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玄仲想著飯菜是否會合自己胃口時,星宇已經在吃著,連林玄仲都不招呼一聲,如此無禮的舉動令林玄仲甚是詫異,不過令林玄仲更詫異的是胡老對此似乎根本沒有意見,簡單說句「飯菜簡單,小友自便」后,自己也跟著撥動筷子。

爺孫兩人的行為令林玄仲驚掉下巴,林玄仲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客氣,只是看爺孫兩人完全沉浸在吃飯之中,一點都沒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林玄仲又不知道能說些什麼。無奈之下,林玄仲只好拿起碗筷跟他們一起吃。

那兩樣素菜看起來的確不怎麼樣,但是吃起來別有風味,不知道胡老用的是什麼調料,林玄仲一連吃了幾口飯菜,越吃越香。一頓飯吃完,不僅吃的很飽,而且還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在摸摸肚子后,林玄仲情不自禁感受到一種無聲的盛情,或許爺孫兩人要對自己表達的歡迎盡在飯菜中。心裡這樣一想,林玄仲倒是沒法再怪爺孫兩人招待不周。

「林小友,我看你不是普通的武修,你這一頭白髮也的確奇怪,從根到尾皆白,顯然已經到了無法醫治的程度,」一邊收拾碗筷,一邊看著林玄仲,從胡老說話的語氣來看,已然沒把林玄仲當成是客人。

「既然已經不能醫治,胡老為何還要說說,」搖搖頭,林玄仲是沒打算把一夜白髮的事解釋給胡老聽。

「林小友不要介意,老朽行醫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你這種情況,未免有些好奇,」胡老淡淡一笑,很隨意地道:「老朽要去睡午覺了,小友還請自便吧。」說完胡老直接端著盤子出去,轉瞬消失在林玄仲的視線中,好似剛才根本沒提過林玄仲的白髮般。

「林大哥,你要是不急著回去,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吧,平常下午我都在那裡玩呢!」星宇對胡老要做什麼顯然沒什麼興趣,胡老走後,星宇拍拍肚子就過來拉著林玄仲的衣袖往外面走,也不管林玄仲同不同意。

「好,」出了客廳的門,林玄仲才緩緩答應一聲。接著跟在星宇後面,一路走著小徑,沒多久,兩人便走到山下一條河旁。

路上的風景宜人,走到河邊更是令人覺得山清水秀,站在河邊,林玄仲不由感嘆重山果然是一個好地方。另外,令人驚奇的是站在河邊,林玄仲沒感受到一絲冷意,反而有種溫暖的感覺。

在林玄仲想著現在明明是冬天時,一旁的星宇連招呼都不打一聲直接脫掉鞋跑到河裡。

「林大哥,來一起抓魚啊,」等林玄仲被水花濺到,又接著注意到星宇時。河裡的星宇一個彎身,雙手直接探向手中,在林玄仲無比驚訝時抱出一條魚來。

那魚在星宇手中不停扭動著想要掙脫出來,星宇卻不當回事,用那雙小手死似地抓住魚,然後把魚高高舉起,同時一臉得意地向林玄仲炫耀起來。

還在想著難道星宇不怕河水涼,結果星宇轉眼抓到一條魚,林玄仲在為星宇的舉動大為驚訝時,更是好奇星宇是怎麼抓到魚。

「這魚好肥啊,」在林玄仲繼續往下想時,星宇把魚拿到自己面前左右瞧瞧,然後忽然往上面一拋。

緊接著,那魚落在水中,啪啪兩聲,濺起一片水花,那魚落到水中后直接遊走。

「哈哈,真好玩,」見那條魚慌張逃走,星宇更加高興,低下頭又在水中尋找目標,很快又抓到一條魚。河中的魚是多,可星宇抓魚的本領的確是強。

在星宇那小小的魔掌下,一條條魚不斷地被拋起,清涼的水珠濺在身上,涼的林玄仲一臉尷尬。河裡的星宇明明是在飯後娛樂,林玄仲不難想到平日里星宇一定常來河中玩耍。

「林大哥,你下來啊!」在林玄仲漸漸為星宇把一些大魚放走覺得可惜時,星宇似乎一個人玩的不夠盡興又吆喝起林玄仲來。

「來了,」見星宇玩的那麼開心,林玄仲不想打擊星宇的興緻,簡單答應一聲后直接彎身把鞋脫掉,然後捲起褲角,一點一點向河裡走去。

冬季是枯水期,河水清澈的可以看到底部,裡面的游魚更是可以看的一清二楚。本以為河水會很涼,可下水之後完全沒有冰涼的感覺。

「林大哥,我聽爺爺說這溫河的水是從地礦中流出來,一年四季水溫不變,而且不僅水質乾淨,口感還不錯,你可以喝兩口嘗嘗,」見林玄仲下水,星宇高興地走過來,給林玄仲介紹一下后直接用手從上游捧水品起來,一臉期待地等著林玄仲品嘗河水。

在星宇熱切的目光下,林玄仲沒奈何,只得學著星宇用手捧水品嘗起來。

「怎麼樣?」下一時間,星宇便更加期待地詢問林玄仲品嘗結果。

「挺好喝,」甘甜的口感令林玄仲忍不住給與直接評價。

「林大哥,你跟我一起抓魚吧,這裡的魚可笨了,」得到林玄仲肯定,星宇很高興,轉身又去抓魚。接著在林玄仲的關注下,還是像剛才那樣,一條條魚接連被星宇拋在空中。

星宇的抓魚速度令林玄仲覺得或許水中的魚真的很好抓,所以當看到一條魚正要從身下游過時,一把抓去,可惜令林玄仲意外的是完全撲空,甚至連那魚身子都沒碰到。

在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沒抓住魚時,林玄仲又再次嘗試幾次,結果最多只能碰到魚身子。連番嘗試卻連一條小魚都抓不到,林玄仲越發尷尬起來,跟著又試了幾次,可惜還是沒有成功。

「林大哥,不如我來教你吧!」在林玄仲尷尬無比,無顏去看星宇時,星宇的聲音卻不合時宜的傳來,迫使林玄仲不得不正視眼前的問題。不管怎樣,一個高階武修比不過一個普通的小童,當真說不過去,所以林玄仲還想再多試幾次。

(新年快樂) 第638章練功

可星宇不管那麼多,見林玄仲並沒說話,只把林玄仲的沉默當成是一種默認,所以已然走到林玄仲旁邊。

「你看那魚游得其實並不快,不過你要抓它速度得快一點,而且還要提前預測它的逃跑方位,」說著星宇把抓魚的動作放慢給林玄仲做一個示範。

從前到后,星宇的動作沒有任何間斷,如同一個劍術高手在出招般,整個流程行雲流水。下面的魚受驚后雖然逃的很快,可還是沒能逃離星宇的魔掌。而且林玄仲還看的很清楚,星宇的下手位置確是在魚身前方。

在驚訝星宇抓魚的技術時,林玄仲忽然想起以前自己用劍叉魚的經歷,記得那時還能叉到,現在用手似乎與用劍不同。 去鼓浪嶼的路上 由於不理解其中惡區別,按照星宇的方法,林玄仲再次嘗試起來。

隨著出手的次數增多,碰到魚的次數越來越多,很快便有那種可以抓到魚的感覺。沒多久,林玄仲總算成功地抓到一條魚。而且可能是因為用時過長,在抓到那條魚時,林玄仲還有一種心有明悟的感覺,好似領悟了什麼道理般。

接下來,隨著抓到魚的次數增多,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直到最後林玄仲終於明白自己領悟到的是什麼東西。

抓魚與個人實力沒多大關係,重要的在於心性,星宇完全是以抓魚為樂,沒有吃魚的想法,所以每次放掉抓到的魚都不會覺得可惜,可以說星宇單單注重抓魚過程中純粹的樂趣,不怕面對任何結果,以致每一個動作連續無比,加上其本身經驗,自然每次都能抓到魚。

或許在星宇看來,水裡的魚很笨,可實際上最關鍵的問題還在於星宇本身性格,是星宇的性格讓事情變得純粹,抓魚對於星宇而言只是一種樂趣,沒有任何的負擔。

與星宇不同,在抓魚時,魚的大小、水的深淺、能否抓到以及抓不到后又會怎樣都是林玄仲要考慮的問題,可以說因為雜念過多,林玄仲直接把一件簡單的事變得極其複雜,以至於非但很難得到成功,還無法享受過程中的樂趣。

在慢慢地產生如此特別的感悟后,情緒振奮之下,林玄仲忽然想到如果可以單純地按照體術的基本原則修鍊,不計較結果,或許體術方面的修習會變得簡單。想到這種可能后,林玄仲迫不及待地要嘗試一下。

「星宇,你在河裡慢慢玩,我到岸上練練功法,」交代星宇一聲后,原本離河岸不遠的林玄仲直接到岸上。在慢慢讓自己平靜下來后,林玄仲把弓術的修鍊口訣仔細回想一遍,然後才開始練習弓術。

烽火佳人:名媛嬌妻,超能撩 在腦海里的雜念都消散后,弓術的修鍊方法在林玄仲腦海中越發明確。一段時間后,已經練完一套弓術招式的林玄仲再次演練起來,一次又一次完善著所有的動作,不知不覺間,林玄仲已經完全沉浸在弓術的修鍊之中。

另一邊,河裡的星宇在玩累后,走上岸找個地方坐著,一臉認真地觀看著林玄仲修鍊。在星宇的關注下,林玄仲如同那日的張大膽般,每個動作都練的有模有樣。弓術的招式明明不具有攻擊傾向,可看起來又是那樣的氣勢十足。

大神我來報恩了 在一連練習幾遍弓術后,林玄仲感覺到身上的每一處血肉都沸騰起來,十分舒暢,以至於林玄仲只想不斷地修鍊。

可能林玄仲的動作雖然連續卻並不算快,在認真關注林玄仲練習幾遍弓術后,星宇已經把弓術的招式都記下來。等休息好后直接跟著林玄仲一起練習起來,一開始有不少錯誤的地方,但在繼續關注林玄仲后,星宇又把錯誤的地方一一糾正過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半個時辰后,林玄仲終於停了下來。在連續練習弓術后疲憊的感覺很是強烈,可內心又有一種極其暢快的感覺。

今日多虧了星宇,不僅讓林玄仲找到修鍊弓術的正確方法,還領悟一個人生哲理,停下來后,林玄仲自然很是高興。直到目光停在星宇身上,林玄仲又變得大為驚訝起來。

星宇還在那邊練習弓術,從動作的準確性上看,竟然沒有任何問題,林玄仲很驚訝星宇是如何學會那些動作。在繼續觀察一段時間后,林玄仲又接著發現星宇雖然把弓術的招式練對,可卻並不明白弓術的修鍊本質,所以那些動作雖然沒錯,實際上並不能說是在修鍊弓術。

另外,體術講究的是鍊氣,顯然沒有接觸過武技的星宇是不懂何為鍊氣,更不懂如何修鍊體術。

「林大哥,你看我學的怎麼樣?」不知林玄仲是何時停下來,迎上林玄仲的目光,星宇停了下來。

「不錯,」如果單從星宇的動作上看,林玄仲覺得星宇學的很好。

「那你教教我吧,我總覺得自己練的有些問題。」

「什麼問題?」

「身體不舒服。」

「是累嗎?」

「不是啊!」

「不是?」嘀咕一聲,林玄仲忽然想到星宇以前沒接觸過功法,所以在修鍊體術時不懂如何引導體內元氣流轉,以至於身體會有不舒服的表現。

一轉眼,林玄仲已經完全明白問題的所在。如此要想教星宇學習體術,還得先教星宇鍊氣。鍊氣是一個常人走上武煉之路的根本,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過現在想學的是星宇,想想星宇在抓魚時的純粹心理,林玄仲又覺得可以試試,再說,之前張大膽並沒說過不能外傳。

「那好吧,你跟著我一起念著口訣來練,」簡單考慮一下后,林玄仲打算教教星宇。

接下來,林玄仲開始教星宇最簡單的鍊氣方法。等星宇明白鍊氣是怎麼回事後,修鍊弓術則成為星宇學會鍊氣的途徑。

林玄仲一邊念著弓術的口訣,一邊做著相應的動作,為星宇做示範的同時,不斷地給星宇講解。

令人驚訝的是本來林玄仲是圖省事才決定以修鍊弓術的方式教會星宇鍊氣,可星宇不僅能理解那些口訣的意思,而且很快學會鍊氣。沒多久,那種修鍊體術導致的不舒服感覺便在星宇身上消失,星宇練習弓術的招式也越來越快。

「星宇,以前你是不是學過鍊氣?」越看星宇的表現越覺得奇怪,結果林玄仲沒忍住問了出來。

「沒有啊,」星宇搖搖頭,一臉認真的樣子。

「那你怎麼能理解我說的口訣,我都還沒給你詳細解釋?」

「林大哥,你說的那些東西,爺爺好像教過我!」

「胡老教過你?」星宇的話令林玄仲更加奇怪。

「不是,我爺爺好像說過類似的話,所以我能理解那些口訣的意思!」

「原來如此,」想起胡老是醫師,一定對人的身體經絡很有了解,林玄仲倒是能理解星宇的意思。

「那你繼續跟我一起練吧,」想想星宇練的的確不錯,很有修鍊方面的天賦,已經慢慢將弓術的特點展現出來,林玄仲倒是越來越有興趣教好星宇。

「好,」星宇高興地答應一聲,對於林玄仲要繼續教其練功非常高興。

一晃又是半個時辰過去,半個時辰后,星宇在弓術修鍊方面的成果已經達到最大限度,在沒有基礎以及口訣方面的理解終究有限的情況下,短時間內無法再有進步的可能,不過眼下星宇已經練的有模有樣。

從前到后,每一招的特點都已體現出來,只是尚有一些需要改善加強的地方。大體來說,對於星宇這樣一個沒有武煉基礎的人來說,能學到目前的程度已經非常不錯。

值得一提的是在林玄仲講解體術特點的過程中,星宇提出的那些修鍊方面的問題,對林玄仲有著一定的啟發,加深了林玄仲在某些方面的感悟,可以說林玄仲還得謝謝星宇。

「林大哥,練這個體術有什麼作用?」現在兩人休息時,還有許多疑惑的星宇提出了一個關鍵問題。

「強身健體,總之,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之前張大膽說過練好弓術可以強韌血肉筋脈,但現在還沒感受到那些方面的作用,在想著可能是因為自己修鍊體術時間不長的關係,林玄仲只能大概地回答星宇。

「那我以後多練練,」星宇表現出一副興味索然的樣子,然後又接著道:「林大哥,天色不早,我們回去吧。」

冬天的夜的很早,一抬頭已經是傍晚時分,算算回去的路還要走一段時間,星宇當即提醒林玄仲一聲。

下一時間,林玄仲同樣抬起頭,不知不覺已經到傍晚,現在回去,恐怕還沒到樊城,天就已經黑了,更關鍵是林玄仲還不知道回去的路怎麼走。

「從這裡到城裡怎麼走?」猶豫之間,林玄仲還是先問問星宇。

「林大哥,你要回去?」

「是啊!」

「天都這麼晚了,爺爺說走夜路不安全,不如你跟我回去吧,我一個人住一間屋子,晚上你和我擠擠睡,」不知道武修的腳力如何,不過按照星宇的看法,林玄仲最好還是不要回去。 第639章下山

「那好,」想想時間的確已經不早,現在回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軍營,再說原本還打算明天出來,現在回去有些多此一舉,不如留宿一晚。再說樊城那邊沒什麼動靜,顯然兩軍並沒有開戰,一晚不回軍營應該沒什麼。簡單考慮一下,林玄仲覺得明日再回去不遲。

「那林大哥跟我一起下去抓幾條魚,我們晚上回去吃,」雖不知道林玄仲在猶豫什麼,但見林玄仲答應,星宇還是很高興。

「恩,」星宇的請求令人難以拒絕,一想到可以再下去試試身手,林玄仲當即答應一聲。接下來,沒穿鞋的兩人又走到河裡。天色不早,河水卻還是那樣的溫暖,兩人都沒有覺得水涼。

經過之前的多次嘗試,以及之後總結的經驗,在星宇把兩條魚扔上岸后,林玄仲同樣把兩條魚扔上去。如此心無雜念,一心要做成一件事的感覺真好,說起來林玄仲還是第一次體驗。而之所以會有這樣的體驗,多虧了星宇,把那份感激放在心裡,兩人上岸穿好鞋后,各自提著兩條魚原路返回。

等兩人回去時,正在屋子前忙著收藥草的胡老見星宇是和林玄仲一起回來,先是有些驚訝,然後又不顧林玄仲的存在朝著星宇大聲嚷道:「小兔崽子,你在外面胡玩什麼,連藥材都不幫爺爺收,這麼晚才回來!」

「你又不是自己沒長手,我沒回來,你自己收不就得了,」可能平常就是這樣和胡老相處,星宇絲毫沒有認錯的意思,反而還朝著胡老大喊一聲:「今天林大哥要在我們家做客,你去燒飯吧,剩下藥材我來收。」

在林玄仲剛感覺到星宇有些沒大沒小,不懂尊敬長輩時,星宇的下一句話又讓林玄仲感到星宇的心智非常成熟,不像是一個正常的小孩子。

「我老朽知道了,林小友,你趕快把魚送過來吧,」令林玄仲意外的是胡老對星宇的嚷嚷一點都不生氣,反而自己先放緩語氣。

胡老的表現更讓林玄仲確定爺孫兩人平常的交流方式的確與常人不同,特別到令人吃驚。

「林大哥給你,」得到胡老的指示,星宇把手中拎著的兩條魚遞給林玄仲,然後一臉高興地往曬製藥材的地方跑。

星宇一走,林玄仲只好拿著四條洗好的魚朝胡老走去。夕陽下,胡老的身影略顯佝僂,一點不像有聲望的藥師,之前給林玄仲那種超然的感覺全都消失,只是一個普通的老者而已。

「需要我幫忙嗎?」 重生之寒錦 走到胡老面前,想了半天,林玄仲還是主動問了一句。

「你要是想早點吃飯,那就過來幫老朽一把。你要是不急,那先到屋裡坐著,反正有沒有人幫忙對老朽來說沒什麼區別,」從林玄仲手中接過魚,胡老並沒有要與林玄仲好好討論的意思。

「那我去幫你吧,」在對胡老直白的說法感到意外的同時,林玄仲想到還是去幫忙好些,不然一直在那干坐著可能會著急。

「那好,你跟我來吧,」頗為意外地打量林玄仲一眼后,胡老忽然覺得從氣質上看,林玄仲與普通的武修沒什麼區別,甚至還像一個常人,可以說林玄仲的氣質普通到令人意外,可另一邊胡老又覺得林玄仲不像是一個普通武修,所以矛盾之下,胡老已經把握不準林玄仲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不一時,兩三人走到廚房裡。一眼望去,廚房的布置依舊是簡單無比,除了基本的燒飯工具外,林玄仲沒發現多餘的東西。不用胡老提醒,林玄仲直接走到灶台後面,把無塵劍靠在牆上。

「火石在你面前,」當林玄仲轉過身要坐下時,正好胡老的聲音傳來。

往前一看,一對火石直接出現在視線中。卷了一把乾草,林玄仲先用火石點著,然後等火勢變大才放些乾柴,整個過程沒遇到任何問題。

很快林玄仲的影子便清楚地印在後面的牆壁上,在為林玄仲生火速度如此之快感到意外的同時,正忙著剁魚肉的胡老不由得加快速度。

還好鍋內要煮飯的水燒開需要一定時間,雖然受到一定影響,胡老卻並不是太著急。沒多久,胡老又讓林玄仲把另一口鍋給用起來。今天林玄仲和星宇帶回來的魚不少,吃魚又圖個新鮮,所以晚上胡老並沒打算再弄些別的菜。

在林玄仲把另一口鍋的火生起來后,胡老在灶台旁走動的頻率加快,忙左忙右,沒一點空閑時間。與此同時,林玄仲則靜靜地關注面前的火光,不經意間,一些記憶片段在腦海中閃現。

想想要是現在從樊城回到聞風城,等找到石磐等人,自己可以加入佣軍隊伍保護其他人,一時間,林玄仲想要離開軍隊的念頭變得非常強烈,可惜很快眼前的事實就讓林玄仲冷靜下來,林玄仲知道暫時自己根本沒有離開軍隊的可能。

隨著情緒越發冷靜下來,林玄仲不再去想離開軍營的事,只單純地想著以現在的實力一定能讓那些人為自己感到驕傲,林玄仲還高興地笑了起來。

「啪」,柴火中傳出一聲爆裂聲,打斷林玄仲的思緒,令林玄仲回到現實中來,腦海里的畫面自然跟著消失。

「左邊的火小一點,米還沒下鍋,水都快被你燒乾了,你讓老朽怎麼煮飯?」灶台前的胡老隔著濃烈的水汽白了林玄仲一眼,本以為林玄仲會燒飯,現在看來林玄仲只是會燒火。

那水汽冒的太厲害,以至於胡老都無法太靠近,無奈之下,胡老只能提醒林玄仲一聲。

聽到胡老的一聲喊,下面的林玄仲趕緊抽出幾根燒的正旺的木柴放到另一口鍋下,然後專心地控制火候,不再去想以前的事。

外面的天色越來越暗,不知何時,胡老已經在廚房裡點了兩支蠟燭,昏暗的光線一閃一閃,有一種溫暖的氣氛。胡老和星宇的生活是如此的安逸,安逸到令林玄仲羨慕,可惜即將到來的戰爭是一個不確定因素,想起琴城那邊的一夥匪徒,林玄仲覺得等樊城失去控制,樊城周邊的村民早晚都會受到影響。

那些強匪是不會在乎他們搶的平民過得快樂或是辛苦,即便沒有強匪,凶獸的存在也會成為問題。總之,在林玄仲眼中,胡老他們的生活並沒有表面上這麼安逸。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天黑之前,林玄仲和胡老兩人總算把晚飯弄好,原本的四條魚分成兩份,一份紅燒,一份清燉,菜樣不多,但是分量很足,等林玄仲停下來時,廚房裡滿是鮮香之氣。

接著,林玄仲和胡老一起把飯菜端到客廳,不出意料的是魚香很快被藥味遮住。好在有過中午的經驗,林玄仲不在意聞不到香氣,只想知道口味如何。

等把飯菜都擺好后,又像中午那樣,三人並不說話只顧忙著填飽肚子。與此同時,軍營那裡,方青幾人又去找林玄仲,因為之前林玄仲說過只有三天的學藝時間,不過他們找到的是張九天。不僅如此,張九天還無法告訴他們林玄仲身在何處,所以不管來多少人,最終都被張九天應付回去。說起來,張九天同樣很好奇林玄仲去了哪裡,為什麼這麼晚還沒回來。

不知道軍營里的情況,吃完晚飯,林玄仲和星宇早早休息。

第二天一早,星宇起個大早,天剛蒙蒙亮就已經起來穿衣服,輕手輕腳的還以為吵不醒林玄仲,事實上在星宇翻身時,林玄仲就已經醒了。不知道星宇為什麼起的這麼早,林玄仲也沒去問,睜著眼時不時地打量星宇一下。

星宇穿衣服的速度很快,等穿好后,還不忘回頭看了林玄仲一眼,結果兩人的目光正好迎上。

「林大哥,你醒了?」

「恩,」林玄仲點點頭翻身起來,然後盤膝坐在床上準備調理一下內息,好讓精神狀態保持最佳。

「林大哥,你在幹什麼?」

「練功。」

「坐著也能練功?」

「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