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現在見到陰十八滿口因果罪業,他倒是覺得非常好笑。

聽到墨塵的詢問,陰十八一時語塞,他張了張口,卻發現自己也不知該如何解釋,這一下倒是讓他心中憤火更甚。

「本座何必要與你解釋?」

陰十八沉聲道,隨即他伸手舉高手中香爐,口中似在念誦些什麼。

墨塵見狀立刻出手拍出一道內元掌勁轟向陰十八。

而在一掌轟出同時他墨劍入手,體內寒元涌動間將腳下站立之處染上一層白霜,正是寒獄三式之寒劍無生蓄勢而出。

眼見墨塵一掌襲來,陰十八不閃不避,口中依舊念誦不停,任由這一道掌勁拍在自己身上。一掌過後,他只是身形稍晃,並沒有收到任何影響。

墨塵自然也不指望自己普通的內元掌勁能夠傷到陰十八,這一掌只是試著能不能打斷陰十八口中誦念,若是能夠成功自然好,若是不能成功,那也無礙,因為他的真正殺招正緊隨其後。

「寒劍無生!」

墨塵一聲長喝,手中墨劍直指陰十八,寒劍無生攜帶寒氣之威絕殺而出。

伴隨墨劍殺出,周遭溫度驟降,就連散落一地的棺木碎片都被凍結在一起,如今的寒劍無生已經今非昔比,墨塵這一劍即便是地海城主伍思謙遇到都要謹慎應對。

「萬鬼王令!」

就在墨塵至極一劍殺至身旁,陰十八口中誦念終於停下,伴隨最後一聲大喝,陰十八自手上香爐之內猛地召出無盡鬼影殺向墨塵。

「是那晚的鬼影。」墨塵見狀心中立刻回想起那一晚的場景,此刻自香爐之內湧出的正式那晚爬滿喜樹的萬千鬼影、

雖是如此,墨塵劍勢不減依舊殺向陰十八,而陰十八在召出這些鬼影之後,身形立刻化作一道白光向後退去,在他後退同時無盡鬼影則是嘶吼著像墨塵殺去。

「滾開!」墨塵一聲冷喝,手中墨劍不再執著於陰十八,而是沖著襲來鬼潮直直劈下,隨即無盡寒氣爆發而出,瞬間便將眾多鬼影凍結在一起,一時間溶洞之內就像多出了無數的鬼物雕像一般,使得整個溶洞更加陰森恐怖 眼見墨塵一掌襲來,陰十八不閃不避,口中依舊念誦不停,任由這一道掌勁拍在自己身上。一掌過後,他只是身形稍晃,並沒有收到任何影響。

墨塵自然也不指望自己普通的內元掌勁能夠傷到陰十八,這一掌只是試著能不能打斷陰十八口中誦念,若是能夠成功自然好,若是不能成功,那也無礙,因為他的真正殺招正緊隨其後。

總裁大人受寵若驚 「寒劍無生!」

墨塵一聲長喝,手中墨劍直指陰十八,寒劍無生攜帶寒氣之威絕殺而出。

伴隨墨劍殺出,周遭溫度驟降,就連散落一地的棺木碎片都被凍結在一起,如今的寒劍無生已經今非昔比,墨塵這一劍即便是地海城主伍思謙遇到都要謹慎應對。

「萬鬼王令!」

就在墨塵至極一劍殺至身旁,陰十八口中誦念終於停下,伴隨最後一聲大喝,陰十八自手上香爐之內猛地召出無盡鬼影殺向墨塵。

「是那晚的鬼影。」墨塵見狀心中立刻回想起那一晚的場景,此刻自香爐之內湧出的正式那晚爬滿喜樹的萬千鬼影、

雖是如此,墨塵劍勢不減依舊殺向陰十八,而陰十八在召出這些鬼影之後,身形立刻化作一道白光向後退去,在他後退同時無盡鬼影則是嘶吼著像墨塵殺去。

「滾開!」墨塵一聲冷喝,手中墨劍不再執著於陰十八,而是沖著襲來鬼潮直直劈下,隨即無盡寒氣爆發而出,瞬間便將眾多鬼影凍結在一起,一時間溶洞之內就像多出了無數的鬼物雕像一般,使得整個溶洞更加陰森恐怖。

眼見鬼潮受阻,陰十八一晃手中香爐將爐頂封口之處打開,瞬間一股濃濃煞氣自爐內洶湧而出,與墨塵劍上寒氣糾纏在一起。

寒氣夾雜煞氣充斥溶洞之內,陰十八身形一閃站在了黑棺之上。

「冥府之握!」

陰十八一聲冷喝,隨即煞氣凝聚成一隻龐然鬼手沖著墨塵轟然蓋下。

無生九斬!

墨塵再出九斬,瞬間九道劍氣與襲來鬼手撞在一起,轟隆一聲響,一道無形衝擊四散開來,頓時將溶洞之內的寒氣煞氣盡數盪開。

九斬之後,墨塵體內內元用去大半,畢竟他只是凝元境,遠遠達不到內元循環無量的程度。

眼見墨塵久戰不下,玄駁擔憂道:「不能跟他消耗,他的實力不在尋常無量天境之下,你與他消耗非常吃虧、」

「我明白。」墨塵沉聲回道,隨即空出的左手一召,第二把墨劍虛空凝成。

面對陰十八,周遭念力對他影響不大,即便化作無形刀劍暗中襲殺也很難傷到他,既然如此不如將剩餘念力收回凝為第二把墨劍。

以墨塵如今念力,同時凝聚兩把墨劍已是極限,第二把墨劍凝成之時,他之念力範圍已經縮小到周身兩米範圍,較之前縮水了十倍有餘。

如此做法雖然稍顯大膽,但換來的卻是多一重的殺招。

「地煞歸一!」

就在墨塵凝聚出第二把墨劍同時,陰十八站在黑棺之上冷喝一聲,隨即他伸出手掌掌心向上,一道漆黑光球凝聚而成。

「去!」陰十八手掌一翻,將漆黑球體丟向被冰封的萬千鬼影,隨即黑球四散開來化作點點星芒進入每一個鬼影體內。

就在星芒融入一瞬,原本被冰封著的鬼影彷彿被喚醒一般,一個個劇烈掙扎,口中不時發出陣陣嘶吼,可惜無論他們怎麼掙扎都無法脫身而出,

眼見掙扎無果,所有鬼影同時停下動作盡數化作一團黑煙在冰內飄蕩,黑煙自冰封之內的縫隙聚在一起,化作一個巨大黑球。

就在最後一道黑氣進入黑球之後,只聽轟然一爆,原本牢不可破的冰層轟然爆開,一個高有兩丈,頭生雙角的血紅怪物現身而出,他手中拿著一把雙刃叉,身上沒有任何衣物,有的只有不斷滴下的血水一灘。

穿越之撿個美男做相公 陰十八惡狠狠的笑著,隨即一指墨塵喊道:「請凶神代吾誅殺此人!」

聽聞陰十八請求,血紅怪物提起手中雙刃叉,一步一步走向墨塵。

「小心,這傢伙是黃泉凶神,看其氣勢乃是存活了上百年的凶神,實力不是之前鬼差能比的。」玄駁提醒到。

墨塵點點頭道:「名字挺嚇人,不知道能不能擋下我的下一劍。」

說著,他手中雙劍一橫,將體內內元提至極限。

「無生九斬!」

一聲暴喝,兩柄墨劍各自斬出九道劍氣,加在一起共有十八道劍氣連續不斷射向緩緩走來的黃泉凶神。

「吼!」

凶神高舉手中雙刃叉,沖著身前狠狠刺下,與襲來的十八道劍氣擊在一起。

嘭嘭嘭……凶神手上雙刃叉擊碎了十道劍氣之後轟然碎裂,剩下八道劍氣全數砍在身體之上。

噗嗤一聲,黃泉凶神被直接斬成幾段,化作瓢潑血雨潑灑整個溶洞之內,將無數斑斕的鐘乳石染成了血色,只有陰十八與墨塵周圍還保持原來模樣。

「啪啪啪……」一身清脆的拍掌聲響起,陰十八站在黑棺之上拍手稱讚道:「一劍誅殺黃泉凶神,你的實力足以挑戰塵世頂峰。」

「還差的遠呢。」墨塵淡淡道,說話同時他已經在竭力恢復內元。

剛才雙劍齊出的無生九斬已然耗盡他的內元,原本滿盈的一百多個氣府此時已經全部枯竭,短時間內墨塵已經無法施展無生連斬。

「本座實在奇怪,剛才幾招的威力絕不是凝元境能夠用出的,難道你是傳說中得天垂憐的天垂之體?」

「你廢話真多。」墨塵冷哼道,短短交談空擋,他的內元已經恢復了一些不會再影響他的行動。

「呵。」一聲冷笑,陰十八周身氣勢攀升,宛若入世鬼聖一般,隨著他的氣勢攀升,手中香爐也在不停散發陣陣煙氣。

待氣勢攀上頂峰,陰十八獰笑道:「就讓你真正見識一下吾真正的實力!鬼爪王令!」

說著他將手中香爐拋向空中懸浮不落,原本蒼白的雙手宛若被腐蝕一般化作一雙漆黑鬼爪向墨塵撲來。

墨塵也不甘示弱,體內亘古寒元代替內元運至墨劍,撲身與陰十八戰在一起。

一身黑衣的墨塵與一身白衣的陰十八在溶洞內生死相搏,兩人身影快到極致,墨劍鬼爪帶起陣陣四散火花,不時有巨大的岩石被戰鬥餘波震斷落下。

如此激烈交戰之中,墨塵心中暗自驚訝,自己的每一次斬擊都帶有強大的亘古寒元,本以為能夠以此佔得一些上風,但陰十八卻好似不為所動一般,每一爪落下都帶有強大力量,絲毫沒有減弱感覺。

而在墨塵驚訝同時,陰十八心中也非常震驚,自己的每一次攻擊都超出凝元境全力一擊,但如此強大的攻勢墨塵居然能夠一一接下,還能釋放強大寒氣影響自己,若不是自己以充沛鬼元互相抵消,只怕現在早已經變成冰雕了。

邪皇的小小少爺 眼見久戰不下,陰十八徐晃一抓,借勢回到黑棺之上,而墨塵也不追趕,同樣抽身後退。落於黑棺之上后,陰十八伸手召下香爐,隨即面色陰沉的說道:「能夠逼吾至此,你當感榮幸!」

說著,他體內鬼元爆發,全數湧入手中香爐之中。

「冥俐鬼染!永墜黃泉!」

陰十八厲聲一叫,隨即香爐上的幾道煙口湧出無盡冥府鬼氣,浩浩蕩蕩沖向墨塵。

————

山林深處某處洞穴之內,喜娘拄著拐杖站在一個巨大的四足青銅鼎前,口中不停地念誦著某種咒術。

這種咒術是妖族秘傳之法,作用便是讓喜娘可以憑空控制妖心元丹的爆發時間。

她身前的青銅鼎足有兩米之高,鼎身之上銘刻著無數的蠅頭小字,若是走進了仔細看便能看出這些密密麻麻的字並非人文而是妖族文字。

鼎身四四方方,除了銘刻的文字之外並沒有出奇之處,但是支撐著鼎身的四足卻已經爬滿了一條條的樹根,樹根自土內生出,緊緊攀附在青銅鼎的四足之上宛若寄生一般。

喜娘口中念誦咒術,伸手自懷中掏出幾根墨塵的頭髮丟入青銅鼎內,這是她在平時打掃房間時暗中取得的頭髮,有了這道媒介她便可以以徹底完成咒術。

頭髮落入鼎內的同時,原本只是纏繞在青銅鼎四足的樹根宛若活物一般爬上鼎身,三息過後便將整個青銅鼎包裹在內。隨後喜娘停下口中誦念,雙手結成一道手印沖著青銅鼎彎腰一拜。

就在她彎腰瞬間,巨大的青銅鼎內部燃起了一股無名之火,將墨塵髮絲點著。

「這樣便好了。」感受著鼎身之內散發出的陣陣熱量,喜娘如釋重負的點了點頭,隨即轉身向著洞外走去。

當她走出洞口之後,自密林之內伸出數十根粗壯樹枝,這些樹枝宛若活物一般搬起了一旁的巨石,緩慢地將洞口封住。

待巨石完全封閉洞穴之後,其中一條最粗壯的樹枝伸向喜娘,喜娘抬腳踩在上面之後,粗壯樹枝無限延長不一會便她抬上了山頂。

看著山頂的坑道入口,喜娘眼中閃過掙扎之色,但最終還是嘆了口氣,縱身躍入其中。 金龍咆哮,噴涌焚天之炎,劍威赫赫,譜寫連斬之威。

墨塵體內雙極之力一分為二,以鬼元代替內元施展無生連斬,頓時九道陰煞劍氣脫手而出。

一方無盡冥府鬼染,誓要將墨塵吞入黃泉,一方龍炎配九斬,全力抵擋鬼染之威。

至極力量轟然對壘,墨塵口嘔朱紅,腳下金龍頓有崩潰之像。

而在兩人之間,龍炎熊熊燃燒,將周遭鬼氣不停抵消,而九道無生劍氣,斬入鬼氣深處,隨即陰十八一聲悶哼傳來,顯然也已受傷。

墨塵勉強壓下體內沸騰氣血,不停運使雙極之力抵擋來襲鬼染,可儘管他已經全力以赴仍舊只能維持金龍不滅,難以焚盡鬼染。

「擒賊先擒王!」墨塵咬牙道,隨即兩柄墨劍懸浮身側,體內鬼氣盡數進入墨劍之中。

陰十八一手托舉香爐,一手捏著法印,竭力催使香爐之內的無盡鬼染,這一招是他壓箱底的絕技,乃是他還在冥府之時便從香爐之內學得的秘術,初次使用果然威力驚人。

感受著香爐之內湧出的鬼染之氣,陰十八驚喜同時也不由得對墨塵再次高看一眼,如此兇猛鬼染換做一名無量天境的強者都不敢硬接,墨塵卻能夠不閃不避正面擋下此招,著實也出乎陰十八之意料。

「就看你能堅持多久。」陰十八心中暗道,此時卻猛地感覺九道無生劍氣劃破鬼染轟殺而至,正是墨塵九斬之威。

眼見無法閃避,陰十八冷喝一聲:「八陰天護!」

語甫落,只見八柄手臂大小的血色旗幟自他懷內飛出,瞬間將他圍繞其中,竟是形成一道縮小版的八陰天護。

破空轟殺而至的九斬接連將八柄旗幟斬斷,最後還剩一道劍氣直直轟在陰十八胸口,帶起他一聲悶哼。

因為是墨塵以鬼元所化九斬,所以如今九斬之上還帶有強烈的腐蝕效果,因此最後一道劍氣斬在陰十八胸前頓時發揮了強大效果。

「你居然也能運使鬼元!」陰十八驚聲叫到,感受到胸口的腐蝕之痛,他自然立刻便清楚了其中緣由。

墨塵沒有說話,依舊在咬著牙不停向著墨劍之內灌輸鬼元。

雖然墨塵身具鬼元出乎陰十八之意料,但九斬之中畢竟只有一道劍氣擊中了他,雖然暫時傷口無法快速癒合,但如此傷勢陰十八尚不在乎。

只見陰十八提起體內鬼元,直接將傷口之上的腐蝕之力排出體外,當最後一絲腐蝕之力消失之後,他的傷口立刻開始迅速癒合。

轉眼傷口癒合完畢,陰十八大聲獰笑道:「先前將吾斬為兩半都無法影響吾,如今只是傷吾皮肉,也妄想取勝?」

說著他全力催動爐內鬼染,頓時將金色龍炎掩蓋三分。

就在陰十八勝券在握之時,只聽墨塵朗聲喊道:「你的身體確實不懼刀劍之利,但我卻不信沒有極限。」

陰十八聞言猛地瞪大雙眼,因為隨著墨塵的話語,他立刻便感覺到一股空前殺意自前方升騰而起。

等到陰十八看清殺氣來源之後,立刻驚聲叫到:「這怎麼可能,你竟然還有餘力!」

此時墨塵身旁兩側,各有九道陰煞劍氣蓄勢待發,整整十八道陰煞劍氣散發出強烈的絕殺氣息。

「試試能不能擋下?」墨塵此時汗如雨下,但語氣依舊輕鬆。

擋不住!陰十八心中立刻便有了結論,先前九道陰煞劍氣自己以八陰天護擋住了八道,最後一道只能硬抗,而如今八陰天護已毀,自己絕對擋不住這十八道陰煞劍氣。

想到這裡,陰十八當機立斷就要閃身躲避,既然擋不住,那他躲開就是,大不了中斷鬼染釋放,無論如何也要先保住自己再說。

但就在他動身一刻,陰十八面色大變,因為此時他突然發現自己無法離開原地。

劍鎖天河!

墨塵以手代劍,竟是強行施展出了寒獄三式第二式劍鎖天河,將陰十八強行鎖在原地動彈不得。

眼見自己被逼入絕境,陰十八當機立斷立刻調動自己全部鬼元,而隨著他全力調動鬼元,陣陣黑氣籠罩身體,濃濃黑氣之中原本一身白衣書生打扮的陰十八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只見濃濃黑氣之中,陰十八現出本體,此時的他頭戴陰殺朱冠,身披黑羽袍,體型也壯大了足足兩倍有餘。一眼看去模樣竟與之前那九個鬼差並無太大差別,唯一只是頭頂陰殺冠不再是漆黑之色,而是換做了紅色朱冠。

而在他現出本體一瞬,十八道陰煞劍氣轟然殺至。

嘭嘭嘭……又是一連串的巨響,陰十八被瞬間劈飛出去,狠狠鑲入了溶洞石壁之內。

失去了陰十八的控制,原本不斷噴涌鬼染的神秘香爐也停了下來,兜兜轉轉落在了黑棺之上。

墨塵把握機會立刻催動金龍全力噴射龍息,終於將鬼染全數焚盡。

最後一絲鬼染消失之後,墨塵腳下金龍頓時消散,他也順勢跌坐在地。

「呼……」墨塵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試著站起來,但一番努力之後,他只感覺自己渾身無力,就連起身都非常艱難。

就在此時,墨塵體內再次湧出陣陣生機靈力不斷滋養身體,正是先前玄駁留在他體內的本命心血發揮作用。

於此同時,玄駁亦傳音道:「剛才你看到那傢伙的本體了嗎?」

墨塵點了點頭,剛才自己一瞬之間已經看清了陰十八的本體,只是他沒想到居然與陰司鬼差如此相像。

「這傢伙的真正身份,居然是一名陰司鬼使。」玄駁沉聲道,言語之中略帶驚訝。

「陰司鬼使?」墨塵皺眉道,這鬼使與鬼差,模樣如此相像,必然有著關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