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一個人

風也過雨也走

有過淚有過錯

還記得堅持什麼

真愛過才會懂

會寂寞會回首

終有夢終有你在心中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朋友的旋律簡單,易陽唱的時候,大家慢慢就能跟著哼了,唱了一遍第二遍大家就開始歌唱,有的人唱著唱著就哭了,雖然不知道這眼淚是給誰的,想必是他重要的人,重要的朋友。

一首歌唱了五遍,易陽放下吉他,大家還意猶未盡,但是又回味無窮,有時候就是這樣簡單的歌曲,更能勾起人身上的某種回憶。

人群慢慢散去,畢竟不是來聽演唱會的,也不好意思一直打擾他們,只不過現在易陽和周子怡碰到人,都會和他們打招呼。

一天的旅遊主要就是培養孩子和父母的關係,做了好多互動,這也體現了兒子和女兒的區別,女兒性格比兒子開朗,要是做個活動完全沒有壓力。

兒子就不行了,有時候會害羞,臉紅,易陽都看見了,不光是易大千,其他的男孩子也會出現這種情況,其實易陽一直覺得自己的家庭氛圍很好,沒想到兒子也會因為和自己互動害羞,只能說是兒子大了,有想法了。

活動是三天兩夜,這三天易陽和媳婦兒都覺得重新認識了自己兒子,在家裡兒子給他們的印象是學校了的小古板,每天就知道學習,然後做實驗。

但是現實卻是,兒子有很多好朋友,還打籃球,還會和女生聊天,而且竟然聊的不是學習的事情。

「老公,現在我是不愁兒媳婦的事兒了,我現在就怕兒媳婦太多,你可好好和兒子說說,別三心二意的,你看這兩天,他和十多個女生表現的都很熟悉,你說會不會?」

「想什麼呢,有他老爸這個例子,他還能是個花心的,放心吧,回頭我教育他,再說,男孩子也不吃虧……哎,別打我啊,我錯了,說錯了,認錯還不行嗎?」

周子怡最煩別人說男孩子不吃虧什麼的,男孩子不吃虧,那女孩子不就吃虧了,誰不是父母的寶貝,憑什麼就該吃虧,而且自己還有女兒,更是有這種感覺。

別看易小芊瘋瘋癲癲的,對待這種事被周子怡教育的一摸一樣,哪個男生敢對她動手動腳,那就小心自己的身體健康吧,有可能會部分身體骨折……

三天時間很快過去了,臨別的時候大家又唱了朋友,因為這首歌,大家的氛圍空前的好,有些炫富炫工作的也都收斂了,易陽千億集團大佬都這麼親和,其他人有什麼資格炫耀。

「終於回家了,快累死了,老公,幫我按按肩膀。」

易陽直接就聽從命令了,然後:

「大千,給爸按按肩膀。」

得,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這真是一點兒錯沒有。

「玩的開心嗎?」

「開心……閨女,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易陽回答了一下才聽出來是女兒的聲音。

「爸媽,你們就是重男輕女,帶易大千旅遊,都不帶我去,我正式宣布,我生氣了。」

說完撅著嘴坐在沙發上看著絲毫不為所動的三個人,更生氣了。

「別噘嘴了,都能掛油壺了,你哥學校組織的活動,你不是接了戲嗎?怎麼這麼快就拍完了?」

易小芊接了一部女八號,前兩天興奮的不行,炫耀了好幾天,不過這女八號的戲也太快了,這才幾天啊,結束了。

「爸比……」

「停,找你媽咪去吧,你知道,咱家我說的不算。」

一聽到爸比,易陽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都能想象到,這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媽咪……」

「好好說話。」

「哦。」

果然,在家裡,還是媳婦兒說話更有力度,誰讓當初自己給自己立下了一個人設,在家裡是一個和兒女打成一片的爸爸,現在就受苦了,一點力度都沒有。

「媽,你讓我爸給我拍部戲吧,行不行媽,媽媽,我親愛的媽媽。」

易陽渾身一冷,感覺好像進入了冬天。

老師嫁不嫁 「兒子,咱們還是撤吧,咱們家,戰場從來不屬於男人。」

婚婚欲寵 然後兩個人就跑了,把客廳留給了母女二人鬥法。

「吃飯啊閨女。」

「不答應我就不吃。」

「哦,你屋子裡的零食被我收拾出來了。」

「……」

看著閨女開始大口吃飯,易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來自己的飯菜做的不錯,看閨女吃的多開心啊。

晚上回到房間,易陽躺在床上,周子怡在看書。

「媳婦兒,要不然我給閨女寫個本子吧?」

周子怡把書扔在桌子上。

「我不想讓她進這個圈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這裡面最容易產生感情,而能真正在一起的有多少,分分合合,這個圈子感情太不純粹了。」

「咱們不就挺好嗎?」

「有幾個咱們?」

一句話反殺,易陽也知道,媳婦兒說的對,他身邊都不知道多少離婚的了。 公司小樓內,林楠沒有閑著,剛從楊瑾辦公室出來,就直接來到二樓,楊胖子早已在等待著,昨天林楠就說有大事商量,結果人沒了,他們一直在等待著。

剛一到辦公室門口,林楠便忍不住直呼辣眼睛,也許是楊胖子真的太閑了,也太嘚瑟了,哪怕是大上午的,硬是在辦公室內對老婆獻殷勤。

只見秦嵐一身利索的職業裝坐在椅子上,楊胖子則非常體貼溫柔的給她做著按摩,一邊獻殷勤,還一邊的甜言蜜語,更甚者桌上還擺放著一些精美點心之類的伺候著。

這一幕,也沒誰了,大清早的,簡直是寵妻狂魔啊!

「咳咳……」站在門口,林楠忍不住輕咳了一聲,當即讓二人一驚,不過看到林楠之後,楊胖子反倒是無所謂了,依舊給秦嵐努力的按摩揉捏著,讓秦嵐一陣翻白眼。

「胖子,咱能不能注意點影響,不能因為自己的甜蜜幸福,就給其他人拉仇恨!」林楠毫不客氣的教訓了一句。

對於林楠這個純種直男而言,他這麼做,確實有待於教訓與批鬥,一看就知道這段時間有多幸福,感覺上整個人都好似又胖回去了一些,臉上一直堆著笑。

楊胖子聽到林楠的話,那更是嘚瑟了,才不管林楠怎麼說,反而更是美曰其名。

「我這叫疼老婆,關你啥事?有本事也趕緊找一位讓你疼愛的老婆來?」

楊胖子的一句話,瞬間讓林楠一臉的苦澀,這傢伙還真是打擊人,尤其是還配上他那種嘚瑟模樣,怎麼看都不爽。

「得,我看你是太閑了,肥膘又要上來了,從現在開始,你可以上班了,去樓下找楊瑾自己領活干,嵐姐待這裡就行了,就不要你個胖子了,看著怎麼都覺得心裡膈應的慌。」林楠索性直接開口說道。

讓你嘚瑟,幹活去!

被林楠使喚去幹活,楊胖子也看出了林楠這是故意的,滿臉的你故意的表情,依依不捨的出門,看起來還真是不捨得離開秦嵐一步一樣。

「老婆你等我,很快回來!」楊胖子對秦嵐親切的說了一聲,然後這才出了辦公室下樓找事做去了。

看著這貨嘚瑟的模樣,若非有著秦嵐坐鎮,林楠還真想一腳揣在屁股上。

「就這貨,嵐姐你可千萬別慣著,欠鍛煉!」林楠毫不客氣的在秦嵐面前告了一狀。

當然,純屬玩笑,看的出來,這小兩口正過的如膠似漆,楊胖子對這個女神媳婦關愛有加,秦嵐也樂得這麼一個體貼入微的暖男照顧,很是和諧,容光煥發。

秦嵐聞言,微微一笑,深知這兄弟二人的感情。

「以後我不在這,你儘管操練好了,留條命就好。」秦嵐笑著回應了一聲,看的出來,他和周穎一樣,暫時都不準備回來,有著自己的打算。

林楠微微點頭,當即也就不再多說了,開始聊起了正事!

「嵐姐,那我就不客氣了,還是關於公司的事情,原本我是考慮讓胖子也過去的,我準備在省城開一個辦事處,或者是分公司,要正式在省城擴展規模了!」林楠沉聲說道。

聽到這話,秦嵐並沒有任何的吃驚之意,好似一切都很正常一般,顯然之前也了解不少公司眼前的情況,明白這是一個發展的需求,正常而言無論如何都需要邁出這一步。

「說,要怎麼做?」秦嵐開口詢問道。

當即,林楠開口,將之前和楊瑾商量的事情道了出來,果酒廠和製藥廠的事情也都詳細介紹了一番,這些在雙流鄉乃至雙流縣都肯定不行,需要到更大的城市發展才行。

林楠將自己的分析與想法都詳細的做了介紹,最後深的秦嵐的點頭。

能一個人跑到省城開設一家餐廳,並且打理的有條不紊的,自然也不是一個花瓶女神,看她的那身職業裝利索范就能看的出來,也是一個職場女強人的存在。

「這個方式可行,省城不少餐廳其實都想要你的產品作為主打,不過找不到渠道,而今主動找過去,並且順帶推薦果酒,自然沒什麼問題。」秦嵐點頭說道,隨即又進行了補充。

「其實喝酒最多的地方還是酒吧,也可以推薦到酒吧之中,只要酒真的好,勢必能夠有著不同凡響,我認識一家酒吧老闆,可以試著推薦試試!」

聽到秦嵐的建議,林楠連忙點頭,他沒有去過酒吧,對這些了解不多,但真若是按照秦嵐所言,這酒吧絕對是個好地方。

隨即,二人在辦公室內交談著,一些事情林楠反倒是不懂了,但只要提及一聲,秦嵐比林楠更清楚該怎麼操作,論經商的頭腦,秦嵐比林楠更有經驗。

在沒來省城之前,她秦嵐甚至擔任過秦家幾家大公司的董事,甚至是執行副總級別,可見她的能力,並不比周穎差。

她的餐廳,便是她一手完全組建的,沒有依靠任何人,憑空白手起家!

一直到中午,二人才算是完全確定了省城分公司的事情,林楠親自提出,秦嵐沒有拒絕,反正對她而言也算不得什麼,至於楊胖子她還是決定暫時留在雙流鄉好了,老跟在自己身邊反倒是太黏人,倒不如留在這裡好好努力,什麼時候覺得可以真正獨當一面了,再安排其他的事情。

對此,林楠沒有意見,省城分公司的事情就這般定下來了,由秦嵐親自去操作,楊瑾會輔助,需要什麼資料的都可以提及,人員的安排也悉數有秦嵐自己去招募與安排。

當中午吃飯時,秦嵐將這件事和楊胖子一提及,楊胖子那種幽怨的表情,帶著極大的殺傷力,既有對秦嵐這位嬌妻的,也有對林楠這個好哥們的。

「林楠,哥,林總,不就嘚瑟一下嗎?至於要把哥們剛剛得到的幸福給截斷,讓我們新婚夫妻分隔兩地啊?」楊胖子那個委屈,再配上這種語氣,當真是讓在場之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別問我,你媳婦的決定,我本來打算讓你也去的!」林楠果斷甩鍋。

然後楊胖子轉頭看向秦嵐,楚楚可憐,不過卻得到秦嵐的無情打擊。

「老老實實的留在這裡鍛煉,什麼時候我覺得你身上的肥膘沒有了,工作的成績也讓我滿意了,隨時來找我,我都聽你的!」 公司小樓,楊胖子委屈的不行,不過秦嵐決意已定,小兩口的家庭地位不用說也能看清楚,楊胖子的反抗無效,只能老實的認了這個安排,繼續呆在這裡工作,與新婚女神妻子分居兩地。

按照秦嵐的話,什麼時候有點小成就了,她就回來,或者主動讓讓楊胖子去她那邊,連帶著這個一家之主的位置也交給他。

儘管一萬個不樂意,但還是只能最終點頭!

省城分公司的事情此刻其他人也算是正式得知了,具體的籌備秦嵐和楊瑾二人會處理好,並且會儘快籌備起來,秦嵐出任公司總經理,全權負責省城的事情,包括大仙農農貿公司的銷售、製藥廠的銷售、果酒廠的銷售。

並且事不宜遲,秦嵐決定明天一早就回省城,更是讓楊胖子萬分的不開心,整個下午臉上都滿是委屈之意,顯然對他而言,新婚燕爾還不曾過完,依舊沉浸其中。

第二天一大早,秦嵐走了,楊胖子甚至都準備開車送人,不過最後還是被秦嵐給拒絕了,再度交代他要好好工作,然後自己直接打個車就上路了。

「得,從今天開始,哥們又變成光棍了,林楠我恨你!」楊胖子對林楠幽怨的埋怨了起來。

「好了,別搞得像個怨婦一樣,哥們不比你慘,趕緊給我老老實實幹活去,這段時間你的活都被楊瑾替你幹了,從現在開始取消你一切的休假,老老實實的給我上班,好好學習,將來還等待著你挑大樑呢。」林楠笑罵著說道。

一句話之後,楊胖子又如圖打了雞血一般起勁。

「從今天起,哥們要為了我的女神老婆而努力,有什麼工作都交給我吧!」楊胖子在小院內恬不知恥的叫了起來。

不過很快,隨著楊瑾一件件工作安排下來,他傻眼了,不僅很多,而且忽然間發現很多都是他不會的,然後只能一陣發獃!

公司小樓內,林楠只待了一會,便離去了,反正這裡也沒有自己什麼事情,倒不如到地里轉悠一下,那裡才是自己比較擅長的,既然省城的市場準備做了,林楠肯定也要考慮後續的安排,前天準備的其他一些適合秋冬季節的蔬菜種子還在床底下浸泡著,暫時還不知道到底如何,等待著林楠的測試。

不過才剛剛從公司離開,人還沒有回到家,便有著一個陌生的電話打了過來。

「你好,請問是大仙農公司林楠先生嗎?」對方的聲音很甜美,聽聲音林楠猜測著應該也是一個美女,否則說話也沒有那麼動聽,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人,但單單這道聲音,林楠就不能不去理會。

「你好,我是。」林楠回道。

得到林楠的答覆,電話那邊的聲音更甜了好像,也顯得頗為客氣的介紹了自己的身份,來自燕京藥品分析研究所。

聽到這個名字,林楠第一時間微楞,不過隨即立馬想了起來,知道了這個燕京藥品分析研究所,不正是自己的新藥品所投放的三大藥品第三方檢測機構之一,也是國內最頂級的第三方檢測機構,專門針對藥品方面,有著極大的權威性,為了驗證新藥品,林楠給這個研究所寄過去一份樣品。

原本的通知是三個月左右能出來檢測結果,為此他還專門想讓陳聽雨幫幫忙,沒想到而今突然間找上門來。

「恭喜您林先生,我這裡是通知你,貴公司送來的樣品藥品已經檢測完成,各項指標均達到目標要求,藥理分析通過,正式的檢測報告稍後會發送到貴公司的指定郵箱之中。」甜美的聲音對林楠說道。

絕對是意外之喜,林楠著實沒想到會這麼突然,原本還真以為要很久,製藥廠那邊林楠也做好了長期戰鬥的準備,沒想到突然間就通過了,雖然只是一家研究所通過,並且開具了檢測報告,但卻也是最權威的一個,有著這一個,基本上就能確定了藥理上是完全正確的了,只要再通過下面的臨床試驗,藥品就能正式的拿到藥品批准文號,然後再通過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就能正式的大規模量產了。

當然,這兩者並沒有那麼容易,藥品這種東西是涉及到人身安全的重要物品,管理的也極其嚴格,手續繁多,單單臨床試驗這一關估計也需要不少的時間。

「好的,多謝!」林楠道謝一聲,隨即直接給楊瑾打了一個電話,讓他登陸公司的郵箱查收檢測報告,當聽到這個消息時,楊瑾是也滿臉的喜色,這個速度讓他也覺得意外。

隨即,林楠直接給陳圳銘也打了個電話,告訴他這個大喜事,之前他們不少認都充滿了擔心,而今檢測報告就能說明一切。

這邊林楠才剛剛安排結束,接連又接到兩個電話,一個是東海市一家國際頂級的第三方食品藥品檢測機構,也是同樣的喜訊轉達給林楠,另一個則是燕京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電話,也是告知這件事。

一時間,除去農科院研究所的檢測結果,其他都已然出來,檢測結果都很好,這更是林楠高興不已。

同時,也隱約猜測著這其中肯定有著陳聽雨的因素,否則三者絕對沒有這麼快出來,也更沒有這麼同一時間的先後打來電話告知。

果不其然,很快林楠的電話再度響了起來,一看電話號碼,林楠就一切徹底清楚了,陳聽雨的電話。

「陳局長。」林楠笑著叫了一聲,這個忙不可謂不大,省卻了很多時間,林楠自然要感激。

「哈哈,恭喜林老弟哈,不愧是神醫,又搞出了一種新藥品,雖然我打過招呼快一些,但絕對沒有讓人亂來,檢驗報告都是真實的,你的藥品據說很不凡,我的一位老朋友先前可是對你的藥品誇讚不已,據說在同類之中,絕對算是精品好葯!」陳聽雨笑著說道,主動提及了這件事,同時自己也很高興,再一次證明了自己的眼光。

醫術驚人也就罷了,隨便搞出的一個新藥品,竟然也能有著如此不凡之處,能讓自己那位好友誇讚,絕對不是一般人所能得到的。 「怎麼想起找我喝酒了?」

易陽真是好久沒來過酒吧了,總感覺這應該是年輕人去的地方,而且歲數越大,總覺得這地方太吵,今天大霖他們幾個不怎麼,非約他來喝酒。

「劉元和孫浩然難得出來,一起熱鬧下,不是我說,你管管譚允,現在浩然出來都趕上在軍隊了,還要批假。」

「說那個,要不是他和人某個小姑娘飛眼讓人捉到了,也不至於。」

說起這事兒,孫浩然快冤死了,那天拍戲,正好有個女演員,就說請他幫忙拍戲,是段感情戲,本來沒他什麼事,他就想著都是新人過來的,幫幫也沒啥,結果就被探班的媳婦兒看見了,從此自由就是昨天的事情了。

「劉元什麼時候結婚?」

易陽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身邊這幾個都不結婚,不過劉元有女朋友。

「還沒想好,一兩年吧。」

當初的國民校草,現在也成了叔叔,說起話來很沉穩。

「大哥,你快點兒結巴,我現在總覺得你還想著我媳婦兒。」

孫浩然也是結婚之後才知道,劉元竟然還追求過自己媳婦兒,只不過後來被他抱得美人歸,但是這麼多年劉元不結婚,孫浩然總提防著,就怕媳婦兒被人拐跑了,後來劉元有了女朋友,他才放點兒心。

幾個人聊天時間過的很快,易陽看著這些人很感慨,原來不喝酒的陶洋現在也會喝了,原來酒量一般的劉元,現在喝個幾小時完全沒問題,原來自己旗下的那些藝人,從青春年少,都變成了新人眼中的前輩,果然,最不值錢的就是時間。

老郭住院了,據說是因為生氣導致心跳加速,直接就被送到了醫院,易陽聽到消息就去了,路上很沉默,他知道,很多熟悉的人都將慢慢離去。

「嫂子,師兄怎麼樣了?」

老郭媳婦兒和孩子們都在外面站著,六十多歲的人了,本身身體也不是特別好,不過易陽從她身上看到了女人的堅強。

「剛開始沒什麼大事兒,醫生說詳細檢查一下自己等著呢,別擔心。」

這個時候了,還想著勸易陽,不過易陽知道,可能此時此刻最焦急的就是她。

過了半個多小時,醫生出來了,大家趕圍上去,問情況怎麼樣了。

「我們做了詳細檢查,發現病人的身體狀況不是特別好,特別是心臟,有一些問題,但是這個年齡,我們建議還是保守治療,具體的你們可以問一下院長,看看他有沒有更好的建議。」

醫生說完又進去了,幾個人坐在椅子上,易陽想說什麼又不知道怎麼說,想了想拿出手機給豐哥打了個電話。

「嗯,對,那我和他們說一下,好。」

顯然,那邊也接到了醫生反饋的結果,掛了電話,易陽看大家都在看他,也不隱瞞,直接說了。

「他的意思也是保守治療,師兄年齡大了,如果做手術很可能會有其他癥狀,保守治療雖然不能解決問題,但是保養的好,和手術治療的效果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