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的一邊的珍妮絲也眼圈紅了紅。

此刻看起來已經沒有了道路的海邊山體角落旁齊腰深的海水裡轉出來一群人,快步來到了李潔面前,李潔一邊安慰著奧蘭多和莎朗斯通,一邊欣慰的看著滿臉激動的丹尼爾、歌德、凱瑟琳和克里斯丁笑著,並揮手示意他們免禮。

都問候完了,李潔掃視了一下這幾名將領,停頓了一下,這才有些苦澀的問:「阿黛拉和阿爾金呢?」

幾名將領臉色立刻不好了起來,李潔見狀差點吐出一口血來,臉色有些蒼白的彎腰咳著。

「領主大人千萬別著急,阿黛拉大人和阿爾金軍團長都沒死,阿黛拉大人腿斷了,是凱瑟琳軍團長救出了她,現在在山洞裡修養,不過……不過阿爾金軍團長有些不好,重傷昏迷了兩天了。」

李潔聞言一愣,先趕緊心中默念感謝了下菩薩保佑,這才焦急的說著:「快帶我去看看!」

一幫人帶著李潔又重新跑了回去,趟過齊腰深的海水,轉過山體突出的角落,李潔這才看見一片新天地,向西延伸的一片光禿禿的沙灘,沙灘上此刻站著憔悴的二三千名士兵,勉強站立著迎接自己的到來,李潔讓他們繼續休息,跟著丹尼爾走進了山體拐角后的山洞裡。 ?更新時間:2o12-12-15

山洞口坐著身上纏著一些繃帶的阿黛拉,她也沒帶頭盔,倒不是她不想帶了,而是包括她的鎧甲在內,都已經殘破的不能穿了,倒是露出了秀麗的容顏來,看到李潔到來,阿黛拉眼中閃過一絲的喜色,但隨即消逝,看到李潔向自己走來,輕聲說:「我沒事,阿爾金軍團長在裡面。【風雲閱讀網.】」

看著阿黛拉的慘狀,怎麼會沒事!?不過李潔更擔心阿爾金,深深的看了一眼阿黛拉,確定她沒什麼危險后就向山洞裡走去。

山洞裡,一堆即將熄滅的篝火旁,阿爾金滿身是傷的躺在地上,地上只是鋪了些碎布,阿爾金消瘦的臉龐一臉不正常的紅色,生命力幾乎見底,額頭上全是冷汗,乾枯的嘴巴里還在輕聲嘶啞的喊著:「殺呀!殺……!」

李潔一陣的心酸,跪坐在阿爾金身邊,伸手摸了摸阿爾金的額頭后沉聲問:「怎麼不給他吃藥?」

「……這,大人,最後決戰前,您要我們輕裝前進,我們拋棄了幾乎一切,戰鬥中和後來到這裡時,剩下的藥劑和繃帶也都……。」丹尼爾小心的回答著。

李潔這才明白過來,急忙施展惡魔之手魔法把小黑給抓了過來,讓小黑去分物資,自己拿著藥劑親自給阿爾金灌藥扎繃帶。

不久之後,幾乎餓了兩天的士兵們都歡呼了起來,小黑什麼東西幾乎都有,被召喚來后見狀也不用李潔吩咐什麼,大批的物資被拿了出來,士兵們有了水和食物以及帳篷,傷病的也都有了藥劑繃帶放,情況自然立刻不同了起來,並且領主大人也來了,有了主心骨,一切自然不用他人操心就會好起來的,於是臨時駐紮的營地里響起了一片歡呼聲。

護理完了阿爾金,看著阿爾金生命力增加了一些,呼吸也平穩了一些,也不再說什麼夢話了,李潔這才微微放心,拿出條毯子給阿爾金蓋上,這才在小黑在山洞口升起的篝火堆前和幾名將領坐了下來。

李潔先看了看也已經得到了妥善照顧的阿黛拉,看她精神也好了些后和將領們聊起了這幾天是怎麼過來的。

無非就是混戰,救援和一路殺出重圍艱難的到達了這裡,現了這個山洞還算隱秘,大傢伙就決定在這裡等李潔等等事情,關於傷亡的問題,眾人都沉默了下,目前李潔看到的就是全部了,還有沒有人趕來不知道,只有還吊著一條手臂的野蠻人歌德不怎麼在乎的說起了自己殺了多少敵軍的事情來,並最後總結:我的手下沒給領主大人丟臉,我們確實死了不少人,但敵人也照樣不好過!

對此李潔沒說什麼,早知道聯盟軍隊此次攔截的士兵和騎士們如此的強悍善戰,自己就不該因為要多拖那幾天的時間而繼續執行吸引敵人的計劃,應該傳送走的,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李潔嘆息了一聲,阿黛拉知道李潔在嘆息什麼,故意引開了話題:「山洞裡有個水元素,不是敵人,還是什麼水元素公爵呢。」

李潔聞言略微有些詫異,地面上不是敵人的可是不多,阿黛拉既然這樣說那就是中立的了,和地下世界友善的除了尤金李潔還沒見過其他的,可這偏僻的地方怎麼會有個水元素,還是什麼公爵!?

不過隨即李潔也明白了阿黛拉的意思,沉吟了一下后說:「今天天色也晚了,大家早點休息,也養養傷,明天我們就起程找路回去,這次戰鬥……這次戰鬥大家都很英勇,最起碼讓敵人知道了我們地下世界的士兵也絕不缺乏勇氣的!底下敵人肯定不會放過我們,他們以為我們也被打怕了,沒力量了,這很好,我又豈能放過他們!咱們在火山城報仇!」

李潔說的很輕,最多語氣有些變化,但話語中的恨意一覽無遺,將領們聞言都點了點頭,同時也都很欣慰,他們的領沒有在這次嚴重的打擊下失去信念!這也重新燃起了將領們的鬥志!

吩咐他們都下去休息后,李潔也很是疲憊的詢問了阿黛拉的傷勢,看了下阿爾金的情況后朝洞里走去,洞里有個水元素在,李潔不出於好奇也要出於安全問題去看看。

走進洞里沒多遠,李潔就看到奧蘭多和莎朗斯通對坐著正在嗷嗷亂叫的檢視著自己的收集來的漂亮飾少了沒,沒心沒肺的一會嚷嚷著這件找不著了,那件怎麼不見了云云的事情,李潔搖搖頭沒理會她們走進了山洞深處,兩個女孩子最初的感傷過後立刻就什麼都不管了,剩下的事情李潔既然沒事就讓他去操心去。

舉著火把走進山洞最深處,李潔就看到一隻水元素呈中立狀態呆在一坑清澈的水窪里一塊凸顯出來的小石檯子上,確實如阿黛拉所說的,是個水元素公爵,官比李潔大多了,不過等級還沒李潔高,五十八級的一個普普通通的水元素,只是顏色深一些,更深的蔚藍色,名叫海達克西斯。

看到李潔在觀察自己,水元素公爵海達克西斯開口了:「凡人,你和你的那群手下一樣的無禮!你在看什麼!?沒見過水元素嗎!?」

「不,公爵大人,我只是在考慮水元素怎麼如此的弱,你都是水元素公爵了才這樣的實力? 軍師威武 另外,你呆在這裡幹什麼?哦,忘了介紹,地下世界黑暗王國艾蓮伯爵李。」

「這不過是我身體上的一小滴水化成的分身而已!你真以為水元素的公爵就你看到的這點實力嗎?信不信我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你和洞外的人全部不聲不響的死去!?」

「這……,不好意思。」

「下次和尊貴的我說話要用敬語。」

「為什麼?」李潔很是鄙視動不動就囂張的說自己尊貴的傢伙,自己是否尊貴要看你做了些什麼,而不是身份決定的!

「在埃拉西亞大6還沒有生命時,我就存在了,並因為水元素的力量最終孕育出了生命,無數年之後才有了你,因為這個夠不夠?」

「這……,好吧,尊貴的海達克西斯大人,這總行了吧!」

「勉勉強強吧。」

「您在這裡幹什麼?」

更新時間:2o12-12-15

山洞口坐著身上纏著一些繃帶的阿黛拉,她也沒帶頭盔,倒不是她不想帶了,而是包括她的鎧甲在內,都已經殘破的不能穿了,倒是露出了秀麗的容顏來,看到李潔到來,阿黛拉眼中閃過一絲的喜色,但隨即消逝,看到李潔向自己走來,輕聲說:「我沒事,阿爾金軍團長在裡面。【風雲閱讀網.】」

看著阿黛拉的慘狀,怎麼會沒事!?不過李潔更擔心阿爾金,深深的看了一眼阿黛拉,確定她沒什麼危險后就向山洞裡走去。

山洞裡,一堆即將熄滅的篝火旁,阿爾金滿身是傷的躺在地上,地上只是鋪了些碎布,阿爾金消瘦的臉龐一臉不正常的紅色,生命力幾乎見底,額頭上全是冷汗,乾枯的嘴巴里還在輕聲嘶啞的喊著:「殺呀!殺……!」

李潔一陣的心酸,跪坐在阿爾金身邊,伸手摸了摸阿爾金的額頭后沉聲問:「怎麼不給他吃藥?」

「……這,大人,最後決戰前,您要我們輕裝前進,我們拋棄了幾乎一切,戰鬥中和後來到這裡時,剩下的藥劑和繃帶也都……。」丹尼爾小心的回答著。

李潔這才明白過來,急忙施展惡魔之手魔法把小黑給抓了過來,讓小黑去分物資,自己拿著藥劑親自給阿爾金灌藥扎繃帶。

不久之後,幾乎餓了兩天的士兵們都歡呼了起來,小黑什麼東西幾乎都有,被召喚來后見狀也不用李潔吩咐什麼,大批的物資被拿了出來,士兵們有了水和食物以及帳篷,傷病的也都有了藥劑繃帶放,情況自然立刻不同了起來,並且領主大人也來了,有了主心骨,一切自然不用他人操心就會好起來的,於是臨時駐紮的營地里響起了一片歡呼聲。

護理完了阿爾金,看著阿爾金生命力增加了一些,呼吸也平穩了一些,也不再說什麼夢話了,李潔這才微微放心,拿出條毯子給阿爾金蓋上,這才在小黑在山洞口升起的篝火堆前和幾名將領坐了下來。

李潔先看了看也已經得到了妥善照顧的阿黛拉,看她精神也好了些后和將領們聊起了這幾天是怎麼過來的。

無非就是混戰,救援和一路殺出重圍艱難的到達了這裡,現了這個山洞還算隱秘,大傢伙就決定在這裡等李潔等等事情,關於傷亡的問題,眾人都沉默了下,目前李潔看到的就是全部了,還有沒有人趕來不知道,只有還吊著一條手臂的野蠻人歌德不怎麼在乎的說起了自己殺了多少敵軍的事情來,並最後總結:我的手下沒給領主大人丟臉,我們確實死了不少人,但敵人也照樣不好過!

對此李潔沒說什麼,早知道聯盟軍隊此次攔截的士兵和騎士們如此的強悍善戰,自己就不該因為要多拖那幾天的時間而繼續執行吸引敵人的計劃,應該傳送走的,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李潔嘆息了一聲,阿黛拉知道李潔在嘆息什麼,故意引開了話題:「山洞裡有個水元素,不是敵人,還是什麼水元素公爵呢。」

李潔聞言略微有些詫異,地面上不是敵人的可是不多,阿黛拉既然這樣說那就是中立的了,和地下世界友善的除了尤金李潔還沒見過其他的,可這偏僻的地方怎麼會有個水元素,還是什麼公爵!?

不過隨即李潔也明白了阿黛拉的意思,沉吟了一下后說:「今天天色也晚了,大家早點休息,也養養傷,明天我們就起程找路回去,這次戰鬥……這次戰鬥大家都很英勇,最起碼讓敵人知道了我們地下世界的士兵也絕不缺乏勇氣的!底下敵人肯定不會放過我們,他們以為我們也被打怕了,沒力量了,這很好,我又豈能放過他們!咱們在火山城報仇!」

李潔說的很輕,最多語氣有些變化,但話語中的恨意一覽無遺,將領們聞言都點了點頭,同時也都很欣慰,他們的領沒有在這次嚴重的打擊下失去信念!這也重新燃起了將領們的鬥志!

吩咐他們都下去休息后,李潔也很是疲憊的詢問了阿黛拉的傷勢,看了下阿爾金的情況后朝洞里走去,洞里有個水元素在,李潔不出於好奇也要出於安全問題去看看。

走進洞里沒多遠,李潔就看到奧蘭多和莎朗斯通對坐著正在嗷嗷亂叫的檢視著自己的收集來的漂亮飾少了沒,沒心沒肺的一會嚷嚷著這件找不著了,那件怎麼不見了云云的事情,李潔搖搖頭沒理會她們走進了山洞深處,兩個女孩子最初的感傷過後立刻就什麼都不管了,剩下的事情李潔既然沒事就讓他去操心去。

舉著火把走進山洞最深處,李潔就看到一隻水元素呈中立狀態呆在一坑清澈的水窪里一塊凸顯出來的小石檯子上,確實如阿黛拉所說的,是個水元素公爵,官比李潔大多了,不過等級還沒李潔高,五十八級的一個普普通通的水元素,只是顏色深一些,更深的蔚藍色,名叫海達克西斯。

看到李潔在觀察自己,水元素公爵海達克西斯開口了:「凡人,你和你的那群手下一樣的無禮!你在看什麼!?沒見過水元素嗎!?」

「不,公爵大人,我只是在考慮水元素怎麼如此的弱,你都是水元素公爵了才這樣的實力?另外,你呆在這裡幹什麼?哦,忘了介紹,地下世界黑暗王國艾蓮伯爵李。」

「這不過是我身體上的一小滴水化成的分身而已! 快穿之魂契 你真以為水元素的公爵就你看到的這點實力嗎?信不信我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你和洞外的人全部不聲不響的死去!?」

「這……,不好意思。」

回稟丞相之陛下有喜了 「下次和尊貴的我說話要用敬語。」

「為什麼?」李潔很是鄙視動不動就囂張的說自己尊貴的傢伙,自己是否尊貴要看你做了些什麼,而不是身份決定的!

「在埃拉西亞大6還沒有生命時,我就存在了,並因為水元素的力量最終孕育出了生命,無數年之後才有了你,因為這個夠不夠?」

「這……,好吧,尊貴的海達克西斯大人,這總行了吧!」

「勉勉強強吧。」

「您在這裡幹什麼?」 ?更新時間:2o12-12-15

這次海達克西斯頓了下,似乎整理了下思緒,然後才開了口。【全文字閱讀.】

「這個說來話長了,最早是在無數年前,元素界還統治著埃拉西亞大6時,和外來的邪惡上古之神大戰了一場,怎麼說著,雙方都沒落著好,甚至我們還落了下風,一些我們卑劣的族人還落井下石的投靠了敵人,其中尤以火元素之王拉格納羅斯為最,成為了上古之神的頭號走狗,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上古之神休眠了,還死了一兩個,我們水元素趁機聯合了風元素要懲治叛徒,不過很不幸,火元素在元素界之中本來就是我們最強的利劍,並且火元素還有土元素中的一些叛徒協助,結果還是我們失敗了,但拉格納羅斯也因為消耗了太多的力量而陷入了長眠之中,此後,元素界就全體進入了埃拉西亞大6的元素位面中沉睡以恢復實力再戰,不過現在看起來,拉格納羅斯得到了上古之神的幫助,率先恢復了一些,已經開始跳出來作亂了,為了維護世界的平衡,我們自然不能允許拉格納羅斯亂來,可是我們卻還沒有恢復,所幸此時看起來埃拉西亞大6產生了不少的新生命,任何人任何生物只要能阻止拉格納羅斯,那麼我們水元素都願意提供一些必要的幫助,事情簡單來說就是這樣,這也是你在此處看到我的緣故了。」

「拉格納羅斯?火元素之王?熔火之心裡就是他了吧?」

「你怎麼知道的?你也願意為了世界的平衡盡一份力量嗎?」

「……本來我很願意的,不過最近很忙,還是算了。」

「豪無榮譽感和責任感的傢伙,拉格納羅斯要是成功了,你們所在的世界就完了,你們也活不了!」

「這個你放心,天塌下來自然有個子高的傢伙們頂著,並且什麼大螺絲之類的東西是不會成功的。」

「你怎麼知道他不會成功!?我看你不像是個先知呀!?」

「這個怎麼說呢,反正我覺的那個什麼大螺絲早晚都會被掛掉,只是時間問題,你可以把心放回肚子里去了。」

「你既然說的這麼肯定,敢不敢和我打個賭?」

「隨便,你說賭什麼都可以!」李潔來了些興趣,火焰之王什麼大螺絲的既然在熔火之心裡,那麼早晚都會被玩家們幹掉,這個賭有贏無輸!

「你要是輸了呢?」

「我要是輸了隨便你怎麼說都可以,我也都會照做,你要是輸了呢?」

海達克西斯從自己的身體上拿下一滴水珠遞給李潔:「好,就算你要是輸了你也就滅亡了,談不上什麼兌現諾言,但就算是為了這個能消弱火元素勢力的願望,這個賭我也和你打了,這是我的一滴生命之水,當然,它現在沒有什麼效果,但如果火元素的力量被壓制了,那麼這滴水珠就會晶瑩閃亮起來,你可以對著它許願,關於自然方面的願望都可以許,有時候會靈驗的。」

李潔笑笑無所謂的接了過來,這個賭注在李潔看來本就有些開玩笑的意思,自然也不在意什麼,他也確定了海達克西斯確實沒什麼惡意。

收起了水珠,臨走李潔問了句:「征服熔火之心必須你們的幫助嗎?是什麼樣子的幫助?」

「是這樣的,熔火之心裡毒氣瀰漫,想深入那地方必須熄滅一些產生毒氣的火焰符文,而這種火焰符文只有用水元素的水元素原始精粹才能熄滅掉。」

「哦,那也給我些水元素原始精粹,說不定我什麼時候用的上。」

「不行!」

「為什麼?你們不是來提供幫助的嗎?我說不定什麼時候也去熔火之心轉轉呢?」

「水元素原始精粹其實就是構成我大部分身體上的水,你們去熔火之心的人多了,你拿一些,別人拿一些的我可就不存在了。」

「總有解決的辦法吧?」

「當然有,否則我出來也就沒什麼意義了,絞殺些水元素的叛徒,收集些水元素精華來給我,再給我拿一塊純凈的水元素礦石來就可以差不多補充我給你們水元素原始精粹的消耗了。」

「原來如此!」李潔嘟囔著出了洞穴深處,他沒什麼可能去熔火之心的,只是好奇的問問罷了,海達克西斯見李潔走了也沒在搭理他。

到了洞口的篝火堆旁坐了下來,看著周圍躺了一地的疲憊的將領,李潔靠在山洞口的岩壁上,望著洞外天空上的明月呆,不久就睡了過去。

凌晨兩點多,睡了幾個小時的李潔稍解疲憊后就被餓醒了,醒來后迷糊了后這才摘下遊戲設備,系統早就把李潔強制踢下線了,起來后打著哈欠洗漱了下,狠狠的吃了頓,直到吃不下了,這才窩進被窩裡直接上線。

上線后奧蘭多和莎朗斯通正在依偎著自己沉睡,李潔小心翼翼的起來,讓兩個女孩子依偎著繼續睡,自己則開始處理公務,說報仇那不是說說而已的,聯盟必須付出代價!必須!!!

先把也在山洞裡忙完了事情叼著煙鬥打瞌睡的小黑輕聲叫醒,帶著小黑出了山洞,在洞外的沙灘上開始處理公事,先就是讓小黑盤查下硝土和硫磺礦都有多少,然後自己畫出了燒炭和土法熬硝的設施圖紙,包括篩選硫磺礦的設施圖紙。

還沒畫完小黑就報告,硝土很多,但硫磺礦很少,李潔聽了一點都沒意外,依然畫著圖紙,黑火藥是能研製出來的最好的火藥了,玻璃渣公司要是不在原料上卡玩家簡直就是沒有天理了,這在李潔的意料之中,如果硫磺礦很多,那麼李潔想都不用想,黑火藥根本就不允許在遊戲中出現,最多是黃色火藥了,現在黑火藥的最佳配方里,硝十六硫磺七十七碳十八,其中可以看出硫磺需要的最多,自己的存量卻最少,這反而證明了黑火藥是可以在遊戲中弄出來的!

畫好了圖紙,包括炸彈鐵殼子的製作圖紙和材料熔煉配方,李潔把這些圖紙交給小黑並吩咐他:「回去把這些圖紙叫給溫德索爾,叫他立刻組織人手建設所需的設施,這種中空的鐵球也讓鐵匠開始做,做的越多越好,木炭也在設施建設好后立刻開始燒紙,你把相應的礦物和材料給他,另外找到映山紅,告訴她,收購硝土和硫磺礦,有多少收多少!」

小黑點點頭,就打算傳送走,但想了想又中斷了傳送,把一捆信件交給李潔后才閃人了。

那個人說喜歡我 李潔暫時沒理會那些信件,觀察了下各路援兵的進度,然後靠著僅存的一名幽魂小心翼翼的指揮著觀察聯盟的態勢,凌晨四點多,這才不在指揮幽魂,思索了一會後,目光才看到那捆信件上。

信件大多都是小玉來的,詢問李潔是不是在和聯盟軍隊打架,對此李潔不予理會,但心中也奇怪小玉怎麼知道自己在和聯盟打架!?

翻檢出了一封尤金來的信件,信件里尤金滿是對獸人族領薩爾的稱讚,說薩爾是名偉大的獸人,獸人族也很合尤金的脾氣等等,目前薩爾正領導這獸人族和巨魔族的一部在杜龍坦平原建設奧格瑞瑪城,並和無恥的暗夜精靈叛徒和一些惡魔作戰拯救覺醒的被奴役的獸人族人等等事情,看的出來,尤金過的還可以,這讓李潔也欣慰了下,信的末尾尤金極力邀請李潔也來和他共事,並肩作戰,並提到他已經被薩爾大酋長封為了督軍了,李潔要來了他必然給李潔弄個不次於督軍的職位云云。

李潔只能搖頭苦笑了,雖然尤金說的不錯,但是李潔還是不怎麼相信獸人族,不過尤金人都去了,再說這些也沒什麼用了,李潔就提筆給尤金回了信,告知尤金聯盟已經派出了精銳軍隊來對付自己了,自己可能無力抵抗,火山城可能也會被最終放棄,自己也不用尤金擔心,實在擋不住就退回地下世界去,並提到聯盟此次來主要目標還是獸人族,尤金既然和獸人族呆在一起就要小心一些,信的末尾提到聯盟此刻已經去一個叫塞拉摩島的地方修建討伐獸人族的前進基地去了,讓尤金可以轉告獸人族提前注意下,在最後祝願尤金一切都心想事成!

下一封則是卡薩的信件,李潔急忙打開看了一遍后臉上的表情就有些古怪了。

卡薩在信中提到,他對李潔找到了一條通往地面世界的道路表示高興但也很憂慮,貿然的去往地面世界的話,豈不是成了光明教會的眼中釘肉中刺了!?所以卡薩要李潔千萬要小心!對於此次聯盟出兵的事情,卡薩覺的並不意外,李潔此刻去地面世界建城那就是沒事找事,聯盟要是一點反應都沒有才是怪事。並且一如李潔所料,卡薩也沒什麼辦法,目前黑暗王國形勢並不怎麼樣,維德尼娜統帥的研究依然沒有突破,黑暗王國的軍隊對付地下世界的叛軍和亂軍都在疲於奔命,實在抽不出什麼力量來支援李潔,只是建議李潔向里奧王求援,但可能也沒什麼效果,不過總比不說強,然後李潔自己看著辦,不行就退回地下世界,託庇在黑暗王國羽翼下,聯盟要是敢追下來,相信里奧王總不能不管,所以這在卡薩本人看來不算什麼大事。

李潔對此只能苦笑了,此刻說什麼都晚了,不管黑暗王國什麼態度,他已決意和聯盟打一場了!

更新時間:2o12-12-15

這次海達克西斯頓了下,似乎整理了下思緒,然後才開了口。【全文字閱讀.】

「這個說來話長了,最早是在無數年前,元素界還統治著埃拉西亞大6時,和外來的邪惡上古之神大戰了一場,怎麼說著,雙方都沒落著好,甚至我們還落了下風,一些我們卑劣的族人還落井下石的投靠了敵人,其中尤以火元素之王拉格納羅斯為最,成為了上古之神的頭號走狗,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上古之神休眠了,還死了一兩個,我們水元素趁機聯合了風元素要懲治叛徒,不過很不幸,火元素在元素界之中本來就是我們最強的利劍,並且火元素還有土元素中的一些叛徒協助,結果還是我們失敗了,但拉格納羅斯也因為消耗了太多的力量而陷入了長眠之中,此後,元素界就全體進入了埃拉西亞大6的元素位面中沉睡以恢復實力再戰,不過現在看起來,拉格納羅斯得到了上古之神的幫助,率先恢復了一些,已經開始跳出來作亂了,為了維護世界的平衡,我們自然不能允許拉格納羅斯亂來,可是我們卻還沒有恢復,所幸此時看起來埃拉西亞大6產生了不少的新生命,任何人任何生物只要能阻止拉格納羅斯,那麼我們水元素都願意提供一些必要的幫助,事情簡單來說就是這樣,這也是你在此處看到我的緣故了。」

「拉格納羅斯?火元素之王?熔火之心裡就是他了吧?」

「你怎麼知道的?你也願意為了世界的平衡盡一份力量嗎?」

「……本來我很願意的,不過最近很忙,還是算了。」

「豪無榮譽感和責任感的傢伙,拉格納羅斯要是成功了,你們所在的世界就完了,你們也活不了!」

「這個你放心,天塌下來自然有個子高的傢伙們頂著,並且什麼大螺絲之類的東西是不會成功的。」

「你怎麼知道他不會成功!?我看你不像是個先知呀!?」

「這個怎麼說呢,反正我覺的那個什麼大螺絲早晚都會被掛掉,只是時間問題,你可以把心放回肚子里去了。」

「你既然說的這麼肯定,敢不敢和我打個賭?」

「隨便,你說賭什麼都可以!」李潔來了些興趣,火焰之王什麼大螺絲的既然在熔火之心裡,那麼早晚都會被玩家們幹掉,這個賭有贏無輸!

「你要是輸了呢?」

「我要是輸了隨便你怎麼說都可以,我也都會照做,你要是輸了呢?」

海達克西斯從自己的身體上拿下一滴水珠遞給李潔:「好,就算你要是輸了你也就滅亡了,談不上什麼兌現諾言,但就算是為了這個能消弱火元素勢力的願望,這個賭我也和你打了,這是我的一滴生命之水,當然,它現在沒有什麼效果,但如果火元素的力量被壓制了,那麼這滴水珠就會晶瑩閃亮起來,你可以對著它許願,關於自然方面的願望都可以許,有時候會靈驗的。」

李潔笑笑無所謂的接了過來,這個賭注在李潔看來本就有些開玩笑的意思,自然也不在意什麼,他也確定了海達克西斯確實沒什麼惡意。

收起了水珠,臨走李潔問了句:「征服熔火之心必須你們的幫助嗎?是什麼樣子的幫助?」

「是這樣的,熔火之心裡毒氣瀰漫,想深入那地方必須熄滅一些產生毒氣的火焰符文,而這種火焰符文只有用水元素的水元素原始精粹才能熄滅掉。」

「哦,那也給我些水元素原始精粹,說不定我什麼時候用的上。」

「不行!」

「為什麼?你們不是來提供幫助的嗎?我說不定什麼時候也去熔火之心轉轉呢?」

「水元素原始精粹其實就是構成我大部分身體上的水,你們去熔火之心的人多了,你拿一些,別人拿一些的我可就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