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可把林允兒急壞了,萬一李羨出事了怎麼辦?

看她因為太擔心李羨,一直坐立不安的,李順圭就安慰她說:「跟他在一起吃飯的都是電視台和劇組的領導,不會有事的。他應該是喝醉了,所以才會不接你電話的。」

話是這麼說,林允兒也猜到李羨可能是喝醉了。可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李羨真出事了怎麼辦?

等TTS和鄭秀妍趕完通告回來后,聽說李羨去和電視台的人吃飯了還沒回來,黃美英心裡也挺擔心,另外她也很不開心。

李羨不回家吃晚飯,還特意給林允兒發了消息,卻沒給黃美英發。

這讓她覺得,在李羨心裡,她沒有林允兒重要。

可不開心歸不開心,黃美英還是忍不住會擔心李羨,所以她也給李羨打了幾個電話,依然是沒人接聽。

這一晚上她們都沒睡好,早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給李羨打電話。

結果還跟昨晚一樣,沒人接!

早上打沒人接,上午打還是沒人接!

不行,不能等了,得趕緊找辦法找人打聽消息。

最後她們還真有個電視台的朋友認識製片主任的助理。

據這個助理說,他也是聽金副台長和製片主任聊天時說的,李作家昨晚喝的太多了,宿醉未醒,應該晚些時候才能回家。

聽到這個消息,林允兒她們雖然有些埋怨李羨不注意自己的身體,不過心裡卻放心了,只要李羨沒出事就行。

她們也就可以安心的跑行程了。

另外,少女時代的都知道,昨晚林允兒和黃美英因為擔心李羨所以沒睡好。可其實還有三個人,也沒睡好。

鄭秀妍就是其中之一,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擔心那個流氓!

可她就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雖然明知道李羨的電話很可能打不通,但最後她還是忍不住給李羨打了一個電話,結果當然是打不通了。

今天早上和上午,她又偷偷的給李羨打了幾個電話,依然是沒結果。

心裡擔心的不得了,可她又不敢表現出來,可給她憋壞了。

後來打聽到李羨只是喝醉了,她才鬆了一口氣。

趕完通告回來后,她先回了一趟宿舍,發現成員們都還沒回來,她就去樓下李羨家了。

李羨也還沒回來。

在李羨家待了一會兒后,她就想著要不,自己要不要去熬點兒醒酒湯呢?

那個傢伙看到醒酒湯,會不會誤會?

「哼~我才不是關心他呢,我只是閑得無聊,所以想找點兒事干。對!就是這樣!」

給自己找了一個正當理由后,鄭秀妍就去廚房一邊在網上查醒酒湯的製作方法,一邊做起了醒酒湯。

她做醒酒湯時,李羨沒回來。醒酒湯都做好了,李羨沒回來。她等的無聊,躺在沙發上玩兒手機,李羨還是不回來。

結果,她去廁所了,李羨回來了。

而且,李羨回來之後居然直奔廁所,她還沒來得及提醒李羨衛生間有人,李羨就把門推開了。

雖然,李羨解釋說自己什麼都沒看到,可鄭秀妍能信嗎?

於是,她就詐了李羨一句。

「不許想,馬上回答!我腿白嗎?」

鄭秀妍這氣勢洶洶的樣子和她命令的口吻,讓李羨下意識脫口而出了一句:「白……」

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了,連忙否定道:「不對不對,我沒看到。」

可他反應的還是太慢,一個「白」字,已經徹徹底底的把他自己給出賣了。

他家客廳衛生間的布局是這樣的,門在東南角,最裡面也就是最北邊是浴室。

洗衣機等雜物在東邊,西南角上是洗手台,洗手台和浴室的中間就是馬桶。

也就是說,馬桶坐西朝東。

鄭秀妍上廁所時一樣是坐西朝東,而門在東南角。

所以說李羨看到的是鄭秀妍的斜側面。

也就是說,如果他能看到鄭秀妍的腿,那他肯定就能看到鄭秀妍的……部分臀部,甚至還可能看到了鄭秀妍的某個隱私部位。

這誰受得了?人家可是個女孩子!

惱羞成怒!氣急敗壞!怒氣攻心!

「呀!!!還敢說你沒看到?!受死吧你!」鄭秀妍怒吼一聲就朝李羨沖了過去。

「啊!!!」李羨想跑,可沒成功。鄭秀妍一個頭錘就把他撞倒了。

「淫賊!不要臉!臭流氓!我跟你拼了!」

鄭秀妍真的是惱羞成怒到了極點,恨不得跟李羨同歸於盡。

把李羨撞到后,她直接騎到了李羨身上,然後一邊罵李羨是淫賊,一邊掄著拳頭幫李羨練習抗擊打能力。

李羨冤不冤?在自己家上廁所,有錯嗎?他又不知道鄭秀妍在衛生間呢。

最主要的是,他也看到什麼不能看的啊!

鄭秀妍沒穿過比基尼?她穿比基尼的時候露的不比剛才多多了?

而且,最最主要的是,李羨他疼啊。

摔到地上就夠疼的了,還要被錘。這誰受得了?

老虎不發威真拿我當病貓了?!

砰的一下,他先是抓住了鄭秀妍的兩隻手腕,然後有點兒怒沖沖地說道:「你還有完沒完了?打兩下得了唄,你還想打死我?」

還好意思發火?鄭秀妍更氣了,然後一邊用力掙扎著,一邊喊道:「淫賊!你放開我!」

「鄭西卡,你說誰是淫賊?!」

「你!」

「有種你再說一遍!」

「你!你!你!就是你!你還好意思生氣?!你不但是淫賊,還是混蛋!!!!」

可能是因為打不到李羨了,所以鄭秀妍打算用聲波把李羨震死。這傢伙,她俯下身在李羨耳朵邊一陣怒吼,震的李羨耳朵嗡嗡嗡的。

「這可是你逼我的!」李羨被逼的有些氣急敗壞了,抬手就打了下去。

可能是那天打過幾次打順手了,這次他很自然的一巴掌就打在了鄭秀妍的屁股上。

「啪!!!」

「嗯~~~」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季考和妲己正在猜測那半蛇人的身份,忽聽一道微弱的聲音傳來,「你們能不能先來看看我啊?」

季考和妲己一愣,四下張望了一番,沒見到有人說話。

「你們踩到我手了。」那微弱的聲音再次傳來。

妲己低頭一看,發現自己正一腳踩在半蛇人的手上,趕緊把腳挪開,說道,「你還活着?」

「廢話,難道你是在跟鬼說話嗎?」半蛇人說道。

「我看你這有氣無力的樣子,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妲己看着那半蛇人說道。

「不不不,我覺的我還可以搶救一下。」半蛇人說道。

季考一下就被這傢伙逗笑了,「以你的能力哪需要我們來搶救啊?」

「你知道我是誰?」半蛇人問道。

「如果連祖巫共工也需要人搶救的話,那盤古的臉恐怕要被你丟盡了。」季考笑着說道。

「他是共工?」妲己驚道。

「半人半蛇,一頭火紅色頭髮,又能跟不周山聯繫起來的,除了祖巫共工外,還能有誰?」季考轉而又對着半蛇人說道,「我說的可對啊,共工大神?」

「算你小子聰明。」共工說道。

「你不會就打算就一直這麼躺着吧?」季考說道。

「廢話,我這會兒要能站起來的話,還會躺在這嗎?」共工沒好氣的說道,」怎麼說我也一把年紀了,你扶我一下總可以吧?」

季考笑了笑,伸手抓住共工的胳膊,將他攙扶了起來。

「咳!咳!」共工站起來后一直咳嗽不止,嘴角有血跡流了下來。

「看起來你傷的很重?」季考問道。

「死不了。」共工虛弱的說道。

季考從葫蘆里倒出了一顆九轉還魂丹,給共工服了下去。

然後季考一掌貼在共工的后心處,輸出一道真氣,探查了他的傷勢。

好傢夥,經脈盡斷了還能活着,祖巫強悍的肉身還真不是蓋的,季考暗道。

突然季考皺眉道,「你是被西方教的人傷的?」

「西方教?那是什麼?我是被偷襲的,根本就沒看到人。」共工說道。

「我看你在這個地方隱居的太久了,已經跟社會脫節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不想去看看?」季考說道。

九轉還魂丹的效力很強大,共工很快就恢復了一半體力,至少已經可以行動自如了。

「你們兩個是來幹什麼的?」共工問道。

季考一指那裂開的封印說道,「為了它。」

共工這才注意到封印三界縫隙的結界已經破了個洞,並且還在擴大。

「這個結界與另外兩處不同,這個結界無法考法力封印。」共工開始介紹起這個結界。

三界的交界處一共有三處,其中位於昆崙山黑暗之淵的是人界與冥界的交界,位於喜馬拉雅大雪山的靈鷲洞是天界與人界的交界,只有這個不周山底才是真正的三界交界。

所以這裏的黑洞力量是最強的,依靠法力是沒有辦法封印的。

當年盤古用開天斧的力量製造了這個結界,無論是打開還是再次封印結界都需要開天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