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身武二娘見過陛下。」

李二陛下看了一眼武二娘一眼,姿色果然上佳,嬌艷欲滴,想起此女是楊妃與桂陽公主所推薦,言說此女不僅姿色過人,且聰慧敏俐、才學出眾,不由好奇,隨後他想到自己的愛馬,

「朕有一寶馬,其名獅子驄,能日行千里而不乏。然,此馬個性暴躁易怒,尋常人連接近也無法做到,更有數位馬師因馬而傷,不得訓服,二娘可有法?訓服這烈馬?」

武二娘認真的想了想,這才說道,

「妾身只需三物,便可馴服此馬。」

李二陛下感到好奇,

「哪三物?」

武二娘從容說道,

「一根鋼鞭,一把鐵鎚,一支匕首。」

李二陛下不解,

「你要這三物何用?」

武二娘淡淡回道,

「馬者,人騎之禽獸。如不能騎,鐵鞭擊之。不服,則以鐵鎚錘其首;又不服,則以匕首斷其喉。」

李二陛下心底下不知道為什麼顫了顫,看着嬌媚的容顏,呻吟了片刻,最後勉強誇了一通,最後便賜名媚娘,封才人。

李二陛下對媚娘心底有些不太喜歡,後宮佳麗何其多,美貌者並不缺乏。縱觀李二陛下寵愛的女子,無一不是溫柔賢惠的類型,如長孫無垢。

而才人,只是侍奉後宮嬪妃的一個『高級宮女』而已,只是有被寵幸的資格。而才人何其多,加上李二陛下對武媚娘並不感冒,轉眼便將她給忘了。

武媚娘也沒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下決心進宮,最後卻只是最低等的才人。這讓心高氣傲的武媚娘如何接受的了? 田齊對呂承也有些印象,對其能力也略知一二。但出於對呂布的防範,田齊一直沒有重用呂承。在第一批投靠田齊的那群護衛當中,呂承是提拔最慢的一個。沒想到呂承竟然得到了曹性的看重。

當然,曹性打算將呂承脫離錦衣衛核心情報系統,也有揣度田齊心思,對呂承略作防範之意。

田齊沉吟片刻,同意了曹性的舉薦,升呂承為錦衣衛百戶,專門負責錦衣衛理財之事。

等曹性離開,田齊找來太史慈,對他說道:「紅昌姑娘還要在宮中留上三年。我打算任其為錦衣衛百戶,幫我打探宮中消息。等我離京之後,曹性也要隨我東行。我想將你留在洛陽,明面上任將軍府參事,留駐京城,負責與朝庭聯絡;暗中任職錦衣衛副千戶,統領京城錦衣衛。也可免了你與任姑娘分居兩地,免了你們相思之苦。」

田齊來自後世,他以前的下屬中就有異地戀的年輕人,因此深知兩地分居之苦。他無法救任紅昌出宮,所以打算將太史慈也留在京城。

太史慈對田齊的安排心懷感激,卻搖頭說道:「多謝主公體諒。但太史慈出身低微,在京中又別無親朋,留在京城,作用有限。主公欲將水軍建於東萊。我願隨主公回鄉,為主公募軍。」

田齊又勸了幾次,但太史慈心意堅決,田齊只得同意,讓太史慈跟隨自己離京。

太史慈建議田齊:「東萊灘緩,人口密集,可為招募軍士,營建商港之地。西萊灘險,多有石灣,北倚仙山(嶗山為道教祖庭之一),山高林密,可造海船,建軍港。而且西萊地屬琅琊,自古就多有良港、鹽池。始皇帝五巡天下,三登琅琊,還令徐福於琅琊建港造船,出海求仙。」

田齊令田虎取來地圖,與太史慈查看琅琊(西萊)地形,心中暗喜,這大概就是後世青島、威海等地所在。田齊立刻同意了太史慈意見,準備將商港建於東萊,將軍港建於西萊。

田齊等人正在討論營建水軍之事,打算召魏風、童飛、江成等人南下,以水軍千戶府為基礎,營建水軍。護衛突然來報,曹操前來拜訪。

田齊連忙出府相迎。他上次是想故意試探曹操心胸氣量,這才怠慢了曹操和袁紹。這次曹操再來,他不想再次失禮。

田齊迎曹操進府,見曹操未穿官服,只一身儒衫,頭戴儒冠,便執他右手,待之如友,熱情招呼他於書房相見。

曹操與田齊寒暄幾句,對田齊說道:「我有些私密事欲與田兄商議。」

田齊點頭,令童猛、典韋、太史慈等人退下,只自己與曹操留於書房。

田齊對於曹操有私密事與他相商,頗為奇怪,詢問道:「城尉今日為何如此清閑,不知有何事與田齊相商。」

曹操輕聲一笑,對田齊說道:「城中兩起滅門命案,便是將軍所為吧?」

田齊心中一驚,面上卻故意裝出疑惑的樣子。他詢問曹操:「城中發生了滅門慘案?田齊才入京都,消息閉塞,竟然不知。這天子腳下,都城之內,何人敢如此肆意妄為?城尉又因何懷疑是我所為?」

曹操輕哼一聲,搖了搖頭。兩起滅門慘案發生於城南,不歸曹操管理。但曹操也早就對太平道假借傳教,蓄謀結黨營私之事有所警覺。

曹操任北部尉之後,在轄區內暗查太平道黨羽,早已探知洛陽城中太平道方帥就是趙安(李樂)。

兩起滅門慘案,發生在趙安外宅和其左近,趙安一家死於非命,曹操立刻知道此事非比尋常。

不知為何,曹操在第一時間,就下意識的想到了剛剛來到京城的田齊。

田齊有膽,敢與天子分利,敢與天子討價;田齊有智,竟然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內,以一介白身,先後得匈奴單于、鮮卑大王、大漢天子重用,身居高職;田齊有勢,手下童猛、典韋、太史慈等人皆壯勇非常,數十護衛令行禁止,裝備精良。除了田齊,曹操想不出還有何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於京城鬧市,滅殺太平道百餘精銳。

曹操起身告辭,對田齊說道:「看來將軍不欲以孟德為友,是孟德自作多情了。」

田齊急忙將曹操拉住,把他按回榻上,對他說道:「我與孟德兄一見如故,視同知己。不是田齊故意相瞞,只是此事,呵呵,不敢為人所知啊。」

曹操見田齊承認了此事,不再堅持離開,重新與田齊坐回榻上。

曹操接著問道:「將軍與太平道有仇?」

田齊傷感的點了點頭,把父兄出征而亡,高衡陰謀陷害邊軍之事詳細告知曹操。

田齊又取出從良鄉李永府中搜出那本太平道名冊遞與曹操說道:「太平道假借傳教,暗中蓄勢,其心不軌。張角兄弟,以弟子親信為方帥,分領各州郡教眾,分明是要謀反。這是我來京途中,無意中所得一卷名冊。太平道竟然私許教眾軍職。一個小小的良鄉縣,竟然有了兩曲太平道私軍。太平道傳教遍及東部八州,總計會有多少私軍?如今冀州、豫州、青州等地連年大旱,數百萬生民無以果腹,但有風吹草動,只怕便是滔天大禍。」

曹操看了看名冊,將其還給田齊,嘆息一聲說道:「朝中諸公對太平道謀反之事也多有察覺,奈何宦官當道,擾亂天子視聽。天子不以為然,絲毫沒有警覺。東部大旱,各州郡上書請開郡倉賑濟,也被宦官所阻攔。如今聽將軍所言,太平道還與鮮卑等外族私通,構陷邊軍,其謀反之心真是昭然若揭,蓄謀已久啊。」。

田齊笑道:「城尉今天身著便裝,想來也不是來向田齊問罪的,不知所為何事?」

曹操苦笑一聲,對田齊說道:「我對太平道陰謀叛亂早有警覺,多次向天子上書,卻如石沉大海。前些天聽了將軍所言,大漢軍威不振,心有所動,不想安居洛陽,坐視奸人為亂。我昨夜巡街,路遇中常侍蹇碩的叔父蹇圖,見他違禁夜行,車內還有民女綁縛,借故將其亂棍打死。在洛陽城中,蹇碩不敢拿我如何。他上書天子,將我明升暗降,調去外地為官,為頓丘令。呵呵。他是想等我出京之後,再尋機會整治我。不過倒是正合我意。頓丘離我家鄉,豫州刺史部所在的譙縣不遠。等我到了頓丘,蹇碩必與我為難。我便藉機辭官,聯絡鄉鄰郡縣豪傑,準備應對太平道之亂。」 我以為這本書已經沒有人看了,沒想到還有這麼多人舉報,這幾天後台被封閉了,無法上傳新章節,無法修改章節。今天剛剛能登陸。

前面的章節,明后兩天修改。

楊戩得了馮燁的命令,興沖沖的就跑去了昆崙山玉虛宮。

闡教十二金仙早就得了馮燁的命令,過來勸說元始天尊放了雲霄娘娘,交出混元金斗。

只是他們來到玉虛宮以後,就安心的在這邊留下了。他們就不相信,馮燁這位天帝,還敢來昆崙山玉虛宮將他們抓回去不成?

那可就要徹底的和元始天尊撕破臉了。

所以這闡教十二金仙,從離開了天庭,回到玉虛宮以後,壓根就沒想過再回到馮燁麾下去。

元始天尊也沒有說過任何的意見,只是按時開壇講道,如同他們當初在昆崙山一起學道時候一般。

倒是讓這十二金仙相互之間,關係親近了不少,重溫了師兄弟之間真摯的感情。

十二金仙聽完了楊戩的轉述,他們儘管十分的心動,但是在這件事情上,卻也做不了元始天尊的主。

「師侄,此事重大,還需稟明老師,等老師定奪才好。」南極仙翁率先開口說道。

「楊戩明白!」楊戩抱拳行禮說道。

儘管他心中也十分的希望這事情能夠辦成,讓闡教和天庭成為一家人,至少也不能再是敵對。免得他兩頭做人為難。

元始天尊收到徒弟們傳遞過來的消息的時候,也是沉吟了一下,在他看來,這是天帝對他闡教的服軟。

事實上自從馮燁率領冀州與西周爭奪人間界的時候,元始天尊就考慮過收拾馮燁的。

只是當時他還沒等出手,西方教准提聖人就先出手了。

結果便宜沒佔到半點,反倒給自己弄了個灰頭土臉,無論是那大周天星斗陣,還是三千旱魃現世的強大實力。

都讓元始天尊心存忌憚,在對付馮燁這件事情上,既然西方教二聖不行,元始天尊雖然自認為自己比西方二聖強。

但那也只是比一個人強大,也不敢說自己就能夠以一敵二了。

但是現在天庭的實力,卻是能夠抵抗兩位聖人,就不得不讓他心存忌憚,不敢輕易的出手。

聖人固然不死不滅,但是他們也有徒子徒孫,也有自己的教派。

他好不容易將通天教主的截教算計的灰飛煙滅,現在他們闡教有了發展的良機,若是再與天庭對上,那他闡教的發展良機也就失去了。

再加上闡教十二金仙都上了封神榜,性命掌握在馮燁這位天帝的手中,元始天尊一時也不想要撕破臉。

算來算去,元始天尊暫時也是拿馮燁這個天帝沒有什麼辦法,只能先將事情放在一旁,等待轉機出現。

至於聯合西方教二聖一起出手,元始天尊也不是沒有想過,畢竟大家剛剛合作了一把,將萬仙來朝的截教打的灰飛煙滅。

但是那一次合作,元始天尊已經答應了西方教東傳的事情,若是再與西方教聯合,那最後得利的是誰,可就不好說了。

再加上西方教在這次封神大戰當中獲利頗豐,准提道人抓走了不少的有緣人去西方教。接引道人更是一口氣接引了三千紅塵客。

可以說這次封神大戰,西方教得了人,闡教得了地盤。未來怎麼樣還不好說,反正大家都是勝利者。

但是現在天帝馮燁的出現,打破了元始天尊的算計,闡教在這次封神大戰當中損失慘重,十二金仙都上了封神榜。

這簡直就是闡教不可承受的損失,導致現在闡教空有地盤,但是卻沒有足夠的人手,這就很尷尬了。

若是這個時候聯合西方教,最後戰勝了天帝,導致西方教大舉東進,那他闡教能得到什麼好處?

這也是元始天尊沒有聯繫西方教合作的原因之一。這讓他總有一種為他人做嫁衣的感覺。

事實上老子對這次的封神大戰也很不滿意,總有一種兄弟鬩牆,被外人佔了便宜的感覺。

一場大戰打下來,道家實力衰退,反倒是西方教實力大進,儘管這裡面有通天教主不少錯誤,但是老子對元始天尊也是心中意見不少。

在這種微妙的關係之下,元始天尊聽聞了馮燁的提議以後,心中也是頗為意動。

這件事情對他闡教來說,確實是一個好消息,但是作為一個老銀幣,他必須要先將事情想明白了,這裡面有沒有什麼陷阱。

他覺得馮燁作為這次封神大戰的實際得利者,必然也是一個算計甚遠的老銀幣,所以天帝馮燁的提議,哪怕看起來對他們闡教有利,他也不能馬上答應下來。

還是需要再三思量一番才行,雖然他是聖人,勢力強大,在許多時候,都不怕被人算計,因為他們有不怕被算計的實力。

但是在面對同級別的對手的時候,若是不多一些算計,那通天教主就是前車之鑒。

而且從封神大戰最後的結果上來看,最後得利的就是這位天庭之主馮燁,反而是自己這次大劫當中,看似算計了通天教主。

但是最後卻沒有得到什麼好處,明明想要為幾位弟子躲避災劫的,最後也沒躲過去。還便宜了西方家,白白讓西方教發展壯大。

從結果上來開,這分明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了。而他們闡教顯然就是成為了這隻螳螂。

在元始天尊的心中,天帝馮燁已經是一個比他更能算計的老銀幣了,對這種老銀幣的提議,他又豈能不多加防備?

只是現在他一直都沒有想明白,天帝馮燁的這一系列的動作,目的何在?對他們闡教又會有什麼影響。

楊戩心中忐忑的看著高坐蓮台上面的師祖,他心中也是疑惑,明明這次的事情,是天帝讓步了,為什麼師祖還是這幅被算計了的模樣。

元始天尊想不明白這件事情的利弊在哪裡,自然就不敢輕易的下決定。

「祖師,對天帝的提議,不知您意下如何?若是您有什麼其他的想法,也可以傳達給天帝。

天帝說萬事好商量。」楊戩極力的想要促成闡教與天庭的和解。

但是楊戩越是這樣,元始天尊就越是覺得天帝馮燁在這件事情當中有什麼算計在裡面,自然不能答應。

雖然元始天尊不知道天帝到底有什麼算計,但是他卻知道,只要不跟著對方的意思走,那對方的意圖就無法實現。

不管對方有什麼算計,只要他們闡教不答應,也不配合,任憑對方有什麼算計,對他們闡教也造不成什麼影響。

想清楚這些,元始天尊面沉似水的說道:「楊戩,你回去告訴天帝,此時我已經知道了,但是我道家清靜無為,天庭的事情我們不管。

但是天庭也別來要求我們闡教如何做。他自去當他的天帝,我們自在修我們的道。他的要求,我們也不會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