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們也一樣知道,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都不能坐以待斃,即便只剩下最後一絲機會,也絕不能放棄! 那男子一臉疼惜的捧起沐靈夕的小臉查看,卻正對上沐靈夕那飽含熱淚的可憐眼神。

那一臉泫然欲泣惹人憐愛的小模樣,竟是說不出的誘人。

沐靈夕此時也正看著面前的陌生男子。這是她第一次注意到他的容貌,在那朦朧月光的勾勒下,一張完美的臉部輪廓上,鋒眉似刀龍入鬢,邃眸若噬夜星華。鼻若孤山懸膽,唇如雲水湮丹。

夢幻般閃爍的星空是他的背景,柔美的月色將他那邪肆的笑容渲染到了極致。那雙似是要攝人心魄的狹眸緊緊的看著她,就像是一個無底的漩渦般讓她迷醉沉淪。

月色太過美好,將一切的溫柔都融進了此刻這無言的凝視,這如夢似幻的場景,迷了她的眼,迷了他心,更迷了他們這一世再難理清的無盡糾葛。

沐靈夕感覺到周圍的空氣像是被凝固了一般,溫度陡然升高,就連呼吸都變的不自然起來,她還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呢。

強迫自己將頭轉向一邊不去看那雙眼眸,沐靈夕深深的吸了口夜幕降臨后微涼的空氣,卻沒想到,鼻尖卻縈繞上了一股非常好聞的氣息。

沐靈夕正準備尋求更好的降溫方法時,就聽到面前那人語氣森然的說。

「這件衣服不適合你,還是換了吧!」

沐靈夕正想反駁什麼時,那人卻鬆開手,留給沐靈夕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然後飛身而起,墨色的身影像是一副水墨畫般縹緲。

「記住,女人,你還欠我一個人情!下次可要記得還給我!」

話音剛落,沐靈夕只覺得眼前一花,然後星光初現的夜空中哪裡還有那人的身影,這一切,簡直就像是一場煙火、一場夢一般的絢爛與不可思議。

沐靈夕張了張嘴,始終是什麼都沒能說出來。

再次回頭看了一眼那身影消失的地方,沐靈夕邁開腳步,向著遠處城裡燈火密集的所在行去。

宮佑冥站在不遠處的塔樓上,看著那月光下逐漸朦朧的清麗身影,嘴角的笑意像是一朵妖冶盛開的曼陀羅。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自不遠處樹林中一閃而過,瞬間落在了宮佑冥的身邊。

「談的怎麼樣,她應該不會輕易放棄的吧!」

那道人影一身黑衣,明亮的眸子中滿是擔憂的神色。

「她不是她!」

宮佑冥看也不看那人一眼,神色淡淡的說道。

慕無雲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宮佑冥,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你也有認錯人的時候?

「那件衣服可是你送的,你會認錯人?」慕無雲簡直要服了。

那衣服可是舉世無雙絕無僅有的素月錦,難道還能成了人手一件的普貨。

宮佑冥淡淡的瞥了一眼慕無雲,然後說道:「這就是你的事情了,我要知道所有的過程,包括她。」宮佑冥眼睛深深的看著那漸漸模糊在夜色中的纖細身影,那瘦弱的身上又到底有著一個什麼樣的靈魂呢?

慕無雲靜靜的站在一旁不再說話,這次的目標人物沒有找到,那件事情估計更加難以處理了。 那群綠瞳獸此刻盯著葉天三人不斷的打量著,但是卻並沒有著急進攻。

它們似乎是在研究葉天三人的實力,雖然那有些不太可能,但是這更加說明了它們那完善的群體作戰能力!

這般凝視著葉天三人片刻之後,那其中一頭綠瞳獸終於是緩緩揚起腦袋,旋即那尖尖的嘴巴對著上空發出一聲嗷叫,那樣子和聲音都像極了狼,唯獨那雙發著綠光的眼瞳,才能證明它們是綠瞳獸。

而隨著那頭綠瞳獸的嗷叫落下之後,其他的綠瞳獸當即便開始緩緩抬起前腳,旋即緩緩的開始圍著葉天三人轉起圈來。

葉天目光凝重的盯著它們,體內的靈力能量也已經是緩緩的運轉完畢,此時此刻,葉天已經完全做好了和它們戰鬥的準備。

但是,它們卻依然是沒有著急進攻,圍著葉天三人轉了兩圈之後,它們依然沒有停下,而之前那頭嗷叫的綠瞳獸,此刻依然在不斷的嗷叫著。

葉天此刻感覺自己有些頭昏眼花,旋即也是看了看一旁的周珊和葉鞘,並且問道:「你們感覺怎麼樣?」

「有些暈。」

「哎喲天哥!我感覺自己飄在半空中,天旋地轉的,好難受啊!」

周珊倒還好,而葉鞘此刻卻已經是完全不行了,他甚至連方向都分不清楚了,眼眸之中也充斥著迷茫之色。

見狀,葉天當即便是狠狠咬了咬牙,旋即再度將目光轉向那嗷叫著的綠瞳獸身上。

「咱們要主動出擊,不能這樣跟它們耗下去!」

盯著那綠瞳獸再度看了片刻之後,葉天當即便是下定決心,旋即跟一旁的周珊和葉鞘說道。

聞言,周珊也是看著周圍那依然在不斷轉動的綠瞳獸群,旋即也是狠狠地點了點頭。

而葉鞘雖然已經是有些暈頭轉向,但也是堅持著嗯了一聲。

旋即,葉天便是不再遲疑,當即就是對著那嗷叫的綠瞳獸沖了過去。

周珊見狀,自然明白了葉天的意思,旋即一轉身,對著身後那些正在轉動的綠瞳獸衝刺而去。

而葉鞘有些暈頭轉向的看了看葉天,再度看了看周珊,最後還是選擇了去往葉天那邊。

此時此刻,葉天的目標很明顯,就是前邊那頭正在嗷叫的綠瞳獸,葉天能夠感覺出來,這群綠瞳獸這麼規律的轉動,似乎都是從它身上得到的信號,只要先控制住它,或許會好轉許多。

打定了注意的葉天手掌已經是高高的抬起,腳下也已經是縈繞著濃郁的靈力能量。

此時此刻的葉天早已經啟動了速影,身形速度也是留下一道道殘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沖向那綠瞳獸。

而那正在嗷叫的綠瞳獸似乎是感受到了葉天身上的重重戾氣,旋即便是迅速停止了嗷叫,而後身形一躍,便是對著它們的大部分沖了過去。

葉天見狀,旋即便是將目光轉向身後,卻是發現,原本那正在轉圈的一群綠瞳獸此刻果然都是停了下來,而且已經和衝過去的周珊打了起來!

旋即葉天也是毫不遲疑,轉頭看去之時,之前嗷叫的那頭綠瞳獸已經是混跡在獸群當中,此時此刻,已經完全不見了蹤跡。

而後葉天便是再度轉身,對著周珊的方向衝刺而去,有著速影的加持,葉天僅僅用了片刻,便是來到了周珊的身邊。

旋即,周珊和葉天背靠著背,神色緊張的盯著周圍那群綠瞳獸。

而之前對著葉天跑過去的葉鞘此刻看到葉天再度跑向周珊,旋即也是有些無奈的巨喘了幾口氣,而後也只好是對著葉天再度追了過來。

此時此刻,那轉圈的綠瞳獸終於是全部停了下來,它們的目光再度望著葉天三人,旋即,之前那頭嗷叫的綠瞳獸此刻再度發起一陣鳴叫,旋即,那群綠瞳獸彷彿瞬間接收到訊息一般,對著葉天三人便是迅猛的沖了上來!

見狀,葉天當即便是將周珊的身體護在自己的後邊,而周珊想要站出來的時候,葉天去早已經是和那些衝過來的綠瞳獸打了起來。

周珊看著葉天那有些模糊的出拳速度,頓時心中更是震撼不已,前兩天在武器鋪和葉天對戰的時候,周珊還清楚的記得,當時葉天的攻擊速度絕對沒有這麼快。

而這才短短的幾天時間,再度見到葉天的時候,不但移動速度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且就連攻擊速度也是和以前大不相同。

此時的周珊整個人有些怔怔的,看著葉天一圈一頭綠瞳獸的樣子頓時發起呆來,而葉天卻還沒有注意到在自己身後發獃的周珊。

再度擊退一頭綠瞳獸之後,葉天迅速轉身看了一眼那發獃的周珊,頓時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但是還未開口說話,只見一頭綠瞳獸便是對著周珊的身形一躍而起,眼看就要撞擊在周珊的身上!

頓時,葉天再度拉起周珊那細小的胳膊,再度將之拉倒自己的身後,而後拳頭不偏不倚的對著那躍起的綠瞳獸狠狠砸了過去。

「嘭」的一聲悶響,那綠瞳獸便是在葉天的拳頭之下頓時失去了進攻的能量,身形止不住的倒飛數丈之後,終於是重重的摔在地面之上。

與此同時那緩緩跑過來的葉鞘也是一邊和綠瞳獸作戰著,一邊跑向葉天。

而葉天看到,葉鞘此刻顯然是已經沒有辦法和綠瞳獸抗衡,情況看起來也是十分危急。

旋即葉天轉身對周珊急切道:「別發獃了!照顧好自己!」

說著,便是有著另外一頭綠瞳獸再度對著周珊的身形躍去,葉天一圈將之擊退,再度看了看那依然有些發獃的周珊,旋即也是無奈的雙手抱著周珊的胳膊,狠狠地搖了搖她道:「你幹什麼呢?」

聞言,周珊終於是有所緩解,旋即也終於是轉過頭去,對著一頭衝過來的綠瞳獸狠狠攻擊而去。

而葉天則是將目光轉向了葉鞘,卻是發現,葉鞘正在奔跑的身形速度卻是越來越慢,看起來就像是體力不支一般。

而與此同時,在葉鞘的身後,有著一頭已經張開大嘴,漏出一副獠牙的綠瞳獸對著葉鞘追擊而去!

眼看著那綠瞳獸就要咬向葉鞘的腳踝,葉天頓時腳下一陣生風,速影再度啟動,迅猛的沖向葉鞘! 沐靈夕腦子亂糟糟的晃了一路,直到一陣激烈的爭吵聲分散了她的注意。

「你個賤人,踩了我的鞋,道個歉就想走了,你知不知道我的鞋有多貴嗎?賣了你都不夠賠的!」

沐靈夕聞聲望去,看見前方不遠處的一個院門前圍了不少人,中間一個粗布衣衫的女子正被一個粉色華服的靚麗女子攔著,氣勢洶洶的逼問著。

那粗布衣衫的女子早被嚇懵了,只是連聲的道著歉,眼淚盈滿了眼眶,但卻強忍著不掉下來。

這一幕,不禁勾起了沐靈夕前世的回憶,一樣的事件一樣的對話,只是那時的當事人卻是自己。

那時的沐靈夕屈辱的忍受了,因為她還要照顧母親。

而如今……

沐靈夕的眼中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然後快步的走向了人群。

一進人群,沐靈夕二話不說就撲到了那華衣女子的身邊,一臉震驚的說道:「哎呀!小姐,你的鞋怎麼成了這個樣子,小雲剛離開一會你怎麼就這麼不愛惜呢!回去若是被夫人知道了,你可就慘了,夫人還指著你穿著這身行頭,嫁入豪門呢!」

沐靈夕突如其來的一陣快語,弄得周圍的人儘是一愣,繼而全都爆出一陣隆隆的鬨笑聲!

「哈哈!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這麼作踐那個踩了她鞋的人!」

「誰不說呢!那一腳可是將人家的豪門夢給踩碎了,以後人家還拿什麼勾搭公子大少的!」

「哈哈哈!人家就這一身拿得出手的衣服行頭,在這打腫臉了充胖子,你們這群人真是太討厭了,說穿了人家多不好看!」

那個華衣女子終於從最初的怔愣中反映了過來,聽到周圍那嘲笑的話語,她簡直想把剛才說話的這個女子殺了。

努力的平靜下來之後,她惡狠狠的瞪著沐靈夕說道:「你是誰!我不認識你!為什麼在這胡說八道?我怎麼可能只有這一身衣服了!」

沐靈夕圓眼大睜,一臉的不可思議,正想解釋,卻看了一眼周圍那肆意鬨笑的人群一眼,似是反應過來自己的言論貌似給小姐帶來了莫大的麻煩,這才一臉驚慌的,連忙朝人群里擺手解釋。

「哎呀!我錯了,其實我不認識這位小姐,這位小姐怎麼可能只有一身行頭呢!鞋踩髒了就踩髒了,還當人家稀罕嗎?你們這群人,沒事亂嚼什麼舌根!」

沐靈夕那一通自以為聰明的解釋,卻引起了人群中更大的鬨笑聲。

「哈哈哈!笑死我了,這主僕倆還在這演起雙簧了,真以為這樣就能掩蓋她家小姐只有一身行頭的事實了!」

「哈哈哈!甲兄,你何苦接人傷疤呢!就讓人家好好的演下去不行么?我們還撈著看一場好戲,你看看現在那小姐的臉色,就快氣暈過去了,我們上哪找這麼樂呵的熱鬧看去!」

「就是!叫我說啊!人家好不容易把臉打腫想要衝個胖子,現在叫你們這樣一鬧,你讓人家怎麼好意思再接著當眾打臉啊!」

那華衣女子聽著聽著簡直都快哭了,為什麼事情變成了現在這樣,這讓她以後還怎麼見人? 隨著速影的啟動,葉天的身形頓時「嗖」的一聲,便是來到了葉鞘的身邊,而葉鞘此時還是有些渾渾噩噩的看了看葉天,旋即說道:「天哥……怎麼了?」

然而葉天卻是猶如未聞,當即便是對著葉鞘身後那頭綠瞳獸狠狠一圈砸了下去。

「嘭!」又是一聲悶響,那綠瞳獸被葉天的拳頭打的倒飛而出,頓時便是發出一聲哀鳴。

穿越在吸血鬼身邊 與此同時,葉鞘也總算是反應了過來,旋即轉頭看了看身後的葉天,而後也是有些獃滯的看著葉天。

葉鞘也完全無法理解,葉天今天的移動速度和出拳的速度都是以往的好幾倍!

雖然葉鞘自己親眼目睹了葉天修鍊速影的過程,但是也完全沒有想到,效果竟然是這樣的顯著。

而葉天此時卻是一臉的凝重,迅速轉頭對著葉鞘說道:「快去!找周珊!」

錯惹萌妻 聞言,葉鞘也是有些獃獃的點了點頭,而後轉頭看著前方的周珊,旋即再度抬起腳掌緩緩的對著周珊走了過去。

而葉天此時也是再度轉身,對著周珊那邊迅速沖了過去,因為此時此刻,綠瞳獸的大群體還是在周珊那邊。

葉天頓時再度啟動速影,片刻時間便是來到了周珊這邊,而此時的周珊也算是完全的反應了過來,對著面前那些綠瞳獸便是一通狠揍。

雖然說也是顯得有些吃力,但周珊畢竟也是靈力第九段的實力,那群綠瞳獸此時此刻已經是折損了將近一半,所以對付起來,也是比剛開始的時候要簡單許多。

而此時此刻,來到周珊身邊的葉天沒有絲毫的遲疑,再度將周珊側面的一頭綠瞳獸擊退之後,葉天的身形便是圍繞這周珊旋轉而起,在速影的幫助下,葉天的身形留下一道道殘影,讓得周珊頓時便是再度有些炫目的感覺。

而葉天此時卻是完全沒有注意到周珊的變化,速影三至六篇葉天如今也算是小有掌握,出拳的速度比起以往也是快了將近一倍!

此時的葉天感覺自己渾身發熱,體內的靈力能量似乎取之不盡一般,拳頭也是一拳拳打在那衝刺而來的綠瞳獸頭顱之上。

隨著每一拳落下,都是有著一頭綠瞳獸被擊退。

葉天旋轉著身形,拳頭對著周圍的一頭頭綠瞳獸狠砸而下,兩圈下來,已經是再度有著將近一半的綠瞳獸被葉天擊退。

那些被擊退的綠瞳獸此刻都是艱難的在地上蠕動著,但是想要再度爬起來,卻是顯得極為困難。

因為葉天的每一拳,都蘊含著劈風拳的能量,因為葉天知道,如果一招無法制服它們,它們便會捲土重來,那樣的話,自己也就白費力氣了。

而此刻的周珊卻依然是一臉震撼的盯著葉天,她不敢相信如今的葉天竟然已經強到這般地步了!

她捫心自問,如果是自己和這樣的葉天對戰的話,自己即便憑藉著雕靈之劍,也完全不是葉天的對手!

當即,她便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前兩天在武器鋪的時候和葉天的對戰,直到現在她都搞不清楚,葉天究竟是在隱藏實力,還是真的在這短短的幾天時間內,提升了實力。

而葉天在兩圈下來之後,臉龐之上也已經是大汗淋漓,然而剛剛轉頭的葉天卻是再度看到了那一臉獃滯的周珊。

旋即葉天也是有些無奈的長呼一口氣,而後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再度巨喘著說道:「喂,美女?很好看是嗎?」

被葉天的聲音驚醒,周珊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頭,旋即便是再度作出一副戰鬥狀態,對著周圍那已經所剩無幾的綠瞳獸攻擊而去!

原本周珊心中已經是低落到了谷底,自己追擊一頭綠瞳獸,然後被帶進險境,被一群綠瞳獸包圍。

眼看著已經沒有絲毫逃脫的希望,然而卻是憑藉葉天那有些誇張的移動速度和攻擊速度,如今竟然是眼看就要徹底消滅這個綠瞳獸群體,此刻的周珊心中有的不僅僅是震撼,還有一抹劫後餘生的幸運之感,而這些感覺,都是來自於葉天!

葉天此時也是站在原地,雙手叉腰,狠狠的喘著大氣,雖然感覺體內的靈力能量還沒有消耗殆盡,但是體力上海市有了一些不支的感覺。

休息片刻之後,葉天回頭看了看已經來到自己身邊的葉鞘,旋即說道:「你站著別動。」

說完之後,葉天便是再度將目光轉向周珊,看著周珊單獨對戰那所剩無幾的綠瞳獸沒有什麼壓力,葉天也是漏出一抹笑容。

不過葉天還是沖了上去,而後和周珊兩個人,三加五除二,便是將所有的綠瞳獸全部擊垮!

此時此刻,大汗淋漓的葉天和周珊兩個人相互一顧,皆是漏出一抹笑容,旋即看著地面之上那些奄奄一息的綠瞳獸,都是漏出一抹驚喜之色,這麼多的綠瞳獸,想必最起碼也能搜集出數十顆妖丹吧!

想到這裡,葉天和周珊臉上的笑容便是更濃了一分。

不過他們也並沒有急著去收集妖丹,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作戰,兩個人都是感覺有些體力不支,當即便是不約而同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而就在這時,周珊也是將目光轉向葉天,看著葉天那透漏著幾分成熟陽剛之氣的側臉,周珊心中也是泛起陣陣異樣的感覺。

感覺到周珊的凝視,葉天當即也是轉頭,再度喘了幾口器口道:「怎麼了?」

聞言,周珊並未說話,卻只是笑了笑,雙手托腮沉吟了良久之後,終於是緩緩開口問道:「在你心裡,真的只拿我當朋友嗎?」

葉天微微怔了怔,看著那雙手托腮,極為少女化的周珊,葉天感覺她和前兩天那大大咧咧的形象多少有著幾分出入,不過對於周珊剛才的話,葉天卻是一時答不上來,頓時也是沉默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