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過多久,那些手下就出來了,一個個跪拜在他面前。

“報,沒有發現任何痕跡。”

“這裏也沒有。”

“沒有……”

一條條的消息傳來,毒龍越來越心憂。那東西是他派手下去接的,可沒想到他還是那樣貪小便宜,結果被人殺了,東西也掉了。城主查起來所有的罪都要降到他毒龍的身上,到時候想死個痛快都難。

他是越想越覺得心煩,接受任務時又沒有說那東西是很重要的東西,否則他怎麼敢給手下去完成?

“撤!”

“老大,真的要走嗎……”

“沒用的,那東西放不進任何的儲存空間,要想藏起來很難,到時候城主一怒,把這裏給屠了誰都擋不住!”他的聲音很大,是故意說給胖老闆娘說的。

可她依舊不爲所動。

毒龍氣沖沖的離開了,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走得很遠了,他突然一揮手,道:“東西都弄好了嗎?”

“放心吧,老大,妥妥的。”

“哈哈,好!現在叫人!等我命令,一起回去!”

“是!”

胖老闆娘罵罵咧咧的走到了安吉的身邊道:“還愣着幹嘛!還不快給我回去修門!想今晚東西被偷啊!”

安吉飛快的跑了出去,手裏早已經準備好釘子和錘子,叮叮噹噹的開始忙活起來。

“還有,把這裏給我打掃一下!明天還要招待客人!”

說這話時的胖老闆娘突然頓了一下,感覺有什麼不對,按照那毒龍睚眥必報的性格,對什麼都記仇,他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放過了她們?

她踢開那些在地上凌亂的物品,看到櫃子後面露出了一顆黑色的東西,她眉頭一皺,拿了出來。

“魔爆水晶!不好!安……”

她剛想要叫安吉,就感覺眼前一亮,一陣強烈的波動驟然傳遞而出,巨大的爆炸轟然而起,眨眼間這座小房子包括它周圍十米範圍內的一切瞬間被狂暴的能量侵襲,所有的都被炸得粉碎。

這一場爆炸把很多人都從睡夢中驚醒,一個個的從屋裏跑出,呆呆的看着那裏,那是胖老闆娘所在的地方,強烈的火光沖天而起,把大部分的地方都照得透徹,熱浪席捲着大地,連帶着周圍許多的房子都被點燃。

許多無辜的人也遭了殃,衛兵很快就趕了過來,開始組織着羣衆滅火。

毒龍大笑着來到了那旁邊,帶來了兩個人,他們的鼻子異常的靈敏,追向了一個地方。

“走!那老女人沒那麼容易死,這下她不是我的對手了,想怎麼弄死她都可以!”

“老大威武!”

而此時的安吉還處於懵神的狀態中,呆呆的看着那片火光,眨眼間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就能那麼沒了?

“安吉……”胖老闆娘虛弱無比,可她一手提着安吉卻也如飛一樣,瞬間就掠過了無數的住宅,帶着他向着城外的方向跑去。

“老闆娘!你流血了!”

安吉驚慌的看着她,此刻她的全身已經被血染透了,背後一片焦糊,一股味道刺激着他的鼻腔。

“閉嘴……我沒力氣了!”

胖老闆娘突然噴出一口血,那血是黑色的,在地上冒出了白煙。

“該死,竟然料到我會去那裏,那櫃檯……他們竟然在那裏還投毒了……”

兩人瞬間就摔了出去,翻滾着滑行了很遠才停下來,安吉摔得頭暈目眩,好不容易纔爬了起來,聽到胖老闆娘在輕聲的呼喚着他,只不過現在很是虛弱。

“老闆娘!”安吉急了,忍着疼痛跑過去想要扶起她,奈何她兩百多斤的體重在現在的身體狀況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用處。

“安吉……”

安吉哭了,雖然老闆娘人又兇又可惡,有時還苛刻他的工資,但他是被她從小帶到大的,他怎麼會不知道她的照顧?只是從來不表現出來罷了。

他坐在地上,把她的頭放在腿上,這纔看到那背後已經露出了斷裂的骨頭。

“不……怎麼才能救你,求求你,不要死!”

胖老闆伸出一隻手,摸了摸他的臉,留下了五根血痕,她勉強露出笑容。

“傻孩子,還記得我打你的之後你經常躲的地方嗎?”

安吉流下的淚水沾溼了她的臉,他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發生得如此之快,以前平靜的日子瞬息不存,此刻已經是生死相別。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只要你,我還要你繼續當老闆娘,要你繼續照顧我就好了!你說那麼多話幹嘛……”

“那裏,你睡覺的石頭下面,那裏藏着我所有的積蓄,還有一個東西……”

“不!求求你,不要說話了,我帶你走,離開這裏,我不要菲兒了,我只想你活着,我會聽你話的……”

胖老闆娘露出欣慰的笑容,道:“那東西很重要,裏面有一樣東西……是屬於你的。”

“不!”

她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一掌把他拍進了樹叢,而這時毒龍帶着一羣人來到了這裏,那領頭的兩個人在空中嗅了嗅,對着毒龍點了點頭,跑進了安吉被拍進的那樹叢裏面。

“哈哈!讓你跑!讓你對我兇!”毒龍出氣一樣的踢了她兩腳,“你以爲他跑得掉嗎?這兩個人在我這,沒想到吧,你又失算了!哈哈哈!”

可過了很久,那兩個人從裏面跑了出來,向着毒龍搖了搖頭,什麼也沒有帶回來。

“怎麼可能!”

毒龍震驚的看着他們,道:“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跑得掉?你們是傻的吧?”

“哈哈哈……咳……”老闆娘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可卻高興,狠狠的看了毒龍一眼。

“媽的,還兇!”毒龍又狠狠的踢了她兩腳,“醫生,快來,把她給我救活了,救不活我讓你和她陪葬!”毒龍氣急敗壞了,想要拉住那要離開的二人。

“你們怎麼辦事的!”

不過他被手下拉住了,被那二人看了一眼,猛的打了個寒顫。

“老大,息怒,他們可是無月的人……” “站住!現在全城戒嚴,所有人不得外出!”

一羣士兵堵在外邊,不讓任何人出去,吶喊聲抱怨此起彼伏。

蒼無惑還是小看了這裏的管理,在聽到那巨大的爆炸後就想帶着他們立刻離開這裏,而到這門口時已經被堵得水泄不通了。

“這樣沒辦法帶他們離開這裏的。”璃道,看着人羣,嘗試着擠進去,結果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

“你帶他們先回去,我看看情況。”蒼無惑道。

“嗯……”

(奇怪了,這傢伙貌似聽話得過頭了吧?)

蒼無惑看着人羣,那邊又來了一羣士兵,他們整齊的着裝,穿戴着紅色的盔甲,爲首的一個人拿着一紅色的旗幟,上面描繪着的是一座城,與天地分割而開,獨立出來。

“哇,是城主的直屬手下!”

“快看,好帥呀!”

“我什麼時候也能加入他們呢……”

他們的到來引起了尖叫,這裏的人開始振奮起來,一個個的開始歡呼。

蒼無惑很好奇的拍了拍前面一個小夥子的肩膀,那人回過頭來,眼中帶着興奮。

“幹嘛?”

“你們怎麼那麼高興?”

那人一笑,道:“一看你就是外來的,第一次來這混亂區吧?”

“是呀,看他們好酷炫的樣子,我很感興趣呢。”

“那是!”那人拍了拍自己胸膛,有些自豪。“你不知道,這混亂區可是由城主大人一個人一手建起來的,而慢慢的發展成了這混亂之城,別隻聽說這是混亂之城,這是目前所有區域中最安定的地方了吧。城主大人心懷天下,可以讓所有人進來避難,而這隻需要上交僅僅的五顆低等魔晶,這再便宜不過了。”

蒼無惑想了想,就靠一個老頭就能養活七個小孩兒,這還真的是不算太難的事,或許對於一個異能者來說是這樣吧。

“所有得到這城主大人庇護的人都很尊敬他呢,特別是他的直屬護衛,那可是至高的榮譽!你可別小看這些紅色盔甲的人,一個個的實力最低也不下B級,實力強大不說,他們的待遇也是異常的豐厚,所以人們都很期望成爲他們那樣的人。”

“哇,好厲害的樣子,不知道我有可能加入他們不……”

那人哈哈大笑,道:

“哈哈,加油吧,只要努力,相信你也可以的!”

蒼無惑狠狠地點了點頭,微笑着道別了那人。他想了想,乾脆先在翅膀的家裏教他們一點東西,提高他們接下來的存活率。

在路上他看到了很多的紅色盔甲的人,他們分散來穿行在各個巷道,眼神四處觀察,彷彿在尋找着什麼。

回到了鐵柵欄裏面,蒼無惑拿出了兩本入門的煉氣的書,裏面是各種吐納之法,四處打聽了下,有人說這大門至少要關個十多天,還有的說要關幾個月,反正蒼無惑覺得短時間都不可能離開了,至少帶着他們不行,於是又想到了一個點子,去了服裝店做了幾套衣服,還有幾個負重袋,他要就在那裏面就開始磨練翅膀等人。

看着蒼無惑給他們的新衣服,這些孩子一個個的歡呼雀躍,高興得快要跳起來,他們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早就不能穿了。

蒼無惑意味深長的看着他們,又帶回來了好多好吃的,全部給了他們。

期間只有翅膀和刨冰覺得有問題,不過還是歡快的接受了蒼無惑給的福利。

“我怎麼感覺這是要上刑場的感覺?”璃憂心忡忡的道。

“那是,沒有充足的事物和能量他們怎麼能快速成長?”

果然,第二天他們就開始叫苦連天了。

翅膀年齡最大,他揹負上了五十斤的重量,果凍最小,但也有二十斤。

早知道他們可是在這環境長大的,別看人小,其力量相比於正常情況下的小孩那要大上不少。

“這對於翅膀來說也太難了吧?他才十歲不到。”璃和他們相處了兩天,看着他們相親相愛的樣子,而又特別的懂事,也有點喜歡他們了。

蒼無惑沒給她解釋,只是在後面催促着那些孩子。

“快!今天完成不了一百圈的路程晚上誰都沒有飯吃!”

“不要……”

“不用幫我,你照顧好自己就可以了!”

蒼無惑一腳踢在了烤肉的屁股上,道:“停什麼停!你看果凍停了嗎?連自己的妹妹都不如!將來如何保護他!”

翅膀停了下來,道:“她那麼小,不要爲難她……”

蒼無惑側着耳朵,大聲的道:“什麼?你說大聲點,我聽不到!”

翅膀怒氣衝衝的看着他,怎麼也沒想到蒼無惑會突然變得這麼苛刻,果凍才六歲,她怎麼能夠承受住這樣高強度的訓練!

“我說!讓我一個人承受就可以了,把她的給我!”他倔強的道。

蒼無惑笑了笑,道:“有意思,你覺得你現在是在幫助她嗎?很好!”他走了過去,把果凍的負重扔給了翅膀,“穿起來!另外你今天再加三十圈!”

翅膀低下了頭,默默承受着背上那巨大的重量,他有些不堪了。

果凍可憐兮兮的跑了過來,對着蒼無惑道:“你個壞蛋,不要折磨我哥哥。”

蒼無惑根本就不近人情,道:“果凍,過去,你今天也再加三十圈。”

他這裏的一圈不大,大概就是圍繞着這鐵柵欄外,一圈四十多米的樣子。

“瘋子!”烤肉不滿了,取下了負重扔在了地上。

刨冰和其它的小孩也是,扔了負重,麪包看了看翅膀,猶豫了一下,沒有扔。

“麪包!你幹什麼?他根本就是一個瘋子!你還聽他的話,他連果凍都不放過!”

“惡魔!對,他就是惡魔!”其它孩子也紛紛喊道,甚至有人撿起來了一顆小石子,對着蒼無惑的頭上扔了過去。

蒼無惑皺着眉頭,臉色陰沉到了極致,道:“誰扔的?”

沒有人回答,他們一個個撇過頭,根本就不理會他。

“我說誰扔的?”蒼無惑又一次強調道。

蒼無惑突然變得這麼嚴厲,他們完全受不了,到了中午十圈也沒有完成,一個個就開始罷工了。

“翅膀,你們傻了嗎?”雞腿憤憤的看着他們。

砰咚~

翅膀扔掉了蒼無惑給他的負重,來到了雞腿的身邊。

“好兄弟,咱別聽他的!沒有他我們也能活下去!他就是一個惡……”雞腿話沒說完就感覺臉上火辣辣的一陣疼痛。

啪!

翅膀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臉上頓時就紅了。

“誰讓你用石頭扔他的!” 這一巴掌把雞腿打懵了,其它的人也都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翅膀。平時最親切,對他們照顧得無微不至的翅膀今天打人了,而且打的是雞腿,那個最初和他一起流浪的雞腿。

“你……你打我?”

雞腿捂着臉,那裏火辣辣的疼,他憤怒的轉過頭,看着蒼無惑,吼道:“都是你,你到底給他吃了什麼藥!爲什麼他什麼都聽你的!”

雞腿憤怒的衝了過來,翅膀抓住了的衣服,個子比他大,一下就把他按在了地上。

“放開我!我要殺了他!”

“夠了!”翅膀一拳打在他的臉上,這一拳用力了,鮮血從他鼻子裏面流出,打得雞腿不知所措。

“你是傻子嗎!這裏我最大,所有的都是我說了算,你要是覺得不滿,現在就離開這裏啊!”翅膀流出了眼淚,聲嘶力竭的對雞腿吼着,彷彿在發泄自己所有的不滿,而在他心裏才清楚,蒼無惑的話語他已經沒有了權利去反駁。

“你……說什麼?你要趕我離開,翅膀,你……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雞腿的語氣變得顫抖,心裏如遭雷擊,他的臉變得僵硬,勉強的擠出一個笑容。

“你們聽到了嗎?翅膀定是被他!”他指着微笑着的蒼無惑,“就是被他施了迷魂法,我們一起殺了他,離開這裏,哪怕逃不走也無所謂,至少死在這裏也是一起的!”

雞腿的面容扭曲着,瘋狂的向着蒼無惑這裏衝來,他的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小刀,那是翅膀的小刀。

翅膀一驚,那把小刀被他蒼得好好的,怎麼出現在了他的手上?他大叫道:“不要啊!你瘋了嗎?他可是我們的恩人!”

然而雞腿根本就不理會他,在其它的小孩兒驚訝的目光中被蒼無惑一把捏住了脖子,提到了空中,他無力的掙扎着,小刀掉落下來。

“你……這個惡魔!”

蒼無惑撇了撇嘴,看着一旁的璃,道:“他是怎麼了,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璃也是皺着眉頭,手在空中掐訣,一道紅色的能量被打進了他的身子,其它小孩兒驚恐了起來,沒有見過世面的他們以爲璃在傷害他。

“放開哥哥!”果凍拼命的的捶打着蒼無惑的腿,絲反應沒有。

一道黑色的波動突然從雞腿的身體中傳了出來,劇烈的掙扎起來,翅膀大驚,跑到了蒼無惑的面前,驚慌的看着蒼無惑。

“求求你,別傷害哥哥,我跑……嗚嗚嗚……我跑,你放了他可以嗎?”

果凍的聲音在一旁響起,再看時,她已經勉強的拿起那個負重袋子,艱難的跑了起來。

“果凍……”麪包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撿起來了自己的袋子,也開始跑了起來,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只是想要蒼放開雞腿。

蒼無惑冷哼一聲,感覺手上的力氣越來越大,自己居然要抓不住,這讓他心裏一跳,臉上一副不可置信。

“璃,你在這監督着他們!不要跟過來!”他又對着對着翅膀,“你過來!快!”

眉頭一皺,也沒給翅膀反應的時間,一把就抓起了他,飛快的跑開了這鐵柵欄,遠遠的離開那裏,來到了一條小河旁邊,附近沒有什麼人。

蒼無惑手上一陣劇痛,把雞腿扔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