又氣,朝著他的背影,大喊:「你敢踏出這個家門,就永遠別再回來了!」

話音落,王東擎的身影消失在了視野里。

……

走到院子里,王東擎上了車。

司機啟動了車子。

王東擎看著王家熟悉的一切,從車窗外倒退,冷著臉對旁邊的人,說:「明珠那邊出發了沒有?」

「說是已經在路上了,估摸著會同時抵達機場。」

「嗯。」

王東擎淡淡地應了一聲,便閉目養神。

……

一個多小時后,車子抵達機場。

王東擎隨行的人員去託運行李,而他則去機場的大廳找顧明珠。離約定的地點還剩下不到十米的距離,一個戴著口罩,穿著很厚衣服的人,匆匆的自他身邊過去。太過著急,連她的東西掉下都沒有發現。

王東擎餘光瞥過地面上的東西,頓了兩秒,又將目光拉了回去。

彎腰撿起地上的那串腳鏈,王東擎臉色驀地大變,然後毫不猶豫的轉身,朝著那個人跑了過去。

兩人的身影逐漸的拉近,王東擎越發肯定自己心裡的猜測……那個人是顧明珠!她不想跟他一起去東歐,所以跑了!

「顧明珠,你給我站住!」王東擎氣急敗壞的大喊。

機場里其他的旅客聽到他這聲暴喝,紛紛停下腳步看向他的方向。

唯獨一道身影,在聽到他的聲音后,反倒加快了腳步。

王東擎低低的咒罵了句,然後仔細觀察了顧明珠逃跑的方向,從另外一個通道繞了過去。

顧明珠知道王東擎就在自己的身後追趕自己,現在只有他跟他幾個隨行的人員,一旦他招來了其他的幫手,她一定逃不了,會被他強行帶去東歐!

心裡越慌,越發的慌不擇路,她拚命的往人群擁擠的地方跑。

王東擎從一側繞到了她身邊,只剩一步之差,幾乎拉住她,可不知道哪裡擠出來一個人,擋住了顧明珠,他氣的額頭上的青筋跳動,看著躲避他如蛇蠍的顧明珠,威脅道:「顧明珠,你再敢向前跑多一步,我就把你的腿打斷!」

顧明珠身子一哆嗦,立刻跑得更快。

兩人在機場里,你追我追了半個多小時,王東擎終於把顧明珠堵在了機場的一角。

他壓抑著心頭滔天的怒火,一步步的走向她:「顧明珠,你跑啊,你怎麼不繼續跑了?」

該死的女人,他千方百計的對她好,她就那麼想逃離她!王東擎幾乎無法控制自己心頭的怒火,想把眼前的女人給撕了。

顧明珠見再沒有可逃跑的地方,轉過身迎上王東擎。

「王東擎,為什麼你就是不肯放過我?為什麼!」顧明珠近乎崩潰。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哪一點吸引他了,讓他這麼執著自己!難道這就是她當初糾纏容子澈的報應?因為自己強行喜歡容子澈,害的溫如意死了,所以上天就派來王東擎這個霸道的男人,來折磨她?

顧明珠不斷的往後退。

放過她?

想都別想,這輩子哪怕死了,他也不會放開她!

王東擎一步步的逼近她,直到走到她跟前,伸手扣住她的肩膀。

顧明珠再也忍不住,身體懼怕的抖動了起來,眼裡也積聚起了霧氣。

她不想去東歐!

一點都不想!

此時此刻,她只想回到A市,和自己的家裡人在一起!

王東擎濃重的劍眉,因為她這一動作,而擠在了一起,漆黑的眼底也透著濃濃的戾氣,可不知怎麼的,最後還是柔了聲音,對他說:「跟我走,你知道你逃不了的,別再浪費彼此的時間。」

顧明珠磨著牙齒,說:「王東擎,你會遭到報應的!」

王東擎不管不顧牽著她的手,往機場的安檢口走。

……

而就在他們即將走到安檢門時,一個穿著清潔工衣服的男人忽然朝他們沖了過來。

王東擎看到那人手裡一閃而過的寒光,本能的感覺到危險,拉顧明珠到掩到自己的身後,然後用自己擋在了他跟前。

他做完這個動作,那個男人已經衝到了他們跟前。

「王東擎,去死吧!」

男人手從兜里掏出一把槍,朝著王東擎的胸口射擊。

「嘭!」

一聲槍鳴,整個機場大廳瞬間炸開了鍋,旅客們紛紛抱頭四處逃竄,安檢口那邊的人也趕了過來。

顧明珠感覺到王東擎的身體震了下,探出腦袋想要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可頭還沒伸出頭,就被他死死地壓了回去。

王東擎將顧明珠狠狠地抱在自己的懷裡。

「別動,沒事……」

顧明珠被他困的動彈不得,只好乖乖的等著。

機場的保安趕過來,迅速的把那名持有槍械的男人制服,然後叫來了醫護人員,緊急把王東擎送往醫院。

王東擎被拉開的時候,顧明珠這才看到他身上的傷。

他胸口上中了一槍子彈,身上的藍白色的襯衫,已經被鮮血染紅了大片,臉色透著一股暗灰色。

顧明珠站在旁邊,盯著他被槍打到的地方,只覺得腦子嗡嗡的響,沒辦法思考一丁點東西。

因為他的強迫,她無數次詛咒他去死!

可為什麼此時此刻,看到他這樣,心頭有些酸酸的?

……

與此同時,安家。

慕洛琛用過早餐,接到了沈家那邊打來的電話,說沈家願意和解,撤銷關於裴娜的一切負面報道,但唯一的條件是……要求裴娜親自登門向沈含煙道歉。

這是他們能做出的最大讓步。

慕洛琛把沈家的要求跟葉簡汐說了,問她要不要答應。

葉簡汐擰了眉頭。

其實,她知道這算是最好的結果了。沈家並非扛不住洛琛的施壓,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且,安老現在情況不好,萬一他有什麼閃失,洛琛失去了最大的後盾,沈家隨時可以反撲,到時候情況會比之前更加的糟糕。

這個時候妥協,一切都能圓滿的解決。

可讓裴娜跟沈含煙去道歉,這太委屈裴娜了。

葉簡汐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我去問問裴娜吧?看看她怎麼決定。」葉簡汐說。

「嗯,去吧。」

葉簡汐找了裴娜,把沈家的要求跟她說了一遍。

裴娜說:「那就答應吧,不就是一個道歉嗎?有什麼大不了的,又不會少一塊肉!即便心裡不痛快,我背地裡多剪幾個沈含煙的小人,往死里折騰就能解氣啦!」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啦!你跟洛琛為我已經做的夠多了,要是再讓你們為難,我多不好意思。」裴娜笑嘻嘻的摟住她,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葉簡汐嘆息了聲,說:「娜娜,對不起。」

裴娜自動忽略她這句話,拉著她的手邊走邊說:「好了,擇日不如撞日,咱們今天就去沈家,給她親自道歉!」 反正她在不上節目的時候非常空閑,找這個時間接觸一下氣運之子也好,偶爾刷刷好感,說不定她就能完成任務了呢?

玉傾歡的想法是非常美好的,但現實……卻總是難以預料的。

玉傾歡跟劇組協商一下,這邊的選秀,她還是要繼續參加的,所以在拍戲的時間上爭取了很大的自由度。

劇組那邊同意了。

這天是玉傾歡進組的日子,她早早地從床上爬起來,稍微打扮了一下自己——在白毛糰子的督促下。

如果沒有白毛糰子在她的耳邊耳提面命,玉傾歡她肯定會素顏進組。

玉傾歡進入劇組的時候,很多人都向她投來了驚奇的眼光,他們早就聽說了要換女三的消息,但是他們沒有想到李導找來的女三居然會是她。

很多人都對她不怎麼熟悉,但是過來打招呼的人也不少。

玉傾歡脾氣很好的都一一回應了,她把目光放在了一直坐在原地沒動的葉景茂身上:「葉影帝,我們又見面了。」玉傾歡向他伸出了手。

葉景茂遲疑了一下,伸出手在她的指尖碰了碰:「又見面了。」

態度非常的溫和,但是玉傾歡卻不吃他這一套,因為她知道葉景茂根本就不是那溫和的人。

李導沒有跟玉傾歡說過她是葉景茂推薦過來的,顯然葉景茂也沒想著讓她知道。

「以後還請葉影帝多多照顧。」玉傾歡心情很好地說道。

葉景茂:「應該的。」

在一旁聽了他們談話的人都露出非常驚奇的表情,因為他們跟葉影帝一起合作了那麼長時間,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這麼好說話過。

雖然葉影帝看起來一直非常溫和,但不知道為什麼在他們心裡都有一種非常異樣的感覺,在阻止他們靠近葉影帝,他們潛意識裡覺得葉影帝並不是那麼好相處的。

如今看來,他們的感覺都錯了嗎?

李導從裡面出來,拿著大喇叭開始嚷嚷:「你們都在幹什麼?妝都化好了嗎?沒化好的趕緊去化妝,一會兒就開拍了——玉傾歡,你已經過來了。」聲音陡然變了一個聲調,顯得非常驚喜。

眾人心裡又是一驚,沒想到李導居然會這麼喜歡她,難不成這個女人真的有什麼魔力不成?

玉傾歡沒忘記自己是過來幹什麼的,她近乎乖順地走到李導的面前:「李導。」

李導非常欣慰地看著她:「接下來你的戲份很重,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那是你的化妝間,你先過去化妝吧!」他伸手指了一下化妝間的位置。

玉傾歡點了點頭,走進了化妝間。

等她化好妝出來的時候,李導眼睛閃現出驚喜的光芒,這妥妥的就是他的女三啊!

李導瞥了一眼置身事外的葉景茂,覺得這小子還真有幾分眼光,推薦過來的人,居然那麼優秀。

李導滿意極了,他對玉傾歡招了招手:「你過來,先試一下這一幕戲,你劇本都背熟了嗎?」

玉傾歡:「背熟了。」

李導對她更加滿意了,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她就把劇本背熟了,真是一個好苗子。 要是她演技也很好的話,那他就更加滿意了。

他們正在拍攝的是一部古裝劇,玉傾歡在裡面出演的是一個貴族公主。

玉傾歡化好了妝往那一站,都不用說話,看起來就像隨時可以入畫的貴族公主。

她的氣質真是太好了,她穿現代裝的時候還沒有那麼明顯,古裝一上身,身上的那股貴氣就自然而然地凸顯出來了。

葉景茂沒有上場,他就坐在不遠處看著正在拍戲的玉傾歡,眼底閃過驚艷的神色。

雖然玉傾歡是他推薦過來的,但是他也沒有想到玉傾歡表現居然那麼好,如果不是跟他演對手戲的人不給力,說不定她一次也不會NG。

李導在鏡頭後面笑得合不攏嘴,沒想到這次居然真的被他撿到寶了。

玉傾歡從場上下來,就被李導攔住了:「玉傾歡,你以前真的沒有演過戲嗎?」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講,玉傾歡都不想是一個純粹的新人,不管是演技還是鏡頭感都非常的完美,幾乎讓他挑不出錯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新人。

他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玉傾歡:「我以前真的沒有演過戲。」鏡頭下面,她在心裡默默的補了一句。

李導忍不住唏噓:「你的表現真是太亮眼了,真不像是一個新人,要不是葉影帝推薦了你,我可能都找不到像你這麼優秀的女三了。」

玉傾歡頓了一下,抓住他話里的重點:「你是說葉影帝向你推薦了我?」

「是啊!就我找你之前,葉影帝拿了你跳舞的視頻給我看,當時我就覺得你非常適合出演這部劇的女三。」

玉傾歡露出點意味深長的神色:「那我應該好好謝謝他了。」

李導煞有其事地說:「你確實應該好好謝謝他。」

玉傾歡走到葉景茂的身邊,拉了一把椅子,你一個非常放鬆的姿態坐在了上面:「葉影帝,聽李導說是你向他推薦了我,不知道我有沒有那個榮幸請你吃一頓飯啊?」

葉景茂沒想到她會那麼快知道,微微撇開了視線:「順手的事兒。」

沒必要一起吃飯。

玉傾歡不以為意:「對你來說是順手的事兒,但對我來說就非常重要,這絕對是我踏入演藝圈的第一步,葉影帝,你幫了我,我請你吃飯是應該的。」

葉景茂心裡非常糾結,因為他是想拒絕的,但是看到玉傾歡認真的神色,拒絕的話他頓時就說不出口了。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葉景茂還是妥協了:「行,有時間的話,我會通知你的。」

如果他一直沒有時間的話,這頓飯可能就那麼算了。

玉傾歡也知道他的意思,也沒有多說什麼,葉影帝跟他們這些閑人可不一樣,他的檔期排的滿滿的,約人吃飯的時間估計也不好騰出來。

玉傾歡在這部電視劇裡面出演的是葉景茂的青梅竹馬,對手戲有很多,親密戲也不少。

因為玉傾歡的加入,他們的拍攝效率很高,沒等多長時間就輪到他們兩個上場了。 給沈家那邊打了電話,約定了見面的時間,慕洛琛、葉簡汐和裴娜這才從安家出發。

到了沈家,傭人把他們請到了客廳。

沈含煙卻遲遲不肯出來見面。

等了兩個多小時,眼看著外面的日頭從東斜升到了正空,葉簡汐心裡的耐心被一點點的磨光,本來她就不願意委屈裴娜來沈家道歉,現在沈含煙還故意擺架子,真當他們必須求著沈家和好嗎?

葉簡汐霍地從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來:「娜娜,阿琛,我們不等了!」

她拉著兩人準備走,這時沈家的客廳卻出來兩道靚麗的身影,不是沈含煙和沈正君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