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還要繼續審問女忍者步川奶照,這時羅陽的手機鈴聲卻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一看來電顯示,原來是谷雪打來的。

羅陽想不接,可是這不是辦法。

只好硬著頭皮接通了電話,問道:「雪妹老婆,怎麼了?」

谷雪的話音很焦急的樣子,催道:「噯,快到我們這裡來!」

才從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房間出來沒多久,當時回想起來險些被她們拖到床上得逞了,羅陽的小心肝還突突的跳的厲害。

現今又讓他去,他是不敢去了。

除非帶上花襲伊等美人,那才能安心。

不然,屆時白蕙和谷家三姐妹4女一起動手,以羅陽區區一條薄薄的褲子為防守這種情況,可想而知,三下五除二便被她們扯碎褲子得手了。

若生米煮成了熟飯,羅陽則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雪妹老婆,我正在辦事,待會再說哈。」羅陽說道。

他沒有說謊。

可谷雪認為羅陽在敷衍她,惱道:「噯! 九轉傳奇 我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講,快回來!」

重要的事?

羅陽心裡笑開了花,明知她們不外乎是想騙他到她們的房間,然後她們就把他佔有。

這種小把戲,羅陽可不會上當。

無聲的笑了笑,羅陽說道:「雪妹老婆,我會儘快趕到你那裡的。」

谷雪冷道:「噯!你再不來,我們就要死了!」

聽這火氣直冒的話語,便知谷雪饑渴難奈了。

羅陽想笑出聲,又不敢。

若讓谷雪聽見他在笑,那可能會殺過來找他。

晚上,羅陽還要去對付忍者狼。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一番好意,羅陽真的很感激。

可他也有他的苦衷,她們卻體會不了。

家裡的兩位正牌女朋友,即是安玉瑩和唐桂花怎麼可能會同意其他美人先給羅陽生寶寶?

這個問題挺複雜的,至今羅陽都還沒有想到解決的辦法。

「雪妹老婆,我知道了。我會趕過去的。」羅陽說道。

「噯!十分鐘內來!否則我們真的要死了!」谷雪氣咻咻道。

當時羅陽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房間里出來。

這次若再去,莫說九牛二虎之力,就算九龍二鳳之力,都難以脫身了。

情況如此嚴峻,羅陽是不可能再去輕易趕這趟渾水。

就算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生氣,也只能先這樣處理。

反正明日就要進祭壇找血煞子,若順利,待血煞子到手了,羅陽就想辦法甩掉白蕙和谷家三姐妹。

不過話又說回來,最麻煩的一點,便是羅陽和她們拜了天地做了夫妻。

雖說不是很正經的,但也算是結婚了。

換言之,羅陽想把老婆拋棄,著實不容易。

須知,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都是鐵了心要跟羅陽過一輩子的。 褚曲書知道昨天的事情,對這個男生頗有印象,看兩人的樣子猜測是已經獲得佳人芳心,一時為難不知道應該聽誰的。

慕曉語忍住怒火,露出小女生幸福的笑容,歡快的聲音帶著許些羞澀,告訴褚曲書「熱的。」

說話的時候抓住袖子,小手指指向顧城,那意思好像是在說『我聽話』。

看著這樣的慕曉語,還真的以為自己看錯了,不過想想也沒什麼不對,戀愛中的女生,難免溫柔一些。

而顧城,還真的就以為打動了慕曉語,心底下暗自高興,趁熱打鐵「還要吃什麼嗎?吃完送你回去!」

對於這個給點顏色就開染坊的能力,真的是無力吐糟了,心裡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塊,臉上卻是燦爛的笑容,甜蜜到讓人心醉。

只是為了掩飾噁心,露出一個美麗的笑容,什麼都不說。

在顧城看來,沒有拒絕就是最好的回答,認定已經攻破慕曉語的防線,送她回去只是借口,進屋之後的事情還能由她決定嗎!

兩人各懷鬼胎,就這樣安靜的等待奶茶出來。

終於到了時間,對著褚曲書說道「不要封膜。」

從褚曲書手裡接過奶茶,放進去管子,抬起頭問顧城「你要喝嗎?」

這是個調情的好機會,顧城當然不會放棄,回答說「好啊,你給我喝一口。」

「好的。」話剛出口,直接潑到顧城臉上,那傢伙還沒來得及叫喊,有感覺腹部一陣絞痛,被慕曉語一腳踢出門外。

突如其來的重擊徹底瓦解他的反抗力,而門外,辛鍾玲、雙胞胎、仇朗和凌雲峰都已經等候著,兩個男生過來將他架起,仇朗調侃道「兄弟,雖敗猶榮,至少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敢告白的人。」

總裁的捉鬼新娘 雲凌峰接過話來,說道「從人道主義精神層面,我們支持你,從職業層面,我們是聽命行事。」

這些話停在慕曉語耳朵里,原本不爽的心情突然有點想笑,但態度不能放下,扔過去一個凜冽的眼神,兩人立刻閉嘴,把他押到慕曉語跟前受審。

越想越覺得生氣,對著顧城一頓猛揍,罵道「送我回去,老子我不認識路啊,忍你半天,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

宣洩完,顧城已經只剩下半條命,指指旁邊的垃圾桶,兩個男生心領神會,把他扔了進去。

幾人就這樣又像沒事人一樣,進去店裡繼續吃喝。

褚曲書觀看整個過程,等到事情結束,幾個人過來點餐才反應過來,咂嘴說道「剛剛還真的以為女霸主被征服了,看樣子野獸,在哪都是霸主。」

另外的幾個人捂嘴笑,慕曉語輕敲桌面「你們幾個差不多得了,這件事就此跳過,以後都不準提起,這是我人生的污點,必須抹滅。」

褚曲書忍住笑,拿出服務員的態度問道「幾位,吃點什麼。」

就近的位置坐下,對褚曲書說道「你幫我點一些好吃的就行,我要驅散心裡的陰霾。」

而到了這一刻,顧城才算明白過來,慕曉語不是他那些套路能夠搞定的女孩,之前的一切都是因為她不願意撕破臉,這一刻撕破臉,真感覺不應該招惹這姑娘。

心裡後悔,但世上何來後悔葯,一切都晚了。

忍住疼痛從垃圾桶爬出來,身上的每一塊骨頭都好像散架了一樣,輕輕動一下就疼的不行,滿身惡臭爬到不容易被注意的角落,這樣的情況也不好意思給別人打電話,要是讓圈內人知道,估計自己就不用混了。

稍微休息一些,感覺身上不那麼疼了,去洗手池清洗一下,然後打計程車回家。

坐在店裡看著這一切,慕曉語感覺不可思議,這是要多好面子的人,才能把自己活的這麼慘,同時,心裡對這個男生的鄙視,再次上升一個度。

看到顧城打車走了,慕曉語輕輕嘆氣說「剛剛下手輕了,這還有五分鐘才下課呢。」

另外的人都笑了,齊聲回答「是的。」

每當這個時候,說出來的肯定不是心裡的想法,算了,懶得去管他們,還是回去睡覺。

終於熬到周六,雙方聚在姥姥的別墅,顧家人兩三歲的都來了,唯獨顧城沒有出現,原因嘛,大家都心知肚明。

這次顧家的態度放的很低,年紀小的直接在兩人身邊撒嬌,看來顧氏兄弟是下了苦功夫,感情牌都給打出來了。

也不知道是他們是真傻還是覺得兩個小姑娘好騙,經過這段時間的事情,再來今天這出,很顯然只能讓兩人更加厭惡。

沒有跟對方客套,甚至沒有談判的姿態,李明琦開口「舅舅,免開尊口,我還是原來的態度,寸步不讓。」

慕曉語遞上信函「顧叔叔,我查到這段時間你們有私自動用姥姥遺產的行為,作為獲贈人,要求你們停止所有行動,並歸還所有東西,這是律師函,下次再見,就是法院傳票了。」

兩兄弟目瞪口呆,看樣子還真的是嘀咕了這兩個姑娘,也怪自己蠢,慕李兩家說不插手,還能真的不插手嗎!

兩人賠笑,解釋說「這些都是顧家世代相傳的東西,我們也不過是想把它繼續傳承下去,遺產我們保證不再插手,但這些古董,是不是可以歸還顧家,當是成全我們的一份孝心,留下些物品,留下個想念。」

早知道對方會是這個說辭,遞上文件袋「顧叔叔,你不能看我小就欺負我,每一件古董的來歷這裡都有記錄,並且我已經找人估價,兩位拿走的價值超過七億,如果真想要,我們可以賣。」

顧氏兄弟當然不願意給錢,繼續打哈哈說「這些畢竟都是母親的遺物,我們兄弟也只是想留個念想,所以你兩是不是給通融通融!」

真的是忍無可忍,把一堆照片拍在他們面前「尊敬你叫你一聲叔叔,看在姥姥的面子上才好好說話,但兩位似乎低估了我們。」

照片上是古董交易的場面,不知道這樣的事情怎麼也會被偷拍,看來慕曉語從一開始就不相信兩人會老老實實的商量。

有照片為證,兩人無話可說,呆坐在哪裡也不說如何解決。

李明琦翻看照片,憤怒指責「這些古董可都是姥姥畢生的心血,你們怎麼忍心就這樣賣了?」

看兩人不準備給出說法,慕曉語原先的保留蕩然無存,收起照片告訴兩人「直至目前為止,兩位叔叔對這批文物不具有處置權,而相關法律嚴禁文物出口,所以偷盜和走私兩條罪是非吃不可,如果今天不能給出有說服力的說法,我將起訴二位。」

聽到打官司,兩人慌了,這時一場不可能贏的官司,他們可不想下輩子在牢里吃飯。

強作鎮定,恬起老臉問「依慕小姐之說,應該如何才好?」

對方能知道輕重最好,也不想為難顧家人,回答兩人「倉庫中的文物一件都不能少,五一期間我會去盤點,兩位叔叔都是聰明人,怎麼做應該不用我說。」

兩人為難了,賣出去的文物要買回來需要花更高的價值,而兩人之所以這麼做,就是因為缺錢。

知道這件事不容易,慕曉語更不會對顧家趕盡殺絕,拿出支票遞給兩人「這兩千萬算是借給顧家的,三年無息,如果叔叔同意,請簽個字。」

兩兄弟本也沒有選擇,何況這是無息貸款,哪有不要的道理。

看到照片,李明琦想要撕了這張支票,可對方始終還是她舅舅,怎麼說都不能斷了他們生路。

知道兩個舅舅還惦記遺產,不能給他們開口的機會,轉移話題「舅舅要是沒有別的事還是趕緊去忙,文物要是出境了,可就不那麼容易找回來了。」

兩人明白李明琦的意思,也知道現在開口只能是自取其辱,各自都帶著家小走了。

顧氏兄弟走後,管家拿來遺囑及財產證明「兩位小姐,太太已經將財產分割,除古董和現金之外,均為兩位共同所有。」

慕曉語仰靠在沙發上,假裝財迷嘆氣「哎呀,古董沒我的份,早知道就不費力氣找回來了。」

李明琦舉起一沓文件砸在她腦袋上,哭泣的聲音說「是古董沒我的份,姥姥將所有古董都轉在你的名下了。」

拿起遺囑和相關證明看了,原來姥姥將全部古董贈予慕曉語,而現金則劃在李明琦名下。

抱起姥姥的遺照大大親一口「姥姥真疼我,知道我喜歡,就給了我最好的。」

過去姥姥面前深深一鞠躬,跟慕曉語勾肩搭背,好像很失落的樣子「感覺你才是親孫女,我是沾了光的幸運女孩。」

把李明琦扳正,面對姥姥遺照「你才是親孫女,我是沾光來的,你看姥姥將所有的現金都給了你,因為她知道你逛街需要。」

管家過來姥姥靈前,恭恭敬敬三叩首「太太,一切已經完成,你在天之靈,可以安息了。」

這一幕,讓兩人多少有些心酸,這樣的情義和思戀,總感覺已經超出雇傭關係。

然而今天,一切都不在重要,人死如燈滅,不論兩人生前是否有別的牽扯,都不再重要,都應該收到尊重。 不過想來想去,三界中敢這麼猖狂的,恐怕也只有崑崙絕境的仙家了,崑崙是先天五道君最初的居所,現在又有伏羲大帝,西望望,軒轅大帝神農大帝等大仙住在哪裡,那邊的仙家可比天上的厲害的多。

對於這個大仙的身份她做個各種設想,可是所有的可能都沒有得到印證,所有的設想都無從去證明,今天,這個大仙就在這裡,她只要看清他的臉,或許就能知道此仙來自何處。

可是他高高的坐在雲端之上,就連他的影子也不能看清,而此時他是在冉離的陣法裡面,並不能使用法術飛升,這要如何是好!

觀察母親的表情,可以確定來的究竟是誰,她也不知道。南海太子就更加不可能知道了!

如果出手的是一個連南海太子和黑龍公主都不知道的大仙,卻點名道姓要帶走黑龍公主,這事就真的很奇怪了。

觀音的法網被破開之後,南海太子和黑龍公主顯然也很吃驚,聽見那個大仙說要帶走黑龍公主,南海太子立刻請求:「大仙,請你救我女兒。」

南海太子非常清楚,此仙不論是誰,不論是崑崙的還是黑外黑龍都不會救他。

這是淺顯易見的道理,他們並不相識,而他也不是他的目標,如果南海太子真的認識一個可以跟鴻鈞老祖說上話的仙家,四海龍君和天界恐怕也不敢輕易對他動手。

那此仙究竟何方神聖呢?不知道了,三界之中雖然天宮的三界之主掌握一切,甚至連天道聖人都需要在天機閣錄冊,可是三界這麼大,還有很多東西是天機閣沒有記載的,還有很多修道者是天宮也沒有察覺的,而這些仙家之中,不乏天道聖人之列的高手,甚至像若木一樣參悟透天道的說不定也有。

看來要想知道此仙來歷,也只有等出去之後問那個三番兩次出手相助的大仙了。

只是眼前的這個大仙跟救她的大仙差別很大,這個大仙的態度很不友善,對觀音不友善,對南海太子和黑龍公主一家人也不友善,他不理會南海太子的祈求,兇惡的聲音對黑龍公主命令道『黑龍公主,還不過來,隨我離開,此地,不是你該在的』。

本事是等著軒轅大帝出手的,可是現在看了,不知道有一股什麼力量參與劍來,軒轅大帝恐怕是趕不過來了。

要拋下丈夫女兒跟這樣一個不明來歷的仙家去逃命,黑龍公主當然不願意,當即跪在地上叩頭祈求他『大仙,你大發慈悲,將我女兒帶離這是非之地,我夫妻二人,生同床共枕,死亦不離不棄』。」

羽舞對那個大仙,一方面是感激,另一面也是恐懼,當初他給她留下的影響實在太壞,就像是一顆釘子扎在心上,痛的不行,又不敢拔出來。

臉上的表情很糾結,糾結的不像是三界之主,她真恨不得自己能找到什麼寶貝,爬上去看看此仙究竟是何方高人,長得那張嘴臉。

那個大仙沒有理會黑龍公主和南海太子的祈求,冰冷的聲音告訴他們『大膽,三界之內天地之間,本尊要做什麼豈能由你二人來決定,今日,我只帶走黑龍公主,這父女兩,就當是送給觀音的情分』。

聽見他這麼說,觀音立即就不幹了,對著天上喊道『大仙,你要帶走黑龍公主,要問問九天仙家是不是同意,要問問西天諸佛是不是同意,四海龍君九天戰神已經趕來,勸你不要多管閑事,寡不敵眾,識趣的,速速離開』。

但是顯然他們小看了那個大仙,聽見觀音說他是寡不敵眾,他哈哈的大笑,回答觀音說:「本王今日就要你看看,便是爾等九天仙家,四海君主,在本王面前也不過是螻蟻一般」,說罷,天地間就洞開一線,一股強大的吸力硬生生的把那些神仙往裡面拉扯,這股吸力應該是非常強大的,四海龍君和觀音還有那些九天大仙一起施法才能勉強頂住,那些蝦兵蟹將銀甲天兵,法力不夠的散仙之列卻沒有本事擋住,頃刻間就被吸入其中。

等四海龍君觀音和九天大仙也快擋不住的時候,他才停了下來,又把那些吸進去的神仙給拋了出來,不屑的說道『爾等就這點本事,還是不要自討苦吃了,今日銷了頂上三花,滅了心中五氣算是一個教訓,再敢放肆,就休怪本王不認情分了』。」

他說的是情分,可見這個大仙跟天界是有些關係的,而且是關係不淺。而又自稱本王,這個大仙的真實身份越來越撲朔迷離,一般神仙自稱本尊、本座或者本仙,但稱王的幾乎找不出幾個,只有十殿閻羅這一類的神仙才會自稱本王,可三界之中,像是十殿閻羅這樣的身份極少,他們是陰間十王,職位上在玉皇帝君和陰間天子之下,可若是說神位,卻是三界中的十都,在三界中有很高的地位,就算玉皇帝君也只敢說跟他們齊平;而更重要的是他們稱王稱霸,相當於人間的諸侯,所以才能自稱本王。

可如果這麼說似乎也不對,這樣的一個仙家,又將九天諸神打敗,天宮焉能善了?

可是這件事天宮方面似乎是不了了之的,在天機閣對南海太子案的記錄裡面並沒有記錄此仙,如此說來是有意屏蔽的,那這個大仙的身份,就是一個讓天宮都束手無策的存在了,會是誰呢,天機閣沒有關於他的記錄,卻又能讓天宮對他的干預都放之任之。

這麼說來,還是此仙最有可能是軒轅,他是上古聖王,帝君身份,而天宮對他也確實是沒轍的。

那些仙家原本以為這個大仙的本事也就在金仙之列,或許比九天大羅金仙強那麼一點,觀音跟四海龍君還有九天上來的那些神仙聯手打敗他不是問題,就算他是天道大仙,要想在這麼多同時天道大仙的手裡就走一根黑龍公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