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卧室,發現喬如安已經醒了。

「怎麼起來了?」鳳沉希問。

喬如安道:「我睡不著。」

鳳沉希走到床邊坐下。

喬如安靠在他懷裡問:「今天那個救我的也是男鬼嗎?」

鳳沉希點頭:「是!」

喬如安又問:「他看起來不壞。」

鳳沉希不說話,不過半晌他道:「男鬼沒有一個好的,你不要被他們騙了。」

喬如安抬頭看了看他:「你對他們有偏見,其實做鬼也不是他們願意的,萬物皆有靈性,你不該帶著有色眼鏡看他們。」

鳳沉希一愣,隨即看了她一眼:「你為什麼要替他們說話?」

男鬼真的很討厭,死了就該去投胎,留在人世間想做什麼?

景文,商璟煜,顧離,還有那個黎昭言他們都是,如果他們都去投胎就不會有那麼多事了。

喬如安的手指輕輕的在他胸口划拉著道:「你那是偏見,而且今天顧離救了我!」

鳳沉希冷哼:「你這麼關心那隻男鬼做什麼?」

喬如安知道他吃醋了,有點好笑:「我只是覺得你有點偏執,該改改,畢竟我們的孩子快出生了,我覺得該積點陰德。」

鳳沉希笑了:「我鳳沉希的孩子需要積陰德?它生下來就是半個神仙,根本不需要積什麼陰德。」

喬如安都覺得這天沒法聊下去了。

那天之後,喬如安就不怎麼出門了,顧離和時蓮兒倒是總來,時蓮兒會和喬如安聊幾句,顧離則是一言不發的站在一邊好奇的看著她的肚子。

鳳沉希總覺得顧離這小子沒憋什麼好屁。

他越發警惕的盯著顧離。

反而是喬如安沒有那麼緊張。

「顧離,你喜歡孩子嗎?」喬如安問。

「不喜歡!」顧離回答,然後看了喬如安一眼,陰惻惻的說:「我倒是很喜歡吃…」

他話沒說完,就被時蓮兒抓著領子帶走了。

「不會說話就別說,沒人把你當啞巴。」時蓮兒對顧離十分無語。

顧離怒道:「你放開我,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了。」

「不客氣能怎麼樣?」時蓮兒看著他。

顧離的氣勢低了下去:「你別逼我,不然我真的不客氣!」

時蓮兒翻了個白眼:「你適可而止。」

顧離就不說話了。

喬如安覺得她們這樣相處還挺好的。

「你和顧離是情侶嗎?」喬如安某天無聊的問。

「不是!」

「不是!」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否認,時蓮兒磚頭看了顧離一眼,顧離也看著她。

時蓮兒臉色不太好。

顧離不怕死的說:「我不喜歡她這一款的,何況她年紀比我大,脾氣也不好…」

話還沒說完,就被喬如安一腳踢飛了出去。

喬如安不可置信:「我以為你們是情侶,畢竟你們看起來很般配。」

時蓮兒苦笑:「他心裡只有他的黑月光,哪裡有我!」

喬如安聽出了一絲的哀怨。

「所以…你喜歡他?」

時蓮兒點頭:「我單方面喜歡他有什麼用,你看看他那個蠢樣,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瘋了喜歡他。」

喬如安笑了:「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時蓮兒不說話,卻低下了頭。

沉默了一會兒,她抬頭,小心翼翼的問:「我能摸一下你的肚子嗎?」

「能啊。」喬如安點頭,抓著時蓮兒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

這時候孩子似乎感受到什麼一般,動了一下。

時蓮兒驚喜的收回手,然後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

「很調皮是不是?」

「…嗯!」時蓮兒不知道怎麼形容現在的感覺,只是獃獃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晚上,鳳沉希回來的時候,得知時蓮兒摸了喬如安的肚子,他眉頭緊皺:「我得布個陣法,以後不許他們靠近。」

「他們心腸不壞。」

鳳沉希卻道:「你知道什麼,鬼最是反覆無常了,不能用人的思維去理解她們。」

喬如安還想說什麼,不過看鳳沉希堅持,她也不好再堅持。

轉眼,喬如安已經懷胎九月,孩子卻提前降生了。

這一天,喬如安剛剛躺下沒多久就覺得肚子疼,她把鳳沉希叫起來,鳳沉希立即開車送她去了醫院。

外面的顧離兩眼放光。

他等著一天等的太久了。 第897章一輩子照顧你

喬如安順利生產,可是鳳沉希寸步不離,顧離並沒有看到她生了個什麼。

而且接生的醫生也沒有異樣,這讓顧離非常惱火。

時蓮兒笑的一臉嫵媚:「顧先生,你輸了哦!」

顧離更加惱火。

他們很想看看孩子,畢竟這個孩子他們守了這麼久,有種奇怪的像是自己孩子的感情。

可是鳳沉希看的緊,他始終覺得顧離這隻鬼,心胸狹窄,不懷好意。

顧離大罵他小人之心。

一直到孩子滿月,顧離都沒有看到,那個孩子到底是不是只小狐狸。

滿月的時候,鳳沉希並沒有大辦,只是做了一桌子菜,也沒有請什麼朋友。

但是意外的收到了不少的禮物,禮物都十分名貴,有靈草靈藥,還有珍貴的法器。

鳳沉希看著其中一個盒子發獃。

喬如安走過去,看到一個精緻的盒子里,放著兩顆金色的果子,喬如安只覺得漂亮,她拿出一顆聞了聞,有一股很誘人的香味,光是聞了一下,她就覺得整個人神清氣爽。

「這是什麼啊,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喬如安問。

鳳沉希不說話,幽冥島上的記憶很模糊,他一直想不起來,直到最近,這段記憶才慢慢的開始復甦,斷斷續續的。

不過鳳沉希知道這金色的無根果只有幽冥島上有,而當年凌安拿了幾顆。

這個禮物是誰送的不言而喻。

她知道他最需要的是什麼。

喬如安是凡人,陪伴他的時間有限,而孩子不一定是繼承了誰,所以,他急需這兩樣東西。

她送這個來,是原諒了他嗎?

鳳沉希想不明白,按理說她應該恨他才對,畢竟他把她害成那樣,可是她似乎從來沒說過恨他。

鳳沉希沉著臉,長舒了口氣道:「你吃一個!」

喬如安看出他臉色不對勁,她皺眉:「這是什麼?」

「金色的無根果,延年益壽。」

喬如安一愣:「這麼珍貴的東西,誰送的?鳳沉希不說話。

喬如安忽然就明白了。

「她送的對不對?」

鳳沉希點頭,算是承認了。

喬如安心情複雜,不過還是拿著果子吃了,剛吃下去沒什麼反應,味道和普通的蘋果差不多,但是就是感覺很可口。

吃完了,她慢慢的就感覺渾身發熱,接著就出了一身汗,毛孔里有黑色的東西排出來,喬如安甚至能聞到自己身上的臭味。

「我去洗澡!」

她匆忙跑進了浴室。

鳳沉希看著那堆禮物,除了凌安送的,還有離衡的,是神宮的藥草,雖然不如金色無根果的效果強大,但是足可以讓喬如安的青春保留。

還有商志遠的,他曾經手下的…

鳳沉希把那些靈藥什麼的放好,喬如安已經出來了。

她臉紅紅的,有點興奮:「我皮膚是不是變好了?」

鳳沉希點頭,喬如安的皮膚細膩光華,宛若十八歲的少女。

金色無根果果然霸道。

喬如安興奮過後,苦笑了一聲:「你說她為什麼送這麼重的禮?」

鳳沉希看著桌上的東西,笑了下:「大約她從來都是把我當成弟弟的,只是我從沒有把她當姐姐。」

「都過去了!」喬如安靠在他胸口。

鳳沉希點點頭,抱著她笑了。

這時候,外面傳來一聲巨響,鳳沉希出來后,就看到顧離和時蓮兒鬼鬼祟祟的想進來,卻被他布置的結界給擋了回去。

「我們馬上走!」

時蓮兒見鳳沉希臉色不好,擔心他發怒。

顧離卻說:「我偏要看看那個小孩子是不是小狐狸精!」

「你閉嘴吧!」時蓮兒拉著他就走。

「等等…」鳳沉希開口。

時蓮兒十分緊張。

顧離一臉不服氣。

「把孩子抱出來。」鳳沉希說。

喬如安一愣,隨即轉身進了屋子。

很快孩子便抱了出來,鳳沉希解開結界,顧離和時蓮兒對視一眼慢慢的靠近。

他們看到喬如安懷裡的小娃娃,一個月的小嬰兒因為鳳沉希的強大基因,長得比一般的嬰兒好看了許多,小小的一隻,看著脆弱渺小。

孩子睡得正香,不自覺的吐了個泡泡。

時蓮兒的心都要萌化了。

她湊近了一點,顧離也好奇的湊近,看到孩子不是狐狸,他有點失望,不過很快也被孩子吸引了。

「我可以摸摸他嗎?」時蓮兒小心翼翼的問。

喬如安點點頭。

時蓮兒輕輕的摸了一下孩子的頭,像是被什麼擊中一般,心底湧上一抹奇異的感覺。

顧離也想摸摸,可是到底沒伸出手。

院子里安靜異常,這個季節,只有蟲鳴聲和偶爾刮過的微風。

誰也沒說話,兩個曾經的敵人,在孩子忽然的哭聲中化干戈為玉帛。

時蓮兒和顧離走了,喬如安把孩子哄睡后,看著站在窗前的鳳沉希問:「他們還會回來嗎?」

鳳沉希搖頭:「不會了。」

喬如安舒了口氣:」其實我覺得他們真的很可憐。」

鳳沉希沒說話。

喬如安知道,要讓鳳沉希這樣的人道歉是不可能,讓他們看孩子,已經是他能做出的最大的讓步。

她從身後抱著他,頭靠在他的後背上。

「希寶。」

「嗯。」鳳沉希應道。

「我覺得很幸福。」

鳳沉希回頭看著喬如安,又看了看床上熟睡的孩子,笑道:」我也是!」



時蓮兒和顧離到了他們一直歇腳的一棟無人居住的房子。

白天的時候,兩個人會躲在房子的地下室。

時蓮兒魂不守舍,有心事。

顧離道:「給你,一萬陰幣。」

時蓮兒抬頭看著他,沒有接他手裡的錢。

「我不要了。」

她說。

顧離一怔:「為什麼?」

時蓮兒道:「因為用不著了。」

顧離感覺哪裡不對勁,他心裡有點慌。

「你什麼意思?為什麼用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