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投胎到你李家了。」李瀟笑道。

李玄青聞言,神色突然一正,道:「不過話要說在前頭,我不管你是人皇,還是天尊,這一世,你可是我兒子!」

「額……是是是是……」李瀟一個勁的點頭道。

「嘿,你說我和你母親,要是再生一個,會不會生出一個神皇來?」李玄青一本正經的問道,話題轉移的相當的快。

李瀟當即懵逼,他無法理解李玄青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怎麼說著說著,就扯到這種是上去了?

再說了,你以為世間能輪迴轉世的人很多嗎?你以為輪迴轉世的人,都投胎到你李家了啊?

「這個……你想要生二胎,去和母親商量吧。」李瀟沒好氣的說道,隨即和李玄青說了一聲要去天機閣,便離開了這裡。

看著李瀟離去,李玄青臉上的輕鬆之意消失了。

只見他輕語了一聲:「三千鐵騎陪他去天機閣,若是天機閣有半點過分之事,滅之!」

「喏!」

大殿中,當即傳來一道應聲,隨即似有什麼人從大殿內離開了。

而此刻,李瀟找到了小孽,乘坐著小孽,朝著天機閣飛去。

一路上,李瀟眉頭緊皺,似乎有什麼心事。

「老大,你的身份暴露了?」小孽問道。

「嗯。」李瀟點頭道:「現在,不僅我自身很危險,連我身邊的人都很危險。」

「那我們離開這裡吧?找個沒人的地方,修鍊個百年再出來!」小孽提議道:「百年後,以老大你的資質天賦,肯定已經回到了巔峰!」

李瀟聞言,卻搖了搖頭。

惹火逃妻三帶一 這一世,若是沒半點牽挂和留念,他自然會選擇隱世。

但是,這一世的他,和前一世不同,他不是古怪。

這一世,他有親人,有好友,也有兄弟,甚至有喜歡的人。

讓他歸隱,隱世不出,這是沒問題。

但是,聖堂的人,若是找不到他,而對他身邊的人動手,想要逼迫他出來,那該如何?

「我就算想隱世,有些人也不會讓我如願。」李瀟嘆息:「你也不用太擔心,路是走出來的,現在我的面前,還有路可走。」

「老大,我相信你!」小孽鄭重道。

半柱香后,當李瀟和小孽來到天機閣外時,殘星早已在這裡等候多時。

他似乎料到了李瀟會來。

「李少主,進裡面說。」殘星說道,眼中閃過一絲莫名之意,似乎知道李瀟這一次的來意。

「這裡不能說嗎?」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李瀟眉頭一皺,自然是不願意進入天機閣。

要知道,天機閣內,陣法,禁制多到數不盡。

宛若龍潭虎穴,一旦進入天機閣,萬一殘星要對他動手,李瀟怕是要危險了。

「李少主多慮了。」殘星說道:「我天機閣雖然底蘊深厚,但也擋不住黎族的怒火。」

「呵,是嗎?」李瀟瞅了一眼殘星,在原地思考了一下后,便與殘星一起,進入了天機閣中。

而在兩人進入天機閣沒多久,天機閣外,三千聖者鐵騎降臨,宛若一股黑色的鋼鐵洪流,聖者的氣勢,將整個天機閣都籠罩了起來,更有一股狂暴的蕭殺之意瀰漫!

(本章完) 三千鐵騎降臨,整個天機閣的人都神色為之一變。

他們不清楚,李氏一族的三千鐵騎降臨天機閣所為何事。

但他們也清楚,一旦李氏一族出動了三千鐵騎,就意味著有大事要發生!

「天機閣從來不理會世俗之爭,何時惹到了李氏一族?」

「不清楚,三千鐵騎還沒動,天機閣應該不會有事。」

……

此刻,天機閣內,人心惶惶,哪怕是一些長老,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而李瀟和殘星,卻並沒有理會天機閣外的三千鐵騎。

他們來到了天機閣內的一間密室中,四周布滿了陣法,與外界隔絕。

哪怕是大能,都無法東西密室內發生的一切。

「李少主魄力不小,不怕我在這裡對你動手?」殘星問道。

「若怕,我今日就不會來。」李瀟淡然道,隨即輕輕一笑,道:「更何況,你也不敢對我動手,外面的三千聖者鐵騎,可不是吃素的。」

假婚真愛:錯嫁老婆很迷人 「是啊,我不僅不敢對你動手,更是不會對你動手。」殘星說道。

噗通!

說罷,只見殘星突然下跪,對李瀟行大禮。

這讓李瀟凌亂了,完全不知道殘星這是在做什麼。

「晚輩天機閣第七代閣主殘星,參見人皇!」殘星高呼,神色莊嚴,鄭重。

「什麼情況?」李瀟愕然,一時間也是摸不著頭腦。

「這次人皇的身份暴露,與我天機閣確實有很大的關係,我代表天機閣,給人皇道歉了。」殘星說道,眼中閃過一絲愧疚之意。

這話一出,李瀟釋然了。

他之前就在猜測,其人皇身份暴露,或許和天機閣有關。

如今,聽到殘星這話,李瀟的猜測,便以成真。

「那天機閣是什麼意思?」李瀟皺眉道:「暴露我人皇的身份,對你們有好處?」

「這……這是一次意外。」殘星嘆息道。

隨後,殘星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都解釋了一遍。

前妻,離婚無效 原來,天機閣內,真的有一個弟子,曾經得到過那些古字,並且帶回了天機閣內。

隨後,天機閣內的一些大能便開始推演,希望參悟出這些古字內的秘密。

但可惜的是,哪怕是大能推演,也始終無法參悟出古字內的秘密。

但是,天機閣,卻意外的推演出了一件事,那就是三千年的人皇,還在世上!

天機閣不理會世俗之爭,甚至不插手三族之戰。

但是,天機閣畢竟是人族的勢力,當他們得知人皇還在世的時候,便想著找到人皇,將其保護好。

可誰能知道,天機閣內,居然有聖堂的人,這件事,也因此泄露了出去。

甚至,按照殘星所說,當初在天機閣外,伏擊楚項等人的那兩個聖人,其實並非是黯淵的,而是聖堂的殺手。

他們假借黯淵之名,想要帶走楚項,獲得斷天石碑!

「沒想到還有這種隱情。」李瀟默默的聽著,不由嘆息道:「起來吧,這事也不能怪天機閣。」

「唉,終究是我天機閣泄露了人皇的身份,天機閣有罪。」殘星嘆息道。

李瀟卻揮了揮手,將殘星扶起,隨即眉頭一皺,沉聲道:「你可知聖堂這個勢力?」

「聖堂,建立於三萬六千年前,與器宗幾乎是同時建立的。」殘星說道:「這個勢力,人數很少,但各個都是頂尖殺手,更是擅長偽裝,隱匿,手段十分毒辣,陰狠。」

「那聖堂內,最強之人是什麼修為?」李瀟問道。

「最強之人,應該是聖堂的創始人,賢者,據說他已經活了近四萬年,乃一個老怪物,實力不弱於全盛時期的你。」殘星說道。

一個活了將盡四萬年的老怪物,並且實力不弱於李瀟全盛時期。

這麼一個強者,著實讓李瀟心驚不已。

不過,李瀟也很清楚,聖堂創始人賢者,如今怕是壽元將盡,氣血已經乾枯了。

若不然,當初從兵冢內出來,伏擊他的便不會是一尊大能,而是賢者本人了!

畢竟人皇之位,非同一般,賢者若是能出手,豈能讓自己的手下來奪人皇果位。

「賢者雖然氣血乾枯,壽元將盡,但其終究還是沒死,一旦他出手,進行生命中的最後一戰,這世上,怕是沒幾人能擋住他。」殘星凝聲道:「哪怕是姜神虛,估計也擋不住賢者。」

「哦?天機閣連姜神虛都推演出來了?」李瀟詫異道。

「天下之事,只要不觸碰到禁忌,我天機閣基本都能推演出來。」殘星說道:「至於我為何如此肯定的說姜神虛擋不住賢者,那是因為……當初的器宗其實是被聖堂覆滅的。」

器宗,當初何其輝煌,但是最終被覆滅了。

很多人都以為,器宗是被天魔兩族覆滅的。

但事實上,器宗是被聖堂覆滅的!

「姜神虛當初也是與賢者一戰後,才重傷,導致壽元流逝,這才提前將自己埋入了兵冢內,若不然以姜神虛的實力,其第一世,也可以活到至今。」殘星說道。

說到這裡,殘星揮了揮手,道:「這些事,其實都不重要,現在最為重要的是,你該離開這裡了。」

「既然事情都已經弄清楚了,那我也該回去了。」李瀟點頭道。

然而,殘星卻搖了搖頭,道:「我說的離開,是指離開天元大陸,這裡……以無你的容身之處。」

這話一出,李瀟的神色不由一凝,更是有些疑惑。

但很快,不用殘星解釋,李瀟也反應了過來。

聖堂雖強,但也不敢公然攻打黎族,畢竟黎族七族,雖然建立的時間不長,但底蘊深厚,如今七大族長,各個都是大能級別的人物。

而在七大族長之上,元老會的那些人,怕是有玄尊級別的強者坐鎮。

那麼,既然聖壇不敢公然攻打黎族,必定會想辦法來削弱黎族的實力,比如說,替黎族實力敵手。

「我想,用不了多久,聖堂就會把你的身份公佈於眾,到時候天下人皆知。」殘星說道:「到了那時,那些頂尖勢力怕是也要坐不住了,會去黎族要人。」

「我懂。」李瀟點頭道:「你的意思,是讓我離開天元大陸,如此也好保住身邊的人。」

「只能如此。」殘星點頭道:「他們的目標是你,你若離去,他們也不會花費心思去對付你身邊的人,畢竟那樣不值得。」

(本章完) 李瀟這一世的親人,很強,底蘊深厚,更有玄尊級別的人物坐鎮。

而其身邊的朋友,如楚項等人,又在長歌門內修行。

雖說詩長歌如今傷勢還未痊癒,更是不知去了哪裡,但聖堂想要動楚項等人,怕也沒那麼容易。

因此,只要李瀟離去,聖堂,乃至其他窺視人皇果位的勢力,沒必要再去動李瀟身邊的人。

「那我該去哪裡?」

此刻,李瀟神色凝重,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畢竟如今的十荒大地,人族只佔一地。

離開了天元大陸,便是天族和魔族的領地。

難不成,要讓李瀟去天魔兩族的領地內?

「聖堂一旦將我的身份公佈於世,天魔兩族必然也會知道,我若是去了天魔兩族的領地……豈不是送死。」李瀟沉聲道。

雖說,李瀟不怕死,但也不能去送死啊。

「十荒大地,八荒內居住著生靈,一荒為牢籠,另一荒為禁地。」殘星說道,似乎已經替李瀟想好了出路。

「你可以去第九荒,幽冥海內。」殘星說道。

幽冥海,乃一片無盡的海域,更有諸多島嶼。

那裡,並不適合生靈居住,歷代以來,第九荒幽冥海,一直被當做牢籠。

就如前一世的李瀟,將整個妖族,都封印在了幽冥海。

而這一世,根據殘星所說,李瀟目前最好的去處,便是幽冥海。

「我封印了整個妖族,現在讓我去幽冥海,那些妖族還不把我給撕了。」李瀟沒好氣的說道。

「解鈴還須繫鈴人,是你封印了妖族。」殘星若有深意的說道:「你當初布置下的封印,這世上可沒幾人能解開,如今哪怕是天魔兩族,想要釋放出妖族,進展也是很慢,怕是沒有個幾百年是無法破掉你當初布下的封印。」

李瀟聞言,眼中不由露出一絲精光。

他可不傻,當然能聽懂殘星話中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讓我進去幽冥海,解開封印,釋放出妖族?」李瀟皺眉道:「你就不怕人族因此而被滅?」

「這就要看你自己把握了。」殘星說道:「妖族出世,不見得是壞事,但也不見得是好事,這是一把雙刃劍。」

「若是用好了,人族可鼎盛,若是用的不好,人族將會覆滅。」殘星說道。

李瀟眉頭不由一皺,沉默了下去。

他很清楚,妖族和人族之間是什麼關係,就像是獵物與食物一般。

妖族從古至今,都是以人族為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