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驕傲啊

沒走多遠

我就感覺到霧氣繚繞

到處充滿了霧化的水蒸氣

感覺不是進了陰曹地府

而是進了一家剛換完熱水的大澡堂子

難怪當年楊玉環洗澡出來

立刻就被唐玄宗看上了

就眼前的景象

頗有“一條春水漱莓苔

幾繞玄宗浴殿回

此水貴妃曾照影

不堪流入舊宮來

”這首詩歌的意境

李昊這傢伙一路上都沒說話

估計正捯飭丫那碎得跟餃子餡似的小心臟呢

此刻見到景緻這麼好

當即提議要下到水r >

鬼卒隊長聽完以後笑着回答道:“泡澡沒問題

但泡完以後

您就甭打算還陽啦

本來喝上一口水都需要還魂精元才能還陽

您這倒好

整個從頭到腳都觸碰到了

您說是不是



李昊聽完鬼卒隊長的解釋後

更加生氣了

大嘴嘟起來多高

低頭哼哼着跟在隊伍的後面

也不知道丫到底是在生念楚的氣

還是在生我或者鬼卒隊長的氣

走着走着鬼卒隊長忽然停下了腳步

指着前方一處若隱若現的亭子衝我們解說道:“看到了嗎

前方就是亭啦



還不等我回答

李昊就非常不耐煩的吼道:“費什麼話啊

趕緊走得了





這一句話就毀了在場衆人的雅興

沒辦法啊

隨讓這孫子心情不爽呢

當我們衆人來到亭的跟前

我開始仔細打量起眼前的這個亭子:這亭子並不算大

長寬各九尺

高能有二丈多

上面是頂

自上而下有九個漆成赤紅色的柱子

在我們進去的位置

插有一根指示牌

上面寫着亭三個大字

在亭子的外面有九個鬼卒手持武器站崗

當看到我們這隊人過來以後

當即示意我們停止

並要求鬼卒隊長出示相關手續

等看完相關手續以後

站崗的鬼卒收好武器

示意我們一行人進入到亭; 就見一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

正在不停的從亭子正往外打水

並將打出來的水均勻的倒入桌上的瓷碗內

鬼卒隊長怕我們褻瀆了對方

趕緊開口說道:“這位是孟婆的孫女

現在負責爲過往的魂魄提供湯

你們一人喝上一碗後

咱們就可以出發趕赴酆都城啦



“我靠



這也太離譜了吧

”李昊首先就嚷嚷起來

我聽完這個詞語後

也是一皺眉

你說挺漂亮個地方

爲嘛管喝的水叫湯呢

要知道

在我們所掌握的詞彙裏

湯一般都是指迷惑人的語言和行爲

這尼瑪猛然之間讓我們喝這東西

心裏還真不是個滋味

打水的小姑娘看到我們一個個愁眉苦臉的

當即笑靨如花解釋道:“我們這裏管熱水叫湯

而此地又叫做亭

因此打上來的井水就叫湯啦

所以你們衆人不用多心

只管放心的喝下即是



“多謝姑娘

”李昊聽人家小姑娘解釋完畢後

第一個來到亭內的石桌前面

端起一碗湯

咕咚咕咚的一口乾了下去

末了還不忘抹了抹嘴角的水漬

感慨的說道:“還行

挺解渴的

你們趕緊過來喝啊

別耽誤了繼續趕路



念楚隨後也幹了一碗

並端過一碗湯遞給我背上的老大爺

當輪到我的時候

我卻感覺眼前這小姑娘有些眼熟

見我遲遲不肯喝下去

李昊着急的衝我吼道:“幹嘛呢

趕緊喝啊

就等你啦



我緊皺眉頭

仔細的回憶着我所認識的女性當; 跟眼前這個姑娘長得接近的

猛然之間我想到了她長得像誰啦

“敢問姑娘

是否認識一個叫做採花仙子孟婆的女人嗎

”我將心出來

只見對方瞅我甜甜的笑了笑

露出兩個非常迷人的小酒窩

“那是我的後人

怎麼

你認識她嗎



“算是我的一個前輩

”我心落了地

當即準備幹掉手br >

“且慢

”那小姑娘聽我說完

馬上制止了我的行爲

害的我一時之間不知道是喝還是不喝 索婚甜心,腹黑江總迷上她 太清仙緣傳 掌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