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能隔半個時辰給她捏捏肩膀。

“孃親,爹爹,齊兒回來了。”

院中,響起蘇齊開心的聲音。

蘇紫陌快速的放下手中的針線,和沐雲軒一起出去。

“哇!寶貝,你這次出去,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蘇紫陌快速的抱起蘇齊。

“孃親,雖然只是出去了幾天,可齊兒覺得有一年那麼那麼長了。”蘇齊在蘇紫陌懷裏撒嬌。

“嗯!” 飛不過的保和海 蘇齊突然雙眸一凜,快速的從蘇紫陌的身下滑下,孃親身上怎麼會有血腥味?

快速的檢查蘇紫陌的身上。

當看到蘇紫陌手背上的傷痕,蘇齊雙眸猛的緊縮,孃親受傷了。 “孃親,是誰傷的你?”

蘇齊眼裏閃過一抹狠厲,沒有誰在傷了他孃親以後還能全身而退的。

蘇齊快速的解開蘇紫陌手上的紗布,有淡淡的血絲滲出,蘇齊一看傷口的長度,瞬間倒吸一口涼氣,既然傷得如此重。

沐雲軒再次看到這傷口,心也不由自主的抽痛。

“二姐,怎麼這麼不小心,受了怎麼嚴重的傷?”

納蘭憶青澀未退的臉上一臉心疼的看着蘇紫陌。

“好了,齊兒,憶兒,你們都不要大驚小怪的,只是一點小傷而已,不過你們好像帶着客人回來哦。”

“孃親,你還沒有告訴齊兒,是誰傷了你。”

蘇齊不放棄,他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一臉嚴肅,他和哥哥怕。捧在手心裏呵護的孃親,受傷了,這還了得。

蘇紫陌蹲下,嘴角邊盪漾出一抹溫暖的笑意:“是孃親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傷了自己的,吃了止疼丹藥已經無大礙,孃親正在給你們做衣服呢。”

蘇紫陌捏了捏蘇齊粉嫩的小臉。

齊兒回來了,她很開心。

蘇齊小手卻猛然收緊,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傷了自己,巫族的人又在作怪了。

“孃親,都這麼嚴重了還做衣服,齊兒的衣服已經很多了,齊兒就是在穿一年也穿不完,齊兒不要孃親這般辛苦。”

蘇齊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一片心疼,該死的巫族人,看他聚齊生死魔圖以後怎麼收拾他們。

“齊兒,不用憂心,你爹爹給孃親找了最好的止疼丹藥,現在一點都不痛了。”

看着兒子擔憂的眼神,蘇紫陌心裏暖暖的。

“孃親,一會齊兒給孃親敷更好的藥。”

這時,落霞走了過來,對着沐雲軒和蘇紫陌微微福了福身。

“小公子,看來你還沒有發現你乾坤藍寶瓶裏溫泉的藥效,你乾坤藍寶瓶的溫泉可不是一般的溫泉,它來自你那千畝藥田下,吸盡了那些藥材的一些藥效,那就等於一個天然藥池,被玄氣所傷,在裏邊泡一泡,能很快就恢復,若是中毒,卻也能解百毒,對傷口更是恢復神速,我並不知道那個人送你乾坤藍寶瓶的意義,不過它的確是天下至寶,只怕天下在也找不出第二個來了,總之它很神奇,需要齊兒你一點一點的去發掘出來。”

蘇齊一聽,大眼裏快速的閃過一抹光亮,他沒想到他乾坤藍寶瓶裏的溫泉這麼牛,也難怪,天下沒有幾個人傷得了了他,也不知道那溫泉的用處,他也只是偶爾進去裏面泡泡。

“落霞姨的意思是,那溫泉能讓孃親的手很快的好起來?”

“嗯!”

落霞點點頭,淺淺一笑,一雙明亮的眼眸裏,宛如蓮花般潔白無瑕。

“孃親,一會齊兒就帶孃親和爹爹去齊兒的乾坤藍寶瓶裏。”

“好!”蘇紫陌起身,看向落霞。

這女人身材高挑,神態優雅,落落大方中,高貴又雅人深致,好美的一個女子,美得不像人類。

一雙含笑的眼眸很清澈,一看就是一個善良的女人。

在蘇紫陌打量落霞的時候,落霞也靜靜的打量着蘇紫陌。 這就是齊兒的孃親嗎?她生得絕美,一雙不染世俗的美眸裏,睥睨天下衆生,一身靈氣逼人,這股靈動之氣幾乎是能讓男人在看她一眼以後就不會在忘記,一顰一笑、一舉一動,張弛有度,收放得體,一看便知是一個懂得寬容的女人,難怪會交出這麼一個古靈精怪的兒子來。

“孃親,爹爹,這是落霞姨,蛟龍族王后,很有可能是黎小暖的孃親。”

啊!!!

蘇紫陌心裏爆喝!蛟龍族王后,還真不是一般人,連蛟龍族都出現了,她家齊兒什麼機遇,還有,這也行,這出去幾次,前後碰到人家母女兩人了,這也太有緣分了。

蘇紫陌和沐雲軒快速的相視了一眼。

小暖是小蛟龍,她怎麼不知道。

“就知道孃親會很吃驚!齊兒剛剛聽說時,也很吃驚呢?”

“我叫蘇紫陌,這是齊兒的爹爹,沐雲軒。”

蘇紫陌很友善的介紹道。

“二位好,我叫落霞。”

落霞也落落大方的介紹自己。

在看向沐雲軒時,她微微一笑。

“二位真是一對璧人,我的夫君也是人類,只是蛟龍城一場政變,讓他下落不明,我的妹妹告訴我,他已經死了。”

落霞低頭,語氣也很憂傷。

蘇紫陌看着落霞憂傷的神情,相愛之人生死離別,的確是世間最痛苦的事情。

“既然是下落不明,也不能確定就是死了!也許,還有一線生機也說不一定。”

落霞搖了搖頭。

“如果他還活着,暖暖就不會流落人類世界沒人照管了。”

落霞苦澀一笑,不過心裏仍然抱着一絲希望,落蕪也喜歡她的夫君,也許她爲了打擊她,說了慌也不一定。

“我們進屋說吧!我讓人去叫小暖過來。”

“多謝沐夫人!”看着他們這麼友善,落霞的心裏流過一股暖流,想必她的暖暖在這裏也過得很開心。

“你客氣了,叫我紫陌吧!”

蘇紫陌回頭看着她,不是她計較什麼?

畢竟她和雲軒還正式成婚,而且她也很不喜歡夫人這個稱呼!

“那我就不客氣,紫陌你也叫我落霞就好!”

落霞感覺和她一見如故,很是喜歡她這坦率的性子。

“好,落霞。”

不知爲何,蘇紫陌也挺喜歡這蛟龍族王后的,她一雙明亮的眼眸很真誠。

“青蓮。”

蘇紫陌對着不遠處的青蓮喊道。

“莊主。”

“去把小暖帶過來。”

“小暖。”青蓮想了想,又說道:“莊主,小暖,湘兒,桐梓,她們三人被默娘帶去丹藥行了,說那邊可以讓她們多學習煉丹的技術,他們三人都很感興趣,可能要到傍晚才能回來。”

“這樣啊,青蓮,你跑一趟丹藥行,讓小暖先回來。”

蘇紫陌想,這黎小暖的孃親,一定很想盡快見到黎小暖。

“好的,莊主。”

青蓮看了一眼落霞,轉身快速的離去。

“紫陌,謝謝你,暖暖在一歲的時候就離開我了,我都不知道還能不能認得出來她。”

落霞心裏有些緊張,她的暖暖,有一雙很漂亮的眼睛。 “哪有孃親認不出自己孩子的,小暖有一雙很漂亮的大眼,這一看,和落霞你的還有幾分相似呢。”

被落霞一提醒,蘇紫陌這纔拿黎小暖和落霞做了對比。

而蘇齊和納蘭憶在一邊和沐雲軒聊天。

聽到蘇齊回來的蘇櫟,本在修煉,但還是出來了。

“齊兒,你回來了。”

撿到一個異界 落霞往門口看去,是一個和蘇齊長的一模一樣的男孩,她微微張大嘴巴。

“哥,我回來了。”

暖沁後宮 蘇齊看到哥哥,更加開心,大眼笑得眯成一條縫。

蘇齊給他介紹落霞以後,蘇櫟便依依打招呼,隨後也坐到沐雲軒身邊陪他們聊天。

“齊兒居然是一對雙生子?”

驚訝過後,一臉羨慕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淺笑着搖了搖頭,“不,他們是三胞胎,我還有一個女兒,叫馨兒。”

一說起這件事情,蘇紫陌絕美的臉上就泛迷人的色彩,她的三個寶貝,是她最大的幸福。

沐雲軒斜眸,看着她笑得絕美,那股溫暖的笑容,也昇華到他的心裏。

“紫陌,你真有福氣,這可是很少會出現的。”

“我也常常這麼覺得,幸運女神還是挺眷顧我的。”

這一點,蘇紫陌不否認。

落霞四處看了看,突然看到桌子上的衣服,她起身走了過去,看着孩子的衣服,她臉上劃過一抹擔憂,更多的是自責。

她真的不是一個好母親,她沒有爲暖暖做過一套衣服。

消沉了四年,這纔來找她的暖暖,比起紫陌,她真的不是一個好孃親。

“紫陌的手藝真好!難怪齊兒身上穿的衣服都很漂亮。”

落霞回頭,淺笑的看着蘇紫陌。

“給自己的孩子做衣服,是每個孃親都飽含着一股濃濃的愛意做出來的,深摯的母愛,也能沐浴着兒女們,這就是我堅持給我的孩子做衣服的原因,在給他們做衣服時,腦海裏都會浮現出他們可愛的小臉,這纔是作爲母親最大的幸福。”

一說起自己的孩子,蘇紫陌便滔滔不絕,有的時候,就連沐雲軒都快要吃三個孩子的醋了。

“莊主,小暖帶回來。”

不得不說,青蓮的速度很快。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

“小暖見過莊主,聖主。”黎小暖此時表情落落大方,跟着出去出去了幾個月,也改了她之前唯唯諾諾的性子了。

“小暖不必多禮!”

蘇紫陌柔柔一笑,希望真的是小暖的孃親,這樣小暖就不用孤獨的長大了。

在路上,青蓮大致和小暖說明了一下情況。

黎小暖一身粉紅色的衣裙,一雙大眼炯炯有神。

落霞一聽,快速的轉身看向黎小暖。

當看到她那一雙大眼時,她一眼就認出,她就是她的暖暖,還有暖暖身上熟悉的味道。

“公子,你回來。”

看到蘇齊,黎小暖瞬間笑了起來。

“黎小暖,你看看那邊。”蘇齊笑眯眯的指了指落霞的方向。

黎小暖低頭,心裏瞬間劃過一抹緊張,不敢看美麗端莊的落霞。

青蓮姨告訴她,她孃親來尋她了,可是她爲何這樣緊張呢? “暖暖,真的是你。”

落霞激動的走過去,蹲下,滿臉淚水的看着黎小暖。

“孃親能聞到味道你的味道,還有暖暖的眼睛,是我們蛟龍族裏面最漂亮的眼睛。”

落霞痛哭着把黎小暖擁入懷中。

而黎小暖就那樣怔怔的任由落霞抱着她,這個漂亮的女子,真的會是她的孃親嗎?

還有她說的教龍族又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她不是人類嗎?

黎小暖粉嫩的小臉上,瞬間劃過兩行清淚。

“暖暖,你爹爹呢? 系統末世巨賈 你的名字依然沒有變,這就說明你爹爹是把你帶出蛟龍城了。”

黎小暖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我是被我大伯賣掉的,後來幾經轉手,我纔會被公子救回來。”

說完,黎小暖低下頭,一臉傷感,若是爹爹還活着,她大伯不應該會賣了她的。

“暖暖,不怕,以後有孃親陪着暖暖呢?”

落霞在此抱緊黎小暖。

在她的芊芊玉手突然觸摸上黎小暖的背時,她猛的一震。

又再次確定了一次,她的眼淚掉得更兇。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暖暖,你和你爹爹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你爹爹的修爲,爲什麼會在你的體內?”

黎小暖一聽,依然一臉懵懂的搖了搖頭,她的眼淚晶瑩剔透的,搖頭間,被甩落在地,也砸碎了在場人的心。

“落霞,小暖年紀尚小,有很多事情她應該都記不住了,既然小暖記得是她大伯把她賣了,那找到她大伯以後,應該能找到小暖的爹爹。”

蘇紫陌在一旁說道。

落霞一聽,冷靜了很多。

她快速試探了一下黎小暖的修爲,地玄期一階。

不行,以暖暖的修爲,承受不了她的威壓。

落霞擡頭,看着沐雲軒。

“沐公子,可否請你幫一個忙,紫陌受了傷,在場的人,只有你能幫助我。”

沐雲軒看了一眼蘇紫陌。

蘇紫陌快速的點了點頭。

沐雲軒這才起身,“你想讓本座怎麼做?”

沐雲軒直接問道。

落霞看着他器宇軒昂的身影,這個男人,站着給人的壓迫感更大。

“我要變回原形,透過暖暖的眼睛看看她和他父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暖暖的體內有他父親的修爲,這一點,對於我來說,真是太幸運了,可是暖暖的修爲,承受不了我的威壓,我需要沐公子把他的玄氣過度到暖暖的身體裏。”

蘇紫陌一聽,瞬間張大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