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岳這個傢伙完全是行動派,沒頭沒腦說做就做。

青鹿撫子看到這條信息愣了一下,隨後俏臉微微一紅,白了林岳一眼道,「怎麼突然來這個?」

「為什麼不?你現實已經是我女朋友,遊戲里當然也要做我女朋友。」林岳理所當然道。

「我什麼時候答應做你女朋友?」林岳說得這麼直白,青鹿撫子感覺臉頰發熱得更厲害。

雖然當初是她主動,不過突然要正式確立兩人的關係,好像有點過快吧?自己好歹也是女的,要不要先矜持一下,

「快確認吧,不然操作要超時了。」林岳忽然提醒道。

「啊?」青鹿撫子還在糾結,結果被林岳這麼一喊條件反射便選擇了接受。

系統:你和玩家玉藻成為情侶關係,目前戀愛值為10。

看到系統新刷新出來的信息,林岳十分滿意,兩人在遊戲里成為情侶關係后,林岳的視線右上角馬上多了一個粉紅色的心形圖標。

點開這個圖標,林岳可以看到自己「老婆」的即時信息。

「莫名其妙就做了你女朋友,不知道為什麼有點不甘心。」青鹿撫子也看到那個代表情侶關係的圖標,點開看到林岳的信息,心中卻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別想那麼多,你以後是我女人,我不會虧待你的。」林岳霸道地抓住青鹿撫子的小手,流里流氣道。

「好吧,既然如此,小女子只好認命了。」感覺林岳通過手傳來的溫度,青鹿撫子的心微微一顫,半響,她臉上綻放一個柔情似水的笑容,說著把腦袋靠往林岳的肩頭上靠。

輾轉了兩輩子的時間,她等的不就是眼前這個人嗎?

……

「砰!」

天堂明哥一掌拍在桌面上,巨大的力度讓整個房間的空氣為之一震

對面坐著的依次是三大公會的會長,九鼎的九尾狐,霸氣王朝的霸氣真人和百獸神教的獸王。

四人雖然還沒有說話,不過空氣中已經瀰漫著一股濃重的火藥味。

天堂明哥很少會動怒,可是今天他真的怒了,策劃了那麼久,眼看就要成為華夏區第一個建立領地的公會,居然在臨門一腳給人坑了。

「我們當中,一定有叛徒。」沖坐在的三大會長掃了一眼,天堂明哥咬牙切齒道。

「天堂會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獸王怒目而視,顯然對天堂明哥這話十分不滿。

「什麼意思?獸王會長還不明白嗎?」天堂明哥冷冷一笑道,「我們四大公會合作的計劃,從實施的第一天到今天早上打到地契,整個過程都是保密的,可是我們在地契出來不到一個小時,卻遭人攔路搶奪,你說有沒有這麼巧的事?如果沒有內鬼,我打死也不信!」

「你意思是,我是內鬼?」獸王霍然大怒,一雙銅鈴般大的眼睛差點瞪出來。

「獸王會長,你沒必要對號入座,天堂會長只是說我們當中有內鬼,沒說是你。」一旁的九尾狐淡淡說道。

「呸,他現在懷疑我們,老子不爽好嗎?」獸王怒道。

「各位冷靜些,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霸氣真人悠悠的聲音響起,接著道,「我覺得我們當中有內鬼是肯定的,不過絕對不是我們在座幾位。」

「霸氣會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指我們公會當中有內鬼?」九尾狐笑道。

「不然如何解釋我們在領地選址途中的途中被人伏擊,對方明顯是有預謀的那種,並且做好了完全準備,算準我們會經過哪裡。」霸氣真人道。

「我們百獸神教絕對沒有內鬼,我信我的兄弟。」獸王拍胸口道。

「哼,這種保證有什麼用,獸王會長不會打算這樣就算?」九尾狐咧嘴問道。

「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打算懷疑我?」獸王不滿道。

兩人眼看要吵起來,天堂明哥忽然大聲道,「不要吵了!」

三個公會會長互相對望一眼,均撇過臉去默不作聲。

「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我無話可說,不過有一個問題,我想當面問一下三位會長。」天堂明哥淡淡道。

「今天我們既然應邀來這裡自然是問心無愧,天堂會長不妨直說。」霸氣真人道。

「你們當中,難道沒有人想過把地契搶走?雖然說我們公會當中有可能出現內鬼,但是很難保證這個內鬼的背後究竟有沒有人在操縱。」

天堂明哥話音剛落,三位會長已經臉色大變。

「說到底你還是不信任我們?」獸王第一個不服,乾脆站起來朝門口走去,「話不投機半句多,既然天堂會長選擇懷疑我們,那麼在下告辭了。」

獸王一走,剩下的霸氣真人和九尾狐同樣分別站了起來。

「天堂會長,雖然我們十大公會談不上什麼同氣連枝,不過既然我們三大公會和你們天堂之眼有言在先,我想我們不會做出那種違背道義的事情,今天你無故揣測我們實在令人失望,我也沒什麼可說,告辭。」霸氣真人說完,同樣選擇離開。

「內鬼方面我們九鼎會切查,如果查到是我們的人做的,我們九鼎會給天堂之眼一個交待。」臨走前,九尾狐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話。

偌大的會議室剩下天堂之眼一個,待所有人一走,他原本繃緊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一個疲憊不堪的表情。

原本,昨晚奮鬥了一夜,能夠搶在林岳之前拿到冰宮副本首通還有地契應該高興的,可沒想到最後的結果是這樣,繞是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天堂明哥,此刻也感到疲憊不堪。

ps:今晚還有一更,補昨天缺的。 「篤篤。」

會議室外邊傳來一陣敲門聲,天堂明哥頭也不抬,只是揉了揉眉心直接示意對方進來。

一抹月白色的倩影走到天堂明哥的背後,她什麼都不說,只是把手放在他的肩頭上為他拿捏按摩。

天堂明哥輕嘆一聲,抓住了她的手苦笑道,「原以為今晚可以好好的慶祝過一個高興的元宵,沒想到事情最後變成這樣,這是我的責任。」

天堂明嫂任由他抓住自己的手,繞到他的前面蹲下來,然後溫柔地注視著他道,「一直以來,我們碰到過多少挫折,我相信這種程度的失敗不會對你造成打擊的。」

「你就這麼信任我?」看著自己的妻子,天堂明哥反問道。

天堂明嫂美眸流轉,語氣十分堅定,「我當然信!」

有妻如此夫復何求,天堂明哥此刻覺得心中的疲累消失了大半,展開一雙猿臂將眼前的小女人納入懷裡。

……

晚上,終焉王戰賽複賽階段的開幕式在熱鬧的氣氛中拉開序幕。

林岳雖然很想和青鹿撫子單獨二人過一個浪漫的情人節,無奈到了晚上7點左右,穆行之那邊便不停的發私聊過來催促,讓他馬上趕回會場參加開幕式后複賽的抽籤。

好死不死,林岳抽籤抽到t組,按照順序,今晚到他比賽差不多要等到10點。

「靠,老子第一個情人節就這樣過了?」 一夜孽情:吻別豪門老公 看著眼前由系統自動發送過來的比賽順序號,林岳嘴角抽搐不停。

「你就專心比賽吧,複賽可是淘汰制,你可不能隨便缺席。」青鹿撫子含笑道。

按照終焉王戰賽的比賽規則,從排位賽挑選出來的5萬名晉級玩家會依據排位賽的排名分成兩個大組別,分別是職業聯賽組別和非職業聯賽組別。而其中職業聯賽的組別又細分為四組,分別是s級聯賽,a級聯賽,b級聯賽和c級聯賽。

這樣做的目的自然是為了保證比賽的公平性,畢竟沒道理讓非職業的玩家跟職業的玩家在同一個擂台上打。

此外,這樣做的目的也是為了提高比賽的觀賞價值,因為這樣對等的比賽才有看頭,屆時,星際在線還會透過媒體渠道對賽事進行直播,玩家不管在線下還線上都可以第一時間觀看到高水平的賽事。

林岳按照之前在排位賽的排名,自然也分到職業聯賽組別,而且還是s級的那種。

雖然林岳在排位賽的表現曾經讓人詬病,不過以他一個新人的資歷來說,能夠在第一年便打入s級職業聯賽圈,這種成績不敢說空前絕後,也可以說是驕人。

所以作為pvp職業聯賽的超級新星,林岳今晚居然還受到了媒體的採訪。

「土豪哥,今晚複賽的第一場比賽是你打入職業聯賽的首場比賽,你覺得你可以順利晉級嗎?」

面對眼前這個手持麥克風,笑容甜美的記者mm,林岳有點懵了。

剛才穆行之又私聊他,原以為是討論複賽的細節,沒想到是有記者要採訪自己。

這種事情,林岳也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啊。

「咳,我該怎麼回答?」林岳斜眼望向穆行之,他對這種事真的沒經驗,希望他可以幫忙說兩句或者給個意見。

穆行之早就高興得合不攏嘴,其實他知道有記者要採訪林岳的時候也嚇了一跳,畢竟職業聯賽的圈子那麼大,像林岳這種新星多如牛毛,一般人根本不可能關注他。

這不,他一聽到消息馬上趕了過來並且通知林岳,雖然他手底下還有一個簽約選手打進了複賽並且排位賽的成績比林岳要好,但是,一聽到有人要採訪后,他還是第一時間過來這邊。

在這一項混了那麼久,他是第一次接受採訪,能不緊張嗎?

「你就隨便說兩句吧!」因為激動得不行,穆行之光顧注意鏡頭而忘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他忘記了,林岳是一個非常能惹事的傢伙。

果然,林岳見穆行之示意自己直說后,沒也沒想便回道,「那個,我覺得複賽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很快可以打入決賽並且拿到冠軍。」

你瞧,這孩子說話多實在,語調平靜,態度不驕不躁就好像在敘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樣。

那名記者mm和穆行之一聽頓時不淡定了,一個剛剛參加職業聯賽的傢伙居然誇下海口說要打入決賽,還要拿冠軍。

好吧,雖然林岳在排位賽的表現令人驚艷,但是排位賽畢竟只是排位賽,跟後面複賽完全是兩回事,接下來面對的可不是那些湊熱鬧的三流玩家,而是真正職業選手,林岳這話明顯過於目中無人。

穆行之回過神明白林岳說錯話了,可是捂住他嘴巴根本來不及,只好補救道,「呵呵,土豪哥太會開玩笑了,他的人就是這樣,總是想搞下氣氛。」

可是那個記者mm並並不賣帳,以她職業的預感來看,林岳的話絕對充滿話題性,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

「土豪哥?這麼說你對拿到職業聯賽冠軍有絕對的信心?」記者mm無視穆行之的說話,直接把麥克風對準林岳。

可憐穆行之在旁邊使勁地給林岳眨眼,希望他自己把話兜回去,可惜林岳根本不懂穆行之的眼色,還以為他在鼓勵自己說下去,當下豎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一臉正直道:「那是當然,冠軍什麼的根本沒有難度。」

完了……

穆行之在旁邊聽到這話,表情瞬間難看到極點,他現在真的想找個洞鑽進去。

當晚,一則關於土豪哥發表奪冠宣言的新聞採訪在各大遊戲論壇和遊戲電視頻道播放。

採訪中,林岳「囂張」的言論再次激起了一波不大不小的浪花。

有人嗤之耳鼻不以為然,也有人拭目而待等看好戲,不過不管怎麼樣,林岳一翻「無腦」言論儘管為他招黑不少,可是不能否認的是,這個奪冠宣言一出,林岳在pvp職業競技的圈子裡算是徹底的出名了。

更搞笑的是,結束採訪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當晚就要好幾個廣告商找來,希望林岳可以代言他們的產品,出現這種情況著實讓人哭笑不得。 打發掉那些廣告商,穆行之一臉頭痛,看著林岳便罵道:「你剛才怎麼在記者面前亂說話?」

林岳滿臉無辜道:「不是你讓我說嗎? 偏愛,一如往昔

穆行之沒好氣道:「我是讓你回答記者的問題,可沒讓你亂說話啊?奪冠這種話是你一個剛進職業圈的新人說嗎?「

「新人就不能奪冠?」林岳奇怪地問。

「不是不能,而是……」穆行之張了張嘴才發現自己好像沒能反駁,的確,在職業聯賽史上,並非沒有那些驚艷絕倫的天才剛出道就獲得冠軍,這是這種人實在太少了,少到大部分人包括穆行之在內不敢相信。

一寵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難道這個傢伙會是其中一個?

看著林岳一副自信的表情,穆行之腦袋裡有零點零幾秒的時間閃過這個荒唐的想法,不過隨即又被他否決掉。

開玩笑,那種比中彩票幾率還低的事情怎麼可能砸到我頭上?

自嘲地搖了搖頭,穆行之拍了拍林岳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剛才的事不說了,等會兒就到你比賽,這是複賽的第一場,給我認真些。你要是輸了別說冠軍,連我都沒面子繼續在這個圈呆了。」

呵呵,要是林岳剛說出奪冠宣言這種話馬上就被淘汰,不是笑話嗎?他有面子繼續混才怪。

「放心,這種程度的比賽我很快搞掂。」 一胞三胎,總裁爹爹超兇猛 林岳理所當然道。

「是就最好,我也不想你第一輪就被淘汰,畢竟我們現在是綁在同一條繩上的螞蚱,你輸了……」穆行之正感嘆著,眼睛的餘光突然注意到林岳的打扮,失聲道:「你怎麼又『裸奔』?」

第四百四十三章

穆行之現在才注意到,這個傢伙現在身上穿著一套系統的新手布衣,他又鬧那樣了?上次排位賽就算了,現在可是複賽啊大哥。

「裝備又碎了。」說起這個,林岳也是一陣鬱悶,今天上線打開人物欄查看狀態的時候他才發現,跟青瞳一戰之後,不光冰封劍和聖弓-幽影兩件武器壞了,連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史詩套裝叢林之子也遭到了不可逆的損壞。

那可是價值二百多萬的裝備啊,按照現在兌華夏幣的比例,可是上千萬的東西,就這樣沒了。

林岳倒不是心疼,只是裝備這樣碎了要再找合適的可不是那麼容易,而且林岳也注意到,每次使用法則之力戰鬥后,身上的裝備都會受到損壞,這才是大問題。

難道他以後打一架換一套裝備嗎?

林岳關注的重點完全跟穆行之不在一個頻道上,聽到林岳的回答,穆行之可是差點吐出血來。

這傢伙究竟知不知道一會兒要上場比賽的?居然這樣穿著一套新手布衣跑過來,還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跟他解釋?

「裝備碎了你不會換一套嗎?難道你就只有一套裝備?」

「是啊,我就只有一套。」

「……」

穆行之覺得自己真的在對牛彈琴,感覺林岳完全get不到他的意思。

「我不管,你快點給我弄套像樣的裝備穿上,別再給我『裸奔』。」穆行之沒好氣道。

「ok,ok,我弄還不行。」林岳妥協,雖然以他現在的屬性一般裝備套上身增加不了多少戰鬥力,但是為了讓穆行之乖乖閉嘴,只能這樣做。

還好公會倉庫里放著一堆平時用不到的裝備,林岳隨便在哪裡找了一套紫裝穿上,並且把特效一開,總算讓穆行之滿意了。

系統:距離終焉王戰賽第一賽季(春)職業聯賽小組(t組)複賽第654輪比賽還有10分鐘,請選手編號t400小饞貓的土豪哥前往3號通道進入擂台區待機。

在選手休息室跟穆行之一起等了半天,系統總算刷新出比賽信息,林岳看了一下系統菜單的時間,果然到晚上10點多了。

「得快點才成!」林岳伸了個懶腰從座位上站起來。

「加油!」穆行之豎起大拇指道。

複賽跟排位賽不同,比賽用的競技場不再是獨立的空間,而是真正的pvp競技專用擂台,直接設置在會場的中央,分成五大區域,同時分別進行非職業聯賽,c級職業聯賽,b級職業聯賽,a級職業聯賽和s集職業聯賽。而每個大區域內又細分了八個擂台區同時進行比賽,林岳收到系統的提示后,按照指示通過3號通道進入3號擂台區待機。

十分鐘的時間眨眼就過,時間一到白光一閃,林岳被系統傳送進去。

系統:終焉王戰賽第一賽季(春)職業聯賽小組(t組)複賽第654輪比賽即將開始,紅方選手:小饞貓的土豪哥,藍方選手:暗影之子。

站在擂台上,林岳終於看見自己複賽第一場的對手,一個盜賊打扮,衣著色調偏暗的紅臉青年。

「暗影之子?」穆行之此時也來到選手後勤專用的觀眾席上,看到林岳的對手不禁苦笑道:「怎麼抽了一支下下籤,才第一場比賽就抽中這個傢伙。」

暗影之子,雖然只是職業聯賽的a級選手,但是關於他的傳聞卻不少,聽說他早就達到s級選手的評定,但是由於某種原因一直待在a級並沒有晉陞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