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跟在雪皇後面的鬼谷對他們使了個眼色,幾人互相對視一眼,狠狠的瞪了眼小胖墩,這才不甘的離去。

······

「吼!」

一聲巨大的嘶吼,音浪滾滾,攝人心魄。李玄空三人剛走到橋樑上,就聽到一聲虎嘯,下一刻,一隻巨大的白虎從城市中爬出。

但即使它身形巨大,也並未傷到城中的建築。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闖入我們白虎族的領地?」這隻白虎縱身一躍,落到他們面前,強悍的氣勢比剛才的三隻猛虎加起來還要強悍。

清冷的話語伴隨着無聲的殺機。

「擅闖白虎族的領地,殺無赦!」還未等他們回答,白虎化身人形,轟然一拳。

強大的拳風橫掃,砸起無數碎石,整個橋樑瞬間攔腰截斷。

見到這一幕,李玄空眸光微寒,饒是他早有預料,但是風耀的舉動卻仍是讓他感到驚訝。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下死手,這跟森林裏的那些猛虎沒什麼區別了。

他現在已經這麼癲狂了嗎?

隨即,李玄空體內的異能量轟然爆發。

「超獸武裝!」

「幻麟神!」 「程老大你什麼時候冒出這麼個大孫子的?你這人怎麼跟藏寶貝似的,這麼藏着掖着怕我跟你搶孫子啊?」

坐在一旁的老院子聽到警察同志稱讚小暴君,也和藹可親地摸了摸這暴君的腦袋,沖床上的人埋怨道。

程大爺沒有理會他,看到小暴君回來了,想伸手摸摸他,身側的手只抬了抬,就落回了床上。

那老院長也不指望他回答,說着,目光就落向一旁的書桌,笑呵呵地問道:「小逸這些書全看了?」

程子逸點頭。

這些可全是醫學院的書籍!

老院長一臉的讚歎,忍不住又摸了摸他的小腦袋,眼裏也蓄滿了掩飾不住的讚歎。

程晚晚站在房門口聽他們說話,越聽越開心,壓在心頭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了下來。

小暴君回來,不僅帶回了一群年輕警察,還帶回了程大爺的一位好友。

同時還有讓人安心的好消息。

那天中午,他們滅了野狼后,其實遇到的並不是真正意義的雪崩。

百花村地處南方,又不在高原地帶,玉峰山上的積雪不像其它雪山那麼厚。

那天只是海拔四千多米的山頂處,因為太陽高照發生了一小塊松雪塌陷。

那些雪花一路往下傾瀉,來到他們所在的地方已經沒有多大的殺傷力了。把人埋住后,也沒有立刻凝固。

因此,那七人才不至於被活活凍死在雪堆里。

那塊打野牛的大平地,海拔最多兩千多米。那些灌木草叢終年綠綠蔥蔥,並沒有因為寒冬而掉光葉子。

小暴君帶領他們下山時,還順路摘了些救命草藥回去。

總之,那七個人,在醫院搶救一天一夜,仍舊昏迷不醒后,就在這位老院長的支持下,連續吃了一個星期這暴君熬制的草藥。

然後,就奇迹般地蘇醒了。

至於程大伯,這次傷的是另一條腿。

只是被樹枝戳傷了,雖然仍舊綁着紗布,據那老院長跟程大爺的講述,傷口再過一兩個月就可以癒合了。

總而言之,並無大礙,此刻走路沒有問題,今後也不會有變瘸的危險。

之所以沒有一起跟回來,是因為程嘉軒仍舊昏迷不醒。

程大伯和程嘉朗早上就將人轉送去了江城的大醫院。

聽到程嘉軒還沒蘇醒,程晚晚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雖然,程嘉軒和陳三都是自己掉在碎石水窪里,很明顯,這哥哥躺在碎石堆里的時間比任何人都久。

那天下午就開始下傾盆大雨,他沒有從山上跑回來,肯定是在大雨前就受傷了。

下午就躺在那碎石堆里,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被他們找到,送去醫院……

程晚晚那股不詳的預感又從心底冒了出來。

「逸哥哥,三哥哥呢?他吃你的中藥也沒用嗎?」

程晚晚趁大家都在跟大爺爺聊天,悄悄來到小暴君身旁,將人拉出了屋子。

程子逸看了她一眼,默默從口袋裏摸出一輛小汽車塞她手裏,「新年禮物,不準送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夜晚堵車。

回家的路上,袁菁菁一直在回想着今天碰見表哥的事情。

手裏提着菜和肉,直到家裏,還是回憶著那個背影。

孫平已經回來了,他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

「你怎麼才回來?不是讓表哥給你帶話了嗎?我不是說了,今天晚上回來嗎?你怎麼不提前把飯做好?」

「食堂那邊有一些事情還沒有處理好,我已經是提前走掉了。」

「那就現在趕緊做吧,我已經餓了。」

袁菁菁把菜拿到廚房,對孫平說:

「孫平,我問你一個問題,咱們上大學的時候,你有沒有去過洛河公園?」

孫平一臉的不耐煩:

「問這個問題幹嘛?」

「你只要回答我這個問題就行了,你有沒有去過洛河公園呢?」

「咱們學校哪個學生沒有去過洛河公園?你居然問這種沒有意義的問題?」

孫平有些急了。

「孫平,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當年在洛河公園,做過見義勇為的事兒嗎?」

孫平把茶杯重重的敦在茶几上,生氣地說:

「你到底要說些什麼沒用的東西,趕快做飯!」

袁菁菁沒有說話,轉身進了廚房。

菁菁的手藝不錯,他做了四菜一湯,邊吃邊聊:

「今天怎麼想到忽然間要回家來吃飯呢?你不是每天恨不得都粘在那邊嗎?」

孫平看了他一眼:

「我不是說過了,你不許管我的事嗎?」

「就算我不管你的事,但是你今天約我回來的,你總得說說吧!

你告訴我,你回來的目的是什麼?你別告訴我,只是為了跟我吃一頓飯,這種鬼話我不會相信!」

「唉,算你聰明,」孫平有些尷尬地說:

「我找你有件事情。

是這樣,嗯,我和小攸準備要一個孩子。但是呢,婚檢的話,需要出示結婚證!

小攸自己之前已經檢查過了,現在備孕之前,需要我再去做一個體檢,所以只能你陪我去了。」

袁菁菁的筷子一下掉在了桌子上,她愣愣的看着孫平。

「你們已經到了,要生孩子的地步了嗎?」

「這件事跟你有關係嗎?你只需要說幫忙還是不幫忙?」

袁菁菁愣了好一會兒,撿起桌子上的筷子,再次吃起飯來:

「好,這個忙,我幫。就明天吧!」

夫妻二人一夜無話,兩個房間各自睡下。

第二天一早,孫平就把袁菁菁房門都快敲散了:

「你趕緊起來,我們要早去排隊,去晚了之後會碰見別人的,我可不想讓別人看見我和你在一起!」

袁菁菁默默的起床洗漱,準備早飯,然後二人出了門。

體檢中心長長的隊伍,夫妻二人都是手牽手,或者是有說有笑,只有他們夫妻二人形同陌路。

「你進去吧,我在這等你。」袁菁菁轉身擦了擦淚,走到了人群外頭。

「袁菁菁?」

菁菁轉過頭,看見一個有點熟悉卻認不出來的人。

「你是?」

「你不認識我了,我們是一個大學的,我是體育系的。我叫劉浩啊!我現在在小白樹中學教體育!我還在大食堂看見你了。」帥氣的體育老師,看見了大學校友,開心得像個孩子。

袁菁菁還是想不起名字,但就是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你好劉浩,你是來看醫生嗎?」

「我是因為大學的時候在打架,被石頭砸破了頭,這些年一直隱隱作痛。今天再來做個頭部CT。」

袁菁菁一愣,「打架!」

……

「同學們,不要再吵了!老師要宣佈一個事情,已經進入初冬,11月份是初冬遊玩的好時節。

這個周末咱們全班要進行冬遊,全班一起去,大家準備自己的零食水杯,還有野餐墊!老師會租好大巴車,我們一起出發!」

「老師,我們初三了,課程這麼緊,怎麼能夠去冬遊啊?還不如在家複習功課!」

一班裏的學生說這些話不為稀奇,他們更希望多看看書!

老師笑着說:「就這個周末,其他的時間我不管你,咱們也要放鬆一下心情!」

「老師,那我們去一天還是去兩天呢?」

老師想了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