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帥大人,我覺得不論當初剿滅不剿滅赤炎部落,孫立成也一定會率兵攻打哥布林王國,所以,咱們應該把心思放在如何抵擋孫立成的大軍上。」

基思一抱拳回答道。雖然孫立成現在表現的實力讓他吃驚,可是為了維持血斧部落在食人魔地區的領導地位,他也不後悔,更何況,作為大奴隸主,他完全無法接受孫立成提出的政策。

「好了,我知道說那些沒用,唉,人老了就是膽小。麥克斯卡爾軍團還是需要你這樣的年輕人啊。」

老元帥又嘆了一口氣,走到基思的身邊對他語重心長地說,後者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不久之後,大批獨眼巨人和老鷹就充實到了前線,同時,關於這次戰鬥的詳細彙報也被狼騎兵攜帶著趕往了王城。

斗破蒼穹 「渾蛋,一萬人打不過四千人,讓人家直接殺了一多半,那些將軍和元帥都該死。」

隨著一聲陶器摔在地上的脆響,哥布林國王克拉倫斯在大殿中咆哮,他的腳下跪著哆哆嗦嗦的侍從官,後者剛把這次戰鬥的消息向他彙報。

也難怪克拉倫斯暴怒,他一直對地精帝國充滿恐懼,孫立成打進來以後,他日夜睡不著覺,本想依靠人多和王城堅固的城牆擋住對方,沒想到自己的部隊如此無用,在巨大的壓力面前,他的情緒失控了。

正在這時,一個哥布林官員跑進了大殿,來到國王身前鞠了一躬:「國王陛下,所羅門回來了。」

聽到官員的報告,克拉倫斯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他一揮手,大喊道:「快把他請上來。」

過了大約十分鐘,一身戰甲的所羅門,昂揚地走進了大殿。

「所羅門,你回來可太好了。孫立成的大軍已經兵臨王都城下,我們打了幾場,全都敗了,快來給本王出出主意。」

還沒有等所羅門見禮,克拉倫斯便走下王座,來到了他身前,急切地說道。

聽到國王陛下的話,所羅門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然後說:「請您放心,國王陛下,我這次回來給您帶來了一件制勝的法寶,一定可以讓您轉危為安。」

哥布林王國這邊愁雲慘淡,而獲勝的種花王**營卻歡聲雷動,大家不但讚歎格蘭特的勇武,更增強了打敗哥布林王國的信心。

第二天一早,飽餐戰飯的種花王**便吹響了出征的號角。此次,由孫立成親自率領,五萬最精銳地種花王**魚貫而出,如同一片黑雲,壓向了蒙克斯巴城。

這裡要解釋一下,真正的大戰,很難出現數十萬人大混戰的場面,因為這需要極其寬廣的地形,就是著名的三大戰役,幾十萬大軍也是在滾動中發生戰鬥的。孫立成出動這麼多軍隊,差不多已經能夠左右戰局的勝負了,因為這次戰鬥失敗的一方將會士氣大跌,即便再能戰,也很難翻盤。

很快,得到消息的整個麥克斯卡爾軍團傾巢而出,八萬大軍前往王城北邊的小平原堵截孫立成。

半小時以後,兩方在小平原上擺開了陣形。

「奇怪,獸人帝國大軍竟然沒有出現?」

看著對面排成一個個方陣的哥布林王**團,孫立成看了半天,奇怪的向克拉克說道。

牛頭人點點頭,這樣大規模的戰鬥,獸人帝國的援軍不可能不參加,他們沒有出現,要麼是哥布林王國有打敗孫立成的自信,要麼他們圖謀不軌,克拉克覺得後者的概率更大一些。

「不管了,先把他們打敗再說。」

聽完克拉克的想法,孫立成想了一下,便做出決定。

不一會兒,隨著英雄之力的使用,種花王**籠罩在了各種光芒之中。

哥布林王**的中部,克拉倫斯騎在一頭雪白的野狼身上,看著各種強力法術在種花王**的頭頂上閃爍,臉色愈發陰沉。

等孫立成施展完團隊魔法,克拉倫斯見所羅門向自己點頭示意,便對荷荷斯元帥說:「這個孫立成很厲害啊,看來是時候把我們的禮物送過去了。」

老哥布林向國王施了一個軍禮,便催動坐下的野豬,跑向了軍陣的最前方,他的身後,是二十幾個狼騎兵,令人驚奇的是,狼騎兵中間,簇擁著一個被捆綁住手腳的兔頭獸人。

「怎麼回事兒?」

剛要下令進攻的孫立成奇怪地看到一隊哥布林騎兵從對面跑了出來,領頭的騎士還打著一面白旗。

「克拉克,你去看看怎麼回事兒。」

孫立成對牛頭人下令,後者立刻騎著剛馴服的地行龍跑向了陣前。

遠遠的,孫立成看著克拉克領著一批機械傀儡來到了那隊騎兵旁,兩撥兒人交談了一陣,然後哥布林騎兵從狼背上拽下來一個被捆綁的人,並把他扔給了克拉克,又說了幾句話,便整隊回去了。

「孫立成,不會有事情吧。」

同樣在看的卡羅琳心中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她緊張地問向孫立成,後者臉色陰沉,無意識的搖了搖頭。

沒有過多長時間,克拉克他們回來了,而在他的身後,是一個孫立成沒有想到的人,兔頭人契布曼。

起源之科技帝國 「卡羅琳,孫立成,對不起,我們沒有保護好巴里特。」

契布曼見到孫立成夫婦,便號啕大哭了起來。

孫立成趕忙跳下猛獁象的背,把契布曼拉到一旁仔細詢問,才知道怎麼回事兒。

原來上次兔頭人帶隊伏擊了當地鎮守官的傳令兵小隊,沒想到被對方發現了行蹤,第二天清晨,哥布林的大軍就到了。

雖然巴里特他們十分勇猛,可是對方人數太多,激戰了一個上午,隊伍便被打散了,好在赤炎部落眾人有全套板甲,在幾名山賊的絕死掩護下,契布曼他們護著巴利特逃了出去。

逃出生天的巴里特與哥布林王**兜起了圈子,當地鎮守官倒是對他們一點辦法也沒有。

「可是前兩天,所羅門來了,他非常厲害,不但帶著哥布林王**找到了我們,還把我們都打傷了。對不起卡羅琳、孫立成,巴里特族長被他們抓住了。」

說到這裡,契布曼羞愧地低下了頭。

「所羅門!」

聽到那個半精靈,卡羅琳咬著銀牙狠狠地說,一臉猙獰。

「沒關係,契布曼,我們還要感謝你,沒有你們的拚死相救,巴里特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孫立成拍了拍兔頭人的肩膀,安慰道。緊接著,他又問:「克拉倫斯把你放回來,想要得到什麼?」

契布曼抬起頭,驚恐地說:「他們說,你必須帶著大軍退出哥布林王國,如果你一日不退,每天他們就砍下巴里特的一塊東西,直到把他的腦袋砍下來,而且時間就是從現在開始。」

聽到契布曼的話,憤怒的卡羅琳彷彿能把眼睛瞪出來。

孫立成也氣得夠嗆,他從牙齒中擠出兩個字:「畜生!」 哥布林王國首都,蒙克斯巴城的王宮內,克拉倫斯正志得意滿地聽著侍從官的彙報。

就在今天下午,孫立成的十多萬大軍已經拔營起寨,向北方退出了近二十公里,雖然沒有達到他的心理預期,卻也證明所羅門的計策是有效果的。

「感謝你啊,所羅門。只用了這樣一招,就把孫立成的大軍逼退了。」

克拉倫斯聽完侍從官的報告,扭頭向旁邊的所羅門笑道。

所羅門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向克拉倫斯鞠了一個躬,然後說:「陛下,這都歸功於您的英明領導。只要孫立成這一退再退,那麼咱們就可以釋放出消息,說他不敢與我們作戰,這一定會極大打擊種花王**的士氣。等到他們的士氣跌到谷底,那時候就是我們盡起大軍,徹底把他們消滅的時候。」

聽完所羅門的話,克拉倫斯滿意的點點頭,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大笑了起來。

種花王**這邊,則是一片愁容。

孫立成在王帳之內,安慰著卡羅琳,小美杜莎維娜不時把手帕遞給女食人魔,讓她擦眼淚。

神醫狂妃:邪王的心尖寵妻 看著平時堅強的卡羅琳如此難受,孫立成只能在心中暗嘆了一口氣,克拉倫斯和所羅門拿自己的岳父威脅自己,真是讓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就在這時,傳來一陣甲胄碰撞的聲音,不一會兒,牛頭人克拉克走進了王帳。

「大王,大事不好了,一些農奴軍聽說咱們被哥布林王國威脅而撤軍,便吵鬧著要離開,現在已經有上千人不告而別,格蘭特他們想問一下,我們該怎麼處理。」

克拉克一臉冷峻,快步走到孫立成身邊,向他低聲說道。

孫立成苦笑了一下,發現他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如果自己繼續撤軍,在哥布林和食人魔底層老百姓中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心就會崩潰,可如果自己不顧巴里特的死活強行攻打王都,那麼也會落下冷血的罵名,讓自己和屬下們離心離德。

「真是好毒的奸計呀。」

想到這裡,半精靈所羅門那永遠充滿微笑的臉又出現在了孫立成的腦海中,他不由得暗罵了一聲。

「孫立成,不如咱們想辦法把父親大人救出來吧。」

卡羅琳也聽到了克拉克的話,瞪著紅腫的眼睛,問向孫立成。

孫立成想了想,沖他點了點頭,不一會兒,契布曼、巧手先生、狗肉和格蘭特等一批高級軍官就聚集到了王帳。

「契布曼,你知道巴里特關押在哪裡嗎?」

孫立成問向兔頭人。

契布曼想了想,回答說:「我和巴里特那會兒被關在蒙克斯巴城的地下監獄,我想現在他應該還在那裡。」

聽到這句話,孫立成陷入了沉思。

今天晚上是高原上罕見的雨夜,冰涼的雨水讓夜晚更加黑暗。

此時,幾個哥布林王國士兵,正肩扛著長矛,穿著用樹葉作成的雨衣,在蒙克斯巴城的城牆上來回巡視。

雨太大了,氣溫極其寒冷,每巡視一會兒,士兵們就會返回堡壘裡面休息一陣。因為種花王**已經退出了王城周邊,對於士兵們的躲雨行為,軍官們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就在士兵們又一次返回堡壘躲雨烤火的時候,兩道黑影如同兩個鬼魅從城牆上翻了進來。

「咦?」

一名正走在返回堡壘路上的哥布林士兵感覺身後有動靜,趕忙端起長矛向後看去,可城牆上空蕩蕩的,哪裡有東西。

「難道是我聽錯了?」

這個士兵手伸進雨衣撓了撓腦袋,很是疑惑。

就在這時,堡壘裡面探出來一個哥布林腦袋,向他大喊:「快點進來,一會兒還要繼續巡邏呢。」

聽到同伴的呼喚,這名哥布林王國士兵嘲笑自己了一句,便提著長矛快步走進了堡壘。

而此時,那兩個黑影又從城牆上翻了進來。

「孫立成,好懸啊。」

一道黑影向另外一人壓低聲音說道,明顯是小美杜莎維娜的聲音,呃,這正是孫立成和維娜兩口子,他們來救巴里特。

剛才翻上城牆的時候,孫立成那強悍的感官發現哥布林士兵停住了腳步,立刻帶著維娜又翻出了城牆,用手勾在垛口上,這才躲過哥布林士兵的視線。

「咱們要小心,據契布曼講,巴里特被關押的地方可在城中心呢。走吧。」

孫立成看到堡壘的大門被咣的一聲關上,終於鬆了一口氣,小聲跟維娜說完,便背著維娜從馬道迅速下了城牆。

今天也算天公作美,大雨讓城裡的人都躲在房子里烤火禦寒,大街上除了巡邏兵,幾乎空無一人。

依靠著強大的感知能力,孫立成和維娜躲過了十多隊巡邏兵,終於來到了一座大鐵門前。

「這裡應該就是地下監獄了。大門用這麼多鐵,也算得上奢侈了。」

看著用粗如手臂的鐵條焊接而成的大鐵門,孫立成小聲的對維娜說,然後便來到了鐵門的中間。

他向里看了看,發現鐵門裡面掛著一把大銅鎖,而院子里靜悄悄的。

孫立成等了一會兒,見沒有人出來,便把維娜放下,然後用右手按住了大鐵門。

隨著元素引導之力的發動,門上的銅鎖開始顫抖起來,孫立成此時滿臉猙獰,意志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右手上,維娜則手握戰刀,緊張地看向四周。

終於,啪嗒一聲,銅鎖被打開了。孫立成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只見他的右手慢慢變長,變細,竟然穿過了門縫,緩緩地把大銅鎖摘了下來。

不一會兒,孫立成用自己變形的手,小心地推開了鐵門,露出了一條能夠讓人經過的縫子,然後背著維娜靜悄悄的跑了進去。

「大胃王的身體變形能力真的很厲害。」

等他們打開了院中牢房的大門,孫立成不由得感嘆了一句,擁有這個能力,才讓他有底氣來就巴里特。

孫立成小心的推開牢房大門,剛走進牢房看守室沒幾步,一個打著哈欠的哥布林獄卒便從下邊走了上來。

這個獄卒打完了哈欠,突然發現眼前多了兩個身穿黑色衣服的傢伙,頓時大驚,他剛想大叫喊人,就見其中一人的眼睛猛然閃出耀眼的白光,然後什麼就都不知道了。

看著已經變成石像的獄卒,孫立成像小美杜莎伸了一個大拇指,這就是美杜莎女王的天賦技能,石化。

擁有石化技能的維娜,如同一台人命收割機,不斷在孫立成的指引下衝進一間間獄卒休息室,把裡面的哥布林和食人魔全部變成了石像,沒過多長時間,整座地牢的守衛就全消失了。

清理完看守室和休息室,孫立成和維娜悄無聲息地走下了台階,那裡是關押巴里特等重要犯人的地牢。

快到地牢底部的時候,孫立成隱約聽到有人在說話。

「巴里特,你的女兒和你的女婿已經撤軍了,他們還真是聽話啊。」

一個音說道,語氣陰寒。

「基思,你這個渾蛋,妄我把你當成兄弟,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個惡魔。」

緊接著,巴里特憤怒的聲音傳來。

孫立成在通道口把頭探了出去,發現是一個身穿板甲的食人魔,正用匕首戳著一塊烤豬肉,邊吃邊向牢房裡面說話。

「呵呵,兄弟,這你可不能冤枉我。咱們那裡只能有一個部落說了算,那就是我的血斧部落。至於你們赤炎部落,我只能說對不起了。」

名叫基斯的食人魔用大嘴啃了一口豬肉,向牢房裡面的人笑道。

當他準備再說什麼的時候,臉色突然一變,扭頭向通道口大喊:「什麼人?」 基思剛喊完,就見一個火球突然出現在了地牢的頂部,然後猛然炸裂,立刻,一團能夠晃瞎人眼的光芒把整個地牢籠罩了進去。

好吧,這是孫立成研究出的照明術變種,閃光彈,當初就把小美杜莎維娜給弄得狼狽不堪,現在這個食人魔也沒逃出孫立成的魔爪。

隨著基思的一聲慘叫,他便捂著眼睛摔倒在了地上,發出一聲巨響。

還沒有等孫立成高興,地牢里又傳來了一聲慘叫,隨後是巴里特瘋狂地咒罵聲。

「完了,忘了讓巴里特捂住眼睛了。」

孫立成一拍自己的腦門兒,後悔道。

不過在這非常時刻也顧不得許多了,孫立成提著戰刀,就沖向了倒在地上的基思。

基思不愧是有名的勇士,雖然雙眼看不見,可是依靠自己的直覺,竟然躲過了孫立成勢在必得的一擊,隨著一串火星冒出,在孫立成的驚愕中,戰刀劈在了地上。

「好厲害的身手。」

孫立成看著在地上不斷翻滾的基思越來越遠,不由得發出一聲感嘆。

可是再感嘆,也不能讓這個傢伙活著,孫立成揮刀又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