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利卻說:“你少在那兒危言聳聽,這是我張家的事情,輪得到你插嘴?要真像你說的,道觀那麼多女信徒上香,個個都會生病?”

我瞥了張家裏一眼:“你是耳朵聾,還是本身就傻?我說道觀剋制的是陰氣重的人,你張家不知道得罪了多少鬼怪,她一旦脫離張家庇護,你能確信鬼怪不找她報復?”

“你……”張家利氣節。

我又問張嘯天:“你妹妹的生辰八字是什麼?”

張嘯天說了一個生辰八字,我掐算了一陣說:“她骨重二兩三錢,此類人女命生來輕薄人,營謀事作難稱心。六親骨肉亦無靠,奔走勞碌困苦門。一旦離開了張家,就會無依無靠,命途多舛,所以,她不能去道觀。”

老道士連聲稱奇:“陳浩小兄弟,你竟然還會稱骨?”

我哪兒會稱骨,不過是在陳文的筆記中看到了一篇《稱骨歌》,剛好記得這一則,就胡謅出來了。

不過這會兒卻不好說破,就說:“略懂,略懂。”

老道士咋舌:“我有眼不識泰山了,懂得稱骨的人很少,陳浩小兄弟能力怕是已經遠遠超過了你爺爺這個年齡階段的能力。”

我呵呵笑了聲。

轉而看着張洪波。

張洪波見我說得頭頭是道,不過還是問道:“你跟我們張家不共戴天,爲什麼突然插手我們張家的事情?”

我將自己真實理由說了出來:“笑笑姑娘是個單純的女孩兒,張家的污水不應該污染到她,難道你們就不覺得保護好張家這最後一片乾淨之地很有必要嗎?”

張洪波凝視着我,判斷我是否在說謊,也不知道他判斷的結果怎麼樣,最後說:“笑笑不去道觀,張詩白一人去。”

張笑笑盯着我眼睛眨巴眨巴,我擺了擺手,離開了這裏,張笑笑追了出來:“謝謝你。”

“客氣。”我說。

張笑笑又說:“可是,我想學呀。”

她無非是想幫張嘯天,如果她幫張嘯天的話,我們就不得不交手了,就說:“聽你哥的話,回去工作去吧,你要是真想學的話打我電話,我在電話裏教你,至於見面,咱倆還是少見。”

我把電話留給她之後,張嘯天出來讓張笑笑先離開了,然後對我說:“謝謝。”

“不是幫你,只是不想你妹妹被張家利他們禍害而已,別多想,馬蘇蘇的事情我還沒找你算賬呢。”我說。

在門外等馬文生他們出來的時候,張家利他們也準備離開別墅,看見我後,對我陰笑了兩聲:“陳浩,張家的能量可不止這些,玄道我們有正規道士做後臺,鬼道我們有白眼鬼怪打基礎,黑道我們有整個奉川縣的地下社會,白道你更不是對手。今天晚上我會帶白眼鬼怪去拜訪你,如果你不怕我傷到別人的話,最好別呆在趙家別墅。”

我還沒回話,一輛車緩緩停在了我們前面。

西裝革履,戴着墨鏡,打扮得冷酷無比的陳文搖下車窗,說:“不怕死就過來,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麼東西來拜訪我弟。”

“哥。”我欣喜喊了聲。

陳文說:“陳浩,上車。” ?黑閣下一章已更新Н·нéiУāпGê·СΟмШШШ.НéiУАпGê.СОM之前陳文雖然出現過一次,不過這次陳文打扮得跟電影裏的黑衣人似的,我都差點兒沒認出來,張家利自然認不出來。 八零後修道記 [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上車駛離這裏,期間跟趙小鈺打電話,讓她先回去了。

走了一陣後,我看着陳文這身打扮說:“挺帥。”

陳文呵地笑了聲,並沒有回話。

我看這車價值不菲,再加上陳文這身打扮,心說他不會是某某財團老總的兒子吧?畢竟不管再厲害,總得有個老爸。

陳文看出我所想,說道:“別多想,我在給人做保鏢,老闆明天會來奉川縣談生意,你到時候幫我保護她。”

我看了一下這車,瑪莎拉蒂總裁,價值兩百多萬。

再看了陳文優哉遊哉坐在副駕駛位置上,這哪兒是保鏢,這分明就是大爺呀。

“你要保護的,不會就是開車的這位吧?”我指着司機問,要是老闆開車,保鏢坐車,那也太奇葩了些。

陳文搖頭:“不是,她明天才過來,我已經向她推薦了你,到時候你直接聯繫她。”

陳文安排的事情我沒理由拒絕,不過我抽不了身吶,就說:“可是我還在保護趙小鈺。”

“你跟我換,我保護趙小鈺。”陳文以不容拒絕的語氣說。複製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

要是有危險,陳文應該也不會讓我去做,就答應了這事兒,之後陳文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交代我一些事情之後下車,帶我去那老闆將要住的地方熟悉了會兒環境。

其他事情我都瞭解了,不過還有一個問題,剛好陳文在這兒,直接問了出來:“你缺錢?”

陳文微微一笑:“不缺。”

“那你怎麼還會給人做保鏢?”我問。

陳文沒有回答我,我吃了閉門羹也不再多問了,在這裏看完後我們並沒有回趙家別墅,而是在外面找了一間房間先住下。

進屋後,陳文身着西裝端坐着,眸子嚇人得很,我站他旁邊都感覺到了一股森然之意,他給我的壓力,比張洪波所給的壓力大太多了。

他坐下後不久,房門被敲開,我上前開門,見外面男男女女一共站了將近十人,個個身上陰森得很。

我開門後按照陳文之前的囑咐,屏住呼吸站在了一邊。

這幾個人避過我走向陳文,陳文嘴角一翹,身上凜冽殺意展露。

鬼怕惡人,現在就算是人都不敢接近陳文,更何況是這幾個鬼了,他們馬上被嚇住,陳文站起身來,往門那兒一站:“出來吧。”

說完見一身穿練功服的中年男人從走廊盡頭走過來,陳文轉身進屋,中年男人也跟進了屋子裏。

我隨後關上了門,這中年男人一笑,說:“還有些本事,能鎮住鬼。”

這男人頭髮較長,僅從這一點就能判斷出來,他是正規道士,因爲道士修真,修的就是去僞存真,他們認爲頭髮也是真的一種表現,所以大多正規道士都留着長髮。

陳文跟他們不一樣。

陳文問:“你是哪派的?”

中年男人回答說:“趕屍派科峯,有人讓我帶你們的魂走,你看,你們是自願跟我走呢,還是讓我動手?”

科峯說完嘴裏默唸了幾句法咒,這裏的鬼魂又動了起來。

陳文眉頭微微一皺,掃視了這些鬼怪一眼,他們竟然又被嚇住了。

科峯一怔。

之前他肯定以爲陳文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才把這些鬼怪給鎮住,現在看見陳文只用眼光就將他們給鎮住了,自然有些吃驚。

科峯再喊:“把他們魂帶走。”

陳文淡淡說了句:“都給我散了,再敢停在這裏,後果自負。”

陳文話音剛落,這些個鬼怪奪門就跑了,科峯還沒開始囂張就已經成了孤家寡人,氣勢已經降了下去。

“能用目光鎮住鬼,你本事很大,是哪派的?”科峯問。

“你還沒資格知道,陳家和張家的事情不是你能參與的,今天是第一次見到你,不追究你的責任,不過要是讓我再看見你,就別怪我不手下留情了。”陳文說。

科峯被人請來,就這樣鎩羽而歸自然不服氣,趁陳文不注意,突然取出一張符紙往陳文額頭上貼去。

不過手還沒至,他人就已經趴在了地上。

他在出手的那一剎那,陳文腳就已經動了,踢在他腹部,這會兒嗚呼痛呼了起來,陳文一臉嫌棄說:“就這點兒本事還敢害人?給我滾。”

科峯咬咬牙,轉身出了房門。

我豎起大拇指:“厲害,不過你爲什麼很少用法術?”

陳文一笑:“氣勢第一,體術第二,法術第三,能用氣勢就不用體術,能用體術就不用法術。另外,你哥我法術太厲害,我怕弄出人命。”

前面那句話我信,後面那句我不大相信。

在這裏呆了一晚上之後才返回趙家別墅,這次是去換班的,陳文代替我給趙小鈺當保鏢,我去給陳文的老闆當保鏢。

冷麪總裁強寵妻 一進屋就看到了趙小鈺,趙小鈺見我後雙手叉腰:“好你個陳浩,你不是給我當保鏢的嗎?昨天一晚上不見,去哪兒了?”

“和我哥在外面歇息,有一件事跟你……”我正要說那事兒,趙小鈺打斷了我。

趙小鈺一臉驚奇看着我和陳文:“難道……你們倆……去……開房了?好刺激!”

事實就是這樣,不過我知道她想歪了,白了她一眼,沒多做解釋。

陳文之後將事情跟她說清楚,趙小鈺雖然有些怕陳文,但是還是依了陳文的話。

趙小鈺上班去之後,昨天那輛瑪莎拉蒂開到了這裏,見了我和陳文說:“陳先生,老闆已經到了,讓你過去。”

陳文推了我一下,我摸了摸手上倆扳指,上車離開。

上車問司機:“你們老闆長什麼樣?”

司機回答只一個詞:“漂亮。”

合着是個女的,我又問:“你知道我哥爲什麼要讓我去保護她嗎?”

司機想了會兒說:“具體不大清楚,不過聽說老闆選保鏢的時候,直接撥通了陳先生的號碼,他們之前應該就認識了,具體怎麼回事兒你去問老闆。”

這車將我送到昨天觀察的那酒店,推門進去見一年約26的女子正坐在套房的沙發上,手裏拿着文件查看。

果真如那司機所說,漂亮至極。

性感不失清純,嫵媚不失端莊,各種比例及其完美。

她看了我一眼說:“你就是陳文的弟弟?有點小呀。”

我聽這話一口氣差點兒嗆過去,這話太有歧義了。

不過不能失了身份,恩了聲:“李老闆,你好,我叫陳浩。”

早就瞭解過,她叫李琳琳,巴蜀人,這次來奉川縣是談生意的。

她恩了聲,放下文件圍着我轉了起來,越看越覺得不對,問我:“你是他親弟弟嗎?”

我笑了笑說:“比較親,但不是親弟弟。”

她哦了聲,之後才讓我坐下,然後開始詢問我各種問題,前面各個問題都還正常,後面的問題幾乎全部是關於陳文的。

我算是明白了,她估計是看上陳文了,陳文又不擅長處理這種事情,纔會讓我來。

我見她長得非但不差,反而頗爲完美,有心整陳文一把,回答關於陳文的問題都把陳文往一個及其完美方向說的。

就差說陳文是一個絕世好男人了。

跟她聊了一陣,之後問起了她和陳文之間的關係。

她回答說:“我和你哥認識好多年了,以前我爸請他保護過我,後來就沒了聯繫,現在又想起他來了。”

我估計跟我和趙小鈺的關係差不多。

不過她又說:“以前我們還一起學過道術,算是朋友吧,不過他現在好像很不願意見到我。” 船隊逆行半個多月,兩岸的峽谷總算有了平處,江灘上露出孤立的門柱,幾艘小船浮於旁邊,這是處民用小碼頭。

「往前五里便是官家碼頭,需要先派一部登陸佔領那裡,大部隊才能順利靠岸!」孟達對這一切非常熟悉,此番正是有了他的加入,荊州軍可以省很多事。

「那就煩請孟達將軍先行登岸,為我大軍開道!」袁尚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於是順勢一推,將立頭功的機會給了他。

他不說孟達也會請戰,由川兵登陸完成這個任務,路上才不會受到百姓的懷疑,等水寨得到消息,已經為時已晚。

殘暴王爺的小妾 岸上的漁民遠見有十幾艘小船靠岸,上面又是插著黑色大旗,於是並無懷疑,依舊干著打魚曬網之事。

「兄弟們,回來換崗了?」有人甚至朝自己認識的士兵打招呼。

「是啊,天氣越來越熱,回川避避暑!」士兵們按孟達的吩咐,巧妙地回答,沒有露出半絲痕迹。

五百弩兵就這樣穿過小魚村,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官方水寨的身後。

駐守這裡的兵馬並不多,粗略一看也就兩三百的人,有不少人正躺在江灘之上曬著餘輝,有幾堆篝火上面還烤著魚肉。

「我說,這個月的軍餉怎麼又推遲了?」整天吃魚,讓那些嘴饞的士兵開始抱怨,軍隊的開銷都被劉璋挪用到別的地方,據說他在成都南門又要大修宮殿。

「沒辦法,主公天天在成都,就光想著怎麼花錢?據說他一天的開銷就達十萬錢以上,拖欠軍響是很正常的事,有魚吃就不錯了,那些駐守山上的兄弟,天天在為吃飯發愁!」另一名士兵翻著火苗上的烤魚,彎腰聞一下香味,習慣便好。

「唉,真是跟著什麼樣的主子,吃什麼樣的飯,要是有別的選擇,我早就不幹了!」

「噓,可不興這麼說,要是讓屯長聽見,我們要挨鞭子了!」雖然士兵逃跑是常見的事,可是他們真的是無路可走,南面的蠻兵根本不接受俘虜,往北有不少關口,出不去,也有不少人沿江往下漂流,落戶至荊南和江東,近期聽說那邊打仗,大家都不敢亂動。

「我好像聽到什麼聲音!」其中一名耳尖的士兵輕聲嚷道。

「你神經質吧,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也有人敢來!」另一人望著安靜的江面,沒有任何動靜,也許只是風聲。

「哎呀!」眾人卻聽見箭塔上傳來一聲慘叫,有名士兵墜落下來,重重栽倒在地面上。

「不好,有人偷襲,快去敲醒警鐘!」附近接連有人大喊。

醫路成婚,老婆非你不娶 他們於是棄了烤魚,都向寨子里跑去,裸露的江灘上,只有那裡才有遮掩物。

沒等到眾人多跑幾步,迎面一陣箭雨釘腳而來,沙石之間,頓時血水流溢,不少士兵躺在地上慘叫不止。

「哪來的敵軍?」負責守衛水寨的屯長衝到寨門口,他身後跟著一簇軍官,所有人瞠目結舌。

「後面,岸上!」一個中箭后即將倒地的士兵指著正前方,此刻他非常清楚,箭是從那個方向射過來的。

「媽的,上樓看看!」屯長急忙往回跑,踩著木梯往箭塔上爬,動作非常狼狽。

各處的士兵都貓著腰藏於掩體後面,由於儲備的箭支不足,無法形成有效的還擊。

「屯長,你看這些箭!」身邊的衛士從木柱上拔出一根箭。

他們當然認得,這是西川連弩特有的精緻短箭,看來發動攻擊的是自己人。

「顯然是有人背叛了敵人,必須馬上通知江州的顏將軍!」屯長果然是屯長,考慮的是整個江州,而不在乎自己這片天地。

「他們從背後而來,官道被封鎖,只能讓斥候走水路!」

「不要管我,你帶上幾個人,馬上去江州,要快,讓他們做好防禦準備!」敵人奪取港口,定然是東方有大批船隊要靠岸,屯長命令自己的手下前往報信。

那名副官急忙帶上幾個人衝下箭塔,他們迎著箭雨向江邊停靠的幾隻快船跑去,有不少人倒在利箭之下,最後剩下三個人,划船逆江而走。

「我乃永安守將孟達,特奉諸侯盟主袁尚之令,為朝廷收復西川,若有投降加入我軍者,按功論賞!」見水寨守軍完全被壓制,孟達從山後面露出頭來,叫上幾個嗓門大的士兵,一起朝水寨喊話。

起初有人猶豫片刻,不過當前面幾個士兵舉起手時,大家長久以來的那份壓抑之情,終於崩潰了,除了幾個意志堅定的士兵,幾乎所有人舉起雙手。

「難道我堂堂西川,就沒有幾個能守家衛土的士兵了嗎?」屯長垂下手中的劍,迷茫的看著四周,那些曾經和南蠻浴血奮戰的英雄士兵,現在已經鬥志全無,因為他們不清楚自己為誰而戰。

孟達趁機引兵殺入水寨,俘虜敵兵百餘名,其中包括那名帶兵的屯長。

袁尚的水軍得以上岸,看到數萬敵軍登陸,屯長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益州將面臨滅頂之災。

「兄弟,你的家人在哪裡?」孟達看著眼前這位目光迷茫的屯長,對方似乎還沒有想清楚,為誰而戰,為何而降,活著是生命的本能,他只是放棄抵抗而已。

「我的家人在江州,此次投降,只怕他們命不長矣!」幸虧手中的劍已經被卸下,否則他有自盡的念頭,這樣才能保住自己的家人。

「那你就帶著我們一口氣打下江州,救回你的家人!」孟達望著西邊高聳的江州城池,那是他的下一個目標。

「孟將軍,你的威名我早就聽說過,今天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屯長有些疑惑,此刻他對死並不畏懼,只想死個明白。

「這還用我說嗎,將士們為他拋頭顱、灑熱血,混得連飯都吃不飽,如此稀少的軍餉還要連月拖欠,而他自己卻身居豪華,日夜揮霍百姓的勤勞汗水,這樣的庸主,早就應該被推翻了!」孟達呵呵笑起來,這個道理所有人都知道,長久以來卻沒人敢站出來。

正所謂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當年劉焉帶領大家的時候,日子也沒這麼難過,就因為劉璋是他的兒子,底下人就該忍氣吞聲嗎?

「道理是這個道理,不過我聽說背棄主子的人不會有好下場,將軍不怕遭報應嗎?」

「那要看是怎樣的主子,只圖榮華富貴,不思建功立業的昏庸之輩,必將被歷史所淘汰!」

屯長默默的點點頭,似乎開始認同,只是有些後悔,在派出斥候之前沒有想明白這個問題,現在要追上,恐怕來不及。

「盟主有令,各部急速行軍前往江州城下紮營!」斥候飛馬而來,向孟達傳達軍令。

於是將劍重新還給屯長,投降的兵丁一併歸還,與之一起向江州進軍。

「當一個君主失去了人心,意味著所轄的土地已經不再屬於他!」龐統望著那群降兵的背影,感慨嘆道。 ?黑閣下一章已更新Н·нéiУāпGê·СΟмШШШ.НéiУАпGê.СОM前面幾句話沒什麼好驚奇的,不過她最後一句說她跟陳文一起學過道術,這點我倒是沒看出來,怎麼看她也只是像個生意人,不像是會法術的樣子。[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多半是知道我在懷疑她是否真的會法術,直接說:“你身上陰氣很重,正常的話是活不過十二歲的,應該是你哥給你動了手腳,你才能活到現在的吧?”

平常人根本看不出這一點,她能看出,我馬上就信了她會法術這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