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對方更強,讓他們吃了大虧。

就連手機也被爭鬥中摔爆了,無奈之下這才派人趕緊回來請林楠這尊大神,要替他們報仇與找回場子!

可想而知,當林楠聽到這件事時的心情,大有一把拍死死胖子的衝動!

這種事,還有臉找自己?

「現在人怎麼樣?」林楠開口問道。

既然沒有什麼大事,也就算了,挨頓打也活該,權當是買個教訓,看這死胖子以後還敢不敢再去這種地方了。

膽肥了這是!

「少爺和楊先生都受了傷,鍾叔也被打傷了,對方很厲害,我們都不是對手,此刻還都在會所,對方很囂張,打了人還不走,辱罵了楊先生,還提到了林先生您,態度很不好!」這位保鏢開口說道。

「嗯?」聽到這話,林楠忍不住微楞。

「是誰?他們認識我和胖子?」

「是的,是省城的南松和薛浩博,另一人是燕京的王倫!」保鏢直接回應道。

娘子可愛 同為省城的闊少,他自然認識,這個王倫更是名人,怎麼可能不認識。

更何況,先前爭執的過程中,他們都開口稱呼了名字。

聽到保鏢這麼說,林楠當即微楞,腦海中迅速想到了這麼幾號人物,那麼也就明白了一些了。

這件事,顯然不是爭奪小姐那麼簡單了,這王倫估計早就對林楠和楊胖子恨個半死。

南松和薛浩博上次也被自己左右開弓的收拾,雖然可能有著家族的告誡不允許找事,但他們這種闊少哪能忍的住,而今看來就是找麻煩來了。

真若是因為找小姐的問題而被打,林楠還真不想多問。

但這麼幾人,林楠還真要走上一趟,而且能輕易教訓楊胖子和老鍾二人的,絕對不是一般人。

死胖子這段時間沒少進步,大力丸前後也服用了七八顆了,再加上適當的鍛煉,也算是一個高手了,老鍾也不例外,而今都受傷,可見一斑。

「帶路!」再沒有遲疑,林楠直接開口,讓人帶路趕往,這頓打,林楠要出手討回來再說!

南雲市,雖然算不得華夏一線大城市,撐死也就三線左右,但卻名氣不小,尤其是在原石這個行當,更是鼎鼎大名,使得這裡催生了一匹的富豪。

每年更是有著不少富豪人物趕到南雲市碰碰運氣,玩玩眼力這東西。

天上人間會所,便是南雲市的頭牌會所,絕對的豪華與頂級,這裡的姑娘可都是千里挑一的那種。

能到這裡消費的,一晚少說也要幾十萬的,沒有一定的身家,還真不能在這裡消費。

楊胖子發誓,絕對是第一次進這裡,金礦為了招待楊胖子,也算是上心了,哪曾想到剛一進來,就特么的碰到了對手。

金家在省城翡翠玉石生意中堪稱霸主地位,在全省名氣都不小,利潤可想而知。

自然惹得不少人眼紅,省城內也有著幾家很想霸佔這個生意。

南松所在的家族,薛浩博所在的家族,都是省城頂級大財閥大家族。

論規模和影響力,也遠比金家大上不少,但奈何這方面金家最在行,而且經營十幾年,可謂是根深蒂固。

他們哪怕是想要爭奪,也很難,哪怕是有些摩擦,在省城他們也不懼。

但沒想到這次來南雲市,竟然在這裡碰到了,不僅僅有南松和薛浩博,更有著燕京闊少王倫,這就讓金礦有些栽了!

和王家相比,他們金家就更算不得什麼了,原本他是準備退讓的,不想發生爭執,這種時候他們肯定吃虧。

然而不曾想王倫竟然直接盯著楊胖子,再然後,就發生了巨大的爭執。

尤其是當聽到林楠也在這裡的時候,南松、薛浩博與王倫三人一個個臉色都極為不善,胖子也是一臉不善的盯著王倫。

然後王倫等人竟然公然搶奪他們看中的小姐,爭執就這麼開始了。

再然後,就動手了!

而且,還是楊胖子率先動手了,直接在燕京頂級闊少王倫的臉上留下一個鮮紅的五指印,讓王倫要噴血了。

然而,最終他們寡不敵眾,對方有真正的高手,直接將楊胖子打個半死,老鍾也被打傷,此刻被帶到一座巨大的包廂內,等待著林楠的到來。

這次的事情,他們在理,是楊胖子率先動手的,哪怕是林楠有著一些特殊的身份他們不懼,至於實力,王倫很自信,配備了超乎想象的高手。

一位傳說中的修士高手!

昏嫁誤娶 哪怕是林楠來到,又能如何?

難道還能打的過這種高手?

先前這個死胖子出手倒是不弱,自己幾名保鏢都被打倒了,但碰到這位修士高手,還不是被自己折磨成豬頭!

此刻真若是陳凡趕來,反倒是能讓他好好報個大仇!

那日省城的豬頭臉,他可謂是刻骨銘心!

至於和楊胖子的仇怨,相對反而淡了不少,他更恨那個該死的林楠! 天上人間會所內,楊胖子此刻很慘。

金礦畢竟身份擺在那裡,南松和薛浩博他們雖然和他不對頭,但還算是有分寸,但對楊胖子就沒那麼客氣了。

得知是林楠的兄弟,那叫一個狠辣出手。

王倫更是對這個搶奪秦嵐的事情記恨在心,尤其是先前楊胖子主動的一巴掌,更是打出了真火。

在身邊高手出手后,王倫直接對著楊胖子狠踹幾腳,臉上更是慘不忍睹的變成了豬頭。

「特么的你給老子等著,今天不把你打成豬頭,老子跟你姓!」楊胖子惱火不已。

雖然他最近實力暴漲,但特么的對方竟然有更強的,他不是對手,和老鍾都被那人輕易解決。

再然後,他們都被狠狠的收拾了一番,尤其是自己,打的楊胖子差點崩潰!

一旁,金礦也是臉上帶著濃濃的怒意,甚至有著巴掌印,但卻一直在忍著。

不忍不行,他們有高手,家世也不是他所能對付的了的,只能將這份怨恨暫且埋下,見楊胖子這幅模樣,忍不住微微拉了楊胖子一把。

好漢不吃眼前虧,對方實力太強,他們也沒有辦法。

楊胖子根本不管,既然已經去找林楠了,他還怕什麼。

一旦林楠趕到,他就不信了,看這群孫子還能蹦躂多久!

對林楠,那是無比的相信!

這世上,眼前好像就沒有他辦不了的事情!

「好了胖子,這次咱們是栽了,別再說了,以後有本事咱們兄弟找回來就是!」金礦小聲對楊胖子說道。

他經商數年,早已圓滑很多,處事也要沉穩的多,這次若非楊胖子主動動手,估計也發生不了這種事。

誰能想到這位老同學竟然和王倫他們有仇怨!

「什麼特么的以後,等會林楠來了,干翻他們!」楊胖子怒極,若非被打的實在是要沒力氣上前了,只怕還要拚命了。

特么的,敢打胖爺,還敢打臉!

妻子的祕密:冷總裁的復仇嬌妻 「你們三個雜碎,都給胖爺等著,胖爺現在就躺在這裡看著你們挨打!」胖子很囂張。

「砰!」不過緊接著,便是一腳踹了過來,再度讓胖子慘叫一聲。

「死胖子,打不死你,今天那該死的東西來了,正好一併教訓了!」薛浩博怒罵。

當日在省城他們的遭遇,讓他們一個個覺得是奇恥大辱,雖然被封鎖了消息,但依舊在他們那個圈子裡傳來了。

三大頂級闊少被一個小農民打成了豬頭,可想而知,成為笑柄很久!

這個仇怨,而今他們要報!

那傢伙不是很厲害嗎?

而今王倫身邊正好帶著這麼一位修士高手,試試誰更厲害!

巨大包廂內,王倫三人坐在沙發上喝著酒,懷中各種摟著一個漂亮的姑娘。

原本這些都是金礦楊胖子他們的,而今卻被他們強制奪走,光明正大的佔據。

至於楊胖子金礦老鍾他們,連同幾位保鏢,則都龜縮在角落內,看上去楚楚可憐,基本上都挨得不輕,著實丟人之極。

沒讓他們多等,很快林楠便被一名保鏢帶到這裡。

門口有兩名保鏢把手,原本還想阻攔林楠,不過直接被林楠左右一推,兩名保鏢隨即倒退,摔在兩旁的牆壁上。

想攔林楠,他們還差得遠!

跟在林楠身後的金礦保鏢看到這一幕當即臉色就不一樣了。

來的路上他還充滿了擔心,畢竟對方太強了,連鍾叔都完全不是對手,若非他及時按照金礦的意思溜走,只怕也要倒霉。

但眼下,這位林先生只是微微一推,就把人給推開了?

好強的樣子!

「蓬!」林楠可沒有客氣,直接暴力推門而入,也幸好大門夠結實,估計只是這一下,大門都要廢了。

沙發上,王倫等人被林楠推門而入的情況嚇了一跳,不過隨即臉上滿是陰冷。

現在還真不懼怕林楠,他們有高手守護,儘管林楠身份特殊,但他們三個也都不簡單。

正常而言哪怕是林楠身後的部門也不會輕易招惹,那代表著商業帝國!

王倫能成為最頂級闊少,背後的力量超強!

王倫身邊,一名三四十歲的男子,一身的勁裝,在林楠剛進入包廂的時候,他眼中陡然間多出一股凝重之色,林楠身上他竟然感覺到一股危險。

他,就是王倫等人此次的倚靠,他們眼中的頂級高手,實際上就是一位修士高手!

像楊胖子和老鍾二人都不弱,但在他手中,依舊不夠看,輕而易舉的吊打!

但是眼下,林楠帶給他一種危險感!

這一切,王倫等人自然不知道,信心爆棚,他們等待的就是林楠。

不把林楠打成豬頭,不會善罷甘休,至於殺人他們倒是不敢,畢竟林楠的身份擺在那裡!

林楠環顧包廂,看到了楊胖子的慘狀,臉色很冷,胖子的這個模樣可真是夠凄慘的,不過倒也不算是什麼大問題。

一看到林楠到來,楊胖子頓時找到了依靠。

「林楠,你要為我報仇啊,把他們都打成豬頭!」楊胖子簡直是一把鼻子一把淚的,在哭訴著。

「不,我親自動手,你幫我打倒他們,我親自打他們成豬頭!」

楊胖子恨聲,主要是挨的太慘,之前被林楠操練也沒有這麼慘過,這些人下手賊狠,而今他要指望著林楠報仇。

金礦倒是還算是理智,不過對於這位老同學的事情知道並不多。

一看就知道對付有真正的高手,他不知道林楠到底如何,這次的事情雖然他也惱怒,但能忍!

「林楠,小心點!」金礦開口。

唯獨老鍾,此刻盯著林楠,他能感覺到林楠身上散發的那種冷意,能感覺到那股強大之氣。

這是武者的一種直覺,正常而言不會錯!

這是一位高手?

老鍾突然間不由好奇不已,之前聽自家少爺提到過這兩位同學。

以前都是農村的,現在雖然省城開了餐廳。

但主要還是在農村種地賣菜,開了一家農業公司,什麼時候有著這麼強大的實力了?

即便是地上的胖子,實力都不比自己弱上多少了,這個林楠有多強?

「難道也是傳說中的修士高手?」

一瞬間,老鍾心裡多了一分懷疑,大膽猜測! 沒有理會楊胖子的話,林楠只是淡淡對他們點點頭,隨即目光便在一臉冷笑的王倫等人臉上掃過。

看這幾人的表情就知道,這擺明著就是等自己找麻煩的。

不過,林楠也不在意他們,目光卻是在他們身邊的那位中年男子身上打量著。

高手之間,都有著一種本能的直覺,這人察覺到林楠很強的同時,他也察覺到了對方!

能輕易解決楊胖子老鍾他們二人,雲清風淡的模樣,一看就是高手。

而今真切見到,林楠當即便有了判斷,修士!

雖然算不得太強的那種,但只要是修士,就不會差!

若是之前,林楠肯定沒什麼信心,這種人太強了,看看之前賴美雲揉虐林楠的情形就知道了。

但是眼下林楠突然間多了一些信心,接連兩晚用氣血丹和筋骨丹強化肉身之力,而今強上了一大截!

哪怕是修士,此刻林楠也敢鬥上一斗!

「你們是皮又癢了?」林楠緩步上前,冷聲開口。

林楠一開口,讓王倫三人心中一陣懼怕。

上次林楠的出手,給他們留下不小的心理陰影。

王倫臉色一小會的功夫變了數遍。

「哼,該死的東西,等會將你打成豬頭,我看你還能如何逞能!」王倫冷哼一聲說道,帶著濃濃的仇恨之意。

「就算你有依靠,真以為我們不敢對你出手?」南松也陰聲開口,論後台,他也很硬氣!

「特么的,等會我要親自動手,打不死這混蛋!」薛浩博寒聲。

上次他挨得很重,因為他最出言不遜。

而今,這是新仇舊怨都一起涌了上來,這個時候,根本沒什麼好客氣的,先打了再說。

「留他一條命就行,讓他跪在我面前!」王倫沉聲吩咐,讓身邊的男子動手。

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這個該死的東西跪在自己面前,讓自己狠狠抽打。

只有這般,才能讓他解氣!

中年男子聽到王倫的話,眉頭微皺,不過也沒有多說,他是王家之人,守護王倫是他的責任。

而今少爺讓他出手,他無法拒絕,林楠給他的感覺雖然不弱,但應該不是修士,這點他能感覺的到,那就沒什麼好畏懼的了。

當即,中年男子上前,距離林楠不過丈許距離,毫不遲疑的抬腳就是一記側踢!

一瞬間,林楠眼中冰冷,正好也想試試這兩次的成果,中年男子的速度,此刻在林楠眼中,好似沒有那麼快。

「滾!」林楠爆喝一聲,同樣是一腳踢了過去,瞬間兩者在空中交匯碰觸。

「蓬!」隨著兩人的觸碰,剎那間有著一道不小的聲音傳出,林楠身形微退兩步,臉色倒是還算正常。

然而王家的這位中年男子修士臉色卻是很不好看。

只是在那一瞬間,兩腿相撞,他只感覺自己好似撞到鐵柱上一樣,劇烈的疼痛,若非周圍其他人一個個都看著。

他指不定要慘叫一聲了,即便是強忍著,此刻也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乍一看,林楠好像不敵,然而看著對面中年男子的情形,他笑了。

這人在隱忍,其他人看不到,但林楠看的真切。

他很痛,甚至若是感覺不差的話,這人的腿都在微顫了。 九域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