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那巨大陣法之中,還有無窮般的淡綠色沙塵暴利刃,在不斷施虐著陣法包圍中的一切。

看在眼裡,當場蘇白也是一驚。

畢竟眼下,可是烏綰聯合四大護法,一同向他發起了猛攻,而且還是聯合攻擊陣法,又是玄品中階。

故而,一時間,蘇白的遭遇,在常人眼中,乃岌岌可危。

雖然一驚,可深吸口氣,而後蘇白還是無比堅毅。

「萬火焚天拳!」

而後,回過神來,只見蘇白只是一擊,就轟出了萬火焚天拳的小成境界。

頓時,拳破長空,萬火焚天地,眨眼,百丈方圓之內,就盡皆是被淡青色的靈火給包圍了。

也就這樣,儘管烏綰聯合四大護法,一同向蘇白髮動了可怕無比的聯合攻擊陣法。

但最終的結局,依舊並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

只見那一瞬,蘇白的一擊萬火焚天拳,只是片刻,就將那烏綰等人發起的羅天大漠陣,就給徹底碾壓為了粉霽。

頓時餘波波動而出,無比可怕,天地為之扭曲,八方人群,都是嚇得紛紛躲避,恍如看到末日降臨。

而後,烏綰等四位護法,因為聯合陣法被蘇白瞬間所破。

皆是狠狠傷及了靈丹,紛紛被轟擊的暴飛出去,等連續撞穿了好幾棟房屋,這才停止滾動。

跟著,一個個口吐鮮血,極為狼狽。

與先前的氣壯山河,兇惡至極而比,此刻,皆猶如死狗一般。

「小畜生……咱們之間的恩怨,還沒有結束……你休要以為,本門主會就這麼算了!」

深吸口氣,又重新振作了起來,烏綰悲憤不甘的凶冷厲喝。

「麻蛋!」

聞言,蘇白已經開始厭倦了和烏綰之間的搏殺。

隨即,他打開了系統面板,點擊選中了神將紫霞仙子后,就是將他給召喚了出來。

「主人!有何吩咐!」

而後,一道紫色流光,從天而降,稍息片刻,那紫霞仙子,便是忽然出現在了蘇白的跟前。

一看,烏綰等人,也是無比懵逼,紛紛猜想,莫非這是蘇白的好友,此刻前來,幫他助陣不成!

「嘿嘿,紫霞,我倦了,幫我把前面幾個傻逼消滅掉!」蘇白笑道,隨即又露出同齡人中,少有的堅毅冷冽之色。

與他剛穿越到這個異世界的時候相比,如今身上的殺氣,和狂暴氣息,也是強悍了許多,看著都讓人覺得可怕。

「是,請主人,稍等片刻,紫霞去去就來!」

聞言,那一襲淡紅色修長勁裝,絕世容顏,一頭青絲,肌膚如雪,身材婀娜,眸若星辰,皓手如春蔥,玉足猶雪蓮的紫霞仙子,便是忽的化為一道淡紫色流光,拿起紫玄劍,就是朝著那烏綰等人冷冽殺去。

「小賤人,就你特娘的也敢跟本門主動手?我看你是活膩了!」

看著紫霞仙子殺來,隨即烏綰等人驚愕了一番后,便是極度兇惡的朝著紫霞一同圍剿而去。

而這時,紫霞仙子,卻只是清冽一笑,那聖潔的面孔下,頓時隱含著滔天的殺機。

只是眨眼,而後紫霞仙子的身前,便是迸發出了上百道淡紫色的可怖劍刃,對準烏綰他們殺去。

「砰!」

「砰!」

「砰!」

而後,瞬間,烏綰等人,那是紫霞仙子的對手,沒有多久,就都抵抗不住。

隨即,一個個被紫霞仙子給傷的暴飛出去,最終,除了烏綰一個人以外,其他四大護法,則立馬斃命。

而那烏綰,到了這時,也已經奄奄一息。

「小賤人,你……」話沒說完,烏綰便是死了,極為凄慘。

「叮!恭喜宿主,您成功殺敵五名,獲得了100顆二階龍冰丹!」

「是否立即使用,使用后,可提升巨大冰屬性力量!」

「用!」蘇白瘋狂道。

「叮!宿主您好,您成功使用了100顆二階龍冰丹!您總計獲得了3211點冰屬性值!」

「叮!恭喜宿主,您的冰屬性力量,已成功達到黃品中階!」

「爽!」蘇白大喜。

「叮!宿主您好,您已成功完成了滅殺烏綰等人的隨機支線任務!」

「接下來,您可開啟寶箱,免費獲獎一次!」

系統道。

「6666……」

蘇白笑,接著立馬打開了金色寶箱。

「叮!恭喜宿主,您成功獲得了通天決陽一決一塊!」

「通天決陽一決?」蘇白懵逼。

系統道「宿主,通天決,乃絕世秘術,在整個武極大陸上,都是不曾有的存在。」

「他總共分為三十六決,每集齊相應的六決,即可獲得絕世法訣,修鍊無上神功,目前宿主您,獲得的乃是陽一決。」

神豪從開局簽到二十億開始 「也就是說,只要宿主,您再集齊其他五大陽之決,即可掌握一無比可怕的決法秘術!」

「這麼牛逼!」

明悟后,蘇白大吃一驚。

不過轉念一想,他又覺得這事挺難麻煩的,畢竟還要集齊五大陽之決,才能修鍊的到通天決的六分之一而已。

而這要是,想要集齊全部的三十六塊通天決之決法,豈不是更加艱難。

想到這裡,不由得蘇白深吐口氣,一頭烏雲密布,電閃雷鳴。

「系統,那這通天決的三十六大決法,能不能走捷徑獲得啊!」

而後蘇白問。

「可以啊,咱系統商城就有的賣,一個陽二決,好像是八百萬金幣吧!」系統道。

「八百萬金幣!你妹的搶錢啊!」聞言,蘇白差點氣死。

「馬德,暫時看樣子,我還是得靠碰碰運氣,看哪天能集齊了三十六大決法!」

罵了一通,回過神來,蘇白無奈嘆息。

昨日推薦票,並沒有達到兩百,不知道是小海過於奢望了,還是怎麼,推薦票都去哪了,覺得好看的童鞋們,請大家投給超神!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如果抓不住,機會就會一次次從眼前溜走。

張北羽再一次錯過了斬斷禍根的機會,並沒有把自己跟莫一然的對話告訴鹿溪,因為他真的覺得,莫一然僅僅是想江南了。

三人的夜宵,一直吃到將近一點鐘才結束。

分開之前,鹿溪囑咐張北羽回去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覺。 啞小姐,請借一生說話 因為,等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將要面臨的將是一場…不死不休的大戰!

……

莫一然很快就給白骨打電話過去,把張北羽的原話給她說了一遍。

富二代,你別跑! 白骨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自己之前做了一件蠢事。為什麼非要給莫一然打電話,直接打給張北羽不就醒了么?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莫一然突然又說了一句:「對了小白,南哥晚上找你幹嘛啊?」

同為女人的白骨,終於從這句話里聽出端倪。儘管莫一然盡量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和語調,但她仍能聽出這話裡面的玄機。

「啊…沒什麼,他說要來跟我商量一下全盛組的事。」白骨隨口找了一個理由。

莫一然沉默了一下,回道:「哦哦…原來是這樣啊。咦…全盛組不是一直都是張耀揚在負責么?」

白骨也知道莫一然從來不過問這些事,所以就這麼隨口一說,誰知她今天特別反常,竟然追問起來。但從這一個反應當中,白骨斷定,莫一然一定是察覺到自己跟江南的關係。

可話已經說出口,她現在只能儘力圓回來。

「是耀揚負責沒錯,但有時候我會給南哥出點主意。」

至此,莫一然也清楚這樣問下去,也問不出什麼來,於是笑了笑說:「好的,我知道啦。放心吧,南哥那邊沒事,你早點休息。」

「好,謝謝然姐。」

兩個女人之間的第一次交鋒,就這樣結束。兩人似乎都已經猜到了對方在想什麼,但又不敢確定,一個試探,一個迴避…

掛斷電話之後的白骨,坐在椅子上,深深埋下頭,思索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最壞的可能就是莫一然察覺了。而此刻,她擔心的竟也不是自己,而是江南…是江南在外的名聲。

江南,在外人眼中幾乎是完美的人,沒有任何缺點。可一旦這件事被曝了出去,那麼他的名聲會一落千丈…

這才是白骨最不想看到的。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並且有機會避免的話,她甚至可以犧牲自己來成全江南的名聲。

……

夜宵散場,各自離去。

吃飯的時候,張北羽喝了不少酒,還是叫了代駕才回到宿舍。

以張北羽現在的身份,無論什麼時候回到宿舍,哪怕是大門已經關了,宿管一樣會為他開門。或許是酒喝的有點多,走路都有點打晃,一步兩晃的慢慢爬上樓梯。

此時已過凌晨,宿舍樓里靜悄悄的。只是在經過三樓的時候,某個房間里發出男生們猥瑣的笑聲。

張北羽停下腳步,轉頭向走廊深處望了一眼,會心一笑。

這個時間,男生們在宿舍里發出這樣的笑聲,肯定是在談論學校里的某個女生。曾經何時,507也經常會有歡聲笑語的時候。

可現在…當張北羽推開507宿舍門的時候,裡面一片漆黑,一股深深的孤獨感瞬間湧來。

麻桿和蘇九都在外面租了房子,幾乎不回來了。 全球通緝:千億嬌妻愛入骨 江南也被留在了紅公館。整個宿舍里空噹噹的,就像張北羽的心一樣,空落落的。

不過一年多的時間而已,真的快要用四個字來形容:物是人非。

張北羽不自覺的想起來自己初來乍到的場景。那個時候,507總是嬉笑怒罵,其樂融融。最早的一批人是趙子龍、孫健、胡開陽,後來小乞丐搬進來,可這些人一個接著一個消失…

「唉…」張北羽長嘆了一聲,回手把門帶上。他甚至都沒有開燈,因為他覺得開了燈也沒用,能照亮房間,卻照不亮內心。

他直接走到陽台,趴在窗台上點起一根煙。過去的一幕幕在腦子裡翻過,也不知道,現在的趙子龍怎麼樣了,還會不會有相遇的機會?

諸如黑子、恐龍、紅狗等人,也應該開始了新生活吧。

回憶過去,再聯繫眼前。得到的越來越多,失去的也越來越多,再沒有兄弟們閑暇之餘一起打鬧的時光,也沒有跟王子安心的約會時光…

想起王子,張北羽深深皺起眉頭,鬼使神差的拿出手機給她發了條微信:睡了么?發出去之後就後悔了,現在都一點多了,這不是打擾人家睡覺么。

「真是他嗎喝多了…」張北羽小聲念了一句,收起了手機,微微揚頭望著天空。這感覺很舒服,難得的安靜…

一根煙的時間過去,張北羽踩滅了煙頭,轉身往屋裡走。剛進屋,就發現手機響了一下,他那出來一看,竟然是王子回復的微信:睡了,被你吵醒了。

「呵呵。」張北羽忍不住露出個淺淺的笑容,剛要回消息,王子直接打電話過來了。

「大哥~~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不睡覺的啊喂!」

聽筒里傳來王子慵懶的聲音,讓張北羽腎上腺素迅速上升,他笑笑說:「我就是…太想你了。」

王子沉默了一下,聲音也精神了許多,「哎喲,現在很會說話嘛,跟誰學的。」

張北羽認真的回了一句:「不是學的,我就是想你了。」

本來王子是準備用插科打諢的方式來跟他聊,畢竟兩人的關係現在不明朗,太過曖昧也不太好。沒想到他一直這麼上綱上線的,搞的王子也挺不好意思的,小聲的說:「你喝多了吧,趕緊睡覺去。」

張北羽嘿嘿的傻笑一聲,回道:「是喝了點酒,不過沒喝多。我們快要跟童古茬架了。最後一場,贏了就全贏了,輸了就全輸了。」

「哦?」王子驚了一聲,「小鹿已經都安排好了?」

「嗯嗯,是啊。有小鹿在,我什麼都不用擔心。」

「哼哼,那是你命好,能遇見她。」

「嗯!我命好!我這輩子最大的好事就是遇見了你。」

——————————————

兄弟們,對不住了!最近的斷更是為了五月份的爆發!! 隨著完成了滅殺烏綰等人的隨機支線任務后,蘇白等人,很快就隱秘低調的離開了那滿是人群的大街之上。

接連三番,蘇白在青風城內,都是到處大加殺伐,一時間,他在青風城內的威名,也是極為可怕起來。

當然,他這般殺伐,也招致了許多可怕勢力的敵視。

畢竟一個少年,擁有如此強悍的實力,對於一些一貫喜歡打壓後生黑馬的強者來說,這肯定是不能經常發生的。

而蘇白這接連,殺了那麼多惡貫滿盈的混蛋,由此,他在青風城內的美譽,也是越發高漲。

畢竟,他先前滅掉的趙家、錢家、和眼下的血器門等一切人馬。

百年來,在青風城內的百姓們眼中,就皆不是什麼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