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再搜一遍,尤其是張培的卧室,仔細檢查,不要放過任何蛛絲馬跡!」沈樂大聲命令道。

所有人員聽到命令后馬上行動起來,很快聞浩再次彙報道:「主任,真的沒有找到公文袋!」

沈樂心中存在的一分僥倖,終於破滅了。吳泉江是他們至今為止發現的,南京地下黨等級最高的一位地下黨成員。十四天前,當沈樂得知找到了紅黨地下黨南京省委的高級領導時,簡直是欣喜若狂!

本來當時就想立刻進行抓捕,如果一切順利,他招供倒還好,能夠破壞地下黨南京省委,當然是巨大的功勞!

可是這個等級的地下黨肯定是紅黨的骨幹力量,死硬分子!

如果他不招供,甚至執意尋死,那這麼重要的棋子就沒有任何作用了!這個吳泉江太重要了,他不敢冒這個險,於是就想到了放長線釣大魚,那就是通過吳泉江把釘子釘入到地下黨內部,自己來獲取破壞南京地下黨的情報,如果計劃不成功,再對吳泉江進行最後的抓捕,那也不晚!

人選最後定在了張培身上,自然是因為張培曾經是紅黨地下黨的老黨員,這段經歷會對這次打入地下黨起到一定的作用。

可是沒有想到,南京地下黨的嗅覺是如此的敏銳!計劃還沒有開始,就被地下黨找上門來,來了個連鍋端,連人帶資料都沒了!

有內鬼!一定是有內鬼!知道這個計劃,還知道這處安全屋的情報人員不多,有數的那幾個,必須要仔細的排查,找出這個內鬼,不然就像在身邊安了一個定時炸彈,隨時都會爆炸,這個危險因素必須清除!

作為紅黨地下黨的老對手,沈樂一直習慣扮演的角色是獵手,而地下黨就是他的獵物。可現在給他感覺是好像角色已經顛倒,有一隻隱藏在暗處的凶獸已經盯上了他,在暗中窺視,找准機會,撲上來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沈樂當機立斷,命令道:「計劃已經泄露了,馬上打電話通知鄭明山抓捕吳泉江,如果讓吳泉江跑了,讓他提頭來見!

段星洲,你馬上帶人去支援。地下黨一定得到消息,會安排吳泉江逃跑,你的動作要快,記住!一定要抓活的!」

二十分鐘前,中康中藥店門口來了一個穿著破爛衣裳,走路都顫顫巍巍的年邁乞丐。

這時街面上已經有起早為生計奔波的人們走動,街邊的早餐攤子也生好了火開始營業,零星有幾個顧客已經光顧,一天的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老乞丐的眼神掃過還沒有開門營業的藥店大門,然後不緊不慢的走了過去。

「沒事,就是一個要飯的,你也太神經緊張了,把心放到肚子里吧!」街道對面的一處居民房的窗口處,一個青年男子打了個哈欠,無精打采對身邊的同伴說道。

接著又說道:「我說,你去買點早點吧,熬了一晚上,又餓又困,真頂不住了!」

同伴在那個年邁的乞丐身上也收回了懷疑的目光,轉頭罵道:「怎麼又是我去買!鍋頭,你這傢伙這一天到晚是賴上我了,你是鐵公雞一毛也不拔啊!」

綽號叫鍋頭的青年男子被罵后,一點也不惱,嬉皮笑臉的說道:「二勇,二勇哥!誰叫咱們是兄弟呢!我兜里一個銅子也沒有,昨天晚上都輸給麻桿那幾個傢伙了,別說今天,就是這個月都要靠你了!」

二勇無奈的搖搖頭,知道拿他也沒有辦法,就是個憊懶的傢伙!他小心地告誡了一句:「盯緊啦!再過一會就換班了,別在咱們手裡出了岔子。」說完轉身出門去買早餐了!

鍋頭看到二勇出門笑嘻嘻的滿口答應,關上門卻是滿不在乎的嘟囔了一句:「嘮嘮叨叨像個娘們,會出什麼岔子!」 在中康中藥店內,脫下了一身乞丐服裝的青年男子正對著吳泉江說道:「老吳,**命令,你已經暴露,必須迅速轉移,敵人馬上就會對你實施抓捕。」

吳泉江一臉的震驚!這個翻牆而入的青年男子,他曾經在方博逸的身邊見到過,是專門負責保護方博逸安全的人員。

「我怎麼能相信你?」吳泉江沒有驚慌失措,鎮定的問道。

青年男子從衣領里抽出一張字條,遞給了吳泉江。

吳泉江結果來一看,上面寫著:「苦泉,你已暴露,速隨來人,天明前轉移,十萬火急!切切!青山!」

看著這熟悉的筆跡,再看到最後的簽名,沒有錯了,是身為****的親筆!「青山」是****的代號,知道這個代號的極少!至於「苦泉」是自己的代號!

消息是真的!自己竟然已經暴露?事態已經嚴重到了這種個地步,自己竟然毫無察覺。

「得到這個情報的時候太晚了,敵人已經對你進行了全面監視,我來的時候觀察過,藥店的前門和後門都有特務監視,我在外面還留了兩個同志接應,不行就硬闖!我們必須馬上行動,時間非常的緊急!」青年男子丁遠焦急的說道。

「不要慌張,現在敵人還是在監視,沒有動手,這說明我還是可以出去的,只要他們沒有得到抓捕的命令,就不會硬來!

愛上豪門大少 我們裝扮成夥計,直接從前門走,他們就算是懷疑,也只會是跟蹤,不會動手。只要走到前面街口那家張記雜貨鋪,我們就進去,雜貨鋪的後院有個後門,出去有一條小巷直通貧民區,那裡道路曲折,地勢複雜。應該可以甩掉他們!」吳泉江沉聲說道。

他也是經歷過多少大風大浪的老戰士,遇事毫不慌張,很快就是定好了撤離計劃。

吳泉江找來兩身藥店夥計的衣服,兩個人手腳麻利的趕緊換上,又找來兩個氈帽戴上,這才打開藥店大門的門板,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出了中康中藥店。

於此同時,一直在對面監視藥店的特務鍋頭,馬上發現了這一異常情況,馬上對后屋喊道:「有夥計從藥店出來了,可是面孔是新的,這幾天從來沒有見過!」

頓時在後面的幾個房間里休息的黨務調查處的情報特工都聞訊趕了出來。

其中領頭的特工也仔細看了一下這兩個夥計打扮的人,儘管吳泉江和丁遠把帽檐壓的很低,可是這段時間的監視,黨務調查處的特工們已經將藥店里的內外人員都摸得很清楚了,幾個夥計里確實沒有這兩個人。而且其中有一個夥計顯得歲數比較大,好像就是目標吳泉江。

「是吳泉江!他這個時候打扮成這樣,想做什麼?」

「會不會是出去和同夥接頭?要不然打扮成這樣幹什麼?隊長,盯了這麼多天了,終於有動靜了!」

都是經過訓練的專業特工,吳泉江的化妝並沒有瞞過這些人!

領頭的行動隊副隊長鄭明山是主要負責監視吳泉江的,看到這種情形,心裡也很是高興,十多天的監視並沒有什麼收穫。

吳泉江在這十多天里並沒有和其他的地下党進行過聯繫,今天一反常態的出現,必然是情況有了變化,只要追蹤下去,又可以發現新的目標了。

「老規矩,留下兩個人繼續監視,其他的人和我跟上去。」鄭明山迅速做出安排,分配好人手就要準備出門。

這時候,屋裡的電話鈴聲響起,這部電話是為了監視吳泉江,特意拉了一條專線,能夠迅速溝通情報,方便跟蹤人員迅速通報吳泉江的具體位置。

鄭明山隨手拿起電話,電話那邊聲音傳來,鄭明山的臉色頓時一變,很快他迅速放下電話,下達命令:「主任命令,馬上抓捕吳泉江!要活口!」

眾人一下子都反應過來,今天吳泉江突然換成夥計的服裝,這是要跑啊!

鄭明山踹開房門,帶著一眾手下,向還沒有走出多遠的吳泉江二人追去。

吳泉江和丁遠也在時刻觀察著周圍,他們知道此時自己肯定在特務的監控範圍之內,越是這樣,越要鎮定自若,不能露出馬腳!他們在賭,在賭特務們即便是跟蹤,也不會動手抓捕。

可惜事情並沒有向著他們預料的方向發展。鄭明山帶著手下衝出房門的向著他們撲來,吳泉江和丁遠就知道事情果然如情報里說的一樣,敵人開始了抓捕行動!

「快跑!」兩個人不在猶豫,邁開腳步,飛快的向前奔跑。同時從懷裡掏出手槍,先發制人,向後舉槍射擊。

槍聲響起,頓時就有一名特工中彈倒地。

特工們也紛紛掏槍還擊,急得鄭明山大聲喊道:「注意別打中要害,打腿和腳,要活口!」

幸好他發出的命令及時,特工們有所顧忌,紛紛把槍口壓低,子彈打的吳泉江和丁遠腳下的泥土四濺,不然二人此時肯定已經中彈了。

本來街面上就沒有多少人,等槍聲響起,頓時嚇得紛紛躲避逃竄,瞬間街面上的人就跑的乾乾淨淨!

此時吳泉江二人的位置離街口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吳泉江知道無論如何,他們也堅持不到街口,心中焦急萬分,只能一邊回身射擊,一邊勉強堅持向前。

很快,就聽見丁遠一聲悶哼,身子一個踉蹌,吳泉江趕緊扶住他的身體,一看發現他的左腿中彈了。

其實這還是因為要抓吳泉江的活口,特務們不敢向吳泉江開槍,而把槍口都紛紛對準了他身邊的丁遠。還不敢打他們的上身要害,不然此時二人早就被打成篩子了!

吳泉江扶著丁遠的身體。速度一下子慢了下來。

急得丁遠一把推開吳泉江,同時開槍連續向後射擊,大聲喊道:「老吳,你快走,我掩護你!」

就在這時,身邊槍聲再次響起,街口方向衝過來兩道身影,手中的槍支不斷的發射,正是丁遠安排在附近的兩位同志,聽到槍聲趕過來接應。

他們衝上前來,兩個人左右架起了丁遠,緊跑幾步,躲進一家商鋪的夾道之內,躲在牆體之後不停的射擊。

很快又有一名特務中彈倒地。特務們也紛紛尋找掩體,鄭明山一把把中彈的鍋頭拽到街邊角落,大聲命令道:「死死咬住,拖住他們,馬上增援就會到,他們跑不了!」

走鏢新娘 他說的沒錯,他在中康中藥店的後門還安排了一隊人手,只要拖住吳泉江他們,槍聲會很快將其他的特務引過來。

況且在電話里,主任也提到了,隊長段星洲也馬上也會帶人過來增援!可以說,此時的情況對吳泉江他們來說,萬分的危急!

就在這時,在特務們的身後,街邊角落裡閃出一個身影,一塊布帕蒙住面容,只露出一雙清亮的雙眼,正是埋伏已久的寧志恆!

寧志恆離開了青石茶莊,並沒有回到自己家中,他知道吳泉江已經處在黨務調查處的嚴密監視之下。

他並不確定,夏德言和他身後的地下黨,有沒有能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安排吳泉江安全撤離?

思慮了很久,他還是放心不下,終於決定親自去一趟中康中藥店,如果一切順利,吳泉江安全脫險,他當然就是冷眼旁觀。

如果營救進行的不順利,最終吳泉江被捕。那他就看情況出手,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盡量救出吳泉江。

如果實在救不出來,那他就會伺機擊殺吳泉江。

因為他太清楚了,一旦吳泉江被捕,那等待他的只有兩種情況。

第一種情況,就是吳泉江忍受不了黨務調查處的嚴刑拷打,最後出賣自己的同志,出賣南京地下黨組織。以他的級別,一旦叛變,對於整個南京地下黨組織,絕對是毀滅性的打擊,帶來的嚴重後果根本無法承受!

這種情況,寧志恆是無論如何不會讓它發生的。

第二種情況,是吳泉江以堅定的意志和革命信仰,不被敵人的嚴刑拷打屈服,可是敵人能放過他嗎?一天一天的審訊下去,最後的下場依然是受盡折磨,慘死獄中!

如果情況是這樣,那還不如寧志恆現在就給他一個痛快,讓他少受一些折磨。

總之,絕不能讓吳泉江活著落入黨務調查處的手中! 寧志恆探出身子掃了一眼,數了數一共有七名特務,把吳泉江四個人堵在了夾道之中,街邊角落裡還有兩個特務一動不動,也不知死活!

他不再耽擱,一個箭步竄了出去,以極快的速度靠近,計算了一下距離,大概三十米左右的時候,他抬手就是一槍。

子彈直接穿透了一個特務的後腦,一道鮮血混著腦漿順著彈孔向前噴出,倒地而亡。

寧志恆的槍法不但極准,射速也非常快!幾乎沒有任何間隔停頓就連發三槍,每一槍都準確擊穿了一名特務的後腦。

等特務們反應過來,身後出現敵人時,已經有三名特務中彈身亡!

鄭明山僥倖不在這三個特務之中,他一個側翻滾到街邊的柱子後面,大聲發出警告:「小心,大家小心!背後有敵人!」

同時其他特務也快速反應過來,紛紛回身還擊。

寧志恆連斃三人,根本沒有半點猶豫,身子竄入一家店鋪門口的遮陽廊的下方,快速的移動位置,轉到特務們的右側。

這時有一個躲在牆后的特務,他的半張臉暴露在寧志恆的視線中,沒有猶豫和停頓,舉槍一擊,準確的打在那張臉上,這名特務頓時栽倒在地!

鄭明山被這眼前的一幕驚呆了,短短的幾秒鐘,形式完全逆轉過來,突然出現的槍手,槍法犀利的可怕,彈無虛發,幾乎就在瞬間自己身邊就剩下兩個隊員了!

現在的地下黨怎麼變得這麼兇悍了,跟南京地下黨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可是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厲害的行動高手了?

他高聲給僅剩的兩個部下打氣道:「堅持住,增援馬上就到了,加強火力,壓住他!」

兩個部下也被寧志恆兇狠的槍法嚇著了,不敢再給他開槍的機會,隨後三個人同時射擊,將寧志恆藏身的柱子打的木屑飛濺!

突然發生的變故,讓一直藏身在夾道中的吳泉江四個人,感到驚詫莫名!

他們看不到寧志恆快速擊斃四名特務的情景,可是卻能夠從槍聲中判斷出大致的情況!

有人從背後襲擊了黨務調查處的特務,已經沒有子彈從那個方向射過來了,說明敵人肯定有了傷亡,現在注意力都被集中到對面去了!

「幸好你們還安排了後手,不然被堵在這裡,就只能是束手待斃了!」吳泉江暗自鬆了一口氣,對丁遠說道!

「什麼後手?我們就來了三個人,時間太緊張,根本沒有時間召集其他的人手,對面的來人不是我們的人!」丁遠也是一頭霧水,他就帶個兩個同志趕了過來,現在都在身邊,那還有什麼後手!

「不是我們的人,那是什麼人?」吳泉江一聽丁遠的回答,頓時也蒙了,在南京城裡還有什麼人會在這個時候趕來營救自己呢?

「老吳,不要多想了,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現在時間緊急,敵人既然已經被吸引過去了,我們就趕緊往街口方向突出去,趕到張記雜貨鋪,就有希望脫身!」丁遠不再糾結這個問題,他們來的任務是營救吳泉江,現在有了機會,一定要抓住!

「好,衝出去!」吳泉江也是經驗豐富的特工,當下不再猶豫,四個人一起沖了出去。

果然,儘管槍聲大作,可再也沒有子彈從特務隱藏的方向射來,看來特務們已經無暇自顧,四個人快速向街口衝去!

這個時候寧志恆剛剛被鄭明山三個人釘在柱子後面,過了片刻,他不願意在這裡和敵人糾纏,等敵人的增援再上來,事情就麻煩了!

他抬頭看了看頭頂,是一處房檐,於是身形一躥,就躍起來,一把抓住房檐,一個翻身就來來到房頂上,整個動作迅速流暢,敏捷的像是一隻猿猴。

他在房裡頂上連續幾個閃身,在鄭明山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就來到了他們的身後側,這時鄭明山三個人的身形完全暴露在寧志恆的槍下。

舉手就是兩槍,同樣是頭部中彈,兩名特務當場斃命!這時僅剩下了鄭明山一個人,他萬萬沒有想到,剛才還被自己釘在柱子後面的槍手,竟然神出鬼沒的出現了自己的側後方,結果二聲槍聲響起,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別殺我,我~~」鄭明山此時完全被這個凶神惡煞殺破了膽,自己完全暴露對方的槍口下,死亡的恐懼讓他放棄了抵抗,開口祈求道。

「膨」的一聲槍響,寧志恆根本沒有聽他的啰嗦!手上沒有絲毫的停頓,第三槍直接將鄭明山打的腦漿迸裂,斃命當場!

至此,從寧志恆現身襲擊,短短的兩分鐘內,槍槍見肉,彈無虛發,總共射出七發子彈,就乾脆利落的解決了七名黨務調查處的特工。

正當他準備去追吳泉江四個人的時候,就聽見對面街口的槍聲響起。

抬頭看去,就見吳泉江四個人又匆匆忙忙向這個方向跑了回來!這是怎麼回事?

就看見他們身後尾隨著幾個特務,原來當吳泉江四個人馬上就衝到街口的時候,鄭明山安排的另一隊特務趕了過來,正好將吳泉江他們堵了回來。

吳泉江四人一看根本沖不出去,自己還帶著一個傷員,根本跑不快!只好又趕緊退了回來。

他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突然出現的救援者身上,如果這邊能夠就地解決那些特務,就能打開一條道路,從這個方向突圍出去!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前來救援的就是寧志恆單槍匹馬的一個人,不過確實如他們所願,這個方向的特務,被寧志恆以極快的速度,乾脆利落的解決了!

這邊寧志恆發現他們的情況不好,乾脆就在房頂上迎著他們飛奔過去!

他的身體素質好,平衡能力很強,在高低不平的房頂上仍然快步如飛!

眨眼之間就來到吳泉江四人的側上方,他刻意改變嗓音,沙啞的喝道:「前面的敵人已經解決了,別停,快向前跑,我掩護你們!」

寧志恆在房頂上行進的動作極快,形如鬼魅,吳泉江四個人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靠近,直到寧志恆發聲,他們才發現自己的頭頂上方躥過一道身影!

聽到寧志恆的話,四個人精神一振,果然和自己判斷的一樣,救援者已經這把前面的敵人解決了!可是怎麼好像沒有別的救援者出現,難道是一個人?

雙方錯身而過,吳泉江三個人架著丁遠拚命的奔跑,而寧志恆則向著對面追擊的特務迎了上去!

迎面而來的有六個特務,他們開始並沒有逼迫的太近,畢竟吳泉江四個人的火力也很猛,他們不想冒進。

因為他們知道這條街面上還埋伏著鄭明山一隊人,他們只需要把這四個人逼進這條街道,前後夾擊,這夥人肯定跑不了!

可是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會有寧志恆的出現,導致鄭明山一隊人已經全軍覆沒。

寧志恆從房頂上向他們迎了過來。他們根本沒有注意到,寧志恆先下手為強,突然舉槍射擊,二聲槍響,又是兩個特務頭部中彈,倒地斃命!

正當寧志恆準備再次開槍射擊的時候,腦海中突然傳來那熟悉的讓他悚然而驚的預警之兆。

這是只有他出現生命危險的時候,腦海中的菩提樹賦予的特有的超能感應,憑藉這一能力,寧志恆已經多次躲過了生死危機!

這次也是一樣,他的身體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快速反應!

身體閃電般向旁邊一側,耳邊一道子彈飛過,刺耳的,尖銳的破空之聲讓寧志恆的左耳暫時失去了聽覺。

太危險了!毫釐之差!就讓寧志恆與死神擦肩而過!

「房頂上有人,快隱蔽!」一名特務大聲的警告同伴,剛才就是他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給了寧志恆一槍。

此人的槍法非常准,可是自覺必中一槍,卻被寧志恆如鬼魅般的閃避過去,這讓他吃驚非常!

看到兩個同伴的屍體,頭部被打的血肉模糊,他知道這一次敵人槍法好,身手快,極其難對付!頓時就不敢輕舉妄動,命令手下各自尋找掩體,避免無謂的傷亡! 剩下來的四名特務都迅速就近找到掩體,一時之間,寧志恆和這四名特務對峙起來。

與此同時,吳泉江等人已經跑到寧志恆狙擊鄭明山等人的地點,他們看到滿地特務的屍體,個個都是頭部中彈,血肉模糊,情景慘不忍睹,觸目驚心!