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這個陣法可以,她的神識雖然不弱但是還比不過本大人的神識,這種等級的陣法被佈置出來,也算是能夠發揮出來原本七八成的力量了,再加上本大人的神識印記,想要不讓她察覺應該不難……”

聞言,宋陽也算是鬆了一口氣了,如果再這樣下去他也是要崩潰了,別說天寒髓了,再好的東西也不要了。

“接下來就是要取出天寒髓,天寒髓如今正潛藏在這個小妞的胸口,所以……你可能要做一次變態了,將她的內衣脫掉!”

白殼烏龜下達命令,讓宋陽差點栽倒,如果不是怕花落雁醒過來恐怕已經大叫了。

就算宋陽是一個色狼,花心大蘿蔔,並且揚言要將花落雁打暈了輕薄,但是實際上根本不會這麼做,也不可能逾越了道德的底線,但是現在……白殼烏龜脫掉對方的胸衣……

“罷了罷了,不過就是脫掉一件衣服、不對,是兩件衣服,又不是怎麼樣,小問題,大不了待會給她穿好就行了!”

宋陽自我安慰道,隨即神識掃出來,便是看到了對方的樣子,居然還是文胸,果然是結界之中的女人啊,太保守了。

宋陽有點艱難的解開了對方的外衣,並且解開文胸,他頭上已經出現了汗水了,生怕對方現在就醒過來。畢竟幻陣還沒有開啓呢。

入骨相思 他可以保證,這是自己脫過的

最難的一次女孩子衣服,主要是內心有點過意不去,即使真的沒有什麼,也覺得有點對不住這個女孩子了。

“咳咳……本大人還沒開啓幻陣,你猴急什麼,如果讓這個小妞醒了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幻陣,給我啓!”

說完,白殼烏龜倒是毫不猶豫的直接開啓了幻陣,宋陽嘴角直抽,這丫的居然還不早點說,差點沒氣死他。

“好了下一個……困陣,給本大人啓!”

白殼烏龜低吼,將困陣也一同開啓了,宋陽便是感覺到了花落雁的身體被一種強大的力量給束縛住了,就算是自己想要讓對方恢復行動也是頗爲困難。

“第三個……開啓!”

白殼烏龜第三次大吼,卻有着一絲疲憊傳出,畢竟已經被封印了,所以本身可以調動的神識力量並不算多,接連佈置了三個小型的法陣,而且開啓,對它來說也是一種不小的消耗了。

當三個法陣同時開啓,宋陽便是感覺到了一股陰寒的氣息在花落雁的胸口徘徊,那是屬於陣法的力量,開始運轉了,想要將花落雁胸口隱藏的天寒髓給引出來!

“三陣齊出,天寒髓必然會被引出來,而且此女也不會被驚擾,一旦天寒髓出現你立即將其引入體內,只要這樣你身體之中的天火便會顯化,這是一種本能,至陽與至陰的交鋒!”

白殼烏龜提醒道,宋陽點點頭,目光死死地盯着花落雁,絲毫沒有注意到此刻的花落雁上身已經狼狽不堪了,驚人的飽滿朝着自己招手。

現在的宋陽沒有心思去想這些,而是等待着天寒髓的出現,很快,花落雁的胸前佈滿了寒霜,那是法陣的力量越來越強,想要將天寒髓引出來。

等了約莫五分鐘的時間,白殼烏龜忽然驚叫:“出現了,天寒髓出現了!”

果然,宋陽定睛看去,只見一道瑩白色光暈浮現出來,與此同時,驚人的陰氣開始瀰漫,一瞬間將周圍的空氣都是變得粘稠起來,着實可怕。

天寒髓屬於天才地寶,但是卻超越了一般的天才地寶,等級甚至超過了龍血石,要知道龍血石可是傳說中的朱果所化,那是神獸的食物,可見有多麼珍貴。

但是天寒髓卻更加難得,尤其是誕生了靈智的天寒髓更是萬斤難求,哪怕這靈智是因爲龍氣方纔誕生卻也彌足珍貴了。

這個過程總共不過才一分鐘左右的時間,天寒髓才能夠出現到完全顯化出來一共才花掉了一分鐘,但是這一分鐘對於宋陽來說卻很漫長,他的額頭上不禁緊張出了冷汗,心跳都清晰可聞。

當天寒髓完全顯化,宋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實在是太過驚人了,一眼看去竟然像是一條手指般粗細的虯龍,張牙舞爪的,栩栩如生,如果不細看的話絕對發現不了端倪。

但是仔細看一眼的話便是會發現了,這條虯龍似乎少了很多的東西,例如眼睛,還有身上的鱗片也不夠完整,就連尾巴都還是呈現霧氣狀態,沒有完全化龍。

“即便是這樣也足以驚人了,真不知道花落雁這個傢伙是從哪裏引出的這個天寒髓,居然吸收了一道龍氣,太過驚人了!”

宋陽讚歎道,有龍氣的地方就意味着有神龍存在過,或許這個天寒髓本身就跟隨過神龍一族也不

一定呢?

“依照本大人的判斷,這條天寒髓吸收的龍氣應該是屬於藍龍王的,藍龍王主水和冰,可以冰凍一方世界,也可以水漫金山,在水和冰兩條道路之上根本就是巔峯,無法超越的存在!”

“這條天寒髓吸收的龍氣雖然算不上最爲精純的精氣,但是比起普通的龍氣也要凝練許多倍了,如果經過淬鍊的話足以化作一小道藍龍王的精氣了!”

白殼烏龜說道,讓宋陽眼前一亮,居然是藍龍王的一道龍氣,可以淬鍊出藍龍王的精氣,這豈不是說自己可以藉機去領悟藍龍王的水和冰道?

“不知道藍龍王到底隕落在了何方,否則一定要進去走一遭,藍龍王的冰和水道與紫焰神龍的本源天火道本就相生相剋,如果被敵人得到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宋陽有點擔憂的說道。

聞言,白殼烏龜卻是滿不在乎的說道:“這點你不用擔心,可不是每一個人類都能夠跟你一樣吸收神龍本源,如果是其他人的話,吸收一道便是足以自殺,哪怕是宗師境界強者也做不到。”

“況且藍龍王的冰與水道跟你的紫炎天火道相沖,你要是得到了等於是在自殺,倒是不如找到赤龍王隕落留下的本源,要知道那可是熔岩火道的巔峯代表,與你的紫炎天火道可以完美融合!”

宋陽點點頭,這點他倒是不會懷疑,以自己的實力去貪心藍龍王的力量的確是有點不妥了,隨即再一次將目光轉到了花落雁身上,當那條呈現龍形的天寒髓出現,房間的溫度已經降低到了極限。

天寒髓蠕動,最終進入了陣法之中,陡然之間便是發出了一聲尖叫,似乎發現了自己被騙顯得異常憤怒。

“不好,這該死的天寒髓居然靈智不低了,混賬小子趕快抓住它引入體內,否則再一次讓它跑進去想要引出來就困難太多了,除非殺了這個女人!”

白殼烏龜緊張道,它話音落下的一刻宋陽已經動手了,體內的力量一瞬間爆發出來,化作一股強大的拘禁力量,直接將天寒髓朝着自己的身體引入,後者則拼命的想要逃離。

“出來了還想回去,你想的未免太簡單了,給我過來!”

宋陽大吼,猛然間將力量發揮出來,生生將天寒髓從花落雁身邊牽扯過來,握在手中,按照白殼烏龜的話一口將其吞了下去!

嘶~~~冷!

宋陽第一反應便是墜入了冰窖,整個人似乎一瞬間都變成了冰塊,這是至陰之力,而且由於吸收了龍氣更加的強大,再加上被宋陽激怒了,所以爆發出了全部的力量。

春風不及你傾城 哪怕宋陽是後天中級的強者,戰鬥力超越了大師級巔峯強者,哪怕是半步宗師也有一戰之力,更是修煉了化龍訣實力強大的變態,寶體不滅,但是在這一刻也是感覺快要撐不住了,就像是要被凍的裂開來!

“好可怕的至陰之力,這天寒髓……可以凍死宗師級強者!”宋陽駭然失聲,感覺自己說話都要大舌頭了,麻痹感在全身浮現出。

然而就在宋陽感到自己快要失去知覺的時候,他的丹田之中那條紫青色小龍卻是微微一顫,紫芒大放,爆發出了可怕的氣勢。

與此同時,一道至陽的火焰從宋陽的身體之中升騰而出,迅速將身旁的牀榻燒成了灰燼!

(本章完) 紫色火焰太過霸道了,一瞬間衝擊出來,但是卻又離不開宋陽的身體一丈,一瞬間將一旁的牀榻化作灰燼,更是連牀榻上的花落雁衣角都開始着火,宋陽強打起精神,將快要焚燒花落雁身體的火焰收回。

但是他很快呆住了,因爲自己的火焰這一刻居然無法收回,繼續焚燒着,越來越烈,但是奇怪的是花落雁的身體根本沒有絲毫被燒成灰燼的趨勢,這絕對是故意的,否則以天火的力量一秒鐘就足以讓人化作灰燼了,根本擋不住!

此時此刻,龍玉空間之中,白殼烏龜不斷的打滾,兩顆小綠豆眼都閉了起來齜牙咧嘴的嚷嚷着:“奶奶的,疼死本大人了,這該死的紫炎天火居然這麼霸道,可以燒傷本大人的神識,幸好本大人的神識等級高,而且收回的快否則本大人今天就算是不死也要重傷了,太可怕了!”

白殼烏龜後怕的驚叫,這點就算是他都沒有料到,紫炎天火居然這麼可怕,將自己的神識都點燃了,如果不是自己動作快直接斷掉了一部分的神識,恐怕要倒黴了。

天火……焚燒一切,不可熄滅,除非將敵人燒成灰燼!

“不知道外面這個混賬小子怎麼樣了,本大人現在是沒法幫他了,希望他吉人自有天相吧,否則要是龍青那傢伙知道了就算是死都不會瞑目的……哎,希望神龍一族第十位強者不要英年早逝吧……”

白殼烏龜嘆氣道,他還有許多話都沒來得及跟宋陽說,至少天寒髓和紫炎天火如何融合並且誕生種子,宋陽對此完全不瞭解,如果不小心的話很有可能會因爲控制不住天火從而被分化成灰燼!

至於天寒髓則完全不需要擔心了,畢竟只是融合了一道龍氣的天才地寶,跟真正的紫炎天火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要知道這可是神龍的本體啊,威力到底有多可怕可想而知。

相比之下天寒髓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了,完全失控的紫炎天火可以瞬間將天寒髓毀滅掉!

正如白殼烏龜所料,現在的宋陽情況很不好,或者說非常的痛苦,感覺自己的身體幾乎要被燒成了焦炭,頭髮被燒成了灰燼,皮膚也開始變得通紅,就像是隨時可能皸裂。

“這下子造了,該死的天火居然這麼厲害,而且根本不受控制,一瞬間爆發出來差點燒死我了,對了白殼烏龜那傢伙……咦,我的神識呢?”

宋陽傻眼了,居然發現自己的神識似乎被燒的縮回了身體,雖然影響不大但是短期之內是別想動用了,而且白殼烏龜的聲音也是沒有了,顯然遇到了跟自己一樣的情況,這很不妙。

“那傢伙說過,天寒髓至陰,而紫炎天火至陽,如果用天寒髓來壓制紫炎天火或許可以……”

說着,宋陽便是開始嘗試控制體內的天火,另一邊則希望天寒髓開始鎮壓天火的暴動,但是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宋陽除了身上的衣服化作灰燼了,天火一點退散的跡象都沒有……

龍玉空間。

“這混賬小子可千萬不要自以爲是的用天寒髓去鎮壓紫炎天火啊,本大人雖然說過天寒髓是至陰,紫炎天火至陽,至陰可以鎮壓至陽,但是有一點,至陰鎮壓至陽的前提是數量超越了至陽,而現在天寒髓只是吸收了一道龍氣,紫炎天火卻是整個神龍的本體,根本不在一個層次,如果用天寒髓去鎮壓反

而會引起天火的反彈,更加狂暴!”

白殼烏龜痛苦的說道,它甚至猜到了宋陽接下來會怎麼做,一邊嘗試着動用自己的神識,但是發現依舊無法成功,因爲現在自己的神識已經被焚燒過了,短時間想要調動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正如白殼烏龜所說,宋陽現在的情況很不好,天寒髓不僅沒能鎮壓紫炎天火,反而成了催化劑,讓原本就失控的紫炎天火更加狂暴起來,恨不得將宋陽和天寒髓一起吞噬掉!

“該死的該死的,這不可行,紫炎天火太霸道了根本不是天寒髓可以擋得住了,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就死定了!”

宋陽心驚 ,焦頭爛額的自言自語,現在紫色火焰已經將一丈之內的東西全部焚燒掉了,只留下被灼燒的就像是焦炭的泥土還有那三個陣法。

宋陽與花落雁一絲不掛的靠在一起,現在的宋陽也是一點都沒法動作,現在紫炎天火在體內肆虐,他別說動了,哪怕是任由自己的身體墜落也感到十分痛苦,灼燒的力量太過可怕了。

“好厲害的紫炎天火,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宋陽內心咆哮,閃過無數個念頭,紫炎天火必須解決,否則再這樣下去就算是自己也要死亡。

一旦紫炎天火全面爆發,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也很難以想象,恐怕會將這一片全部化作火焰的領域吧。

“天寒髓鎮壓根本行不通,我也沒有其他的至陰之物,至於龍晶酒……紫炎天火本就是神龍的本體,如果放出龍晶酒來的話,火燒澆酒,我肯定死的更悽慘!”宋陽自言自語,已經快要瘋掉了。

他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軀體在皸裂,皮膚已經被燒得差不多會毀壞掉了,就連一旁的花落雁都是開始出現了皸裂的跡象,看着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化作這個樣子,任誰都有點無法接受。

“到底該怎麼辦,鎮壓不行,難道說要引導麼?可是我又拿什麼來引導,現在只要動用天寒髓我就必死無疑……”

宋陽苦惱的想着,現在就連天寒髓都縮成了一團,顯然已經畏懼了與天火爭鋒的下場,這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戰鬥,分分鐘被秒殺啊!

相生相剋的遠離宋**本無法運用,難道說要正面的對碰麼,這根本不現實啊,自己恐怕都還沒動作就直接被秒殺了,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對了對了,我忽然想起來了,天寒髓會讓紫炎天火化作火焰的種子,而天寒髓只是一個引子,我需要的就是引導,發揮出天寒髓應該有的功能……”

忽然間宋陽似乎明白了什麼,驚喜的出聲,看向了天寒髓,此刻的天寒髓就像是一個委屈的小孩子躲在了自己的身體之中,根本不敢動,否則必死無疑。

宋陽毫不猶豫的開始和天寒髓溝通道:“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等待天火的吞噬最終化作灰燼,你既然有自己的靈智,需要做什麼我想你比我還要清楚。”

“第二個選擇,你與我合作,對天火進行引導最終促使天火誕生種子,這樣一來天火就會由我掌控,而你也可以與我融合,這是最長存的力量!”

宋陽所說的自然是那道龍氣了,天寒髓之所以可以誕生靈智完全是因爲吞噬了一道龍氣,這樣一來與其說是天寒髓的靈智,不如說是龍氣誕生了靈智,所以天寒髓才

會化作龍形。

似乎聽懂了宋陽的話,那道屬於藍龍王的龍氣發出波動,顯然是答應了宋陽的條件,畢竟這樣下去,藍龍王的本源本就是屬於冰與水的極致,必然被天火排斥最終毀滅。

但是與宋陽融合就不同了,它可以感受到宋陽的體內存在兩種神龍的力量,紫焰神龍的本源力量,可以說是十分的雄渾,其中又夾雜着一絲青龍王的力量,這股力量似乎是宋陽自己修煉出來的,這些力量都與宋陽相聯繫。

得到了天寒髓的同意,宋陽便是開始了引導,一邊動用紫焰神龍的本源開始對天火進行安撫,並且引導紫炎天火。

想要誕生天火種子,必須要以天寒髓的力量爲引子才行,當分出了一股天寒髓的力量,紫炎天火果然十分激動,開始朝着一個方向凝聚起來。

很快,這些天火漸漸凝聚成了一團,將天寒髓完全包裹,但是卻有點奈何不了天寒髓,這不是因爲天寒髓多厲害,而是因爲藍龍王的那道龍氣在發揮作用,可以暫時抵擋!

“時間不多,我必須要快一點壓縮天火……”

宋陽自言自語,便是開始了這步工序,而外面,自己與花落雁的身體繼續皸裂着,似乎很快就要解體了一樣,但是這一刻卻忽然凝固了,似乎被一種神祕力量阻止。

龍玉空間。

白殼烏龜終於舒了一口氣,感覺到自己的神識終於有了動靜,知道再過不久就可以動用了不禁激動起來,喃喃自語:“希望混賬小子還活着,天火的力量太可怕了,就算是本大人也要小心翼翼,天寒髓雖然至陰卻根本不是對手。”

“想要凝聚種子還是要靠本身,紫焰神龍的原因纔是關鍵,天寒髓爲引,這是一個痛苦的步驟,不知道這個傢伙能不能忍得住……”

但是白殼烏龜做夢都不會想到,此時此刻宋陽的情況十分的順利,一道道湛藍色的力量開始在他的體內流淌,最終化作藍光開始修復自己的軀體,連帶着一旁的花落雁也是得到了滋潤,很快便是恢復了花容月貌,甚至還變得更加飽滿起來,容光煥發。

“好強大的新生力量,這是藍龍王的水生之道麼,居然可以滋潤萬物,我感覺自己似乎恢復到了巔峯……”

宋陽此刻的心情非常的平靜,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成功的,紫炎天火便是不斷的凝聚,化作了一顆種子!

這顆種子呈現紫色,在宋陽的心神之間不斷旋轉,似乎隨着宋陽的心神一動,一道道超越了以往威力的可怕紫色火焰便是衝了出來,似乎要將這一片天空化作灰燼!

“火焰種子……我是怎麼成功的,看來也沒那麼困難啊……”宋陽頗爲得意的自言自語,深吸了一口氣,頓時周圍的那一道道藍芒便是失蹤不見,全部被吸收進了自己的丹田之中,化作一條由紫色爲主,青色和藍色爲輔的虯龍。

“這些天火怎麼還沒有散去……”宋陽睜開眼,第一刻便是發現了自己被包裹在紫色火焰之中,但是這些紫色火焰對自己很溫順,根本沒有傷害他的趨勢。

“既然如此,那就給我散……”

宋陽開口,但是下一刻他的神色陡然間凝固住了,一絲呈現深紫色的火焰陡然間在他的眼中升騰,與此同時,一股狂躁的感覺縈繞心頭……

(本章完) 不得不說,宋陽太大意了,主要是因爲之前凝聚火焰種子的時候太過輕鬆了,宋陽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就成功了,紫焰神龍的本源似乎在幫助自己鎮壓,也好像天火本身就有着凝聚火焰種子的傾向。

就連宋陽都不知道,天火一早就像化作種子了,只不過因爲一些雜質的原因無法做到,這一刻正好藉助着宋陽的力量開始了凝聚。

所以當天火化作種子,隱藏的一些雜質邪火便是爆發出來了,這一刻給了宋陽要命的一擊,讓他直接陷入了混亂之中!

“我這是怎麼了……”宋陽腦袋一片混沌,不由自主開始往花落雁的身旁靠近,這一刻,他似乎覺得有一道聲音在慫恿自己朝着花落雁身上貼去……

“很滑、好舒服……”宋陽自言自語,但是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麼,只感覺一個柔軟的軀體與自己糾纏在一起,邪火亂竄,居然連帶着花落雁都開始產生了反應,本能的與宋陽開始了糾纏。

之前因爲天火的爆發,兩人的衣物早就消失不見了,現在更是來了個零距離接觸,這完全是一種本能,一瞬間這裏的氣氛變得曖昧起來。

宋陽出於本能,花落雁也是如此,雖然腦海中已經清醒了不少,但是始終無法真正的甦醒過來,就像是在做着一個春夢,而這個春夢異常的真實……

伴隨着兩人一聲舒爽的聲音,終於達到了負距離接觸,這一刻,仙子流落人間,真正的化作了一個凡人了,與宋陽這個外來戶進行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洗禮……

龍玉空間。

白殼烏龜大笑一聲,神識波動充斥,興奮的顫抖:“奶奶的,本大人的神識終於可以調動,咦……似乎外面的天火變得柔和起來了,難道說那個混賬小子成功了不成?”

下一刻,白殼烏龜將自己的神識探了出去,頓時傻眼了,瞬間收了回來,哪怕是一隻烏龜的形態,依舊心臟撲通撲通直跳:“你大爺的,這混賬小子居然又在禍害仙子了,這下子有樂子了……邪火入體,兩人都被沾染上了,等到甦醒之後怕是要捅破天了!”

它知道,現在還算是和諧了,畢竟兩人都處在關鍵的時刻,如果等到甦醒之後,很難想象會發生什麼,一個流氓玷污了仙子,不被追殺才怪。

好在邪火的力量很強,一時半會兩人想要甦醒過來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花落雁只感覺自己做着有生以來最瘋狂的一次夢,這是一個春夢,夢中自己與一個帥氣的男子瘋狂**。

她甚至連自己都覺得很不科學,自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這一刻居然做着春夢,如果傳出去必然羞死人了,但是……這種感覺還真是不錯!

她也有一種不想甦醒的感覺,只希望繼續下去,內心的渴望已經被點燃了,竟然開始主動迎合,與夢中的男子激烈**,不一會兒就達到了巔峯,並且動作還在持續……

也不知道做了多久,花落雁與宋陽都是感覺到了差不到達到了極限了,宋陽緩緩睜開眼睛,感到自己身體的力量似乎達到了巔峯,隱約間甚至有所突破,只差一線就可以達到後天高級!

但是當他睜開眼睛之後,頓時愣住了,看到了自己身下的佳人,那完美的酮體無可挑剔,直到

現在自己還與對方糾纏在一起,負距離接觸,他甚至不用想就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

“我把仙子給睡了!”宋陽不禁頭大的想着,看着自己身下的一抹紅色,因爲兩人不斷的**已經一塌糊塗了,可見剛纔兩人是多麼的瘋狂。

“這下子蛋碎了,我還是快點走吧……不對,應該留下來……靠,瘋了吧,留下來不是找死?”

宋陽內心糾結,最終決定還是立馬開溜比較好,否則留下來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在落花宗的地盤將人家的仙子給睡了,想不死都很難的。

宋陽直接從龍玉之中取出衣服,散去了紫色天火,開始穿衣服,這時候白殼烏龜的聲音傳來:“混賬小子,你這下子死定了,居然被邪火上身,惹下這麼大的麻煩,本大人看你怎麼收拾。”

聞言,宋陽滿腦子黑線,一刻都不想在這裏繼續待下去,否則會發生什麼也很難預料。

好死不死的,就在這個時候,花落雁迷迷濛濛的睜開眼,正好看到了宋陽在穿衣服,一想起剛纔的春夢便是一陣羞愧,作爲落花宗的仙子居然做起了春夢。

“唔……好疼,我這是怎麼了,渾身酸乏,就像是做了什麼一樣,難道說……”忽然間,花落雁美眸大睜,一瞬間意識到什麼不妙,原來剛纔不是一場春夢,而是真正的在與一個男子**!

“啊~~~”花落雁驚叫,不敢置信的看着宋陽,當看清楚對方的容貌之後頓時氣得發抖,嘶吼道:“爲什麼是你,我……我要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