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稱呼何林為小何……

堂堂百億大富豪,可沒幾個人有資格這麼稱呼他……

「就是啊,老何,我和王董事長,林董事長都等了一個多小時了,就想早點見見神醫,怎麼到現在還不過來啊?」

這位一開口就知道,他的地位不如之前開口的那一位,大致跟何林相當,或是更強一些……

「幾位,贖罪,贖罪啊,剛剛我去看了一眼,神醫這會兒還在忙,這不還有幾個老朋友沒有到,神醫說,等都到了,一起看!」何林陪笑道。

「何總,你介紹的神醫,到底靠不靠譜?醫術還不知道怎麼樣,診金收了兩個億,架子倒是十足!」

「在河東省,還沒有幾個人敢讓我爹等這麼長時間的!」

最開始說話的那名老者身旁,一個帶著金絲眼鏡的斯文中年人開口道。

全才奶爸 「呵呵,王總,您要是不信任我,大可以帶著王董事長離開,沒必要在這裡等著,我何林是什麼人,大家應該也都知道……」

「我給各位介紹神醫,也是為了你們好,否則的話,我何林的身家,固然比不上你們王家,但也不算少了,幾輩子都吃不完,有必要為了區區兩個億,刷你們嗎?」

何林聞言,頓時臉色就掉了下來……

老一輩的人開口,他們有這個資格,這裡,哪有你一個小輩說話的份?

區區兩個億,說實話,現在的何林還真不怎麼在乎。

原因很簡單,青葉門和黃楓谷已經派人送來了大量的古玩字畫,不愧是傳承了幾百年的隱世宗門,好東西簡直不要太多……

比如,前幾年才成交的一個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在拍賣會上,賣了二點八個億,而這一批被兩大門派送來的瓶瓶罐罐中,類似鬼谷子下山的元青花,就有不下於十個……

這得賣多少錢?

當然,古玩這玩意,多了價格肯定就要降了,但是一個賣上億,應該不是問題吧?

何林也喜歡收藏,華國現在的富豪都喜歡搞收藏,他有的是手段,把手中這批寶貝銷售出去……

到時候,這錢,還不就嘩啦啦的來了?

他要是早知道,兩大宗門居然藏了這麼多好東西,他才不會提議讓自家少爺給人看病呢!

身為聖級嫡傳,給普通富豪看病?

多掉價啊…… 在何林看來,讓自家少爺給他們看病,已經是委屈了自家少爺,現在這些傢伙居然還這麼多事,再多BB,該滾哪去,滾哪去,他還不伺候了,不就是兩個億嗎?

大不了退錢就是了,他還差這兩個億不成?

「呵呵,何總,莫要生氣,天石,快給何總道歉,我們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

那王董事長看到何林生氣了,頓時賠笑臉道。

雖然他的錢很多,是何林的幾倍,但這個時候,他還要靠著何林續命呢,怎麼敢得罪他?

他得的可是絕症,國內外的專家,不知道看了多少,眼看著就沒有多少日子好活了,現在突然蹦出來一個希望,別說何林只問他要了兩個億,就算是二十個億,他都會給,當然前提是要能治好病!

「就是,老何,跟一個孩子,計較什麼,等會就等會,沒什麼關係,神醫有事情,就先忙,反正我們也不著急這一會兒……」林董事長急忙道。

「就是,不著急,我們一個老傢伙說話,小輩不要隨便插嘴,都懂點規矩!」另外一個大富豪也跟著道。

「對……對不起,何總,是我衝動了……」那王總聞言,滿臉漲紅的朝著何林道歉……

「如此,三位就再等等吧,如果實在等不起,可以先走,放心,診金我會如數奉還的,我何林也是堂堂百億身家的富豪,這點錢,還不至於坑了你們!」

何林說著,扭頭直接離開了別墅……

「這傢伙,還來勁了,他就真的這麼有把握,那個神醫能治好我們的病?」林董事長開口道。

「老何這個人,我還是了解的,他能這麼干,把握應該不小,王董,林董,咱們幾個也都不是外人,你們可知道,這老何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他請來的神醫,到底是誰?」那富豪道。

「不知道,要說神醫,王董這個病,請來的專家可不少了,國內外都有,想來應該比較熟悉吧。」林董看向王董事長道。

「我也不知道,等等看吧,我這個病,也是死馬當成活馬醫,能治好是最好,治不好,我也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不過,如果真的治不好……哼……」王董事長冷哼一聲……

那可就不光光是退錢的問題了!

「如果治不好,老何這一招玩的可不地道,到時候必然是要給我們一個交代的!」林董事長跟著道。

他們這些人,都是家大業大的,聽何林說這裡有神醫,馬上推脫了所有的會議,甚至是專家會診,直奔此地,如果來的神醫是個銀樣鑞槍頭,他們可不會就此罷休!

時間慢慢過去,又有幾個大富豪,陸陸續續的到來,在小區廣場上,足足停放著七架直升機,顯然都是那些大富豪們開過來的,為了治病,他們可不敢耽誤片刻功夫!

「少爺,他們七個都已經到了!」

隨著,最後一個人的到來,何林進入別墅,通知葉擎……

「嗯,行,那就過去吧!」葉擎聞言點頭。

「哦,對了,咱們的收費標準是什麼?」

葉擎突然回過神來問道。

「收費標準?嗯,絕症兩個億,疑難雜症一個億,這次來的七個人里,有兩個是絕症,其他五個雖然不是巨絕症,但也都長期遭受病痛折磨。」何林道。

「這個……會不會太多啊?」葉擎詫異道。

兩個人是絕症就是四個億,其他五個,一人一個億,那就是五個億,加在一起九個億?

就這麼隨隨便便就賺了九個億?

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不多,這次請過來的人,每一個身家,最起碼都跟我差不多,還有幾個,比我有錢多了,一兩個億,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何林搖頭道。

「呵呵,既然這樣的話,嗯,那倒是可以從他們身上多賺點……」葉擎笑呵呵道。

「多賺點?」何林聞言不由得一愣……

還怎麼多賺?

故意不給他們治好,然後加價嗎?

這個,好像有點不太好……

這些傢伙,雖然不是武者,但是能量很足,社會地位極高,他們七個如果亂來起來,牽動整個河東省的經濟都不成問題……

葉擎與何林進入那個安置大富豪的別墅,剛一進去,七位大富豪就齊刷刷的將眼睛盯在了葉擎的身上……

隨後,七人面色陰沉,彷彿誰欠了他們幾個億似的……

當然,七位富豪自然不可能是單獨過來的,每個人身邊都有保鏢,和家人守護,保鏢們這會兒自然都是在倍數外面,他們的家人們看到葉擎的時候,倒是有幾個靈機一動,但考慮到現在的場合,卻又不是他們說話的時候……

「小何,你不會告訴我,他,就是神醫吧?」王董事長滿腔怒火……

老子都到這份上了,恐怕也沒幾天好活了,你丫的竟然敢刷我?

千里迢迢,跑到這裡來見的神醫,竟然是連毛都沒長齊的小子?

混蛋玩意……

我看你是不想在河東省混了吧?

王董事長非常的憤怒,當然知道,光憑他,還沒有資格說讓何林混不下去,畢竟他雖然很強,何林也並不弱,但是如果聯合身邊的其他六個人的話,他們絕對有資格讓何林灰溜溜的滾出河東省,甚至還能讓你欠一屁股債,這就是資本的力量!

「是啊,老何,我們都在這等半天了,神醫呢?」林董事長淡淡道。

「老何,搞什麼呢?他一定是神醫的弟子對不對?趕緊把真正的神醫請出來吧……」

「老何……」

「……」

七個大富豪,著急的一一開口,然而何林卻是一笑道:「諸位,稍安勿躁,神醫不是已經來了,就在你們面前!」

「什麼?真的是他?」

「我去,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子,我孫子都比他大,還神醫……」

「何總你這麼糊弄我們,到底是何等用意?」

「……」

頓時,眾人不樂意了,一個個開始聲討何林,當然他們身後有幾個年輕人,這會兒則開始悄悄的拿出手機,似乎是在搜索什麼東西……

「都住嘴!」

葉擎的聲音不大,但是很有力量,幾乎響徹整個別墅,幾個老人甚至有吃不住勁的,忍不住捂住了耳朵,面部流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 葉擎說完之後,掃視了一下眾人道:「想治病的,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坐著,再咋咋呼呼的,就給我滾出去!」

「混賬,小兔崽……」

其中一個老人身後,有人忍不住,指著葉擎頓時一頓怒罵……

只是,還沒等他說完,何林已經是飛身上前,直接一個巴掌抽在了他的臉頰之上,半邊牙齒都全部被打落出來……

「何林,你這是什麼意思?」

那老者頓時不樂意了,挨打的可是他兒子,也是他未來的接班人……

從小嬌生慣養,這麼多年來,他都沒捨得碰一下,結果竟然被何林一巴掌打掉了十多顆牙齒……

「丁總,我這裡不歡迎嘴巴不幹凈的人,你可以帶著你的人離開了!」何林淡淡道。

竟然敢在少爺面前口出狂言?

沒當場乾死你,已經是看在你是個普通人的份上,而且我家少爺並不嗜殺,否則的話,單憑剛剛那一句,你就可以把命留下了!

在何林的心裡,葉家就是天,他是在葉家長大的,葉擎是葉家嫡系,也是他現在效忠之人,自然也就是何林心中的那片天!

在華國的傳統中,講究要給主辱臣死,此人膽敢咒罵葉擎,在何林的眼裡,就是犯了死罪!

「你……」那丁總聞言頓時大怒,指著何林鼻子,卻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好了,丁總,你們可以走了,還有誰,如果不相信神醫的醫術,現在也可以走了,診金,我自然會如數奉還!」何林開口道。

「嘿嘿,診金?不就是一個億嗎?我老丁這輩子,在乎的東西還真不多,區區一個億,我還沒放在眼裡,但是打了我兒子,如果不給我一個說法!」丁總聞言,面色陰沉道。

「你兒子出言不遜,打了也就打了,你想怎麼樣?」何林冷笑道。

「哼,黃集,你們都給我進來!」

那丁總冷哼一聲,隨後一聲高喝……

而後,三名身穿黑衣的保鏢,從外面魚貫而入……

「怎麼著?你想在我的地盤上動武?」何林的嘴角流露出一絲嘲諷的神色。

而這個時候,其他人一個個都是人老成精,自然不會貿然插手何林與那丁總之間的恩怨。

「如果你今天不給我一個說法,動武又怎麼樣?嘿嘿,你的地盤?我知道這裡是你的地盤,可你以為,人多,你就能贏嗎?」丁總不屑道。

眼前這三個人,可是他重金聘請的強者,他們中隨便一個出手,就撂倒了他之前的十多個保鏢!

後來,他更是從這三個人身上了解到了這個世界的另外一面!

「丁總!」

三人進來,朝著丁總行禮道。

「給我把他的半邊牙齒打掉,這件事就算結束了!」丁總突然指著葉擎,咬牙切齒道。

在丁總看來,這都是葉擎惹的禍,要打,自然也是打他……

至於打何林,說實話,他還沒那個膽子……

雖然何林打了他兒子,但是何林的身份地位畢竟不同,不比他差,如果他敢在這裡把何林給打廢了,那事情可就鬧大了……

「呵呵,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就憑他們三個,也想要打掉我的牙齒?」葉擎不禁輕笑道。

這三個人的實力倒是不弱,兩個八級大師,一個九級宗師!

說實話,這樣的實力,如果是放在以前,都能攪動一省武者風雲了,可是現在,差的太遠了……

隨著隱世宗門的蠢蠢欲動,越來越多的強者出現,什麼大師,宗師,已經不頂用了,大宗師級的強者,還算有些地位,可很多有名望的大宗師,下場卻不是很好,因為挑戰的人太多了,而且挑戰者,一個比一個厲害,那些老牌的大宗師級強者,幾乎都翻車了……

連國家層面,都開始放開了對武學的管制,葉擎能被正面官宣就是個例子,當然這其中安全部出的力量很大……

這三個傢伙,以前混的倒是挺好,可現在風雲變幻,強者層出不窮,三人一商量,乾脆換個行業,去給大富豪當保鏢。

按照以前的身份來說,是有些掉價,不過今時不同往日,躲在大富豪家裡當保鏢,有吃有喝又有玩,最重要的還能保住命,不會被一個莫名其妙的挑戰丟了性命,三人對這個工作倒還算滿意……

「憑我們,自然是夠了!」

三人自通道。

雖然現在強者很多,但亂,也是亂在武者界,普通人的世界,商人的世界里,該是什麼樣,還是什麼樣,所以他們才能混的如魚得水……

「呵呵,好,夠自信就好,三個小雜魚……唉,我都懶得出手對付你們,何伯,把他們都丟出去吧,留在這裡,簡直礙眼!」 嬌妻在上,惡少別急 專權首席的契約婚禮 葉擎輕笑著搖頭道。

他是真的沒有出手的慾望……

而且,他也怕自己一出手,就殺了他們……

畢竟,現在葉擎的一身力道,已經達到了八萬多斤,隨隨便便動一下,都不是什麼只有千斤之力的大師級武者所能對抗的,說不定隨意一下就死了……

倒不是說葉擎怕殺人,而是怕弄髒了別墅的地板……

而且,家裡死人,也太膈應人,這些別墅,可都是他葉擎的……

「是,少爺!」

何林說著,瞬間身影變換,速度之快,那些普通人根本都看清楚,當他們看清楚的時候,房間里丁總以及他的家人和保鏢們,都消失不見了……

對於何林的動作之快,眾人都是瞪大了眼睛,以他們的身份地位,對於武者的存在並不陌生,只是類似何林這麼厲害的,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一時間,眾人不禁有一些擔心,何林不會是想要玩綁票嗎? 牟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