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在我們要接近城門口的時候,我的臉色不由的沉了下來,露出一臉的凝重之色。

因爲我在半步多的城門口發現了幾十個陰差。他們這會兒正守在大門口的一處灰色光幕前。

凡事這些被標記過的傻逼鬼,只要一經過那光幕之後,本來呆滯的眼神,頃刻之間便會恢復清明,最後直接清晰過來。

而哪些清晰過來的鬼,都會在光幕另外一邊的鬼差引導下,直接走進半步多城。

不過說是“引導”其實就是恐嚇。

而且這幾十個鬼差沒一個長得像人樣兒,全都是青面獠牙,一副副惡鬼相。

和我在三子廟見過的黑大紅二一般的醜。那長相用夜叉來形容,完全再合適不過了!

見到這一羣凶神惡煞的鬼差,我當場便對着上官仙問道:“上官仙,有鬼差咱辦?”

上官仙見我一臉緊張的樣子,只是對我笑了笑,然後低聲說道:“沒事兒,他們只是負責看門的,進入半步多的鬼魂都是去辦理手續的,他們不會爲難我們的!”

因爲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鬼差,而且還都是面目猙獰的那種,所以難免有些亂了手腳。

如今聽到上官仙的解釋,我暗暗的定了定神,然後才與上官仙混在鬼羣之中走向那灰色的光幕。

可就在我們即將靠近那灰色光幕的時候,我和上官仙透過那灰色光幕,發現一個男鬼竟然指着一個鬼差得鼻子怒吼道:“什麼、你說老子死了?老子怎麼會死,老子可有上百號的兄弟,我怎麼能死?”

那聲音剛落,被指着鼻子的鬼差便陰陽怪氣兒的說道:“我給你兩秒的時間馬上滾進去,要不然就別怪本陰差不客氣!”

那陰差的話音剛落,那男子可真有脾氣,竟然猛的一拳打向了那名陰差,並且嘴裏還大罵了一聲:“我操!”

可是他的拳頭還沒有接觸到那陰差的鼻子,那陰差便已經一刀捅進了他的肚子。

只聽一聲刺耳的哀嚎,那小子便已經魂飛魄散了。

其餘鬼差在見到這場景之後,好似都已經麻木了,臉部表情都沒有一絲的變化。

依舊是原有的那副表情與姿勢,眼睛還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不斷進入光幕,然後又走出光幕的鬼羣。

不過在那些恢復了神智的鬼,在見到這場面之後,全都露出了一臉驚恐的表現,全都被嚇得連連後退,渾身打顫。

而且再不敢在這城門口多待一秒,好似怕這些鬼差一會兒連他們一起殺了一般。

剛殺死一隻鬼魂的鬼差見圍在這裏的新魂全都跑了,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笑意,然後對着旁邊一個面目猙獰的鬼差說道:“小王,這已經是我這趟班殺的第幾個了?”

一旁的鬼差見那鬼差這般問道,立刻便扭頭回應道:“牛頭,加上剛纔那個,您已經殺了三百零一個了!”

尼瑪!此話一出,我差點就沒給嚇趴下。他已經殺了三百多個新鬼,完就是一殺人魔王啊?

想到此處,我驚訝的做出了一個嚥唾沫的動作。

但鬼羣在前進,我們卻不能停下來。所以我只能拉着上官仙的手,小心翼翼的和其餘的鬼經過那光幕。

當我們經過那灰色光幕的時候,只感覺一陣寒意襲來,渾身都不由的顫抖了一下。

但除了寒意以外,在沒有任何不適。

我們經過光幕之後,我便拉着上官仙低着頭,疾步向着半步多城內走去,想避開這些殺人不眨眼的鬼差。

可就在我們即將通過這半步多城門口的時候,剛纔殺鬼的那個鬼差的聲音卻在我們身後響起:“前面的野鴛鴦,都給我站住!”

他的話音剛落,我的腦海之中便響起了一聲炸雷,同時心中伴隨着一股怒火。

你TM的什麼叫做野鴛鴦?聽到這話,我真想轉身過去一巴掌拍死那鬼差。

不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但即使如此,我和上官仙也沒有停止轉身的腳步。畢竟那鬼差沒有指名道姓,鬼才知道他說的“野鴛鴦”是誰。

不過以當時的情況來說,就只有我和上官仙是手拉手。

其餘的新鬼全都是彷徨或者驚恐的望着周圍的鬼差,以及一些給新鬼指明道路的標識牌!

我和上官仙沒有停留,反而加快了腳步,想快些離開這裏。

可就在此時,只見一道黑影突然從我們的頭頂飛過,赫然間就擋在了我們的面前。

見被擋住,所以我和上官仙都停下了腳步,然後望着眼前擋住我們的人影。

只見這人一身古代黑鐵鎧甲,頭頂帶着一頂黑色的鋼盔,腰間掛着一把大砍刀。

這裝扮,明顯就是一鬼差啊!

我的臉色“唰”的一聲便變了個模樣,然後裝出一副怕得要死的模樣,用着有些結巴的口氣說道:“官、官差大哥,您、您這是幹嘛!”

“我TM幹嘛,沒聽到我們牛頭叫你們站住嗎?”那面露猙獰的陰差此時用着有些生氣的語氣說道。

不過他的話音剛落,剛捅死鬼的那隻鬼差也緩緩的走了上來。

只見他露出一個詭異的表情,笑嘻嘻的對我和上官仙說道:“我說新來的,你們好像是自己來的吧!沒有被扣上記號?”

聽到此處,我知道這事兒肯定瞞不了,畢竟這些鬼差就是扶着守門的。

那些鬼是被扣上火標記,那些鬼沒有,他們必然能認出來。

所以我此時直接就大大方方的承認了:“各、各位官大哥,我和我老婆!”

說到這兒,我看了一眼上官仙,而上官仙也是個可以拿金像獎的演員,這會兒一副很是害怕的樣子躲在我背後。

“我和我老婆渡河,結果淹死了。然後,然後就跟着他們來到了這裏。”

“哦!原來是個淹死鬼!那本陰差就不爲難你了,這樣吧!你把你老婆留下,你可以滾了!”

說罷!那爲首的叫做“牛頭”的鬼差。竟然直接就繞過了我,準備強搶上官仙…… 見那鬼差竟然想對上官仙動手。

我心頭直接就竄起了一陣怒火,上官仙是誰?

是我李炎心儀的女子,現在竟然有個流氓惡棍般的鬼差想強搶上官仙,我當場就火了。

總裁爹地要轉正 就準備對那鬼差動手,雖說這是個鬼差,不過也就一個守門的。以我如今的道行,也未必會輸給他。

可就在我準備動手的一剎那,上官仙卻用力拉了拉我的手,並且對我暗自使了一個眼神。

見上官仙如此,我又壓制住了心中的怒氣,但依舊感覺很是窩火。

但看見上官仙對我使眼色,我知道她是讓我忍一忍。

我平復了一下心情,然後用手護着上官仙,當即佯裝出一副害怕的表情。

“官差大哥,你要高擡貴手啊!我們都是平頭小鬼,你就放過我們吧!小的手裏有些銀倆,您看……”

我此時一邊護着上官仙,一邊從兜兒裏掏出了一疊面值一百億一張的冥鈔,然後就往那鬼差的手裏塞。

上官仙既然對我使眼色,必然是不想讓我動手,既然不能動武,那就只能用其它的辦法,所以我只能往那鬼差的手裏塞錢了。

常言道;有錢能使鬼推磨。這白無聲謝必安和黑大紅二都是貪財的鬼差。

我就不相信這守大門的不貪錢,如果他不吃這一套,那我可就真得動手了。

但結果卻很是讓人滿意,我手中的冥鈔往那鬼差的手裏一送。

他的臉色便驟然一變,雙眼瞪得老大,這裏了本就是傻逼鬼過境的地方,幾乎沒有油水可撈。

此時見我送禮,本是猙獰了臉色,這會兒竟然露出了一個怪異的笑容。

不僅如此,他還一把將我手中的錢奪了過去,然後快速的揣到懷裏。

他這一舉動當場就引起了周圍其它鬼差的注意,那些鬼差見我正在行賄,一個個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那個叫做“牛頭”的鬼差見其餘鬼差都瞪大了雙眼,他當場便耍起了官威。

只見他掃視了一眼把守在這裏的其餘鬼差,然後沉聲怒喝道:“都看什麼看,全都給我站直了,等換班後,我請!”

此言一出,周圍站崗的鬼差臉色全都是一喜,然後同時大吼了一聲:“多謝牛頭!”

領頭的鬼差見把自己的部下都安撫好了,當場便對我露出了一個怪異的表情,然後笑呵呵的說道:“原來兄弟是明白人,你剛纔怎麼不找拿出來!你看之前的誤會。”

我見這牛頭不在找上官仙的麻煩,我再次佯裝出一副害怕的表情。然後又從褲兜裏拿出了七八百億的冥幣,對着那鬼差說道:“差大哥,我就這麼點了,你就放過我們夫妻倆吧!”

那鬼差見我再次掏出七八百億,雙眼又一次的放出了異樣的光芒,一把就奪過了我手中的冥鈔。

臉色那怪異的笑容,此時笑得更是燦爛:“我就說兄弟是明白人,既然兄弟給了哥哥們好處,那哥哥們也不虧待你!”

說罷,這牛頭當場便對着不遠處的一個鬼差說道:“小王,把地府指南拿過來!”

“好嘞牛頭!”那鬼差不敢怠慢,急忙在城門口的一個大箱子裏拿出了一本白皮書,迅速給送了過來。

牛頭接過那白皮書後,對我露出一臉的笑容:“兄弟,這可是地府指南,你拿好了!”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說罷!那鬼差便把那本白皮書遞給了我。見到這兒,我急忙接過,同時連連道謝。

隨後,那領頭的鬼差還帶着我們走出城門口,還很是客氣的給我和上官仙知名了方向,說沿着大道走,就可以見到半步多行政大廳,讓我在哪兒辦理下地府的手續。

我和上官仙聽到這兒,再次佯裝出一副感謝的表情。在連連道謝之後,才轉身離開了城門口,進入了半步多城。

走遠後,我的臉色猛的便變了一個模樣,同事嘴裏大罵了一聲:“操,這狗日的鬼差,真TM不是東西!”

上官仙見我發火,便在一旁安慰道:“好了李炎,我們來這裏不就是爲了辦正事兒嗎?我們能忍就忍吧!”

“可是,可是那狗東西剛出,剛纔竟然……”

說到這兒,我沒有說下去,畢竟上官仙是我的逆鱗,是不容侵犯的。

那鬼差對上官仙的褻瀆,我算是銘記於心了。如果有朝一日,有了機會,我定讓他魂飛魄散。

雖然我剛纔的話沒有說完,但上官仙卻知道我想說什麼。

只見上官仙此時的臉色浮現出了一絲羞澀的微笑,然後對我說道:“我現在不是沒事兒嗎?以後我們在遇到什麼事兒,儘量用錢化解去化解,能不動手最好啊!”

聽上官仙這般說道,我本能的倒吸了幾口空氣,雖然啥也沒吸到,但動作卻和我在陽間裏時一般無二。

我平復了一下心情,最後對着上官點了點頭:“嗯!以後我看你的眼色行事!”

“嗯,那我們走吧!”

聽到此處,我再次對着上官仙點了點頭,然後便和上官仙轉身離開了這裏,向着半步多城的深處走去。

因爲進入半步多後,所有鬼的神智都恢復了清明,也就說,這裏已經沒有了傻逼鬼。

傲嬌妻拒愛99次 即使他生前是傻子,但是靈魂狀態卻不會是傻子。至於爲何會如此,這個我就說不清了。

半步多城很大,裏面全都是很是古典的建築物,這裏就和活人的城市一般,有客棧、有茶館、有酒肆。

而且還有銀行,不過在這裏銀行叫做錢莊。

我能穿進語文書 而且錢莊的生意,在這裏也是火爆到了極點,之前聽王叔和宋叔說,陽間的家人在給死者燒去錢幣後,就會出現在錢莊裏。

到時候只要提供自己的姓名,就可以直接在地府或者半步多的錢莊裏取錢。

看着半步多裏的銀行鬼滿爲患,我也只能暗歎這銀行在哪兒都吃香,在哪兒都得排隊。

可就在此時,只見倆人直接把一個身穿西裝的中年人給扔出了錢莊。

而那中年人被扔出之後,好似有些不服氣嗎,張大了嘴巴便怒吼道:“你們這是什麼狗屁錢莊?老子在陽間可是千萬富豪,我的賬戶裏怎麼會沒錢?”

那兩人在聽這中年人這般大吼之後,都是雙手叉腰,一副輕蔑的表情:“陽間的千萬富豪在這裏有個屁用?你看到剛纔過去的那人沒有?”

說罷,其中一名男子指着一個衣着普通的老頭兒:“就是他,就是那老頭兒。人家在陽氣吃低保過活,但人家兒女孝順,他死後他兒女燒起幾萬億給他。現在人家是萬億富豪,你的子孫現在爲了爭你的家產,早已打得都破血流,你就等着做窮鬼吧!”

說道此處,那兩人便不再理會那中年男人。

而那中年男人在聽到這話之後,也是傻了眼,然後連續扇了自己好幾個巴掌:“早TM知道我兩兒子不孝順,當場真該掐算這兩個不孝子!”

中年男人此時顯得很是落魄,腰也沒剛纔直了,只能沿着街道往裏邊走。

見到這兒,我和上官仙都不由的相視了一眼,但都沒說話,只是嘆了一口氣兒之後,繼續向着街道的深出走去。

這一路上我們除了見到剛纔的那一幕之外,還見到了一些已經死去的明星海報。

比如娛樂圈裏才死沒到半年的張國榮,這會兒到處都貼滿了張國榮演唱會海報。

而且海報上還清晰的寫着標題;“天皇巨星張國榮,首屆酆都演唱會!”

標題下面着則是張國榮的畫像,並且最下方註明了地址,酆都大劇院,同時還有時間,陰曆三百一十萬年,七月七號。

因爲這地府的時間與我們陽間的時間完全不一樣,所以我也不知道距離這張國榮的演唱會還有多久,也就圖個樂子,隨便看了看。

不過就在我關注到時間的時候,這海報上的陰曆三百一十萬年卻吸引了我。

在陽間,我們都說中華上下五千年,也就是說,我們中華文明也就約五千多年的歷史。

但這地府的時間卻寫着三百一十萬年,這時間差完全不對啊?

就算陽間與陰間的時間差是三天,五千年換算過來也才一萬五千年,也遠遠沒有三百多萬年啊?

難道說?難道說這三百多萬年是記載的地府形成的時間? 心中出現這個想法之後,身體微微的一震。

如果地府的形成時間是三百多萬年,那不是可以追溯到洪荒年間?也就是恐龍時代!

心中剛一出現這種想法,便很是驚訝的對着上官仙開口道:“上官仙,你看到沒,三百多萬年,沒想到地府的存在時間竟然有三百多萬年了!”

我此時顯得很是興奮,就好似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不過上官仙卻直接給了我一個白眼,和一盆冷水。

“你錯了李炎,這本地府指南已經明確的註明,每五百萬年,地府的時間就會重新更正一次,而且這上面清楚的記載,地府的時間已經更新了二千七百七十七次了!”

此言一出,我當場就愣住了。

尼瑪!這個消息絕對是震撼性的,每五百年更新一次,已經更新了二千七百多次了。

也就是說,這地府已經更新了二千七百個五百年了。這時間到底得多長?

正當我超負荷的口算的時候,上官仙好似看出我在想什麼,當場便對我笑了一聲:“你別算了,從有記載開始,到現在已經過了一百多億年了!”

“啥,一百多億年?”我當場就張大了嘴巴,差點就沒把下巴給掉地上。

“是的,如果換做陽間的時間來算,也就五十億年不到吧!”上官仙輕描淡寫淡寫,漠不關心的說道。

可我卻聽得如雷灌頂,這TM每一個字都刺激着我的腦細胞,讓我驚訝不已。

不過就在我短暫的驚訝之後,我們還得的繼續往前走不是?畢竟我們來此地的正真目的是下地府,而不是來搞“考古發現”的。

當然,對於五十億年,在我們現實生活中也是得到了一些考證的,當世地質學家公認的說法,都說地球已經形成了約四十六億年,與這地方的時間也是完全吻合。

從這個方面更加可以說明,在我們居住的地球形成的時候,地府就已經存在了。並且與三界共同出現的道家理論,也是如初一轍。

在短暫的驚訝過後,我拿過了上官仙手中的白皮書,也就是那本地府指南。

翻開第一頁,發現上面記載的是地府的形成時間以及地府“旅遊圖”。

而後面則都是寫的一些地府政策,條條款款,以及留在地府做永久居民,又會得到什麼待遇之類。

這本書除了第一頁的地府“旅遊圖”以外,其餘的都沒有啥用,那些狗屁地府政策,更是扯淡。

說什麼在地府獲得永久居住權後,就可申請做陰差,什麼做了陰差之後就有機會提幹,什麼最後成爲神之類的。

所以我在看到這麼蛋疼的提幹政策的時候,直接就該它忽略了。當場就把那白皮書給扔進了我的揹帶之中,然後便和上官仙繼續趕路。

這半步多城真的太大,我們這一走,結果就是兩天。

即使是兩天,也沒遇這半步多中辦理手續的“行政大廳”。

雖然我們不可能真去辦理這所謂的手續,但是我和上官仙卻必須去那裏。

因爲行政大廳除了辦理鬼魂證明以外,還在出售“一步少”的火車票。

而且地府指南上也清晰的標註有,要前往鬼門關,真正想進入冥界,就必須去“一步少”乘坐火車。

要不然就只能徒步前往鬼門關,這段路程有多遠,地府指南上清楚的標註,“一萬三千五百公里”。 暖男獨寵小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