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泰龍,淡淡一笑。

「我這裏,會派人過去,一位…先天巔峰高手!」

唰…!!

聽到這句話。

曹輝瞳孔驟然收縮!

他沉默了下,緩緩道:「你,想要什麼?」

「一塊地,風水寶地。」

許泰龍並未遮掩,直接道,「你要記着,把秦蒼穹出手的錄像,全部拍下來。」

「我,需要看。」

聞言。

曹輝面色,頓時陰晴不定起來。

他一向都是多疑的性格。

而,能讓許泰龍,都為之惦記的地。

到底…

是何等稀有?

但,想到外面局勢。

曹輝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神色,「也罷。」

「你想要什麼,給你便是。」

他,已經沒了談條件的本錢了。

……

夜色下。

一場襲殺,正在醞釀之中。

但,因為利益分配的關係,讓來到這裏的勢力,至今還沒有達成共識,一起出手。

若是出手,恐怕曹王族……早就已經淪陷了。

而,現在。

各方,都派出了一些人馬。

準備進行,試探性的攻擊。

他們想要看看,當年叱吒風雲的曹輝,究竟……是徹底無路可走了,還是有什麼秘密底牌。

夜色下。

數百道身影,悄然融入了黑暗。

每個人,都是一身黑衣,腳步悄無聲息,隱蔽至極。

一處臨時營地內。

這裏,屬於許州……梁家!

此刻。

一道身影,正站在營地前,眸光深邃看向夜空。

他,正是梁家下一代家主…

梁文賢!

「明天,準備正式攻擊。」

此刻,梁文賢背負雙手,淡淡開口。

而,此刻。

唰!

身後,一道身影浮現而出。

「老朽…明白!」

那道身影,赫然…原先近乎隱藏在了黑暗之中!

而,此刻。

驟然出現!

他渾身枯瘦,但看上去卻是精氣神十足,微眯的眼睛裏精芒閃爍。

顯然,也是一名高手。

「希望,不會有什麼波折吧…」

不知為何。

梁文賢心中,隱隱有些擔憂。

他擔憂的,是來自於曹王族,曹輝。

當年叱吒風雲的梟雄。

梁文賢,一點都不敢小瞧。

而,此刻。

身後。

那名枯瘦老者,緩緩開口,「老朽以為,還有一人……有很大威脅。」

「誰?」

梁文賢浮現出一絲疑惑,回頭看來。

這,是從小就隨他長大的高手,名為…石伯。

兩人一向,都是關係親近。

「秦蒼穹。」

石伯一字一句,冷冷吐出了這個名字,「他很有可能,已經踏入了先天巔峰的境界…!!」

「如果是真,即便是我,都不可能抵擋。」

聞言。

梁文賢,不由失笑,「那個瘋子,以一己之力,對抗三名先天高手。」

「而他消失至今,甚至連曹王族,都未能顧及。」

「顯然,已經身負重傷!」

他的神色,滿是自信。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張軍就開始搬東西,等到打開後備箱,還有木耳,二鍋頭,煙,還有一大塊肉,還有鹵牛肉什麼的。

「叔叔。」

「阿姨。」何貴下車就摘了眼鏡,搬完東西之後,就看到兩個老人,張紅已經介紹了。

張紅的父母是老實巴交的農村人,父親張發貴,乾瘦老頭。反而是張紅的母親,劉美麗,骨骼大,身材也比較胖,皮膚比較白。

「何老闆,屋子裏面坐。」屋裏面掃乾淨的,看樣子提前打掃過,不過現在通州也窮,院子圍牆就一米高,還是夯土的,房子是用土磚建造的,就三間,還十分低矮,牲口棚就在院子一角,旱廁在房子的一頭。

翠翠已經跟一條大黑狗在一起玩耍了,周圍還有探頭探腦看熱鬧的。

「媽,把這肉處理一下。」張軍拿出新鮮的豬肉,巴掌厚的大肥膘,現在割肉,殺豬的你要跟給全瘦肉,買肉的人要提刀砍你,這種大肥膘,不是什麼人都能購買到的。

哪裏像現代,這種肥膘基本就進了加工企業去了,何貴可是沒腦殘的帶這玩意來這邊。

你們以為非洲豬瘟怎麼控制不住,病豬一頭才兩三百塊,活的一頭價格最高七八千,一邊用挖掘機埋豬,一邊直接拉到屠宰場,你品,你仔細品。

為什麼豬肉銷售不行,問問身邊的農村人,還有幾個敢買肉吃,送人吃都沒人要,特別是家裏有豬的。

也就是說這些人成功的讓數億農村人不買新鮮豬肉了,市場不垮才怪,農村人散養的還有些良心,一般病了就拖出去埋了,檢驗檢疫那一關你就過不了。

所以何貴每次回到現代,都不敢吃東西,還要洗澡之後才過來,就是怕一些疾病,不過迄今為止沒有什麼突faqing況,也許是穿梭空間就被消毒了也不一定,何貴還打算研究一下,要是真能消毒,弄個癌症病人試一試,看看會不會殺滅癌細胞什麼的。

「最近不要鬧事,過幾個月,我那邊要招工,然後我會把你的戶口也遷過去。」

「這些錢你拿着,給二位老人蓋個新房,弄好一些。」

「我跟你姐姐的事情,可能沒什麼結果,不過只要她不離開我,我會給二老養老送終的。」院子裏面,何貴直接挑明了,摸出五千塊錢一大包塞給張軍。

張軍嘆息一聲:「這樣也好,我姐姐這兩年,被村裏人說閑話,前些日子戶口遷到城裏,還有人說閑話。」

何貴看了張軍一眼,沉吟了一下:「要不你拿錢在城裏買幾間房子,到時候把二老弄到廠里看看門還是可以的,只是怕二老知道我跟你姐姐的事情,心裏不好受。」

張軍點點頭:「商量一下再說。」

晚上張軍與何貴擠在一起,張紅的父親則在堂屋裏面臨時安置了一下,張紅跟母親住一屋子。

第二天走的時候翠翠還十分不舍,張紅也是眼淚汪汪的,回城的路就這樣平淡的度過了,何貴也鬆了一口氣。

廠子裏面有人做飯了,是一名四十多歲的婦女,是街道上的人,為人老實,手藝也不錯,是於紅軍挑選的。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思維,何貴哪怕管理是天才,如果與時代格格不入,那一樣起不了什麼作用,何況何貴不是管理天才。

「何先生。」回到廠子裏面,馮褲子已經等了不少時間了,褲子一看就知道這小寡婦與何老闆之間不簡

何貴點點頭:「來了。」

「傢具已經找好了,就等先生您拍板。」馮褲子穿的比上次好多了。

何貴點點頭,招呼馮褲子上車,直接把馮褲子帶到老莫吃了一頓。

「傢具呢,我不懂,你找個懂行的,價格合適就收了就是了,四合院的維修,我也不懂,就麻煩你上上心,這裏還是五千塊,你把賬記好,暫時一個月給你三百,等會去我那騎輛車,大熱天騎車也很熱。」何貴覺得自己看了也沒用,也不懂,要論四九城的人頭,自己還沒有這褲子熟悉。

主要是吧,何貴不想沾染更多的頑主,誰特么知道這裏面有沒有坑貨,褲子能順利的活到2020,肯定沒站錯隊伍。

褲子激動的不得了,拍著胸脯說一定會拿出精品給何先生的。

看到褲子騎車歪歪扭扭的,何貴不由的擔心,要是這傢伙撞死了,會不會訛自己一筆?

風扇呼呼的吹,何貴覺得今晚上的dadeng,晃的格外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