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圓桌騎士級別的戰鬥力?有意思!高濃度的魔力所形成的魔力結晶碎片,不僅是數量,這些水晶就是無數利刃!即便是六階段的魔女恐怕也很難避開這樣的攻擊。可可的攻擊並沒有表面那麼簡單!

詢看到了,那無數極爲纖細的絲狀魔力覆蓋了整個戰場。所有的魔力結晶都是通過這些絲狀魔力的引導在行動的。這些絲狀的魔力和詢的軌跡非常相似。雖然不能實現瞬間移動的效果,卻可以利用它們進行大規模的攻擊。

正在詢分析可可能力之時,戰鬥已經正是開始了。突然幾條絲狀魔力發生了變化,它們的顏色非常明顯,即便沒有魔眼的人也可以清楚得看到。被引導的幾枚魔力結晶迅速射出向試圖靠近可可的傑斯卡發起了突襲。

眼看結晶就要擊中目標時發生了難以理解的現象。傑斯卡的身上發出了淡淡紫紅色光芒,一瞬間傑斯卡的身影消失了。不,消失的說法並不正確。詢利用魔眼清楚得捕捉了整個過程。傑斯卡的行動非常流暢,她那黑色的衣裝在白天非常顯眼。但是即便是詢也丟失了她的身影。消失的並不是傑斯卡的身影,而是傑斯卡一部分的行動。在她身上發出紫紅色光芒的瞬間她的身影的確從那個位置消失了,但實際上她並沒有消失。在毫無時間間隔的情況下她出現在了相距一米的側面,繼續向可可靠近。

從眼前的狀況來看,傑斯卡的動作佛瞬間移動一般。但是魔力的預兆並沒有出現,除了那紫紅色的光芒。事實上那並非瞬間移動的能力。不僅是詢,與其交手的可可也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傑斯卡的能力是和時間相關的,在二十分鐘之內她可以將物體恢復到二十分鐘前的狀態。當然十分鐘或五分鐘,只要不超過二十分鐘都沒問題。通過這個能力來判斷的話,這一瞬間所發生了什麼並不難理解。既然能夠使物體的時間倒流,那麼短時間內使一定空間內的時間靜止也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爲了應對傑斯卡的能力可可加大了攻擊的力度,大量魔力結晶快速灑下。這每一片晶體都相當於一支鋒利的飛刀,面對密集的攻擊傑斯卡絲毫沒有猶豫。她連續利用時間的能力確保了自己移動的路線,最爲結果她避開了所有的攻擊。在兩人相距不足十米的距離傑斯卡的長劍發出紫紅色的光芒。伴隨着揮劍形成的氣流,一道紫紅色的半月劃出。高濃度的魔力使這道半月擁有和金屬相當的強度,在這種距離想要抵禦它並不是意見容易的事。

可可壓低身體的中心,她擺出了格鬥技的架勢。正在傑斯卡的注意力被她抓住之時,半月的行動軌跡發生了變化。面對軌跡變化的半月可可完全沒有迴避的意思。這道半月向上方偏移,從可可的頭頂飛過。

傑斯卡停下腳步並壓低了身體的中心,她警惕着可可的一舉一動。理解兩人行爲的除了身臨戰場的本人以外就只有擁有魔眼的三人。

古露莉亞、普羅菲斯以及詢,他們三人的魔眼都已經發動了。他們清楚得看到了可可週圍那密密麻麻的軌跡。剛纔攻擊發生偏移的原因正是軌跡。可可的軌跡在不注入魔力的狀態下不會有任何效果,注入魔力之後不僅可以引導自己的魔力也可是偏移敵人攻擊。

也許有人會認爲這能力並沒有什麼威脅,但事實上這能力非常危險。軌跡所能控制的不光是對方的魔力,如果成功捕捉到對手的身體的話,強制引導對方向着一個方向移動也是可能的。簡單地說……被那軌跡抓住的話,基本就等於敗北。被軌跡捕捉後身體的自由就完全被剝奪了。別說迴避,軌跡所引導的方向必定會有對方毫不留情的攻擊。

傑斯卡停止了靠近。這說明她理解的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但是可可並沒有給她思考的時間,大片的魔力結晶從天空灑下。 【異世界 因菲利亞 南方城塞】

傑斯卡和可可之間的戰鬥已經激化。面對強敵可可的態度比平日要謹慎許多,但是傑斯卡卻顯得有些焦急。

大片魔力結晶從天空灑下,要回避這毫無縫隙的攻擊是不可能的。想要避免傷害就必須將想辦法抵禦這些結晶。一般的護盾或結界是行不通的,更何況傑斯卡是重視攻擊和行動的類型。她沒有足以應對這些魔力結晶的防禦力。但是……

所有的晶體在一瞬間全部消失得無疑無蹤。不僅僅是結晶,就連肉眼難以辨別的軌跡也全部消失了。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可可還是非常意外。傑斯卡的能力的確非常優秀,百米以內所有的事物都恢復到了二十分鐘前的狀態。但實際上並不是完全,可可、普羅菲斯以及古露莉亞的魔力都沒有得到任何回覆。簡單的說傑斯卡的能力並不能直接影響他人以及他人直接接觸的魔力。

可可週圍出現了的新軌跡也立刻被傑斯卡排除了。不過她完全沒有退讓的意思。傑斯卡時間的能力非常危險,如果讓她成功靠近的話可可會變得非常不利。軌跡再度出現,再度消失。連續進行了數次來回後傑斯卡放棄了。軌跡在不注入魔力的狀態下消耗不了多少魔力,但是傑斯卡的能力卻需要精神力的支持。即便使用自己的能力回覆體力和魔力,也無法影響到自己的精神力。

無奈傑斯卡直接嘗試了突破。只要謹慎行動的話要回避可可的軌跡並不困難。爲了避開軌跡傑斯卡靠近後立刻被周圍出現的軌跡逼退,戰鬥陷入了僵持狀態。

詢和普羅菲斯的魔眼依然維持着淡淡的白色光芒。

——詢,你似乎也漸漸熟悉了魔眼的部分用法。對這場戰鬥你怎麼看?

詢看了普羅菲斯一樣後再度看向交戰中的兩人。

——傑斯卡的實力毫無疑問比可可要優秀,不過現在的她恐怕贏不了可可。魔力的使用非常粗糙,一心突破的她已經失去了平常心。焦躁的情緒一目瞭然,她太感情用事了。這種方法不可能突破可可的軌跡,應該考慮其他手段。

普羅菲斯對詢的觀點表示了贊同。

——我也這麼認爲,照這個局勢發展下去的話……估計三日之內傑斯卡的精神力就會支持不住。

——三天!?

詢深深得吐了口氣顯得非常疲倦。

——看來我的嘗試在這裏果然派不上多少用場。話說之前在大型戰場中因菲利亞也說過……如果同樣是圓桌騎士級別之間的戰鬥至少也要一個星期才能分出勝負。

三天的事實的確是詢非常意外,他甚至以爲戰鬥會在短時間內結束。

——嗯。不過這次不同傑斯卡明顯想盡快結束戰鬥,要在短時間內結束戰鬥的話她的做法並沒有錯誤。不過可可不會失誤的。詢,如果和傑斯卡交手的是你……有信心贏她嗎?

——這個……十分鐘前的話還是有信心的。不過現在就不好說了,不試試看的話很難做出回答。

詢沒有信心的原因自然是那掌控時間的能力通過傑斯卡移動的速度以及使用能力是偏移的距離詢大致推測了空間靜止的時間,0.2至0.3秒之間。時間雖然短,但是在近距離的戰鬥中卻擁有壓倒性的優勢。當然靜止的過程從傑斯卡的劍是無法上到對方的,時間被靜止的物體不會受到任何外力的影響。雖然一般人並不怎麼接觸這種知識,但是這姑且也算是一種常識。


面對詢的態度普羅菲斯無奈得嘆了口氣。

——詢最欠缺的東西看來是自覺和對自我的認識,你應該對自己有信心些。你現在的實力恐怕比你自己想想的要強很多。好吧,差不多是時候告訴你了……爲什麼騎士團都對魔眼抱有如此高的戒備心,甚至到了需要將我部分魔力封印的程度。

說到這裏詢自然產生了興趣,這件事情和他也有直接的關係。他一直都在意這件事,普羅菲斯再怎麼強大終歸也只是一個魔女。在魔力無法安定的情況下她是不可能單獨戰勝騎士的,騎士團對她所抱有的警覺實在令人難以理解。在詢試圖自己尋找答案之時普羅菲斯開口了。

——我的魔眼在不同的人口中有不同的稱呼,也有人這麼稱呼它爲複寫眼。詢之前也嘗試過使用他人的力量吧?

詢回想起第一次和安琪亞接觸時的事情。

——的確使用過,不過能夠使用的能力實在太少了。

——其實是我限制了詢的魔眼。的確魔眼無法完全重現對方的戰鬥方式,但是魔眼通過視線捕捉到魔力後能夠將對方魔力的形態作爲一種感覺保留下來。這種感覺和觸感有些相似,詢應該多少感覺到了吧。每個人的魔力必定都會有微妙的區別,爲什麼我能夠辦到元素的瞬間轉換?原因就在這裏。詢,爲什麼你能在短時間內強化到現在的程度,難道你沒有懷疑過嗎?

說到這裏詢的態度認真了,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詢,魔眼所記錄現的是魔力的表現形式。伴隨着表現形式的豐富魔力泉也會隨之豐富起來,簡單的說……擁有魔眼的人會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起來,得到了契約共鳴的特殊戰鬥手段後,我們的魔力恐怕不久就會穩定下來。詢,照這樣下去你早晚有一天會變成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存在。當然真實之眼除外。

詢的思緒已經完全停止了,短時間內他實在難以接受普羅菲斯的話。但是普羅菲斯的話還沒有結束。

——騎士團非常信任詢,甚至還解除了我的封印。這一切都是詢的爲人所造成的結果,如果是別人的話我可能會永遠封印着。接受了我力量的人是你真是太好了。

——抱歉,我現在的心情稍微有點亂。這個話題暫時放一邊吧。

戰場上的氣氛發生了變化,可可的腳下捲起陣陣微風。她閉上了雙眼,大量軌跡難以識別的軌跡從先同時向傑斯卡靠近。可可終於也主動發起了攻擊。 【異世界 因菲利亞 南方城塞】

可可和傑斯卡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雙方毫無保留得展開攻擊,這麼一來短時間內分出勝負的條件就齊了。這時集中力和精神力的較量,在一方分心的瞬間就是就決出勝負的時刻。

大量軌跡從地面竄出。受到它們的影響,地面斷裂了,大量碎石迅速成形。這些碎石飛到半空後立刻出現了新的軌跡,這些軌跡的方向全部指向了傑斯卡。和和之前可可所使用的軌跡明顯不同,這些軌跡中含有的魔力兩相對要多不少,效果也有顯著的區別。被軌跡引導的碎石非常迅速,僅僅一眨眼的時間它們就已經飛到了傑斯卡的身邊。

即便有用如此的速凍這些碎石也傷不到傑斯卡,再如何迅速的攻擊對她來說都不存在任何意義。下一瞬間所有的碎石都消失了,被破壞的地面也恢復了原狀。

可可再度睜開了雙眼,此時的她非常冷靜將一切多餘的思緒全部排除。她將自己的五感全部集中在傑斯卡身上。在她擡起右臂的同時四條軌跡從手心出現向傑斯卡延伸過去,隨後藍色的魔力化爲利刃順着這四條軌跡射出。魔力的濃度,軌跡的粗細。可可的攻擊大幅度強化了。

雖然只是一瞬間,傑斯卡的確動搖了。動搖的原因和可可的攻擊強度無關,而是自己的能力被看穿的緣故。的確一定區域內的一切傑斯卡都可以在瞬間恢復到二十分鐘前的狀態,可是與對方保持聯繫的魔力卻不同。這四條軌跡依然和可可的手相連接着,即便傑斯卡的能力也無法影響它們。即便如此傑斯克的優勢絲毫沒有動搖。

在利刃靠近的瞬間,傑斯卡的身體發出了淡淡的紫紅色光芒。這時她發動能力前兆。和魔力不同,通過精神力發動的能力並不會出現氣流的變化。但是同樣會有光芒這類的前兆,這一點不管是什麼能力都是一樣。在任何現象出現之前必然會有一定的前兆,而這些細節有時能夠決定一場戰鬥的勝負。幾乎在一瞬間四道利刃全部被粉碎了。時間靜止的物體是無法破壞的,即便是魔力形成的物質也不例外。傑斯卡到底做了什麼?恐怕只有站在附近擁有魔眼的三人能夠看清。


古露莉亞的狀態發生了變化,她皺了下眉頭後抓住了自己的右臂。身體的痛楚又發作了。關於身體的痛楚她並沒有告訴傑斯卡,但實際上傑斯卡早已經察覺了。兩人相處的時間雖然並不長,但是對彼此的認識卻非常深。

切!又來了嗎?看來我的身體差不多已經到極限……

古露莉亞將視線轉向傑斯卡,即便非常痛苦她依然關注傑斯卡的戰鬥。過了今天她也再也看不到那個身影,即便是一秒鐘也好,她的視線專注在那個北影上。

傑斯卡的時間掌控雖然時間很短,但是連續的使用是可能。甚至是毫無間隔的連續使用。傑斯卡剛纔連續靜止了四次周圍的時間,每一次都在馬上擊中目標的瞬間解除。擊落目標後立刻再度靜止,進行攻擊下一個目標的準備。雖然需要相當高度的集中力,不過傑斯卡的話絕對不會失誤!不夠似乎到此爲止……

古露莉亞退後一步後單膝着地,她的魔力變得非常不穩定,視線已經漸漸開始模糊。即便如此,面對強敵的傑斯卡絲毫沒有察覺她的狀況。

傑斯卡避開靠近的軌跡後在下一個瞬間進行了六度空間靜止,這同時也是她在短時間內能夠使用的最大回數。利用這六次空間靜止傑斯卡勉強將雙方的距離縮小到了三米。成功靠近後她毫不猶豫得揮動了手中的長劍。

在那種情況下可可根本來不及防禦,迴避也需要一定的準備動作。就在劍快要擊中可可的時刻,她的身體突然得向後方飛去。傑斯卡的長劍揮空後她立刻向可可身後看去,她的身後有一條粗壯的軌跡。由於傑斯卡的攻擊太過突然,可可沒有控制好軌跡的魔力。太過強大的拉力將她拉到了三十米意外的位置。着地後可可迅速採取了防禦,她用擡起手臂用軌跡將自己周圍的空間包覆了。這些軌跡全部與可可的手臂相連,只要注入魔力軌跡便會運作。密密麻麻的軌跡之間的縫隙就連傑斯卡的長劍也無法通過。

這麼一來傑斯卡再想要再度靠近可可就變得非常困難了,即便如此傑斯卡絲毫沒有放棄的打算。爲了讓古露莉亞留在自己的身邊,她必須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

“傑斯卡!!夠了!”

終於古露莉亞開口制止了兩人之間的戰鬥。

“不要阻止我,交給我!不會有……!!”

傑斯卡回頭看去臉色立刻變了。古露莉亞的左臂已經被黑色的魔力所包覆,魔力處於極其不安定的狀態。什麼時候暴走都不奇怪。基斯卡立刻收起武器跑到了古露莉亞面前,她毫不猶豫得發動了自己的能力。古露莉亞的魔力恢復到了二十分鐘前的狀態,手上的黑色魔力也退去了。不過她身上的痛楚依然沒有消失,照這樣下去暴走也只是個時間的問題。

古露莉亞強忍着痛楚勉強笑了笑。“謝謝你,傑斯卡。能夠成爲你的朋友真是太好了。不過我的時間已經到了,即便傑斯卡將騎士團所有的騎士都擊敗我也必須回到本體了。”

“不!沒事的!我的能力!我的能力可以讓你一直保持現在魔力安定的狀態!”

古露莉亞搖了搖頭。

“不可能的。如果這麼做傑斯卡的精神力遲早會到極限的。我不想成爲你的負擔。”

“不是負擔!我需要你!沒有你的生活我完全無法想像!!”

傑斯卡終於流下了淚水。她自己也很清楚,即便她不停地使用能力最多也只能再堅持一個星期。

“呵呵,傑斯卡還是這麼愛哭啊。要是被其他勢力看到你現在的樣子不知道他們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吵死了!!這種事無所謂!可惡!!”

普羅菲斯緩緩向兩人走去,傑斯卡察覺後立刻起身攔在古露莉亞的面前。

“不要過來!”

傑斯卡剛表態,古露莉亞起身了。

“傑斯卡,別這樣。你不希望我變成魔獸嗎?我的選擇只有一個,從第一次見面時就應該料到了這一天的到來。”

古露莉亞從傑斯卡的身邊走過了。抱着強烈不甘的傑斯卡壓制着自己轉過身去,她的雙手緊緊握拳。 【異世界 因菲利亞 南方城塞】

古露莉亞主動來到了普羅菲斯的面前。


“真的沒有問題嗎?我的負面情感和其她人格相比要強烈很多,這一點你應該也清楚。”

“嗯,沒有任何問題。我的身邊有詢在。因菲利亞、提諾亞、小狐狸,還有東南城區陣營的同伴以及騎士團的大家。無論多麼沉重的過去,它們都是我的一部分。我必須正視自己的黑暗,我不打算在逃避了。你也是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不能沒有。”

“是嗎……”確認了普羅菲斯的態度後古露莉亞總算放下了常年揹負在身上的擔子。“謝謝你,我回來了……”

古露莉亞的身體發出淡淡的白光,隨後她的身體化爲大量白色的絲狀光芒。這些光芒圍着普羅菲斯旋繞了片刻後慢慢消失了。普羅菲斯沉下了臉,隨後她流下了淚水。比起過去的記憶,反而是這半年內的時間對她的影響最大。古露莉亞這半年以來的記憶不斷在普羅菲斯的腦中重現。這毫無疑問不是怨恨的分離人格該有的情感,不過……這種事已經無所謂了。

古露莉亞的魔力消失了,傑斯卡也完全僵住了。淚水從眼中不斷涌出,就在這時普羅菲斯從背後抱住了她。這種感覺、這種氣息,完全就是傑斯卡所熟知的古露莉亞。她的淚水止住了,但是她的態度卻變糟了。傑斯卡轉過身立刻推開了普羅菲斯。

“別開玩笑!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的摯友是古露莉亞!不是你~~!!可惡!!”

推開普羅菲斯後傑斯卡才察覺到,她的臉上也流着眼淚。即便如此,那淡淡的微笑和平日的古露莉亞沒有任何區別。

“傑斯卡,我的確是普羅菲斯……但同時我也是古露莉亞。普羅菲斯和古露莉亞本來就是同一個人。”

傑斯卡的情緒非常混亂,這種話是無法傳達給她的。

“切!這種鬼話誰信啊!”

普羅菲斯擦去淚水露出了溫和的笑容。“那就說一個只有古露莉亞和傑斯卡才知道的祕密吧。”

“好啊!如果說錯的話,變成什麼樣我可不管!”

“嗯!”普羅菲斯期待的笑了笑,她想說的內容早已經決定了。她瞭解傑斯卡,也知道什麼樣的話能使她動搖。“那麼說什麼好呢?嗯~~傑斯卡今天穿着黑色的……唔~!”

話說到一半面頰通紅的傑斯卡上前捂住了古露莉亞的嘴。

“你是白癡嗎?說什麼不好說這種事!!我可是山嶺的主人!這麼能丟這種臉!?”

普羅菲斯掙脫了傑斯卡的手後安心得笑了。“看來是願意相信我了,昨天晚上不是一起睡的嗎?傑斯卡的睡相非常遭哦,弄的我幾乎都沒睡着。”(實際上古露莉亞是看傑斯卡的睡相太過認真忘記睡覺,看了一整晚。)

當然並不完全是這種理由……昨晚古露莉亞想睡也睡不着,身體的痛楚發作了。她根本就沒辦法入睡。

傑斯卡紅着臉拉住了普羅菲斯的手。“既然是古露莉亞的話,那就跟我回家!”

“誒?”

普羅菲斯還沒表態,傑斯卡就拉着她離開了。傑斯卡之所以認同普羅菲斯的原因並不之是她知道只有兩人才知道的祕密,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瞭解傑斯卡的性格同時也知道什麼樣的話能使自己動搖。此外還有那喜歡捉弄人的性格。

詢呆滯在原地還沒弄清楚狀況。“誒?爲什麼變成這樣?”

普羅菲斯擡起另一隻手向詢道別。“詢,就如此所見。今晚我去傑斯卡家過夜~。”

身後城牆上男性騎士們的氣氛也變了,面對眼前所發生了事情他們明顯樂在其中。甚至有人開口說道:“活該~!”

也許很多人已經忘記了,因菲利亞圓桌騎士、各騎士團團長、副團長甚至因菲利亞的王都是由人氣投票選出來的。那麼和他們關係密切的詢自然招來了不少騎士的嫉妒。

【現實世界 東南城區舊市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