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頭一天,知了上著課,時不時地看著時間,舒悅挑眉,湊過去,敲了敲她的書本,「呦,幹嘛呢?」

「小夏小高考,我緊張。」知了皺著眉,捂著胸。

「行了行了,緊張捂什麼胸,心在這裡。」舒悅挑眉,低聲無奈地糾正她的動作。

「蘇子哲回來了沒有?」

「沒。」

「就知道,你這麼暴躁,除了生理期,就是蘇子哲不在你身邊,你生理期我記得,不是現在,那肯定是蘇子哲還沒回來,用腳趾頭想的事情!嘖嘖嘖……」

舒悅白了她一眼,忍不住抬腳踢了她一腳,「哼!子哲說,就這兩天就回來了!哼!」

看著舒悅撅嘴的樣子,知了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乖哦,等你家子哲回來,好好說說他,怎麼能不帶你去呢!是吧?」

「……別說了,說到這個我就生氣,什麼叫這次去是正事兒的,讓我留在這裡……我去了就不是正事兒了嗎?」

「低調一點。」陸英捅了捅舒悅,「聲音太響了啊~」

舒悅壓低聲音,「不說還好,說到我就生氣,就生氣!連常緣也去了!我沒去!」

豪門蜜寵:甜心小妻搶回家 「……常緣是?」

「你這個腦子啊……就追柏子仁的那個!」舒悅似乎想起什麼,「好像那次被拒絕了之後,姑娘就埋頭刻苦學習跆拳道了,這次也是去參加比賽的,厲害了!」舒悅摸著下巴,「聽說姑娘瘦了,很驚艷!怎麼樣,後天……哦,你要回去的。」舒悅自言自語的,知了笑著。

常緣,自己還是有點印象的,只是習慣性的問了句,這個姑娘的勇氣自己還是很佩服的,嗯,很有自己的風範。

一下午,知了就在看著時間,嗯,考完試了,又不敢打電話給知夏,怕自己絮絮叨叨的說話,給小夏壓力。

握著手機實在忍不住,打了電話給舟啟言,「老師!考試考得怎麼樣?」

「呵,嗯,不錯。」舟啟言接話說。

知了愣了愣,怎麼覺得怪不對勁兒的?

「哈哈,不用擔心小夏,相信她。」舟啟言合上書本,這兩天她們去市中心的高中考試,自己這兩天的課也少,百無聊賴,接到安知了的電話,心情也不由地愉悅起來。

豪門霸愛:腹黑總裁的女警老婆 「了了……」

「嗯?」

「明天我就要去見岳父岳母了,你緊張嗎?」舟啟言轉著筆,凝神聽著話筒對面的聲音。

「不,不緊張……我,我緊張什麼呀!」知了起身在宿舍里來回踱步,「嗯,我不緊張,不緊張。」

「了了。」

「什,什麼事兒?」

「該緊張的是我。」舟啟言停下手,愉悅地笑了,「我很期待明天的見面。」

「嘟嘟嘟」,剛說完知了就掛了電話,舟啟言看著手機,終於笑了出聲。

這個姑娘啊……

「笑什麼?」黃少瑜推門進來,「門外都聽見了。」

「要見岳父岳母了。」舟啟言放下的腿,起倒了杯水,「來我這兒什麼事兒嗎?」

黃少瑜不語,徑直走到他跟前,伸手遞了個東西過去,舟啟言看著他手裡紅色的大「囍」字,疑惑地接過來,順便問了句,「誰結婚了?」

「看看。」黃少瑜一旁坐了下來,接了杯水,「勸你看的時候別喝水,小心……」

「噗!!」

「噴出來。」

舟啟言擦了擦嘴,看著沒有被波及的喜帖,看著「黃少瑜和尤馨」這幾個大字,又瞥了眼坐的穩穩的黃少瑜,難以置信,「老黃,看不出來,你動作這麼快!」

黃少瑜悠悠地抬起眼皮,深深地看了舟啟言一眼,沒有作聲。 「五月二十號?」舟啟言看著結婚日期,「你們這個,連訂婚的步驟……」黃少瑜抬眼看著舟啟言,舟啟言話鋒一轉,「步驟省了也好,方便又省事兒,不過你們吧,動作夠快,日子選的很有意義啊?」

「尤馨選的。」

「老黃,認真的吧?」

「那不然你去結?算是給你們相親畫上圓滿的句號。」

「別,您看您,在說笑了吧。」舟啟言收好,放抽屜里,「你這一個請帖有點少,我得帶兩個過去蹭蹭飯~」

「知道,還有兩個在尤馨,我只負責通知你。」黃少瑜斜了一眼舟啟言,那眼神就像在說:尤馨和你家那位那麼熟,實在是怕被帶跑偏了……

自從兩人上回分開之後,尤馨時不時就給知了分享一些美食菜單,偶爾兩個人還能聊到深夜,為此舒悅睥睨,和舟啟言膩歪煲煲電話粥也就算了,跟個女的竟然還能聊那麼久,能耐!

因為聊的多,聊的範圍廣,雙方要見家長的事情,以及啥時候回來,怎麼計劃,尤馨是一清二楚,看著這個沒心沒肺的知了,嗯,以舟老師的心思程度,了了絕對是被吃的死死的。所以,尤馨決定,自己負責給這兩姐妹請帖,多少想看一下了了的表情變化,一定特別豐富。

安知了能和尤馨熟稔起來,也是出乎自己的預料,舟啟言頭一次看到兩人在辦公室里吃蛋糕吃的有說有笑,真是感嘆,女人之間的友誼很神奇,實在是捉摸不透。

連續不到兩天的考試,知夏看著還有最後的一刻鐘,心態很是平和,昨天自己老姐晚上發了個信息過來,一通加油,還有一大堆考試注意事項。這個老姐,都考過一天了,還在那裡緊張兮兮,就小高考這樣了,等自己高考,她該緊張成什麼樣子。不對,她高考那會兒是怎麼過來的……

「還有十分鐘,沒有塗完答題卡的同學注意了,抓緊時間,做完的同學注意檢查,姓名准考證,一會兒到時間,立即停筆,等老師收完試卷,再離開考場……」

知夏聽了太多遍的話,還是照舊都看了一遍,耐心的等待收試卷。

出了考場,知夏覺得神清氣爽,朝著校門走過去,就看到不遠處,氣質出塵的舟啟言,氣定神閑的站在匆忙的人群里,嗯,自己的姐夫果然是萬里挑一的。

「嘿!圓滿完成任務!」知夏跳著蹦到舟啟言跟前,不自覺地甩著手臂,一臉的求表揚。

「嗯。」舟啟言點點頭。

知夏轉著眼珠子,這才注意到,自己老師竟然穿了皮鞋,「老師,你這個……」知夏指著他的鞋。

舟啟言微微一笑,「今天要去見岳父岳母,要注意一下印象。」

「嗯,可以的,老師,你是不是還做了髮型?」知夏一聽,這才仔細打量起來。

「看出來了?」

「嗯,現在一看,準備的太明顯了。」難怪剛剛感覺出氣質出眾。

「好了,去吃飯,吃完你姐差不多也快到了。」舟啟言勾著知夏的肩,「考完了就過去了,好好玩幾天。」

「那可不,這趟重慶之旅,我可是期待很久了!」我還計劃很久了!

舟啟言看著知夏不自覺地蹦起來,輕拍她的肩,「嗯,去重慶。」

一早上,上完兩節課,知了趕著最近的一班火車,一路上爭分奪秒,坐上火車的時候才鬆了口氣,估摸著下午應該是可以到了。

上車就眯了一會兒,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看了眼時間,嗯,這個時間點,小夏應該是考完了,迷迷糊糊的知了,勸著自己,放輕鬆,小夏考完了,就不用緊張了,嗯,不用緊張了……不對!今天小舟就要見我媽了,要緊張要緊張的!我今天是不是穿的不太好,哎,我在想什麼,是見我媽……我穿什麼又有什麼關係?那,小舟緊張嗎?怎麼辦?要不要安慰幾句?唔……要得要得,他肯定也很緊張!

「喂……喂,老師!」

「嗯?」知了感覺舟啟言那邊很嘈雜,舟啟言揚起聲調,「到哪兒了?」

「啊?就,還有好一會兒吧。」

「那行,我和小夏在吃飯,你最愛的水煮魚。」

知了好像聽到了小夏的聲音,舟啟言的聲音也很愉悅的樣子,知了嘆了口氣,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小舟果然是上了年紀的,見過大風大浪的,一點都不帶怕的!牛!

「那你們慢慢吃,一會兒我提前打給你。」知了笑著掛了電話,雖然聽到「水煮魚」三個字,自己吃不到小小憂傷了一會兒,但是想到小舟很淡定的樣子,自己就鬆了很大一口氣,吃了點餅乾和麵包,知了插上耳機,靠在窗戶上閉眼接著休息。

那邊舟啟言和知夏吃的滿頭是汗,吃完飯的舟啟言聞著身上的飯菜味,有點哭笑不得。

「老師,沒事的,你這樣才接地氣。」似乎猜到舟啟言的心思,知夏拉開副駕駛的車門,頓了頓,還是坐上了後排,看著坐進來的舟啟言,接著說,「你要是太出眾了,我媽會怕我姐有壓力的,到時候再婆家受點欺負啊啥的……」

舟啟言繫上安全帶,聽到知夏的話,好笑地回頭。

「我姐這點就像我媽,就那種中央八套,再見阿郎的父父子子輩都有好長故事的那種,各種勾心鬥角,各種爭財產,我媽可不少看,但是我姐比我媽好的地方在於,至少我姐有自知之明,我媽不,我媽不但不覺得這樣不好,而且還死不承認她腦洞太大。」知夏自顧自地說著,看著窗外,「老師,我姐什麼時候到?」

這丫頭的思維跳躍也很強!

「說是一會兒會發信息,我們先去逛逛,給你買點書。」舟啟言拐了個彎,開口道,「見我岳母大人還得注意什麼嗎?」

知夏轉著眼珠子,想了很久,久到舟啟言以為她睡著了,抽空從反光鏡里看了眼,才看到這丫頭,坐在後排的安知夏,正皺眉冥思苦想著。

「很難?」忍不住開口打斷。

「……也不是。」知夏湊到前排,「老師,你還是到時候隨機應變吧!我媽不按套路出牌的,但是我媽之前對你的印象是很好的!」知夏拍拍他的肩膀,看著前面有點熟悉的路,「老師,我們要去哪裡?」

「市中心圖書館。」

知夏無奈閉眼,這才想起剛剛是好像聽到舟啟言是說給自己買點書來著的。 真的是正兒八經的買書,各種高考複習資料,還有一本很厚的言情小說,舟啟言遞給知夏的時候,似乎不是很確定,疑惑地問著知夏,「是不是喜歡這種類型的?」

知夏一看,嗯,自己很喜歡,但是看著舟啟言略微變扭的樣子,玩心大起,說,「老師,我不喜歡,你要是自己想看你就買吧,我不會告訴我姐的。」

「嗯?」舟啟言一愣,反應過來的時候,拿著書朝知夏打去,被知夏一閃躲了過去。結賬的時候,知夏看著一堆複習資料,突然就覺得,舟啟言骨子裡果然還是老師,不過還好,還知道給自己買本言情小說看看。

買完書本就朝著火車站開過去,知夏路上睡著了,舟啟言開了暖氣,摁了音樂,難得今天心情這麼好!

車到站的時候,知了還睡著,因為下車人的動靜太大,又不小心碰到了知了,這才迷迷糊糊的醒了,看著一群人在忙東忙西,看了眼時間,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到站了,連忙拖著自己行李箱,下車。

剛想撥舟啟言的號碼,電話就過來了,知了咧著嘴,「老師!我出站了!」

「我在門口,哦,我看到你了!」

知了還沒反應過來,舟啟言就掛了電話,然後就看到站在不遠處的舟啟言,雖然旁邊沒有車,但是小舟修長的身形,一身的黑色,恰到好處的笑容,顯得他又溫柔又嚴肅,知了正陶醉在自己出色的眼光中,舟啟言已來到她的跟前,牽起她的手,自然美地拉到一邊,「想什麼?趕緊走吧,車不能停太久。」

「……」能不這麼煞風景嗎?能不能?!

被舟啟言拉著走的知了很是無奈,四下一看,看到舟啟言今天的裝扮,似乎比平時還要盛裝一點,雖然外面套了個大衣,但是依稀可以看見,裡面穿了一套西裝!嘖嘖嘖……

「老師,見我媽緊張嗎?」知了挑眉,看著舟啟言身形一頓,「果然是緊張的吧?哈哈哈!沒事,正所謂丈母娘見女婿。越看越喜歡!不用擔心,更何況,我媽本來就很喜歡你的!」知了想著就說了出來,這麼一想,那自己當初在愁什麼呢!

「不緊張。」舟啟言淡定地說著,放好行李箱,知了拉開車門,就看到還睡著的知夏,枕在一堆書上,似乎很不舒服,皺著眉頭,不停地調整姿勢。

「老師,那麼多書?你買的?」知了輕手輕腳上車。

「嗯,複習資料。」

「撲哧!」知了沒忍住,「想我當初就是送小夏習題冊的,生我氣很久了,當時。」知了指指後座的知夏,朝著舟啟言撇嘴。

「可能也生我氣了,不過沒表現出來。」

知了扭頭看著舟啟言,感覺有些神奇,這個男人從前都沒有出現過在自己的生命里,一旦遇到了,就這樣痴纏上了,緣分真是很會玩弄人,如果一開始錯過了,是不是現在坐在我旁邊的又是另外一個熟悉的陌生人。

「老師……」

「嗯?」舟啟言盯著前方,凝神聽著知了說話。

「我們結婚以後,去一趟西安吧。」

「咳咳咳!」

「……」

一人猛烈的咳嗽,一人沉默不語。

聽到咳嗽聲,知了立馬回頭,看到自己妹妹正捂著胸口,咳的很是厲害,「怎麼?要緊嗎?」

知夏咳完,擺擺手,「不要緊不要緊,我就是嚇到了而已。」

「我說的話很震驚嗎?」

「不是很……」

「是非常。」

兩人聽到開車的舟啟言說話,一致看了過去,他邊開車,邊接著說,「去西安是震驚的其一,其二是……」扭頭看著知了,意味深長的笑著,「沒想到我們了了考慮的這麼遠,連蜜月地址都想好了。」

「……」知了不語,扭頭看著窗外,說出口不怕,就怕說出口了慫了,還沒地方躲,很尷尬。

舟啟言透過反光鏡看到知夏在笑,跟著笑了起來,知了則是一路的看窗外。

直到到了知了家樓下,她才興奮地指著,「到了到了,我和小夏先回去,你自己找地方停車啊!反正你知道路,記得敲門就行,來,小夏我們走了!」知了逃也似的下車,知夏看著舟啟言,比著「加油」的手勢,「加油!未來姐夫!」

看著兩姐妹一前一後走了,舟啟言搖搖頭,知了這丫頭跑的倒是很快,可憐自己除了要拿她的行李箱,還有一大堆東西要拎上去,嘆了口氣,無奈地搖頭。

走到家門口,才想起來自己跑太快,行李箱都沒拿,怎麼說自己這回跑的還挺快的……

一進家門,就看到自己老媽在廚房裡忙裡忙外,老爹坐在客廳里,戴著個老花眼鏡,看著報紙,聽到門響,低頭,拉下老花眼鏡,眯著眼,看清來人,笑嘻嘻地開口,「我兩個女兒回來了啊!」丟下報紙,兩手在兩邊拍了拍,「來,坐。」

一邊一個,安爸爸笑得慈祥,看著知夏,「考試結束了,辛苦了。」拍了拍知夏的手,「是不是明天你們要去重慶玩兒?」

「不……」

「是的!」知夏朝著自己老姐眨眨眼睛,知了閉上嘴,感覺自己好像錯過了很多事情。

廚房門打開,安媽媽拿著飯鏟子走了出來,「咦,你們兩個怎麼回來了?」

「我們不該回來?」

安媽媽斜了一眼,一副我才不理你的樣子,接著問,「你對象呢?」

「在後面。」

「後面?你讓人家一個人過來,快點快點,下去接人家。」安媽媽很是執著地要知了下去接,差點就指揮著知了下去接了。

無奈地知了又不能說,小舟對我家已經熟的不能再熟了,無奈剛走到門口,敲門聲響了起來,知了抬手剛搭在門把上,自己老媽一聲令下,「慢著!」只見自己老媽,快速地擰小了火,放下鍋鏟,在自己的圍裙上擦了擦手,本來想著拿下來,然後想想待會兒還要在穿上,就放棄了。家裡剩下三人看著一系列的動作,知了忽然就跟期待自己老媽的反應,重新坐進了沙發。

敲門聲又響起來,一家人凝神看著門口。

安媽媽激動的打開,就看到,舟啟言拎著東西站在門外,表情僵硬,舟啟言剛想開口,安媽媽說,「老師,您這是來家訪嗎?」頓了頓,「改天行嗎?今天家裡來客人,不太方便。」

果然,不是很按套路出牌。 「阿姨,我就是今天那個客人。」

知夏想到這句話就憋不住想笑,那種要笑又憋著笑得聲音惹來安媽媽的眼神警告,知夏才假裝皺著眉一副很嚴肅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