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在半路上被人狙殺,大少爺讓我們現在去救人!」

聽到李忠的話,紀旭琨直接驚坐起,盯著李忠,問道:「你說什麼?」

「秦先生被人狙殺了!」

李忠強調道。

「哪個人膽子這麼大!」

紀旭琨皺了皺眉頭。

「老爺,現在我們怎麼辦?」

李忠問道。

「讓暗影去吧!是時候讓小風知道暗影的存在了!」

紀旭琨沉默了片刻后,似乎是下了個決心地說道。

「真的決定了嗎?」

「嗯!」

紀旭琨點了點頭。

「是,那我這就下去安排!」

李忠收到命令后便是離開了房間。

此時,守在門口的紀凌風看到李忠出來,連忙走上前,問道:「忠叔,老紀怎麼說。」

「大少爺,你別急,老爺讓我們去支援秦先生。」

「那還等什麼?我現在就去喊保鏢們!」

紀凌風說著便是要跑下樓去。

「大少爺,你別激動,這一次不用家裡的保鏢,你告訴我位置,我們一起去。」李忠止住了紀凌風,聽的紀凌風雲里霧裡的。

不過李忠在家裡的地位很是特殊,很多時候甚至和自己的老子一樣的地位,更何況李忠還是從小帶他長大的,算是半個師父,此時他這麼說了,紀凌風自然是聽的。

李忠見紀凌風點頭了,當即拿起電話撥了出去,道:「現在集合,到大門口等我和大少爺!」

「是!」

電話那邊傳來了一聲應答后,便是掛斷了電話。

「忠叔,你打給誰?」紀凌風有些好奇地問道。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李忠買了個關子,便是帶著紀凌風一起向著門外走去。

當他們來到門外的時候,門口已經有四五輛汽車在等待了。

「管家,大少爺!」

這些人統一身著著黑色的西裝,但是紀凌風卻是從來沒有見過,而且從他們的身上,紀凌風感受到了危險的氣味,高手,都是高手,紀家什麼時候多出了這麼多的高手了!

「忠叔,這些人是……」

紀凌風看著這些突然冒出來的高手,問道。

「大少爺,這些人都是紀家的暗影,是我們紀家隱藏的利刃,只要出擊,必然一往無前,所向睥睨!」

李忠簡單的介紹道。

「暗影?我怎麼不知道!」

紀凌風徹底的懵了。

「暗影的存在,只對紀家的家主負責,也只聽歷代家主的命令,由於您還不是家主,所以這沒有讓你知道。」

李忠不急不躁地解釋。

「算了,我現在也不管什麼暗影,明影的,現在當務之急是要看看我然哥有沒有事!走!」

紀凌風也很是焦急,當即便是打開一輛車的車門鑽了進去,緊接著李忠也是坐上了紀凌風的車,剛剛秦穆然遭到了狙殺,誰知道還有沒有等著狙殺紀凌風,所以李忠必須要時刻的保護著紀凌風這個紀家的獨苗。

車隊大燈全開,好好蕩蕩地向著秦穆然所發的位置開了過去,不過十來分鐘,便是看到了側翻在一旁的汽車以及坐在馬路牙子上面苦逼地抽著煙的秦穆然。

「然哥,你沒事吧!」

紀凌風連忙從車上跑了下來,上下看著秦穆然,確認沒事後,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秦先生,對不起,是我們保護不周。」

李忠看到秦穆然,深表抱歉地說道。

「忠叔哪裡的話,估計對方來是因為我,不過沒有想到,竟然還有東瀛忍者!」秦穆然將手中的煙頭扔在地上踩滅道。

「東瀛忍者?哼!不知死活!」聽到是東瀛的忍者,李忠冷哼一聲,身上爆發出無形的氣場。

「小風,忠叔,這一次需要麻煩你們了,清理下這裡,順便幫我查一下這群東瀛忍者在哪裡,這一次,要將他們一網打盡,讓他們有來無回!」

秦穆然目光一寒,他了解東瀛人,就是過度自信,而且極其的難纏,一次不得手就有無數次,所以,這一次他要將所有在中海的忍者都解決掉。

「放心秦先生,交給我們!他們這一次殺了我紀家的人,我們要他付出代價!」李忠也是個殺伐果斷的人,當即保證道。

「那辛苦了,不過若是查到了線索通知我一聲,我有些東西想要了解下。」

秦穆然想了想道。

「好!」

李忠點了點頭。

「然哥,我讓人送你回去吧,接下來交給我了!媽的,敢在中海動我大哥,真的太不把我紀凌風放在眼裡了!」紀凌風霸氣十足地說道。

「那小風辛苦你了!」

秦穆然笑了笑,也不推辭,便是被紀凌風送上了車,然後送他回瀧江別墅。 我用力的捏緊拳頭,幾乎是咆哮着說完最後一句話,“龍爲僕,從此同生共死。”

火龍好像是有了感應一般,直接就咆哮一聲,緊接着,我就感覺到了無窮的力量直接就鑽進了我的身體裏面,身體都跟着輕盈了起來。

我心頭一喜,趕緊低下腦袋,成功了!

“不過是個小把戲而已。”遠處的陳祥雲好像也已經看出來了我在幹什麼,冷笑一聲說。

我沒有理會陳祥雲,則是讓火龍繼續朝着陳祥雲噴火,給我增加一些時間,然後趕緊問陳阿鸞,“我現在該怎麼辦?”

陳阿鸞告訴我說,現在陳祥雲對付火龍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壓根就沒有將全部的鬼魂全都提出來,所以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將陳祥雲所有的鬼魂都逼出來,然後重傷陳祥雲,再讓裴俊星有機可趁。

說完了以後,陳阿鸞又告訴了我怎麼控制火龍的方法,她說火龍看起來雖然十分的強大,但因爲是死物化成的,所以現在還沒有靈智,只能簡單的跟我交流而已,這也就是爲什麼火龍動嘴會那麼慢的原因了。

我現在要抽出來自己的一部分魂魄,進入到火龍的身體裏面,跟火龍融爲一體,然後利用火龍的力量,和我自己的敏捷度,來打敗陳祥雲。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然後趕緊閉上雙眼,企圖將自己的鬼魂一分爲二,然後一部分要留在自己的身體裏面,控制我的身體,因爲我現在的身體一旦沒有鬼魂以後,就會再次成爲陳祥雲的傀儡。

而另一部分,則是要試圖進入到火龍的身體裏面,控制火龍的身體。

開始的時候,我有點找不到門口,猶豫了半天,也不知道應該從哪裏開始進入到火龍的身體,對於將魂魄分開的這件事兒,陳阿鸞可比我擅長多了。

幾百年前她就將自己的鬼魂給分裂開來了,有一些在畫裏面,還有一些在屍骨裏面,還有一部分則是跟裴俊星市場保持聯絡的,也真虧得,過了這麼多年,還能全都找回來。

陳阿鸞告訴我怎麼分裂開來以後,因爲怕陽光,我也沒敢再外面待時間長了,趕緊就從頭頂進入了火龍的身體裏面。

但是一直都不得要領,怎麼也控制不了火龍的身體,就算是進來了以後,還只是一部分的魂魄而已。我心裏面有點煩躁,使勁搖了搖腦袋,開始靜心。

陳阿鸞跟我說,現在我是火龍的主人,是唯一能夠控制火龍的人,這個方法她也但從來都沒有試過,所以就只能靠我自己摸索了,實在是幫不了我了。

火龍的身體很大,對於我來說就好像是個大船一樣,我在裏面遊蕩了半天,也沒有一點的見效,後來想到了我之前跟火龍簽訂契約的時候,我是直接將精血點到了火龍的頭頂,後來就看到火龍將那一滴精血漸漸地吸收了,這麼一想,我就再次回到了火龍的頭頂處。

摸了兩下,突然就感覺到火龍的頭頂處好像有個硬硬的東西,就好像是頭骨一樣,好像還帶着引力似的,莫名其妙的就吸住了我的手,我用了半天的力氣,纔將自己的手給拔了出來。

我摸着下巴思索了一番,然後就是這裏了?

我閉上雙眼,開始用意識去探索這一塊的頭骨,誰知道我的意識剛接觸到的時候,突然就碰到了一股子強大的吸引力,直接就將我整個人都吸了進去,我驚慌之下,用力的掙扎了起來,但是沒有一點作用,一瞬間的功夫,就已經吸了進去。

緊接着,我就好像感覺到了無窮的力量,跟之前不同的是,我覺得自己的身體沉甸甸的,十分的難受。

我猛地睜開雙眼,結果就看到一團火焰從我的面前掠過,緊接着,就是陳祥雲陰森的臉。

我張大嘴想要說話,誰知道就聽見了一道咆哮聲,而且聽起來還很熟悉,那是火龍發出來的,我心裏面頓時就是一驚,趕緊擡了擡胳膊,這是火龍的!

心裏頓時就是一喜,我控制了火龍的身體!眼瞅着陳祥雲就要衝上來,我趕緊吐出一個火球,然後迅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緊緊的盯着陳祥雲。

陳祥雲本來就是打着逗弄火龍的心思,也沒有盡全力攻擊,這會兒看到“火龍|”的速度突然就快了起來,臉上難免就有些驚訝。

一邊控制着自己的身體跳下去走到楚珂的身邊,一邊控制着火龍笨重的身體吐火,然後衝向陳祥雲的身邊,趁着陳祥雲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就一爪子撕掉了他身上的一塊肉,然後填到了自己的嘴裏面。

記得以前在書裏面看到過,說鬼魂如果在十分虛弱的時候,其實是可以捕食的,只要吃掉其他鬼魂的身體或者肉,就能緩和很多。

而且之前楚研想要吃我,大概也是因爲這個原因。

因爲剛剛跟火龍簽訂契約的緣故,我的魂魄受到了強烈的擠壓,現在還是十分的疲憊,在加上現在在火龍的身體裏面就只有一半的鬼魂,所以就有點有心無力。

陳祥雲少說也是幾百年的鬼魂了,力量強大,吃他一口肯定能恢復不少。我迫不及待的就填到了自己的嘴裏面,什麼味道都沒有,嚼了兩下直接就好像是融化了似的,順着喉嚨流了下去。

緊接着,我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整個人都好像是活過來了的一樣!我雙眼一亮,緊緊的盯着陳祥雲,古人誠不欺我,沒想到竟然真的有這等功效!

而沉陷滾被我撕下來了一塊肉以後,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起來,盯着我怪笑一聲說,“看來你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說着話,直接就一拳頭朝着我揮了過來,我趕緊往旁邊一側,躲開陳祥雲的攻擊,伸出爪子還想要撕他身上的肉來吃,然後陳祥雲明顯就產生了警惕心,讓我很難再得手了。

索性咆哮一聲,然後朝着陳祥雲吐出來一個火球,陳祥雲臉色一變,然後往後退了兩步,我乘勝追擊,朝着陳祥雲的肚子就是狠狠的一爪子,直接就撕下來了一塊肉,趕緊填到了嘴裏面。

陳祥雲的臉色已經越來越陰沉了,憤怒的盯着我,緊緊的抿着脣並不吭聲。

要是火龍現在能說話,我肯定要狠狠的嘲諷他一番,現在也就只能咆哮兩聲,以表達我心裏面的喜悅了。

陳祥雲再次撲了上來,我趕緊往後退了兩步,躲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阿鸞突然對我說,“切勿輕敵,陳祥雲還有一半的力量在楚成的身體裏面,他現在明顯已經不敵你,很快就會將另一半的力量全都抽出來,抓緊時機。”

陳阿鸞是在我的身體裏面,對着我的另半部分魂魄說的,我應了一聲,警惕的看着陳祥雲。

就在這個時候,陳祥雲突然就往後退了兩步,然後直接就竄到了楚成的身體旁邊,我意識到陳祥雲應該是去找另外的鬼魂了,趕緊後退兩步,警惕的盯着陳祥雲。

我目不轉睛的盯着陳祥雲的臉,眼瞅着他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大,而且比火龍的身影還要大一倍不止,而且臉上也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

再看楚成的身體,直接就身子一軟,摔在了地上,看來裏面是真的一點的鬼魂都沒有了,所以也製成不起來身體了。

陳祥雲的臉上露出來一絲詭異的笑臉,這個時候,我纔看清楚了陳祥雲的臉,比起楚成來,他的臉實在是稱不上好看,臉上坑坑窪窪的,看起來好像是有蟲子咬過的痕跡,十分的猙獰。

頭髮半白,年齡看起來也不小了。

陳祥雲怪笑兩聲,直接就朝着我撲了過來,我臉色頓時就是一變,趕緊後退兩步,想要躲開陳祥雲的攻擊,誰知道陳祥雲的速度比剛剛快了有兩倍不止,慌忙之下,我趕緊吐出來一團火焰,直直的衝向陳祥雲的面門。

陳祥雲連躲都沒有躲,直接就伸手一抓,將那團火焰抓在了手裏面,雙手用力一攥,眼瞅着,那一團火焰就漸漸的熄滅了。

我吃驚的看着陳祥雲,一捏竟然就熄滅了!?

不過也恰巧是陳祥雲捏滅了火球的空兒,給了我逃開的時間,我趕緊往後一退。

陳祥雲笑了笑,很快就再次攻擊了上來,我趕緊不停的噴火,發現火焰打在陳祥雲的身上,壓根就起不了一點的作用,很快就會熄滅了,他卻一點都沒有受傷。

我慌張的看着陳祥雲,頓時心亂如麻,趁着陳祥雲衝過來的空兒,趕緊一爪子伸出去,想要抓在他的肚子上,誰知道陳祥雲突然就一腳踹了過來,直接就踹在了我的身上,將我踹出去了老遠。

現在陳祥雲本來就已經比我操控的火龍大了一倍左右,力氣也比之前大了不少,這一腳下來,直接就將我踹出去了老遠!

我背後抵在了後山的山背上面,撞得整座山都顫抖了一下,然後掉下來了不少的石塊看,砸在了我的身上,疼的我倒抽一口涼氣。

雖然我現在就只有一般的魂魄在火龍的身上,但還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痛感。 車開到瀧江別墅的門口,秦穆然便是讓紀家的暗影將自己給放下了,然後便是徒步走入別墅之中。

如今已經是深秋,晚上特別的涼爽,甚至說還帶著一絲絲的涼意。

一路上,秦穆然沐浴著寒風,腦子裡卻是思緒萬千。

五年一大比,要不是今天紀老爺子提到,秦穆然顯然都快忘了這件事了,雖然五年一大之前跟他沒有關係,但是現在他插手了中海的地下勢力,那麼四大家族在中海地下勢力的這些傀儡便是也要受到影響,難怪最近的中海如此的動蕩,難怪龍天正迫不及待地要將這個爛攤子到自己的手上,看來這一次,無論四大家族還是上面都是來勢洶洶啊!

東瀛國,青龍幫,許家,這麼多的勢力都看上了中海這麼一個地方,到底是什麼吸引著你們?

秦穆然一邊思索著,一邊走著,不知不覺來到了瀧江別墅裡面一個較大的人工湖旁邊。

秦穆然手扶欄杆,拿出口袋中的煙便是要抽,卻是發現自己的打火機好像在剛剛的跑動之中丟失了,頓時便是尷尬了,而且這個點,人工湖這邊哪裡還有人,無奈,秦穆然只能夠又將抽出的煙放了回去。

就在他準備放回去,抬頭的瞬間,赫然看到了在不遠處一個微量的火點,隨後便是一道倩麗的身影引入眼帘。

長發翩躚,一襲黑衣,明眸皓齒,烈焰紅唇,她的嘴上,正叼著一根燃著的細煙。

若不是秦穆然心理素質極其好,這麼晚,在這個湖邊,遇上個這麼美的女人,饒是正常人都覺得自己怕不是遇上了聶小倩了!

秦穆然走了過去,看著眼前的美女,搭訕道:「美女,能借個火嗎?」

黑衣美女聽到劉越的聲音,轉身看去,卻是發現走過來的是一個男子,而且看起來還是有些狼狽,頓時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淡淡地說道:「這麼晚了,你也不回去,就在這邊晃悠,然後用這麼老土的方式搭訕嗎?」

秦穆然聽到美女這麼說自己,整個人心都碎了。什麼叫這麼晚了還在這裡瞎晃悠搭訕美女,哥這麼一個有節操,有原則的優秀青年,會做這麼低端的事情嗎?當然不會!

「這位美女,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只是走到了這裡,看著眼前的美女,呸,是美景,想要來一根煙,沒想到自己卻是沒火了。」秦穆然一臉認真地說道。

秦穆然自認為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眼前的這個女人實在是美麗的無法言說,無論什麼男人看到后,都會心動的,但是同樣的,秦穆然看人的眼光也是很准,當看到眼前的女人時,他便是知道這個女人不能夠輕易的招惹,她不像陸傾城起初那般的冷艷拒人千里,也不像洛寒霜那種智慧超群,更多的是一種上位者的氣勢,一種不容抗拒的威勢!

擁有這種氣勢的女人,要麼就是一方大佬,要麼就是常年混跡官場的女人,而在中海的官場,秦穆然知道的,並沒有這麼厲害年輕的女人,所以顯然,她是前者。

「火我倒是有,這個煙還需要我給你嗎?」

黑衣美女一雙明眸盯著秦穆然,彷彿是在說,接著裝,我倒要看看你想怎麼演。

「煙,我有,不過我的煙不咋地,你要是有好煙,給我抽,我也是不介意的!」秦穆然反正臉皮厚,直接說道。

「呵呵,11的紅南.京,你抽嗎?」說著黑衣美女便是將手中正在抽的紅南.京扔給了秦穆然。

「抽!反正都比我的大前門貴!」秦穆然笑了笑,也不客氣直接抽了起來。

「我倒是想要抽抽看大前門,聽說挺帶勁的!」

黑衣美女根本就不給秦穆然面子,想要揭開他的真面目,頓時說道。

「額…你真的要抽啊!」

秦穆然沒有想到她會說這麼一句話,整個人有些愣住地問道。

「嗯!」

黑衣美女點了點頭。

「好吧!不過你抽的時候小心點!」

秦穆然說著便是有些不舍地將自己的大前門遞了過去,黑衣美女看著眼前的大前門,整個人懵了,我去,他真的有大前門啊,原本黑衣美女想要揭穿秦穆然的謊言的,但是哪裡想到他說的都是真的啊。

看到黑衣美女愣住了,秦穆然好奇地問道:「怎麼了?」

黑衣美女這才緩過來,道:「沒,沒什麼!」

說著,便是從中抽了一根出來,點燃,濃煙滾滾,一股強烈刺鼻的煙味瞬間充斥著口腔,眼睛都要被煙熏得有些酸疼。

「咳!咳!」

黑衣美女忍不住咳嗽起來。

「美女,我都說了別抽了,你非要抽的,看吧,遭罪了吧!真的是,我都給你建議了。」秦穆然看到黑衣美女這樣,心裡不由得暗爽。

「我說小弟弟,你是真的可愛啊!」

黑衣美女緩了過來,看到秦穆然這個表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打住!你叫我可以,但是麻煩你把那個疊詞去掉好吧,這就跟說雞不說吧,文明你我他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