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都是庄小孜和肖天成看似親密的舉動,包括剛才在房間門口肖天成抱著周孜月也被拍了下來。

能拿到獨家這是每個狗仔最得意的事,他當然知道該怎麼做。

「放心吧,明天的新聞一定讓你滿意。」

粱筱殷晃著手裡的紅酒杯笑了笑說:「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

一轉眼又是一個星期,粱筱殷等待的好消息一直沒有出現,就連那個拿了照片的記者她都聯繫不上了。

蜜愛萌助理 看著庄小孜和白蘇每天有說有笑的,她自己卻要低調做人,粱筱殷心裡有一百個不服氣。

長達娛樂最近也出了點事,肖天成已經好多天沒來了,這人都一起消失了,實在是奇怪。

北希胳膊還沒好,沒事可做,經常來劇組看周孜月,兩個人的關係眼看著越來越好,這也是很多人都喜聞樂見的。

有些人在傳,說他們兩個其實已經在一起了,兩人都沒有否認,也沒有澄清。

從一開始他們決定組cp他們就知道這個話題會一直跟著他們,除非其中一個人出現新的戀情。

眼下庄小孜的緋聞雖然一直沒有斷過,但卻沒有一個是真的,鬧到最後全都是烏龍,唯獨跟北希還算長久。

「聽蘭姐說你快過生日了。」

周孜月捧著北希買來的熱奶茶,喝了幾口說:「嗯,今年生日不能跟老爸一起過,我也沒想過。」

「那怎麼能行,你不能回家,還有我們啊,我去跟蘭姐說說,肯定給你辦的熱熱鬧鬧的。」

周孜月搖頭笑了笑,「我真的不想過生日,你就別折騰了,劇組人這麼多,我也不想鬧的人盡皆知的。」

在劇組過生日確實寒酸,北希想了想說:「要不那天你請個假,我帶你出去?」

「算了,我不想,要是讓我爸知道我請假過生日也不回家,他會傷心的。」

經常聽她提起她爸爸,可惜北希沒見過,「你爸爸好像很疼你。」

想到庄禕這些年為了她從一個頂級黑客變成了一個家庭主夫,周孜月忍不住笑了笑,「是啊,他就只有我這麼一個女兒,最疼我了。」

「那你出來演戲他沒意見嗎?」

「沒有,他很尊重我的決定。」

北希有點羨慕,「現在像你爸爸這麼開明的大人可不多了。」

周孜月想,他應該不是開明,而是自己過去做了太多叛逆的事給自己留下陰影了,所以不敢太逼迫她。

*

周孜月生日的前一天,庄禕打電話問她回不回來,明天滿滿當當的戲實在是抽不開身。

這幾年這還是她頭一次不在家過生日,聽她說回不來,庄禕的語氣有些失望。

周孜月說:「別這樣嘛,等我拍完戲回去好好陪陪你和爺爺奶奶好不好?」

自從她上大學之後回家的時間越來越少,現在就更不用說了,一兩個月都見不到她一回。

庄禕說:「別把自己弄的那麼忙,再累壞了身子,咱們家不差你那點錢,你就算天天在家待著我也養得起你。」

周孜月想說她忙來忙去還真沒多少錢,還是得回家啃老。

「知道了,我就是想打發打發時間,不是為了賺錢,等我玩夠了我就回家讓你養我,老爸好好賺錢,我不打擾你了,拜拜。」

粱筱殷從她身後經過正好聽到她說的話。

演戲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玩?

這樣的大話說出去會不會讓人笑掉大牙!

周孜月掛斷電話就聽見身後傳來一聲輕嗤,她回頭看到是粱筱殷,懶得搭理。

粱筱殷自言自語似的喃噥,「當明星無非就是為了名和利,你們家好像很有錢,難怪會簽下那麼奇怪的合約。」

周孜月一邊翻著劇本一邊說:「你說錯了,我家不是有錢,而是比你想象的還要有錢,羨慕嗎?」

「有錢有什麼好羨慕的,我的錢都是自己賺來的,跟你比我花的更踏實。」

周孜月嘲諷的笑了笑,「一般沒有實力的人都會覺得花自己的錢踏實。」

「你……」

周孜月站起來看了她一眼說:「我怎麼,我說錯了?沒人願意給你花錢你也用不著這麼自豪吧。」

粱筱殷快嘔死了,這段時間她動不動就受氣,想要扳回一成又不知道那個拿了她照片的記者跑哪去了,都這麼久了他到現在都聯繫不上,死了么!

當天下午,娛樂頭條出了一條新聞。

某記者因收受某女星賄賂胡亂張貼明星緋聞,被忍告上法庭,經審判最終獲得侵害他人名義罪,入獄三年。

新聞上只寫著「某女星」而沒有寫出這個女星是誰,但是這某記者的樣子卻被拍了下來。

粱筱殷的助理在看熱鬧,粱筱殷拍完一場戲下來一個給她遞水的都沒有,走過來看了一眼喝道:「都死了,幹嘛呢一個個的?」

「殷姐你看,有個記者被抓了,因為亂報新聞被告,入獄三年。」

「真是什麼新鮮事都有。」粱筱殷嘟囔著,拿過他們的手機看了一眼,這一眼讓她驀地愣住。

仔細看看照片里被判入獄的「某記者」這不就是那天她聯繫的記者嗎,怎麼會……

「殷姐,殷姐你怎麼了?」

粱筱殷回神,搖了搖頭,「沒,沒什麼。」

粱筱殷往下翻了翻,想看看還有沒有說點別的,上面寫著的「某女星」雖然沒有貼出名字,但粱筱殷畢竟心虛。

那些照片還沒有發出來,如果這時候被警察抓了,他會不會因為這些照片把她供出來,如果是這樣的話,她豈不是要完了?

反倒最後也沒有提及任何照片和她的名字,粱筱殷默默的鬆了口氣。

「殷姐你沒事吧,你臉色不太好。」

粱筱殷把手機還給助理,坐回凳子上,「沒事。」

情網 她這樣子哪裡像是沒事,根本就是受到了驚嚇之後還緩不過神。

另一頭,周孜月和白蘇也在看這條新聞,周孜月作為吃瓜群眾一邊看一邊嘀咕,「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倒霉居然碰上這樣的狗仔,這是有仇吧。」

白蘇涼涼的說了一句活該。

周孜月點頭附和,「確實活該,這樣的人關他三年哪夠,應該關一輩子。」

·

除了那個記者,肖天成這邊也出了點事,好巧不巧的事情全都在同一時間發生。

肖天成因為稅務問題被纏上了,這些天一直沒有抽出身,偏偏在這個時候之前過氣的女明星又找上門了,為了博關注找來一堆記者,堵著肖天成讓他負責。

當初都是你情我願的事,現在過去這麼久了來找他扶負責,這不是很奇怪嗎?

稅務那邊的問題解決不了,女人這邊的問題他還是解決不了。

這件事本來是瞞著的,但事情都腦袋公司去了,畢竟人多口雜,很快就被傳的人人皆知。

因為稅務的事肖天成還被帶走了兩天,公司里人心惶惶,以為長達娛樂要完了,就連薛蘭這幾天都過來看看之後就走。

第二天,周孜月的生日。

這些年她每個生日白蘇都在她身邊,今年也不例外。

她說今年不打算過生日,白蘇也沒說什麼,反正在他看來她的生日她每年都不開心。

北希拿著蛋糕來的,雖然她說不過生日,但蛋糕她還是喜歡的。

除了蛋糕北希還帶來一件有趣的事,就是肖天成被過氣女星逼婚,最近他連公司大門都不敢出了,要不是稅務局追著,他恐怕連公司都不會去,要把自己關在家裡才安全。

我有一個小黑洞 周孜月嘴裡塞著蛋糕,含糊的笑了笑,「這種人就得有人好好治一治,我就是這些年脾氣變得太好了,不然的話我肯定當場折了他!」

她說起大話來還挺像那麼回事,北希看她吃的滿嘴都是想幫她擦擦,白蘇抽出一張紙巾按在她嘴上,「臟。」

北希手裡拿著紙巾沒有派上用場,不尷不尬的笑了笑,「小孜,你真的不過生日嗎,我剛才問過導演了,他說晚上八點之後就沒有你的戲份了,我帶你出去過生日吧。」

周孜月搖頭,「不了,不過……」周孜月笑眯眯的看著他說:「我不想過生日,我只想出去溜達溜達,要是可以,你把你的車借我唄。」

借車當然沒問題,北希問:「你有駕照嗎?」

白蘇接茬說:「她沒有。」

北希嘴角一抽,「那你會開車嗎?」

白蘇又說:「沒見過。」

周孜月齜牙瞪了白蘇一眼說:「我雖然沒駕照,但是我會開車,你借我吧,撞壞了我賠。」

北希:「.…..」

她還是奔著撞壞去的,借還是不借? 白蘇記得去年的今天她也是一個人出了門,雖然是在大家給她過完生日之後,但她一夜都沒回來。

江邊,上次北希帶她來的時候她睡著了,沒有看到這裡的晚上竟是有這番美景。

今天是她十九歲的生日,距離約定已經過了一年了,可是她所期待的事一點都沒有減少。

江邊的圍欄前,周孜月面朝著對面的霓虹,一盞一盞的燈光就好像往年生日蛋糕上插滿的蠟燭。

過去那些年她每年的願望都是希望快點到十八歲生日的那天,今天她的願望變了,她希望可以回到一年前的今天。

江邊的風格外的凉,站的久了周孜月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回到車前,正準備上車,對面突然晃來一道燈光。

燈光刺眼,周孜月皺起眉頭用手擋了一下,心裡還在想著是誰這麼缺德大半夜的用大燈晃人,對面的燈光突然滅了。

放下手,眼睛有點花,只能看到有個人從對面的車裡走出來。

「有毛病嗎,大晚上的。」

她嚷嚷的罵了一句,準備上車,再次瞥了一眼,卻見那人朝著她走了過來。

被突然的亮光刺激的視線漸漸恢復,那身影彷彿有些熟悉。

周孜月開車門的動作頓了頓,看向越走越近的人。

消瘦的身形跟她印象中的某個人一點一點重疊,隨著那人越走越近,周孜月身體慢慢開始僵硬,視線從模糊一直到看清對方的臉,彷彿用了一個世紀的時間。

握在車門上的手不斷收緊,指甲都快嵌到了肉里。

「生日快樂。」

穆星辰穿著黑色襯衫,看起來比當年沉穩了許多,他的頭髮比過去長了些,那張臉依舊跟她記憶中的一樣。

周孜月張了張嘴,想開口,卻發不出聲音。

她怔怔的看著走到面前對她說著晚了一年的「生日快樂」的人。

冰涼的小手被他握在手裡,他的手很暖,跟以前一樣,總是能在她需要溫暖的時候牽住她的手。

見她一動不動的看著他,穆星辰淡淡的笑了笑,好看的嘴角上揚,惹的周孜月內心一陣悸動。

他小心翼翼的把呆怔的人擁進懷裡,輕吻著她的額頭,「好想你。」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 周孜月被他親的一個激靈,六年過去了,她的腦門還是不能碰。

她驀地推開他,委屈的努著嘴看他,「你知不知道我今年幾歲?」

穆星辰看著她回答道:「十九。」

「我們說好的是幾歲?」

「十八歲。」

他什麼都知道,他居然沒有記錯。

這一年以來她一直跟自己說他一定是記錯了時間,要麼就是記錯了她的年紀,可是現在他卻告訴她,他什麼都知道。

周孜月暴躁的吼道:「那你為什麼現在才來!」

她暴躁著,卻不知道這一年來對他來說也是一種煎熬,他輕撫著她冰冷的臉頰,淡淡的說:「是你說想要自由,是你說在我身邊像是在坐牢,既然這個牢你註定要做一輩子,為什麼不能讓你多自由兩年?」

「你還想兩年?」周孜月一聲比一聲大。

「嗯,原本確實是這麼想的,但是你太作了,我等不了。」

就說他氣不氣人吧,明明是他自己不守信用,現在還敢說她作,她作什麼作,她只是跟別人鬧緋聞,她還沒給他弄出一沓男朋友呢!

見她氣呼呼的瞪他,穆星辰笑了笑,「想我了嗎?」

「想個屁!」周孜月氣呼呼的吼完,驀地躥起,摟住他的脖子撞上了他的唇。

混亂的啃咬跟過去一樣沒有章法,她怒氣沖沖,恨不得把他咬死。

穆星辰抱起懷裡的人把她放在引擎蓋上,這才勉強遷就他的身高,他的第一次回應如此的溫和,漸漸融化了她那顆暴躁的心。

她喘息加重,稍稍躲了一下,揚頭看他,「你結婚了嗎?」

穆星辰輕笑,「你不是一直都在查我嗎,你會不知道?」

周孜月不願意承認這些年只有她自己心裡惦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