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張公子!」

保安連忙答應了一聲。

……

片刻之後,李浩天魏成龍等人走進了陳天他們所在的包間裡面。

「陳兄弟,剛才有點小事情我們幾個人處理了一下,所以耽誤了點時間,你不介意吧?」李浩天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

「沒關係!」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而在場的眾人瞪著眼珠子看著李浩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解,因為他們想不明白李浩天為什麼上完一個廁所之後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跟陳天說話的語氣彷彿也客氣了很多。

即便是魏成龍張小北等人此時臉上的表情的也非常的不解。

別人心裏面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陳天自己心裏面卻非常的清楚。

他知道李浩天絕對是接到了李浩峰那邊的消息所以才會有如此大的變化,但是無奈現在李浩天的這個變化來的似乎有些晚了,因為陳天知道真正的好戲馬上就要開始了。

「大家都看我幹什麼啊?都快點吃東西啊,這些東西要是不吃一會可能就涼了!」

李浩天看見沐傾言等人都瞪著眼珠子表情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以後,連忙笑呵呵的招呼了一聲。

永序之鱗 但是眾人在聽到了李浩天的這句話以後,依舊坐在原地,沒有人吃東西。

「其實我今天把你們都喊到這裡呢,主要就是想要看看我們南陽大學的這朵校花到底是落在了誰的手上,還有就是魏成龍跟陳天兩人正好是老同學,大家在一起敘敘舊,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了!」

李浩天笑呵呵的解釋了一句,然後扭頭看向了章宏的位置,輕聲說道:「章宏,你不是說你還想要給陳兄弟道歉來的嗎?怎麼還沒有道歉啊?」

章宏在聽到李浩天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今天章宏沒有教訓到陳天心裏面已經非常的不開心了,此時李浩天竟然還讓自己給陳天道歉,而且還是在沐傾言的面前道歉,章宏此時根本沒有辦法接受這件事。

畢竟之前他們嘲諷陳天嘲諷的那麼狠,此時自己在回來給陳天道歉,這不就是相當於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章宏,你愣在哪裡幹什麼?還不快點給陳兄弟道歉?」

李浩天面無表情的沖著章宏說道。

在場的這些人坐在原地此時已經有些傻眼了,她們根本就想不明白此時李浩天到底打算做什麼,先是讓魏成龍羞辱陳天,現在又讓章宏給陳天道歉,這上下的差距實在是有點大了!

「這個李浩天是不是精神不好啊?剛才那麼羞辱小天,現在又給小天道歉,到底是要幹什麼啊?」丁天宇猶豫了一下,小聲沖著龔正說道。

「我怎麼感覺這個李浩天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龔正低聲說道。

「天哥……」

章宏坐在原地,咬著牙低聲喊了一句。

「嘭!」

李浩天猛然伸手拍了一下桌子,然後瞪著眼珠子喊道:「我現在讓你給陳兄弟道歉,你聽不明白我的話是不是?」

眾人被李浩天的這句話嚇了一大跳。

而章宏猶豫了兩秒鐘,咬著牙站起身沖著陳天說道:「陳天,昨天晚上的事情實在是抱歉了,我給你道歉!」

沐傾言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心中震撼不已。

雖然她到現在也沒有弄清楚李浩天這麼做是為了什麼,但是她能夠感覺到陳天之前跟自己說的那些話似乎並不是在吹牛!

陳天面對章宏的道歉,根本沒有搭理章宏,而是扭頭看向了李浩天的位置,面無表情的說道:「李浩天,你是不是覺得讓章宏給我道個歉,這件事就能夠過去了?」

李浩天聽到陳天這句話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恐懼。

「陳……陳天,你想要怎麼樣?」

李浩天看見陳天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太對勁,連忙結結巴巴的問道。

「我不想怎麼樣!」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嘭!」

就在這個時候,包房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

一位性感美女帶著四五個中年人沖了進來!

李浩天在看見這些人進來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

「剛才就是這幾個人把老闆給打了,通通給我帶走!」

美女伸手指著李浩天的位置,冷聲喊道。

「嘩啦啦……」

門口處的中年人聽到這話以後直接奔著李浩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經歷了一場刻骨銘心的儀式之後,終於步入正題。

「我們分成兩撥進入神界,百里邢,你帶著一群人……而我們……」

商量起「正事」來,大家立即就原地滿血復活,又開始興緻勃勃地安排起來。

聽著他們的討論,風玫無語望天,他們的計劃若是順利,再過一段時間,估計待我為王他們不用擔心魔界的人太少了,反而要擔心神沒人了。

「王,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風玫回神,搖頭,認真臉:「你們說的挺不錯的,就依照你們說的辦吧。」

實際上後半部分她都沒聽,但是前半部分已經足夠刷新她的世界觀了。

「其實……」人群中有個聲音弱弱地響起,「何必如此大費周章,我們直接把轉生池的水放在食物中不就行了?」

「不行。」那人話剛落,就有人出口否決了,並解釋道,「至少現在是不行。現在我們的美食城剛剛建成,名號還沒打出去,神界的人甚至根本不知道美食城的存在。最初階段,前來的人定然不多,若是那不多的人吃了我們的美食之後直接變成了魔族,那其他神界的人定然會警醒,到時候他們就不會繼續吃我們的美食了。」

「王說的,是用美食征服他們。我們的最終目標是讓他們被美食征服自動跳下那轉生池,當然,最終目標還沒達到時,就只能用美食吸引他們過來,然後我們手動讓他們進入轉生池了。」

總之,目標就是讓神界的人進入轉生池就是了。

這還是待我為王幾個遊戲開發者第一次聽到他們的目標,一時有些咋舌。

反應過來后,待我為王看著風玫——乾坤聽書網

「這目標很偉大啊。」

朕為妖妖靈三人直接一臉佩服地看著風玫,難怪她讓他們在遊戲中增添只有魔界才能做美食的數據,原來是打著這樣的主意。

全息網游設定完成後不能修改,但是可以增加數據進行更新,而遊戲中的美食數據從來沒打開過,增加很容易。

而且,新劇情是風玫吃兔子吃出來的,相對應的只有魔界的人才能做出美味來這個設定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只是之前他們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麼做,現在終於明白了。

風玫:「……」想什麼呢?她讓他們增加這個設定,只是為了讓美食城的生意更加紅火啊!畢竟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玩家都集中在神界啊,至少……她最初的目的是這樣的。

而現在……好吧,現在目的已經被這群熱完全扭曲了。

沒事沒事,反正美食城已經建起來了,其他的,只要他們開心就好,開心就好。

那些人又將詳細的計劃理了一遍,確定沒有問題之後,第一波人向神界出發了。

這第一波人正是當初被風玫他們推下新生池等級歸零的一群人,現在這一群人以百里邢為首,一人帶著美食城剛出爐的少許美食揮別了眾人踏上征程。

「你們別自己沒忍住吃了啊!完成任務后,回來用滿漢全席犒勞你們!」

最擔心的就是自己人沒忍住美食的誘惑給解決了。 明鴻酒店的包間內。

面對突然闖進來的這些人,薛冰凝沐傾言沈雪櫻等人全部都愣住了,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因為她們此時根本就不知道李浩天剛才在外面跟別人發生了矛盾。

李浩天自己心中倒是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畢竟此時站在包間門口處的美女不是別人,正是之前他在酒店衛生間門口打過的那個漂亮女人。

「你們想要幹什麼?你們知道不知道這裡是誰的地盤?」

張小北看見情況不對以後連忙起身瞪著眼珠子大喊了一聲。

「對啊,你們應該不知道這裡是誰家的飯店吧?竟然還想在這裡對我們動手?是不是嫌剛才挨打挨的輕啊?」魏成龍此時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屑,因為他知道這裡是張小北家的飯店,沒有人敢把他們怎麼樣。

「啪!」

就在這個時候,漂亮女人踩著高跟鞋直接走到了魏成龍的身邊,上去便是一個耳光,狠狠的抽在了魏成龍的臉上。

「臭婊子,你竟然敢打我!」

魏成龍猛然間站了起來,然後舉起自己的右手便要奔著漂亮女人的臉上抽去。

君子一諾 「嘭!」

漂亮女人身後的中年人一伸手直接握住了魏成龍的手腕。

「你……你要幹什麼?」魏成龍發現中年人的力氣非常大,掙扎著喊道。

「今天我們不管這裡是誰的地盤,我也不管你們後面有多大的背景,你們幾個人打傷了我們的老闆,必須要給我們老闆一個交代!」 仙界科技 中年人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打傷了你們的老闆?我們什麼時候打人了啊?」

龔正看著中年人語氣不解的問道。

「這個你就得問問你的朋友了……」

中年人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很顯然他是把龔正陳天李浩天張小北等人看成了一伙人。

而陳天此時臉上的表情還算是平靜,雖然他不知道李浩天跟這些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矛盾,但是陳天能夠感覺到這幾個中年人全部都是築基境的武者,顯然就是李浩天得罪了這些人的老闆,人家現在來算賬來了。

區區幾個築基境的武者,在陳天的眼中根本就算不了什麼,所以陳天現在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張哥,不要跟這些人廢話了,快點把這些人全部帶走!」

闖進來的那位美女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好的,孫小姐!」

中年人低聲回了一句,然後伸手便要拽住李浩天的胳膊。

「你他媽知道不知道我是什麼人?」

李浩天面色陰冷的沖著中年人喊道。

不管怎麼說,李浩天在江南省這邊也算是出了名的富二代,這樣的情況也碰到過很多次,但是這是要李浩天把自己的身份亮出來,那麼無論對方是什麼人都會有所忌憚。

所以此時李浩天心裏面也並不是特別害怕,畢竟有李家給他做後盾,整個江南省也沒有幾個人敢真正把他怎麼樣。

「你是什麼人啊?」

中年人愣了一下沖著李浩天問道。

「我是江南省李家人,李君誠是我大伯,今天你們誰要是敢碰我一下,我會讓你們死的很難看的……」李浩天語氣異常自信的喊道。

「李家人?」

中年人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連忙扭頭看向了門口處的美女,輕聲說道:「孫小姐,這個人說他是李家人,您看……」

很顯然李浩天在說出自己的身份以後起到了一定的震懾效果。

「李家人又能如何?我們老闆說了,今天不管對方是誰都必須帶走!」

但是誰也沒想到,孫小姐似乎一點面子都不給,直接冷聲喊道。

李浩天聽到這話以後本能的愣了一下,然後表情不可思議的沖著孫小姐問道:「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們李家是做什麼的?」

「我知道你們李家是做什麼的,但是我們老闆說過,無論你是什麼人,今天都必須把你帶走!」

孫小姐語氣異常堅定的回了一句。

在場的眾人瞪著眼珠子看著孫小姐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難以置信。

因為他們想不明白李浩天等人今天到底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竟然能夠不把江南省李家放在眼中。

「呵呵,你們老闆早晚會後悔的!」

李浩天看著孫小姐的位置冷笑了一聲。

「無非就是區區一個李家,你還真以為你們李家在江南省無敵了啊?我告訴你,別人也許會怕你們李家,但是我們老闆不怕!」

孫小姐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然後沖著中年人說道:「張哥,別跟他們廢話了,趕緊動手!」

「好的!」

中年人張哥答應了一聲,然後邁著步子奔著李浩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嘩啦啦……」

就在這個時候,包間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響動,十多個保安直接奔著包間的位置沖了過來。

總裁的巨星前妻 「今天我倒要看看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我們明鴻飯店裡面鬧事!」

帶隊的保安隊長大喊了一聲。

要知道,現在孫小姐這些人想要對付的可是明鴻酒店的少東家張小北,這些保安自然不會做事不管。

「小李,你去把這些保安處理一下!」

中年人張哥看見這些保安衝進來以後,扭頭沖著自己身後的青年說道。

「好的!」

小李面無表情的答應了一聲,然後直接孤身一人衝進了人群當中。

「嘭嘭嘭……啊……」

一聲聲慘叫在包間門口的位置響起。

在場的眾人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尤其是幾個女生全部都瞪著眼睛看著包間門口的位置,就好像是看見了鬼一樣。

因為僅僅不到一分鐘的時候,小李便直接將明鴻酒店的那些保安全部都放倒了。

一個人,一眨眼的功夫便打到了這麼多的保安,這得是多麼恐懼的實力啊!

在龔正薛冰凝沐傾言這些沒有真正接觸過武者的普通人眼中,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浩天此時也徹底傻眼,呆愣楞的看著包間門口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天……天哥,這些人好像全部都是武者……」張小北也徹底傻眼了,結結巴巴的沖著李浩天說道。

「武者又能怎麼樣?難道我們李家沒有武者嗎?」

李浩天大喊了一聲,然後直接拿出手機準備給李浩峰打電話。

「嘭!」

張哥一抬腿直接將李浩天手中的手機踢飛,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現在想要喊救兵可能沒有機會了!」

「你他媽知道不知道我是誰?今天你要是得罪了我,我絕對會讓你後悔一輩子的!」

李浩天紅著眼睛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張哥喊道。

「我現在沒有心情跟你廢話,你要是老老實實的配合我,我還能讓你少吃一點苦頭,如果你要是繼續這麼廢話下去,那我只能對你不客氣了!」張哥低聲回了一句。

李浩天看著張哥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低聲說道:「行,我今天跟你走,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膽子這麼大,竟然連我們李家都不放在眼中!」

他心中清楚張哥其實就是別人身邊的一個保鏢,很多事情肯定都沒有辦法做主,所以他想要直接跟張哥身後的老闆對話,說不定自己把身份亮出來以後,對方還能有所忌憚。

「走吧!」

張哥伸手拽住了李浩天的胳膊,轉身奔著包間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