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倒是跟我說說這個令牌有什麼用啊!”我一聽這金色令牌如此珍貴便着急地問道。

原來,在清末的時候,慈元閣出現了一次危機,閣的一件重寶被邪道盯上,差點引來滅門之災,那時神祕的慈元閣向玄學界求救,這才避免了滅門之禍!那時,老爺子的師父還救過獨孤遠的性命,從那以後,爲了感激玄學界人士的幫助,凡是功勞大的門派都可以得到一塊令牌,可以有不同的待遇。

令牌一共有四種,分別爲金、銀、銅、鐵四種材質的令牌,上面有慈元閣獨特的陣法,不能被仿製。其中鐵質令牌可以有一次求慈元閣的機會,但不能夠傳承;銅質令牌有一次機會,可以傳承;銀質有兩次機會,可以傳承;而金質令牌卻是慈元閣待遇最高的,只要是符合天道的要求,慈元閣會無條件幫助。

聽完老爺子的介紹,急忙把這金色的令牌放進乾坤袋裏,“看來這令牌還挺寶貴啊!”

說完這句話我的頭上就捱了老爺子一下,他有些怒聲說:“這次出門我怎麼發現你這麼傻呢?什麼叫挺重要?慈元閣一共就發出兩塊金色令牌,一塊在你這,另一塊在國家主席那!你說貴重不貴重?”

原來這個令牌如此重要,回家一定要保管好。

我剛要再問些事情,卻被懷中的小狗崽兒咬了一口,幸好這還沒怎麼長牙,否則肯定得打疫苗。這還不算,一個勁的衝我呲牙咧嘴,好像很兇的樣子。

“你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畜生,還敢咬我?你被送給我了知道不?信不信我給你從飛機上扔下去!”我像發神經似的向小狗崽吼道,誰曾想着狗竟然好像能聽懂我說的話,馬上就安靜下來,搖頭尾巴晃,用那溼潤的小舌頭舔着我的手。

我被這個小狗的怪異行爲嚇倒了!這狗不會真能聽懂我的話吧?難道也是修煉成精的?我還真沒聽說過狗還能成精成怪啊!這時我才仔細地打量起這隻小狗,渾身都是黑色,只有四個爪子是白的,還有就是額頭中間有一撮白毛。談不上可愛,但也不是那麼醜。

“唉?挺有意思啊!你叫什麼名字啊?”我摸了摸小狗的腦袋說道,這隻狗竟然衝着我“旺旺”叫了兩聲,好像說着什麼。

“你不用叫了,我可聽不懂狗語。不管你叫什麼,現在是我的寵物,你以後就叫大笨了!”說完便把大笨緊緊地摟在懷中,任憑它不甘的亂叫。

老爺子對這隻狗也很好奇,觀察一會說:“大笨絕對不一般,以後有機會問問懷衝那孩子吧。”

“師父,獨孤遠前輩道行那麼高,邪道怎麼敢惹慈元閣呢?”對於邪道中人要滅掉慈元閣搶東西這件事,實在不敢相信,別看那獨孤遠完全是一個將要死去的模樣,但道行絕對已經登峯造極了,最起碼給我點穴時,我連人家有什麼動作都不知道。

老爺子似乎想起了什麼傷心的往事,甚至都有些後怕,一時間竟然呆在當場,過了好久才說:“自古以來正邪不兩立,但都一直存在着,就如陰陽一樣,正道有道行高深者,邪道亦會存在。就是那次正邪鬥爭,你師祖纔會因爲受傷嚴重,過後沒幾年就仙逝了。”

我這才知道老爺子的那塊銀色令牌有多麼貴重,那是拿師祖的生命換來的,而如今我卻擁有一塊金色令牌,着實值得慶幸啊。

說話間,飛機已經到了XX市的機場,下飛機後我們坐上車便回了家,這時已經是深夜了,我們也沒有叫醒大家,回到自己房間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一陣嘈雜的狗叫聲吵醒,才發現房間的大笨沒了!心想這大笨肯定是出去闖禍了。

果然,等我出去的時候發現大笨正和鼠哥在那對峙呢,這大笨別看小,但氣勢十足,一般的動物看到修煉成精的都會害怕,因爲身上會有那種強大的氣息,鼠哥馬上都要渡劫了,但面對鼠哥,這大笨卻滿不在乎,還囂張的大叫!

最有意思的是鼠哥,竟然恢復到本體的大小,以前毛是紅色的時候就像豬,現在變成白色的就更像豬了!鼠哥全身毛髮虛張,同樣也是呲牙咧嘴吱吱叫喚不停,好傢伙,所有人都被這兩個異類給吵醒了,滿大廳都是人。

“哎媽呀!這小黑狗膽挺大啊!鼠哥啊,你別把它嚇尿褲子!”胖子一看有熱鬧肯定會忍不住得色兩句。

大笨似乎聽出胖子的嘲諷,竟然調轉方向朝着胖子呲牙咧嘴,在胖子的一再挑釁下,大笨竟然一躍而起向胖子咬去,快速至極,一點都不敢相信這是一隻小黑狗的速度!

“大笨!給我回來!”我急忙制止,我怕胖子一急眼再給傷了,胖子竟然被嚇出一身冷汗,又是讓剛子調侃夠嗆。

“不要鬧了,既然人都齊了,咱們就談談正事!”老爺子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說道,手裏託着茶杯,倒是很悠閒自在的樣子。

聽到老爺子這麼說,我們都安靜下來,唯獨大慈法王一臉不忿的樣子,嘴裏嘟囔道:“說個事也這麼講究排場,死牛鼻子!”

“有能耐你來救峻輝那孩子啊!”聽到大慈法王這麼說,老爺子就急了,完全沒有了剛纔仙風道骨的形象,大家也忍不住樂,憋的肚子都疼。

蓬州還魂 樸叔一聽跟自己兒子有關,便緊張起來,兩隻手握的緊緊的,腦門子也見汗了。

“咱們先要做的是給峻輝治病,鬱中碧血已經弄到了!”老爺子示意讓我把鬱中碧血拿出來,然後非常得意的看向大慈法王,眼神中盡是挑釁之色。

“臭顯擺!”大慈法王瞥了一下嘴說了一句。 「當初祖宗設京營,乃是為了衛護神京,震懾地方不臣之心,以重御輕之意。國事敗壞到如此地步,諸君還不思振作,猶汲汲於調用京營軍士勞於工役,這是嫌京營還不夠衰敗嗎?

且京營大軍及上26衛,都是朕統治大明之基礎,今日居然有人敢視之為自家之奴僕、工匠,對之呼來喝去,這是想做什麼?」朱由檢毫不客氣的反駁道。

吳淳夫默默不語,雖然崇禎突然向他發火,不過在他看來,這怒火更像是,少年皇帝因為之前被朝臣們攻擊他派出的錦衣衛,而報復出氣的反擊。

對於崇禎提出的事,朝臣們也沒有人出頭反對。禁止驅使軍士服工役的上疏已經不止一回,從世宗開始就不斷的派出專人清理軍士服勞役勾當的事務,但是每次消停了不久就開始反覆,而且之後調用軍士勞作的規模變得更大了。

出現這樣的狀況,主要是因為皇帝修繕宮殿、山陵的工程浩大,為了節約資金和時間,往往就開始驅使免費的軍士服勞役。畢竟京營軍士名冊上不下30萬人,而京畿附近承平日久,這些軍士在皇帝看來就是一群吃白飯的,不拿來用用實在太浪費了。

皇帝有這個想法,手下的大臣們,除了少數有見識的,基本上也和皇帝的想法類似了。

最重要的就是,這個時代並沒有專業的建築公司,修建宮殿、山陵、城牆、道路、興修水利等大工程,不是徵發附近民眾的徭役,就是驅使這些看起來無所事事的軍士們。

對朝廷的大臣來說,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判斷題,是讓繳納稅收的百姓耽誤了農時去服徭役,還是讓一群無所事事的軍士去服勞役,只要是正常人都能下這個決定。

待到崇禎把怒火發泄的差不多了,吳淳夫才為難的說道:「可是陛下,京城左近百姓因為要負擔遼東軍糧運輸,及運河漕運的徭役,當地百姓已經無能力再負擔山陵修建的徭役了,沒有足夠的勞役人手,恐怕山陵修築會有違時日啊。」

朱由檢並沒有直接回答吳淳夫的問題,而是轉向了坐在一邊的英國公問道:「戎政府統管京城三大營,英國公又是總督京營戎政,不知道英國公對此有什麼想法嗎?」

英國公張維賢年老體衰,入冬后又因為天氣劇變而卧床不起。他按照天啟的遺命,扶持崇禎登基之後,就想著要淡出權力鬥爭的中心,保全英國公一脈在朝堂上的超然地位。

而且張維賢也以為,天啟陛下去世之後,失去了皇帝信任的閹黨,一定不會是東林黨人的對手。而且這些年一到冬季,他的身體就病情纏綿不去,張維賢知道他大限之期也不遠了。

離死亡不遠的他,實在沒有這個精力和勇氣,再站到崇禎身邊去對抗東林黨日趨興旺的勢力。此時的他,只想好好保存英國公能延續下去。

但是隨後朝堂上的爭鬥發展,卻出乎了張維賢的預料,朝中看似氣勢如虹的東林黨人,居然沒能奈何了魏忠賢去位之後,鬆散一團的閹黨餘孽們。

原本在他眼中年少而不歷世事的崇禎皇帝,登基之後居然無師自通的學會了平衡朝政的方式。這也令的張維賢更為謹慎了起來,讓英國公門下行事更為低調。

昨日崇禎巡視五軍都督府,因為五軍都督府內屬官脫離崗位,兼軍士被剋扣軍餉冬衣一事大發雷霆。雖然事後崇禎輕輕發落了此事,但是五軍都督府的警衛和軍餉發放事宜卻落入了崇禎的手中。

當這個消息傳入英國公耳中時,張維賢頓時大吃一驚,他立刻詢問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當知道之前朝會上陽武侯等人糾集朝官彈劾了,皇帝親自推動的營州衛所改制事宜的主持者之後。張維賢立刻明白了,這是崇禎對於勛貴們的警告。

所以張維賢才拖著未愈的病體,不顧世子張之極的勸阻,強撐著病體參加了朝會。

他來的目的就是要在朝會上壓制勛貴們,不要繼續參合這件事。

雖然戎政府統管京城三大營,但是這些軍士的糧餉卻依舊是五軍都督府各自發放。

崇禎監管五軍都督府發放軍餉的行動,無疑就是卡住了京城三大營的命脈,戎政府本就被文官奪取的所剩無幾的權力,現在就更剩不下什麼了。

對於這些勛貴,張維賢很清楚的知道,除了豐城侯李承祚還有幾分能力之外,不是酒色之徒就是蠅營狗苟一心聚斂財富的守財奴,而新登基的崇禎皇帝卻是一隻乳虎。

張維賢並不想京城勛貴成為這隻乳虎展現獠牙的第一個對象,自土木堡事變之後,勛貴集團已經被文官集團打壓的不敢過問政事了。

而現在這群勛貴居然為了區區田地,就敢涉入到朝堂的政治鬥爭之中去,想要置身事外的張維賢,不得不再次站上了朝會。

聽到崇禎的問題后,張維賢思量了幾次,終於對著皇帝回復道:「老臣體弱多病,老而昏聵,實在是想不出什麼方法,既能解決京營軍士操練的問題,又能滿足修建山陵的勞役問題。老臣想來,自己也該到了退位讓賢的時候了。請陛下恩准,准許老臣回家養病。」

朱由檢只是對著英國公點了點頭,然後溫和的說道:「英國公年老多病,也的確是該回府享受天倫之樂了。戎政府統管京城三大營,瑣事繁忙,自當要找個精力旺盛的年輕人來主持。 總裁步步逼婚 英國公榮養之後的加恩事宜,就讓禮部協議決定吧。」

輕描淡寫,沒有一絲挽留的准許了英國公的辭職,朱由檢口氣終於溫和的再次開口說道:「既然你們都沒有想法,那麼朕就說說自己的想法。

三大營名冊之上人數雖然有30萬之眾,但是不僅缺額嚴重,而且不堪上陣者也為數不少。朕的意見是,除挑選尚可一用的壯勇之士外,其餘部隊全部集體退役,轉為建築公…是專業的出賣勞力的公司。

今後宮殿、山陵、城牆、道路修建的工程,制定預算之後,發包給這些公司。工部今後只負責檢查工程質量,和監管工程施工隊伍是否有資格承攬工程,不再涉及具體的工程營建事務。

至於原工部內的各負責營造法式的工匠們,也從工部剝離出來,成為受工部監管的設計營造法式的設計院,從此軍民分離,非突發性災難事件,不得調動軍隊充任工匠勞役。」

改革三大營,讓大部分京營軍隊轉業,這無疑讓那些把持著京營官職的勛貴們感到有所不滿。

隆平侯張拱日不甘心的上前一步勸諫道:「陛下,京城三大營雖然有所缺額,但是一下裁減如此多的官兵,恐怕會引起京營底層軍士的騷動。

而且三大營之中的軍官都為世襲,陛下一口氣裁撤了如許多的士兵,那麼這些軍官們又要如何安置呢?臣以為不如徐徐圖之,方為上策。」

對於裁撤三大營的軍士,朝中的文官分成了兩種意見,工部、戶部、兵部這些能夠過手士兵錢糧的部門,都有官員站出來附和隆平侯的意見,反對崇禎過於急躁的改革。

而六部中的其他各部,則覺得消減京營,可以省下一筆費用,到也並非毫無益處的。

就算是戶部內部,官員意見也沒有統一,提出反對的經手軍士錢糧的官員,但是對於和工部爭奪山陵修築費用的戶部官員來說,崇禎的建議又是對他們有利的。

看著兩邊爭執不下,左副都御使李夔龍站出來上奏道:「京營官兵積弱已久,和這些京營軍官的管理無能同樣分不開。如今既然連整隻軍隊都已經被裁撤掉了,朝廷為什麼還要養這些無能的軍官呢?應當一體裁撤才是。」

李夔龍負責清理科道的工作之後,以往疏遠他的屬下,現在又重新聚集到了他門下,隨著他出聲之後,20多名御史也紛紛站出來,支持著重組京城三大營的主張。

隨著這些言官的加入,支持崇禎改革的聲音在朝堂上就佔據了上風。

不過東林黨人隨即看到有機可趁,於是以韓爌為首的東林大臣,推薦讓孫承宗擔任協理京營戎政事務,總管京城三大營改組事務。

不過戶部員外郎王守履立刻出來勸誡道:「祖宗法度,這京營主管向來和外軍將領不可兼任,孫尚書既然已經擔任了新軍統領一職,那麼就不應該再擔任協理京營戎政的職務…」

韓爌、袁崇煥等人有些愕然,他們沒有預料到,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的居然也會是東林黨內部的人。

而王守履等人更推薦兵部主事錢元愨協理京營戎政,韓爌頓時以資歷不足為由反駁了王守履等人的推薦,轉手推出了同樣是兵部主事的袁崇煥,以袁崇煥雖然剛剛起複,但是其有在遼東經營兵事的經驗,比起沒有出過京的錢元愨更為適合。

同樣不甘心把京營大權讓給東林黨人的,朝中非東林黨官員和部分勛貴們,則推出了讓豐城侯李承祚總督京營戎政的主張。 書外篇(靈異奇談)

靈異是人類對未知事物的一種解釋。就像幾千年前的人們無法知道感冒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去求神拜天,所以人們對靈異的探索也是爲了尋找一種新的理論暫時替代科學無法解釋的層面;而在新世紀,人們不僅僅把靈異作爲上述的一種解釋,也有人是爲了尋求感官或心理上的刺激而追求靈異。

當然我們不希望看到某些身心尚未成熟的青少年過度的追求靈異而深陷於不和諧的靈異之中,科學探索仍是解決之道。

靈異但不要過度癡迷於靈異,靈異學上將靈魂稱爲“幽體”。靈媒靈媒就是具有召喚出亡靈能力的人,又稱爲靈能力者。

靈媒召喚死者亡靈進入自己的身體,使死者的親人背後靈善靈、惡靈等各種各樣的亡靈跟隨在人的身後,影響人的一生。靈異學上將它們統稱爲“背後靈”。

靈異事件,指的是各種非自然,無法解釋的類似“幽靈”一類的怪事。

在生活中,聞名世界的靈異事件已經很多,不過“靈異”爲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強悍,顯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展示自己的機會。即便是在虛擬世界中,靈異事件也在層出不窮的上演着。

但是,經過心理學家證實,靈異事件大部分是發生在一些狹小的空間,在這些空間裏,通過人體的氣流很急,而那些發現所謂靈異生物的人,大多數是由於瞭解以往的歷史而產生了心理方面的“暗示”。

由於漢普頓宮向來有“鬧鬼”傳統,由赫特福德郡大學的心理學家理查德?懷斯曼博士領導的一個研究小組曾在2000年對漢普頓宮的“鬧鬼現象”進行了調查。心理學家發現,那些報稱見到鬼魂或感覺有鬼的人說的都是親身感受,但這些都可以用自然現象加以解釋。寒冷的氣流、昏暗或變化不定的照明、KB幽閉和磁場都能造成一種不安的感覺,有些人會把這種感覺解釋爲有鬼。

由於這類環境因素不斷地影響同一處地區,這些地區很快就會得到“鬧鬼”的名聲。世界上也有許多科學解釋不了的事情。

例如:雲南高黎貢山原始森林有個“迷人湖”,人在岸邊大聲講話就會下雨,聲音越大,雨下得越大;福建記錄活最長壽的人陳俊,生於881年死於1324年,享年443歲;1626年,北京城被不明原因的大爆炸夷爲平地,死傷不計其數,數百年來一直沒解開謎團;1782年,河北省南皮縣一船伕被2個不明男子背上天飛行,醒來出在70裏外的地方,類似黃延秋案例有很多;1872年,清朝年間,廣西發生殭屍襲人事件,死傷村民20多人;1907年,一個外國人在準格爾考察發現了野人,隨後俄國派出專家來華考察;1910年,英國探險家到中緬叢林探險,見一位老僧盤坐的身體慢慢升空,在叢林上空飄一圈,才慢慢地落到地上;1921年,北京西城發現8具3米高的史前人類骨骼;1933年,一艘法國考察船在南海發現一座從沒見過的小島,半月後消失,3個月後在50公里外再次發現;1934年營口在暴雨之後,村民發現了蘆葦塘裏龍的屍體,它的頭上還長有兩隻帶杈的角。1936年,江蘇射陽發現巨蛇,信子有2米長,昂起頭比電線杆子還高,頭比大水缸還粗。1937年,演空和尚阻止信徒喧譁怕驚動了三霄娘娘,信徒不聽,洞裏突然竄出巨大火焰爆炸,當場死了72個人。1937年12月,南京保衛戰中,川軍團二千餘人在南京東南部青龍山地區全部失;1938年,青海發現數百個石蝶,經過檢測,它已有12000年的歷史,也就是後來所稱的杜力巴石蝶。

無論是在天上、地下或是水中,都有神靈,而且世間萬物也都無不聽命於這些神靈。在人類發展的過程中,人們不斷幻想能控制和影響客觀事物以及部分自然現象,於是便產生了祭祀和巫術活動,巫師也隨之出現。然而,隨着時間的流逝,我們對巫師的各種情況,如名稱、傳承、服飾、法器、神壇、咒語、巫術、占卜等,幾近一無所知。或許在某個偏遠的地方,或多或少地保留了一些較爲接近於原始宗教巫師的面目,有待我們進一步去考察。而占卜、算命與通靈,一般人都不敢玩,玩了之後怕發生自己預料不到的靈異事件,它們有時候讓人深信不疑,因爲他所暗示出來的東西很多都和現實相符合,人們都不知道是該信占卜,還是科學。

直覺,無論我們稱它爲直覺還是“第六感覺”或其它什麼,我們都多多少少體驗過一二次直覺。當然,直覺往往是錯誤的,但它們有時似乎是對的。心理學家指出,人們下意識地從我們周圍世界獲取信息,讓我們在不太知道我們如何或爲何知道它的情況下,似乎能讓我們感知或知道一些信息。但直覺案例很難研究證明,心理學也只是部分答案。

似曾相識,人們在經歷過一段場景之後,會突然覺得自己曾經在某個地方、某個時段經歷過相同的場景,而且印象深刻;或者明明是第一次到某地,卻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到過這個地方、感覺非常熟悉等等,這是一種很多人都會遇到過的心理現象。人們給出了不同的解釋:有人說是夢境的再現,也有人說就是所謂的‘第六感‘。還有科學界對此作出的解釋是人腦中負責控制情感的部分同控制邏輯的部分的速度出現了暫時的不一致,控制情感的部分比控制邏輯的部分速度快,就會造成這種情況。儘管解釋很多,但此現象的原因與本性至今還是一個謎。

下面給大家說一下靈異排行前十的事例:

第十位:耶路撒冷哭牆“流淚”揭未世先兆

以色列聖城耶路撒冷在2002年7月出現極之不尋常異象,著名哭牆的一塊石塊竟流出淚水般的水漬。猶太教士稱,一些朝聖者發現哭牆的石塊流出水滴。哭牆流出的水滴至今已浸溼了10釐米乘40釐米面積的城牆。那些水滴是由哭牆男士朝聖區右邊中間的一塊石塊流出,其位置接近女士朝聖區的分界線。哭牆流出水滴一直持續了,聖殿山的管理官員已知此事,那些水滴可能由管理官員裝設的一條喉管流出。但有專家指若是正常滴水,不會不被蒸發,而且亦不擴散,實在是謎!一些猶太教的神祕教派更指,在他們的典籍中預言,若哭牆流淚的話,是世界末日的先兆。考古專家一個小組對此進行了調查研究,指“這不像是水跡,看來是植物的分泌物”。但當中沒有解釋爲何其它一樣有植物的石牆沒有水跡,也不知道水跡不蒸發保持長方形之原因等等,專家都無答案!

第九位:成吉思汗墓陵詛咒顯現

相傳近800年來一直保護成吉思汗墓陵不被人發現的一個詛咒,2002年8月一個聲稱已找到成吉思汗墓地的美國考古隊,突然放棄挖掘行動,並撤出外蒙古。一個美國的歷史與地理考古隊於2002年6月獲得外蒙古政府的許可,在蒙古首都烏蘭巴托以北200英里的地方,挖掘他們認爲可能是成吉思汗的墓陵地點。然而,這個由芝加哥大學歷史學者伍茲以及黃金交易商克拉維茲共同組成的考古隊,在遭遇一連串不幸事件後,突然決定放棄挖掘行動。考古探險隊發現,墓陵的地點由一條2英里長的牆壁保護着,牆壁中忽然涌出許多毒蛇,一些考古隊的工作人員被蛇咬傷。另外,他們停放在山邊的車輛無緣無故地從山坡上滑落。之後,一位前外蒙古總理指責考古隊的挖掘行動,驚擾了蒙古人的祖先,褻瀆了他們聖潔的安息地點。考古隊遭到這一連串打擊後,決定立即停止挖掘行動。據說,成吉思汗在1227年去世之前,曾下令不許任何人知道他的墓陵在何處。有一傳說認爲,有上千名士兵在墓陵完工後遭到滅口,以防止他們將墓陵地點泄露;另有800名士兵在返回蒙古時被屠殺,隨後數千匹馬被驅趕,將墓地的痕跡完全踏平。

第八位:卡米拉夢後驚見戴妃鬼魂

報道說,戴安娜情敵卡米拉與王儲查理斯,2002年7月在蘇格蘭梅伊古堡留宿時,在睡夢中赫然看見戴妃的鬼魂出在牀前,精神陷入崩潰。卡米拉又因自己與查理斯的婚外情,對戴妃造成的傷害深感愧疚,失控落淚,懇求戴妃原諒。另外戴安娜一直盛傳她冤魂不息,鬼魂在她的童年故居兼香冢、史賓沙家族封地的大宅,以及附近湖畔的墓地出沒。許多訪客聲稱在湖面等各處看到她顯靈,甚至有人見過她站在湖邊飲泣和說話,似乎仍有心事未了。戴妃弟弟史賓沙伯爵的發言人福克斯承認:“人們在奧爾索普封地目睹怪事發生。”據報戴妃香冢所在的小島,是戴妃生前其中一個喜歡的地方。職員稱,他也曾見過戴妃鬼魂,戴妃還好象想跟他說話。他說:“她站在湖邊,哭個不停。她在說話,想告訴我一些事,但我無法明白她的意思。我覺得她非常不開心,因爲她還有很多心事未了。”

第七位:長白山天池水怪再現身

神祕莫測的“長白山天池水怪”兩次現身。繼2002年7月6日在長白山北坡,兩名當地人發現“水怪”後,7月25日在長白山西坡又有更多的人目擊了這一不明生物。吉林長白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松江河旅遊分局孟凡迎局長說,2002年7月25日下午2點左右,在長白山西坡山頂有一些遊客目睹了“天池水怪”。在山頂一位經營出租望遠鏡的董先生說,當時“水怪”出在朝鮮一側的水面,離岸邊大約一百多米遠。只見它竄上來又下去,就像海豹戲水那樣,給人的第一感覺是魚在飛躍。從望遠鏡裏看,的樣子黑乎乎的,不是很大,看不清是什麼東西,有的說它像恐龍,有的說像大鐵鍋,有的說像水牛,但絕對不是魚。它在水中游弋了十多分鐘後消失。當時在山上的一p二百名遊客也都看到了。近百年來,“水怪”一直是這個高山湖泊中的一個不解之謎。但從上世紀初地方文獻的詳細記載到近幾十年數以千計的人幾十次的目擊,使天池存在“水怪”成爲難以否認的事實。

第六位:天主教樞機主教胡振中準確預言自己死亡日子

天主教樞機主教胡振中在2002年9月23日6時在瑪麗醫院病逝,享年77歲。胡振中患有骨髓癌。已退休的陳子殷神父,主持彌撒時,透露了胡樞機生前一件事。他指胡樞機曾向同僚說,指香港過往兩位華籍主教徐誠斌以及李宏基,先後於5月23號及7月23號病逝;按次序排列,自己或會在9月23號死。結果胡樞機最終真的在自己預言日子逝世,巧合得令人難以置信。而且本港過去五位教區主教,同樣均在“3”字尾日子逝世;最奇妙是連同剛離世?胡振中在內,歷任3位華籍主教,均在“23日”魂歸天國。

拒嫁天后:帝少的緋聞嬌妻 本港過去五位主教,逝世日尾數均是“3”字。

第一任的恩理覺主教歿於9月3日;第二任白英奇主教則於2月13日逝世;第三任兼本港教區首位華人主教徐誠斌歿於23日;第四任的華籍主教李宏基歿於23日;以及最後的胡振中樞機主教,則亦歿於23日。就連剛接任主教一職的陳日君的生辰是在13號。

第五位:澳洲聖母像顯神蹟流淚

一尊在泰國購買的聖母像竟流眼淚,數以百計的信衆涌往拜聖像。虔誠天主教徒帕蒂鮑威以150澳元在曼谷一家宗教商店購買了這尊聖母馬利亞像,她發現神像的眼睛流出散發玫瑰香味的油類物質。鮑威爾說第一次發現聖像哭泣是2002年3月19日,但當時她不肯定這是否一個只有她本人才能見到的神蹟,直至神像在復活節再次流淚。連當地教區神父在內的無數目擊者面前。復活節以來,數以百計的人已經到過鮑威爾的家朝聖。鮑威爾在家裏設置了一個聖壇,供奉這尊聖母像。後來更作出了科學檢查,發現不是騙局,而流出的哭水不斷,更有重病人仕摸過聖母像離奇痊癒。

第四位:臺灣澎湖海底發現遠古文明

中華水下考古學會籌備會的潛水專家成員,在2002年7月,在澎湖東吉島附近海域發現了一座水底古石牆的遺蹟,成爲臺灣海域附近繼虎井沉城之後最受矚目的一個疑似古沉城遺蹟。這座疑是人爲建造物的水下石牆的年代、整體建築原來形貌、功能不明,至於它到底是人造建築抑或自然形成的海下產物,都還是個謎。石牆發現後,有人推測它的年代在六千年以前,有的推測在一萬年以前。這些考古上的問題,都有待學界,尤其是考古的城址專家作更進一步研究判斷。這座疑似人工建築而成的石牆,在東吉嶼西北側,水深二十五米至三十米之間。石牆的平均高度約一公尺,寬度約五十公分左右,長度約一百米,呈東西走向。根據聲納掃描資料顯示,這裏有同樣的牆約四至五道。潛水人員實地探勘並發現,牆面部分的小凹洞還夾雜着小卵石。潛水人員發現的這個結果,部分專家推測這是人工建築的石牆,也可能是古代城牆的一部分遺蹟。尤其,臺灣附近海域第一座沉城遺址,1976年發現的虎井沉城,與這個新的水下發現相隔僅一百里左右,兩個遺蹟之間的關聯引人遐想。曾有人推估虎井沉城年代可能在七千至一萬年前。

第三位:英國國防部公開UFO檔案

英國**官辦公室2002年11月宣佈,由於取消及修訂了近百條法例,同時政府在未來三年分階段實施信息自由法案,因此擴大了公衆的查閱檔案範圍。國防部檔案將公開UFO資料,包括倫德爾沙姆檔案,那是國防部與公衆就1980年12月在薩福克空軍基地附近發現神祕閃光。據報,國防部內部文件寫道:“沒有證據顯示這些不明閃光對英國防衛構成威脅,國防部亦沒有作進一步調查。” 國防部官員稱,當晚在雷達上並沒有發現任何物體,他們認爲那些閃光是機師誤會了附近的燈塔光線或是見到流星。但公衆及國會議員的查詢信件雪片般飛來。 全能小神農 那些神祕生物約五嶄嘸按┠崍壓力衣,其手部似爪及有三隻手指和一隻拇指。此事愈傳愈烈,在1992年7月才平息。

第二位:美國“大腳人”之謎被指是騙局

美國著名的“大腳人”於1958年首次經媒體報道後,曾在美國掀起了一陣“大腳人”熱。但是這個歷時44年的謎團終於在2002年11月26日一名84歲的老人家過世後終於真相大白。這名老人的家人在加州的洪堡縣揭了謎底,“大腳人”原來是由他一手製造的一個“玩笑”。去世老人名爲雷韋萊士,他的家族一直經營着建築業生意。1958年8月,一名該家族公司的職員、推土機操作員在洪堡縣的工地發現了若干神祕的“巨大腳印”。當地的《洪堡時報》在頭版頭條位置刊登了這條消息,“大腳人”一詞不脛而走。據韋萊士的家人說,當時韋萊士請一個朋友刻制了大木腳的模型,並與他的兄弟威爾伯穿上了“大腳”製造那些腳印,從而爲那些對“喜馬拉雅雪人”着迷的美國人創造了本土版的“可怕的怪物”。而之後那段“大腳人”走入森林的菲林片段,更說是他太太穿上猩猩皮衣假扮的,但卻沒有拿出猩猩衣出來作證,之後更指在他之前已有許多人發現“大腳人”,事件引起各方爭論。

第一位:華航怪異事件2002年5月至12月從未停過

臺灣中華航空民航機在2002年5月離奇墜毀澎湖海域,二百多人全部死亡,之後網絡上盛傳一段“華航CI611罹難者的語音留言”,留言中聽見低沉的哭泣聲與間歇的海浪聲,很多聽過的人都說:“很可怕!”將這封信傳出去的張先生說,當初只傳給兩個人,沒想到傳遍臺灣。爲了查出留言者的來源,張先生曾經求助“遠傳電信公司”,但找不到答案。爲求慎重,他也到屏東市警局報案,可惜警察也幫不了甚麼忙。留言內容一開始是留言信箱的報時:“送出,星期四,5點21分”,之後是長達10秒的哭泣聲,聲音聽起來應該是個男人,但咬字不清,只能聽到一連串的“嗚嗚嗚”,之後再是長10秒鐘的哭泣。最後十秒又繼續一段很模糊的男性聲音,聽到“不要、我不要死、不要死在這裏”。一分鐘到了,語音自動切斷。錄音的時間,則是2002年5月30日,即華航罹難者頭七的前一天。後來發現昔日華航曾運送千島湖事件的死者回臺灣,該機之後墜毀名古屋,之後華航派了另一架機運屍回臺,那機就是華航CI611!到2002年12月22日,臺灣復興航空公司一架法制ATR72螺旋槳貨機在飛往澳門途中,於凌晨一時五十六分在澎湖西南海面墜毀,機上載有七噸普通貨物及兩名正副機長。失事貨機曾在2002年5月華航空難中負責運載二百多位罹難者遺體返回臺北的任務!事件太巧合!墜機地點距5月臺灣華航客機失事的地點僅相距約只有10裏。有臺灣媒體報道,澎湖西南近百傻暮?樟煊蚓常發生類似羅盤無故打轉、海面出現白光等超自然現象,澎湖海域過去35年來發生10宗空難,16年來已墜掉5架飛機,被稱爲“澎湖百慕大”。 老爺子只是瞥了大慈法王一眼,也沒有搭話,然後跟我說:“你一會領着峻輝去房間治病,方法在這張紙上。”說完將一個摺疊的紙條遞給我。

老爺子的目光又轉向鼠哥,此時的鼠哥竟然在和大笨打鬧,“嗯嗯!耗子啊,談正事呢!”老爺子清清嗓子說道。

鼠哥和大笨便不再鬧了,似乎知道他們都是我的朋友,這兩個傢伙好像還很合得來,鼠哥再次變成小耗子大小,一個縱身就跳到大笨身上,大笨直接蹲在我的腳下。看到這一幕別提有多搞笑。

“天佑,將玲瓏寶塔交給鼠哥,讓它熟悉一下使用的方法。”老爺子對我吩咐道,我從乾坤袋內去出寶塔交給鼠哥,鼠哥吐出內丹,這內丹呈鮮紅色,耀眼的紅光照射在寶塔之上,頓時寶塔迅速變小消失,不知道被鼠哥弄哪去了!

樸峻輝父子再一次驚呆,從打他們來,他們就在不斷的驚訝和震驚,因爲感覺自己好像是來到了一個新的世界,什麼奇人異事都有。

“老爺子,天佑…”鼠哥毛茸茸的臉上露出微笑,這是它特有的微笑方式,它已經知道這件法器的厲害,老爺子能幫助自己弄到這麼貴重的法器,實在是感動,但真正的朋友就這樣,不需要太多的言語,一個眼神足矣!

老爺子微笑着擺擺手,說:“都是自己人,見外的話就別說了,多陪我喝酒就行,哈哈!”

“還得陪我下棋!”大慈法王忍不住跟着說道。

“耗子,你能感應到還有多久渡劫嗎?”大慈法王問道,鼠哥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盤膝打坐,沒過多大會兒,鼠哥睜開雙眼說:“明晚子時!”

一聽說明天晚上就要渡劫,在場的衆人都很緊張,一個是誰也沒見過,二是都替鼠哥擔心。

見也沒有什麼事了,我便領着峻輝走進房間,然後將老爺子所給的紙條打開,裏面很清楚的寫着如何利用鬱中碧血來治癒樸峻輝的病,

其實峻輝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陰無陽衰,必然在世間無法長期生存,我第一步要做的是將峻輝身上的小鬼超度,畢竟幫了這孩子多年,這只是一個小鬼,超度起來很容易,但峻輝似乎已經和那小鬼捨不得,但也沒有辦法,勸了好半天后才順利的超度。

當小鬼離開他身體之後,立刻就癱軟在牀上,臉色更加的蒼白,呼吸急促。我急忙把鬱中碧血拿出,然後將自身道行灌注於鬱中碧血之上。

其實要想治好峻輝的病,就要給他改命!雖然不用鬱中碧血也能施展,但這有違天道法則,施法者必遭天譴!逆天改命之術有兩種,一個是改變命理五行,一個是改變命數。前者給劉鑫所施展的就是改變命數之法,現在的就是要更改峻輝的五行,使之陰陽平衡。

不得不感嘆這鬱中碧血裏面靈異的濃厚,也不知道這慈元閣到底所用什麼方法能夠做到,我控制這鬱中碧血將大量的靈力導入到峻輝身體中,正源源不斷的滋養着他的身體。

其實陰陽不調最先反應在身體之上,也就是說陰陽不調會導致人的氣魄出現問題,而鬱中碧血內強雄厚的靈力完全可以達到這一目的。要是普通的修道者消化掉這些靈力,絕對勝過五十年苦修的功力!可見這鬱中碧血有多麼的珍貴!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我終於知道爲什麼老爺子讓我給峻輝治病了,眼看已經到了第二天的凌晨,也就是說我已經施法一天一夜了,當最後一絲靈力導入峻輝身體中,我也支持不住了,眼前一黑就倒地不醒。

別說還得施法,就是不施法站一天一夜不動也受不了,不過很快我就醒了,發現自己被樸峻輝抱着跑出房間,我並沒有擔心自己的身體,這只是虛脫所表現出來的症狀,我被樸峻輝的舉動嚇到了!

這麼瘦小的身體竟然能夠將我這個成年人抱起!而且速度很快,甚至呼吸都沒有急促!

衆人一見樸峻輝將我從房間裏抱出,都急忙過來看怎麼回事,見我只是虛脫後才放下心來,不過此時樸叔正抱着峻輝大哭,是啊,多少年了,自己的兒子終於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